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一等龙婿易辰(易辰方新柔) > 第九百九十章 李家泼妇
 
男的满脸横肉,光头锃亮,眼角纹着一只蜈蚣,背上交叉背着两把刀,女的一头红发扎着马尾,脸颊尖尖,一双眸子带着淡淡的紫色,眼角纹着一只蝎子,手上带着两只露指拳套,走动间一手扶着耳朵的耳机,和耳机里的人说着话:“我们拦下了他们三个,你放心,有我们两个出手,他们除了死路无路可走!”

女人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有压低声音,显然不怕易晨听到。

“你们是那女人叫来杀我们的?”易晨已经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自然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可他还是明知故问了一句。

回答他的是女人身边的男人,男人走动之间,拔出了背上背着的两把刀:“倒是不蠢,现在后悔放过茉莉了吧?晚了!世上没有后悔药……。”

男人刚吐出药字,眼前一花,随后一只手指戳入了他的喉咙,后面的话再也吐不出来了。

男人身边的女人,正在和耳机里的人说话,骤然见到这一幕,脸上神色僵住了,她刚和电话里的人说只要他们出手,对面的人死定了。

没想到,这才数秒,她的同伴直接被对方戳穿了喉咙。

没有犹豫,女人一闪身向着后方倒滑而出,可她的脚步刚离开原地,眼前一花,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她的近前,一脚落下,她的胸膛被踩穿。

女人跌落在地的同时,易晨来到了她的身边,摘下了她耳朵里的耳机。

把耳机带到耳朵,耳机里传出了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蝎子,怎么了?说话啊!”

易晨呵呵一笑:“蝎子他们死了!”

耳机另一边安静了数秒,女人的声音这才响起:“你,你杀死了他们?”

易晨笑了笑:“用我说吗?听他们说你叫茉莉?记住了,他们的死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别逼我主动找上你们,要是你们还敢来惹我,惹李家人,就不是死这两个人这么简单!”

说完这句话,易晨取下耳机丢在地上,一脚踩碎。

回到车上,易晨把杀死了两人的事情告诉了李泰然李全明,两人听了并没有太过震惊,表现的很镇定。

“这两人死在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李泰然摇了摇头:“这些家伙都是通缉犯,死了,根本不会被追究,只会被认为是这些家伙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李泰然这么说了,易晨也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们的车轮胎已经爆了,开他们的车回去显然已经不可能,此时来杀他们的两人已经死了,他们也就直接开了两人开来的车。

李家。

李婷儿,李全德和李家的一些后辈长辈聚在一起。

“婷儿,你爷爷他们不会出事吧?这都好几个小时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嘶哑着声音询问着李婷儿。

李婷儿露出一丝微笑,安慰着妇人:“奶奶,爷爷不会有事的!”

在李婷儿的声音落下后,李全德也接过了话:“妈,爸他们有小易跟着,肯定会平安回来的。”李全德的话音刚落,一声冷笑声响了起来。

“二弟,今天本就应该你去的,你让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去,你就这么放心把爸的安危交到别人手上?”

说话的是一个面无二两肉,颧骨高耸,浓妆艳抹的女人。

“李燕,你什么意思?”

李全德听出了李燕话语里的夹枪带棒。

“我什么意思?”李燕冷冷一笑:“李全德,你不要以为你心里的心思,我们不知道?你早就想着爸死了,然后分家产,正好,这次大哥也被人绑了,大哥和爸一出事,这李家就是你一个人的!”

不等李全德分辨,李燕扑向了满头白发的妇人:“妈,今天不论如何,他李全德要是想独占李家,我是不答应的,我也是你的女儿啊,所以,这家产肯定得有我一半的!”

白发妇人听了李燕的话,一时间脸色阴沉如水。

“李全德,李婷儿,你们真的是这样的打算?”白发妇人虽然是在询问,但显然语气中已经认定了两人合伙坑害李泰然李全明。

“妈,一个是我爸,一个是我哥,我是你生的,我会不会干这样的事,难道你不了解我吗?”

李全德眼含热泪,盯着白发妇人。

“大家族有亲情可言?这古往今来,子杀父,弟弑兄,不是没有过?李全德,你别想用这些话来打动妈!”李燕插嘴尖声喝斥道。

“姑姑,二叔不是这样的人!”

听李燕这样说,李婷儿已经再也听不下去,连忙帮助李全德辩驳,可她只是说了一句话,李燕就对着她咆哮了起来。

“小妮子,你还敢说话,联合你二叔坑害你爸和你爷爷,你有资格说话?今天这事要不是因为你,那小子能够出现在我们李家?要说,李家这次只所以出这样的事,肯定是你们早就谋划好的。”

李燕的发散思维极为丰富,只是片刻间,就画出了一个极为细致的事件轮廓。

白发妇人对于女儿的话,一直都很相信,此时李燕这番话,已经脑补出了所有的画面:“好啊,李全德,李婷儿,你们还真是心狠手辣,没有半点儿人情味儿,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你们也做的出来?”

白发妇人伸手指点着李全德李婷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此时屋子内,李家的后辈们听到这里,也都满是痛心疾首的看着李全德和李婷儿,对二人指指点点。

“二叔,没想到啊,原来李家的事都是因为你们的谋划?你怎么狠的下心来的?”

“我就说那易晨出现的太过古怪,怎么李家一出事,他就来了?”

“好你个李婷儿,长得柔柔弱弱,惹人怜爱,原来是一个心思如此歹毒的女人,枉我以前把你当成好姐姐。”

“奶奶,快请出家法,把他们打个半死,然后赶出李家,让他们滚出我们李家,我们李家有这样的人,真是我李家的耻辱!”

……

听着屋子内李家后辈的指指点点,李燕眼中划过一抹阴毒的光芒,脸上也与屋子内的人一般,满是失望的看着李全德和李婷儿:“妈,对付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心软,为了一点点家产,就敢害自己的父亲,这样的人,就该打个半死,让他们滚出李家!”

“好,来人给我绑住他们两个!”

白发妇人听了女儿的话,点了点,对着屋子内的李家后辈吩咐道。

在她的吩咐下,立刻有人冲了上来,直接把李全德李婷儿拿下,两脚踹倒在地,让两人跪在了地上。

李燕则拿出了一根儿臂粗的木棍。

“妈,您老了,不易亲自动手,女儿带您效劳,打死这两个白眼狼,畜生不如的东西!”李燕挥了挥手中的木棍。

妇人点了点头。

“李全德,李婷儿,你们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们蛇蝎心肠,连自己的亲人,都敢谋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