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大凉镇抚司,开局扮演反派 > 第八十二章 再抄《竹石》(求追读)
 
  “是。”

  余庆应声,当即仔仔细细,将今日经历道出。

  从上午拜访伯爵府,到下午至刑部查阅卷宗,牵扯到昔年旧案,再到郑浩常被杀,事无巨细。

  末了,将手中画像双手托起:

  “此乃校尉齐平所画,犯人林武样貌。”

  杜元春嗯了声,却未接,微笑颔首:“做的很不错。”

  他没有提郑浩常的死,似乎并不在意,或者,更准确来讲,对于此案牵扯到十五年前,也是面色平静,仿佛……早已知晓般。

  当然,在余庆眼中,此乃上司养气功夫了得。

  “照你所言,那齐平出力甚多。”杜元春笑问。

  余庆点头:“若非是他,我们眼下还无头绪。”

  杜元春唏嘘:“无怪乎,能得长公主赏识,这才进了衙门多久,便已锋芒展露,看来,我镇抚司,日后又要添一位千户。”

  余庆惊讶,未料到,齐平能得司首如此赞誉。

  “待此案结束,本座倒想看看他。”

  杜元春笑了笑,说:

  “继续查吧,既有画像,传令缉捕,若找到那林氏后人……抓活的。”

  “是。”

  余庆拱手,急匆匆离开。

  等人走了,这位披黑红锦袍,年未及四十的强者忽然说:

  “回来了?”

  阴影中,空间扭曲,浓眉大眼,生人勿进的洪庐走出,笑呵呵的:

  “这道门法器还真好用,余庆毫无察觉,不过,果然瞒不住大人您。”

  杜元春淡笑:“方才他的话,你也听到了,有什么要说?”

  洪庐正色道:

  “有人在暗中盯着武功伯府,是个高手,但应该不是那林武,卑职本想靠近,那人却又走了。”

  “发现你了?”

  “不知道。”

  杜元春沉默了下,说:“继续盯着,伺机行动,不必通报。”

  “是。”

  ……

  ……

  天色渐暗,锦衣们各自归家,齐平骑着马儿,哒哒哒地往回走。

  路上,有些心不在焉的。

  他还在想案子的事,如今看来,一切都已清晰,剩下的,只是如何抓捕林武。

  “有了画像,接下来,应抄录分发各部衙门,或者,盯着武功伯,守株待兔,恩,这些工作应该用不到我了。”

  齐平思衬着。

  以他今天的表现,月底拿到双倍俸禄,应是稳了,剩下的,他发挥的余地不多。

  况且……

  “那家伙很强。”齐平冷静分析。

  能当街格杀持枪的郑浩常,全身而退,林武的实力比预想中强大,更不知从何处,弄到军中法器傍身。

  若是单独对上,齐平毫无把握获胜,这让他对提升实力,愈觉紧迫。

  “得抓紧修炼,掌握神符,否则,万一哪天因公殉职了,可就呵呵了。”

  收敛念头,齐平返回六角巷。

  店铺门外亮着火红灯笼。

  六角书屋门口,齐姝正与一名二八年纪的少女交谈,嘀嘀咕咕的,齐平愣神,牵马走来:

  “小妹,这位是……”

  那陌生少女扭头,盯了他两眼,突然脸蛋羞红,手绢掩面,逃也似地遁走了。

  “哎哎,别走啊。”齐姝喊着。

  齐平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齐姝扭头,板着小脸看他,平静道:

  “巷子里头装裱铺子老板的女儿,才十六,身家清白,没相过亲,女红、厨艺都不错,模样也行……”

  “停!”齐平越听越不对劲:“你跟她聊啥了。”

  “聊你啊。”

  ……

  ……

  饭后,齐平郁闷无比地回到房间。

  通过一番深入沟通,他终于解释清楚,自己并无找对象的想法。

  严肃要求齐姝停止此类行动。

  后者将信将疑地答应了。

  “这算什么事!”

  齐平吐气,具现出神符笔,用死鱼眼盯着它:

  “今后,未经我的允许,不得记录我的想法,包括梦里的,听清楚没有?不然掰了你。”

  神符笔猛点头。

  嘶……这东西真能听懂,这便是宝物有灵的来历么,不亏天阶……齐平暗叹,补了句:

  “也不许画乌龟。”

  神符笔一怔,继而崩溃大哭。

  ……

  齐平没有搭理这颇具二哈属性的法器,盘膝冥想,开始修炼。

  运转天地参神契的同时,持续观想、感悟那枚“封”字。

  经过昨夜努力,“封”字淡了一半。

  齐平又肝了个通宵,等天色放亮,“封”字神符彻底消散,只剩一缕玄奥的感觉,容纳于心海。

  按照六先生的叮嘱,等“封”字消失,便可寻他去学施展术法的本领。

  “我这个月还有三天休沐的名额,不知黑哥给不给假。”

  齐平想着,匆匆吃过早食,抵达衙门应卯。

  余庆将一大摞印刷好的画像分发给吏员,送往京都府衙及军方,不出一个上午,对林武的通缉令便会铺满整座京都。

  齐平等了阵,见没自己的任务,便尝试请半天假,去书院。

  余庆想了想,觉得如今案情清晰,只剩抓人,齐平离开也不影响,便准了他的假。

  ……

  ……

  京都郊外,书院。

  当齐平再次见到王教习,后者露出灿烂笑容:

  “齐校尉来了,这马可还满意?”

  “很好。”齐平赞不绝口,继而为难:

  “只是草料花销甚大,不知书院可否赠我几袋。”

  王教习只当没听见,道:“六先生在竹石居,我领你过去。”

  ……

  竹石居。

  正如其名,乃是一处幽静之地,古色古香的书斋外,种着一丛丛翠竹,其下,青石点缀。

  风景宜人,几可入画。

  齐平到达的时候,就看到六先生席帘面带笑容,等在门口,手持折扇,一身长款儒衫,大袖飘飘,文人雅士风范十足。

  “区区两日,你便来访,那‘封’字神符,已然消化了么。”席帘关爱问道。

  这个速度……真的很快。

  不过,考虑到这少年于神符一道的天赋极佳,若再勤勉些,倒也正常。

  齐平拱手行礼:“见过先生,‘封’字符已淡去,学生此来,是为学书画神符之法。”

  “善。”席帘微笑颔首,表示满意,却是没动,只是静静看他。

  齐平等了会,见没下文,不禁抬头,疑惑回望。

  彼此,无声对视。

  “先生?”齐平试探开口。

  席帘保持微笑:“这两日,你可有诗作问世?”

  麻蛋……我给忘了,六先生上次叮嘱过,要我这次带诗词过来……齐平暗自懊恼。

  他并不太介意被白嫖,毕竟,诗文这东西,他又不混文坛,留着发霉么?拿来换取好处,才算物尽其用。

  可,他家里买的纸都给神符笔霍霍了啊……

  席帘笑容渐渐消失,心中,名为“期盼”的东西破碎了,颤声道:

  “你莫不是……给忘了?”

  齐平深吸口气,露出纯真笑容:

  “先生叮嘱,怎敢忘却,学生心中早有一诗,可否借纸笔一用?”

  席帘大喜过望,一把拽住他,转眼间,两人瞬移到屋内,笔墨自行铺开,死死盯着他。

  仿佛在说:搞快点!

  齐平深吸口气,在心中疯狂思考,要抄哪一首。

  恩,诗词不能乱抄,很多都有典故,问起来不好解释。

  他故作从容,目光忽而望见窗外翠竹、青石。

  心中一动,有了。

  齐平悬腕提笔,一气呵成:

  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