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我真不是绝世高人 > 第七章 独孤败仙
 
  
“师父,我觉得李前辈是一位仙人。”
木灵溪猜测道。
“嗯,我也觉得那位李前辈是一位仙人。”
褚云秀心里喜悦之极,拉着木灵溪的手道:“灵溪啊,你真是我灵剑派的福星,原本我还以为灵剑派这次大难临头,没想到你却遇到了这样的高人,这下子,灵剑派肯定能转危为安。”
“你现在就跟我去宗主大殿,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宗主。”
两人化作两道遁光,向着宗主大殿飞去。
宗主大殿里。
刚在静室里给自己的几个后辈和徒子徒孙们交代完自己的后事,又赶走了他们,华云飞便返回了大殿。
在大殿的后殿,摆着灵剑派历代宗主和祖师的牌位,是灵剑派最为神圣之处。
华云飞整了整衣冠,涕泗横流的跪倒在牌位前,大哭道:“诸位列祖列宗,云飞不孝,不仅没能把灵剑派发展的更好,反而让他陷入了灭门的危机。”
“陈玄北那个畜生就要杀过来了,可是,云飞不是他们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灵剑派百万年的传承,毁于一旦。”
“师尊,你当年将宗主传给我,希望我将宗门发扬光大,没想到我辜负了你的期望。”
华云飞对着那些牌位说道,满是绝望。
“宗主,宗主。”
突然,一声大喝从殿外传来。
华云飞将自己的眼泪擦干,然后来到前殿,看见褚云秀拉着木灵溪的手,急匆匆的走进大殿。“
“褚长老,你现在来我这里是处理好了你碧霞峰的后事么。”
“灵溪还小,你怎么忍心让她也陪着我们一起给宗门陪葬,还是让灵溪离开灵剑派吧。”
华云飞心中充满感动,他知道褚云秀虽为女流之辈,但性格却坚韧霸道,一想到可能是她要逼着木灵溪为灵剑派尽忠,便劝说道。
“不,宗主,你误会了。”
“我和灵溪不是来陪你和宗门一起赴死的,不对,是我们根本就不用死了。”
褚云秀焦急地道:“宗主,灵溪在禁地碰到了一位仙人,他赐给了灵溪天大的机缘,如今,灵溪已经是元婴期的修士,还拥有了剑魂,剑婴和先天剑体。”
“灵溪,你还不把你的气息放出来让宗主感受下。”
褚云秀对着灵犀说道。
轰。
元婴期修士的气势在整个大殿里弥漫,还有那先天剑体的锋芒之力,让华云飞身为化神修士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华云飞先是愣了好一会儿。
然后再用神识细细的感应,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后。
“哈哈哈哈。”
华云飞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陈玄北啊,陈玄北,你不过拥有一个剑魂雏形而已,就以为吃定了我灵剑派,没想到吧,我灵剑派居然会有如此的天才。”
“啧啧,真的是先天剑体,传说中的体质啊。”
华云飞看着木灵溪两眼放光,仿佛看待一件稀世珍品一样,那炽热的目光让木灵溪十分不适。
“灵溪,你师父说的高人是怎么回事?好好跟我说说,记住,不能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嗯。”
于是木灵溪又将所有的经过再次叙述了一遍。
听完这匪夷所思的经历后,华云飞眸中精光爆闪,他沉吟良久,然后道:“你们两人猜得应该差不了多少,那位前辈八成是一位仙人。”
“仙陨山脉,自古以来,就连大乘期的半仙,也不敢进入,传说中,更是连仙都陨落过,然而,那位前辈却在禁地里有属于自己的院子,还能让禁地生灵如此害怕和敬畏,我实在不敢想象他究竟是什么存在。”
“恐怕,比仙还恐怖。”
“嘶!”
