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我真不是绝世高人 > 第十章 老祖是个负心汉
 
  
无情宗是东域大宗,相传为雨蝶仙人所创,是名副其实的仙人道统,在整个东域都颇具盛名。
无情宗的弟子也多为女子,但是,身为无情宗弟子,却有一条宗规必须遵守,那就是断情绝爱。
一入无情尘缘了。
任你是如何恩爱缠绵的爱侣,海誓山盟的夫妻,只要一入无情宗,就必须无情。
然而,就是这样的宗门,近些日子,却闹出了一件天大的丑闻。
无情宗的圣女,渡劫期大修士雨霏霏,被誉为无情宗最有可能成仙的天才,居然怀孕了。
这可把无情宗整个宗门吓了一大跳。
无情宗宗主大发雷霆,甚至,连闭关多年的散仙老祖都给震了出来。
经过多番询问,在无情宗老祖的逼迫下,雨霏霏终于说出实情。
原来,这肚子里的孩子父亲是一名来自大炎的修士,那修士自称酒剑仙。
那是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雨霏霏出门历练却不幸遇上了魔门修士,双方一场大战,雨霏霏不敌对方,便一路逃窜,最后遇到了那个男人。
他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拿着宝剑,潇洒如一绝世剑客。
那些魔门修士,被他区区数剑,就斩得的灰飞烟灭。
当然,仅仅这样,雨霏霏自然不会如此动心。
可问题是,这酒剑仙还是个暖男,即英俊又潇洒,既实力强大,又很温柔。
会细心的做饭给雨霏霏吃,而且都是难得一见的灵食。
因为怕雨霏霏的伤留下后遗症,还亲自炼给雨霏霏炼丹,甚至怕雨霏霏嫌丹药苦,还在丹药里面加了蜂蜜。
其他的,诸如送什么女修最喜欢的星海棠呀,给女修去天衣阁量身订制法衣呀,这些酒剑仙都做了。
最让雨霏霏感动的是,酒剑仙居然在雨霏霏的飞剑上刻了一句话。
“情深深,雨蒙蒙,你是大树我是藤。”
“本来天涯一浪子,如今成了你的郎。”
这叫人哪里受得了。
接下来的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雨霏霏与他依依相别,而酒剑仙也答应雨霏霏会去无情宗求亲,结果,直到等到大了肚子,也没有看见酒剑仙前来提亲。
尹诗舞这次就是奉自己师父之命,前来大炎王朝。
自己的师父是无情宗的大长老,也是雨霏霏最好的闺蜜,她本就与大炎皇朝的老皇主有交情,所以想发动大炎皇室的人,找到那个可恶的酒剑仙。
尹诗舞心中愤愤不平。
灵剑派一行人看见尹诗舞的表情,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尹诗舞下句话就问道:“你们这幅表情,是认识他对吗,太好了,告诉我,他在哪。”
“我一定要找到他。”
尹诗舞心里那叫一个兴奋啊,这还没到大炎皇室,就获得了线索,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请问姑娘,找那位剑仙所谓何事,我们虽然认识他,但不可能贸然带姑娘前去。”
“对啊,姑娘你还是要把找他的原因说出来吧。”
尹诗舞有点尴尬。
这个原因,真的不方便说啊。
“姑娘若是不说什么原因,我们也不敢擅自做主带姑娘去找那人,要不这样吧,姑娘你把你的传音玉先给我们,我们去禀报一下,看他是否要见你,如何。”
华云飞提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不行!”
“他万一跑了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他的消息。”
“哎呀,算啦,我可以跟你们说原因,但是你们保证,不许说出去。”
“一定不能说出去。”
尹诗舞说道。
灵剑派四人点头表示同意。
尹诗舞见他们同意后,这才把无情宗圣女雨霏霏的故事说了出来。
灵剑派四人听的目瞪口呆,一脸的不可置信。
“姑娘,你们无情宗确定,那人叫做酒剑仙?”
“这我还能骗你?”
“哼,那人当初和我宗门圣女说他叫酒剑仙,却连个名字也没留,他还说他是大炎人,其他的,愣是一点都没告诉我们圣女,对了,你们肯定认识这物吧。”
尹诗舞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并不是什么宝贝,用材也是常见的苍溪玉,只是雕刻的异常精致。
“这块玉佩就是那酒剑仙送给我们圣女的定情信物。”
而灵剑派则集体沉默了。
这块玉的材料,苍溪玉,他们熟的不能再熟了,他们自己身上就有好几块呢。
苍溪玉,那是大炎王朝苍溪洲的特产,除了大炎人,外地人谁会无聊到刻意到苍溪洲弄块玉呢。
“宗主,怎么办,她说的是真的么?”