木灵溪和褚云秀倒吸一口冷气。
“灵溪,你把那位前辈给你的弓给我看下。”
灵溪将自己背上的木弓递给了华云飞。
木弓虽然是由不知什么品种的木头制作的,但是,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香气。上面还有不少古朴的花纹,连华云飞都看不出这花纹是什么来历。
用神识一感应,这木弓中蕴藏着惊人的力量,犹如大海汪洋,但就算是华云飞身为化神期,也无法引出其中的丝毫力量。
试着拉开这张弓,华云飞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撼动不了这弓分毫。
“这弓没这么难拉啊。”
灵溪疑惑地看向宗主,接过这张弓。
华云飞满头大汗也拉不开的弓,在灵溪手上,居然轻易被拉开。
虽然只是拉开一半,但是,一股天地之威却随着弓降临,华云飞和褚云秀觉得自己好像被这张弓锁定,下一刻自己就要丧命。
连忙惊呼:“灵溪,住手,快把弓放下。”
“你们怎么了。”
“快把弓放下。”
灵溪闻言放下弓,那股天地之威才消失不见了。
“这把弓,认主了。”
华云飞和褚云秀额头都还有汗,华云飞眼神复杂的看向木灵溪。
“灵溪,这张弓是那位前辈的宝物,极为不凡,就连化神期的我都难以催动丝毫,但是你却能拉开,说明这张弓他认可了你。”
“那位前辈深谋远虑,或许,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所以赐你这张弓。”
“不仅为了你能平安走出禁地,也为了破解我灵剑派的劫难。”
华云飞道。
“啊,不会吧,我看前辈并没有这么说啊。”
木灵溪不可思议道。
“你啊,真不知道让我该说你什么好。”
“你再好好回忆那位前辈的话。”
褚云秀点着木灵溪的脑袋道。
“对了,不如你带上这把弓吧,这也是我做的,虽然看起来粗糙,但是打打猎,吓退那些野兽还是不错的。”
“而且路上要是遇到什么坏人,你一个姑娘家,也可以拿着防身。”
木灵溪念了两遍,眼睛一亮。
“怎么,现在明白了,你啊,平时都挺机灵的。”
褚云秀埋怨道。
“可是师父,前辈他为什么不直说呢。”
木灵溪问道。
“像这种大能人物,已经功参造化,一言一行,都有莫大的因果,他们自然不会跟你明说。”
“不过还好,我们及时理解了他老人家的意思。”
褚云秀再次瞪了木灵溪一眼。
“褚长老,我觉得,这件事并不止这么简单。”
华云飞道:“我虽然没接触过这样的人物,但是,在那些传说中,这样的大人物高高在上,轻易不沾染凡尘,没道理会对灵溪这样一个小修士如此厚爱。”
“那么,只剩下了一个可能,这位前辈与我灵剑派有因果。”
“灵溪,你应该知道吧,我灵剑派曾经辉煌的历史,我灵剑派曾经有一位剑仙所创,而那位剑仙曾经也进过禁地,最后也在禁地消失。”
“你是说,他是。”
褚云秀惊呼道。
“不错,他就是我灵剑派的老祖,独孤败仙。”
“宗主,可是他姓李。”
“呵呵,一个姓氏而已。”
华云飞淡淡一笑:“我当初突破化神时,就因为瓶颈的缘故,在凡人世界隐姓埋名,生活了五十余年,那时我化名为叶良辰。”
“老祖现在可能闲云野鹤惯了,不愿被世俗打扰,才隐去了自己姓氏,这也说的通。”
“而且。”
华云飞自信的一笑:“我还有一个证据,能证明他是我宗老祖。”
“你们都知道老祖是先天剑体,却不知他在留下的一本手札上言,老祖成仙后,便无法再行突破,于是他开始四处游历,终于,他找到了答案。”
“成也剑体,败也剑体,老祖认为,先天剑体为上天赐予,但是终有尽头,最后这样得天独厚的天赋,反而会成为桎梏,影响在仙路上的最终成就。所以,他斩去了剑体,化为凡体,跨出了关键的一步。”
“老祖的修为最后是什么层次,我们无从得知。但是 ,论对先天剑体的了解,我相信没人能比得过老祖他老人家。”
“如果说有人能将先天剑体赋予他人,我相信只有老祖他可以做到。”
华云飞捻须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这……”
褚云秀也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大。
“褚长老,灵溪,既然我们灵剑派的老祖还在世,我们就一定要去拜见他,只要老祖愿意出面,或者赐给我们一些好处,我们灵剑派一定能恢复往日的荣光。”
华云飞的神情中充满了狂热。
突然。
灵剑派外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哈哈哈,灵剑派,我陈玄北来了,你们的宗主呢,叫他洗干净脖子出来见我。”
嚣张的狂笑声在整个灵剑派回荡,带起阵阵灵气风浪。
华云飞脸色一沉,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化成一道遁光,木灵溪和褚云秀也紧随其后。
灵剑派的山门上空。
一个血发男子踏空而立。
这名血发男子身上满是邪气,一张还算俊秀的脸上尽是暴虐和狠毒,身上元婴期的气势毫不遮掩,正是陈玄北。
陈玄北的身后有三名老者,身穿黑袍,面无表情,脸上丝毫没有即将将一个宗门灭门的不忍,他们正是此次剑魔宗派来帮助陈玄北的长老。
“这灵剑派,还是老样子啊,让人不爽。”
“所以,我今天来,就是要把他灭了。”
“哼!”
“听说你就是那个奸污自己师姐师妹的人渣?就凭你也想灭我灵剑派,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一道讥讽的声音从华云飞的身后传来,让陈玄北脸色阴沉。
朝着说话的那人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