“老祖真是个负心汉?”
“我实在不敢相信,老祖会是那种人。”
木灵溪传音道。
“大炎人,在苍溪洲,会用酒剑仙这个称号,修为还在大乘之上,我也不想这样腹诽老祖,但是,铁证如山。”
华云飞哭笑不得:“灵溪,我还记起来一件事,老祖年轻的时候,最喜欢招惹女修,说是沾花惹草也不为过,哎,可是怎么就让人家姑娘怀上了呢。”
“这下麻烦了。”
褚云秀则是呸的一口,传音道:“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灵剑派太上长老墨云生是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头儿,此时也传音道:“云飞啊,这件事确实比较难办,一方面,老祖的风流债我们不好插手,另一方面,那边,毕竟是我们老祖的血脉,不可不慎重啊。”
华云飞点点头。
天玄界这里还是比较在乎这些的,血脉传承有时候比什么都要重要。即使老祖风流也好,不羁也罢,但血脉子嗣这方面,他们这些晚辈不可能任由其流落在外。
“姑娘,我们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带你去拜见这位前辈。”
华云飞说道,随即带着尹诗舞一起前往小院。
落仙镇。
落仙学院。
王小林最近茶饭不思,总是走神,有时在上课的时候,还会把课程讲错。
而这一切都被院长沈儒生看在眼里,十分不爽,还有点担心。
落仙学院是五年前,李非凡带着镇里几个读过书的人一起创办的。
按李先生的话来说:再小的地方,缺什么也不能缺学堂,苦什么也不能苦了孩子,基础教育是一定要做的。
所以才有了落仙学院的诞生。
李先生曾在这学院里亲自编写了许多教材,也亲手教导了几个落魄的读书人如何教书育人,让他们清楚了自己的价值。
王小林就是其中的一位。
只是,自从那次出门求学回来后,王小林就整天走神。
李先生曾说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自己这才让王小林外出增长自己的学问,以后再把这些经验教给孩子们,结果,哎,回来后就变成了这样,问他也是支支吾吾的,什么也不肯说。
看来还得麻烦李先生一趟了。也只有李先生这位在落仙镇有至高无上地位的主,才能治好王小林的这块心病了。
………………………………
喝了点酒,微微有点醉意,李非凡便想回房休息休息。
“大黑呀,如果待会有人来找我,记得叫醒我。”
“我睡一会儿。”
李非凡走进自己的屋子里,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睡眠。
而令人称奇的是,他的呼噜声,仿佛大道伦音一般,扩散到整个小院,让整个小院的一切生灵,都在飞快地成长。
真龙在道音中蜕变。
凤凰在道音中涅槃。
就连那柳树,桃树也在道音中摇摆,仿佛跳舞一般,枝叶也变得更加莹润。
咚咚咚。
灵剑派一行人这才到小院,敲门声传来,打断了那些生灵的领悟。
他们随即都隐藏起自己的气息,真龙潜水,凤凰再次变回土鸡,柳树,桃树身上的异象全部消失。
只余李非凡的呼噜声在回响。
“汪汪汪!”
大黑对着门外叫了几声。
木灵溪的脑海中传来了一道声音:“主人现在正在睡觉,你们在门口等着吧。”
几人就这么在门口等了起来。
直到,星夜倒悬,月亮和太阳换了一个位置。
李非凡这才悠悠醒来。
汪汪汪。
大黑这才叫唤道。
而灵剑派一行人和尹诗舞可是足足等了一昼夜。
“有人来了?大黑,我睡了多久?”
“汪汪汪。”
“什么,你说,天还没黑,叫我再睡一会儿?”
“这可不行,客人来了,我们这就出去迎接客人吧。”
李非凡打开院门。
才看见自己院门口,站着五个人,两男三女,而且他们的身上还都有露水,像是在这里等了一夜似的。
“木灵溪,是你?”
“这些都是你的家人或者朋友?”
“怎么身上还有露水,你们等了很久么。”
李非凡问道。
“没没没,我们才刚来,前辈,这山里潮气重,所以有点露水。”
木灵溪说道。
“呔,酒剑仙,我总算找到你了,你这个骗人感情的渣男,搞大我们圣女肚子的混蛋,哼,我终于找到你了。”
尹诗舞大喝一声。
却是让灵剑派一行人的心顿时提在了嗓子眼里。
而李非凡则是一脸懵逼。
这小姑娘,谁啊。
咋这么虎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