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师妹,你听我解释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那个秃头的女人是谁?
 
  “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苏白桃翘着雪白的尾巴睥睨着眼前神色疑惑的少年。

  “唔…有。”林奇抓住了女孩的手,认真道:“其实我还有一件放心不下的事。”

  “什么?”

  “我有一个关于人和妖繁育后代的实验想法还未证实,能不能死之前让我爽…呸,满足我这个想法?”林奇装作虚弱受伤的样子,捂住胸口道。

  “???”

  师兄这是没有把她的警告当一回事?!!!

  谢谢,有被侮辱到…

  今日份辱狐(√)

  苏白桃愤怒的踩了嬉皮笑脸的海王一脚,扭过头去不看他。

  林奇一看狐狸的脸色又开始不对,连忙道:“白桃乖,别闹了,我现在就跟你回妖域。”

  “哼哼,晚了。”苏白桃可爱的哼了哼,一脸高傲的看着他。

  “???”

  今天的狐狸怎么了?竟然格外的勇敢,再也不是以前那只好欺负好糊弄的小傻狗了…

  “总而言之,我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是非常非常想回妖域找你,但你不信…”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错咯?”苏白桃冷笑着打断他的话:“要不要我给师兄你道个歉?”

  “那倒不用…这全是我的错。”林奇诚恳道:“所以我直接来迎接你了,这诚意还不够吗!”

  “够是够,可是已经晚了呀。”

  苏白桃悠哉悠哉的的摇着尾巴,桃花眼妩媚的瞥了他一眼。

  林奇:硬了硬了,想抽她的鞭子硬了…

  哦,她已经证道打不过了啊,那没事了…

  “什么已经晚了?”林奇问道,企图弄清楚狐狸的依仗所在。

  “当然是你的道歉晚了。但你要是给我捶捶肩捏捏腿什么的,我也不是不能告诉你。”

  林奇闻言,拳头松了又松。当年他王勾践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呑吴,今天忍辱负重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狐狸捶肩捏腿再徐徐反杀也不是问题!

  他殷勤的捏起女孩柔弱的肩膀,脸上喜道:“能说了吗?”

  “你不知道越漂亮的女孩她的话就越不能信吗?”苏白桃惬意的享受着海王的服务,露出一个嘲笑。

  林奇闻言大怒:“你以为你是张无忌他娘啊?而且竟然想反悔?”

  “张无忌是谁?你连他娘都不放过?”

  “……”

  林奇震惊于狐狸的脑回路,但没有过多解释,继续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骗我!”

  苏白桃愣了愣,奇怪道:“所以呢?”

  “我骗你一次,你骗我一次,扯平了。”

  “哼,我明明叫反悔,怎么就叫骗了?”

  “???”

  这两个有什么区别?!你今天就是在无理取闹!

  仿佛看出他的想法,苏狐狸假惺惺掉眨巴眨巴眼睛,硬生生挤出一颗眼泪:“师兄难道…不同意吗…”

  都说眼泪是女孩最大的武器,林奇平生最看不得她们流泪,苏白桃这是抓住了他的死穴啊。

  “行…行…”少年惆怅的叹口气,心中不断告诫自己无理取闹是女孩子的特权,自己身为一个海王应该要有大海一样宽阔的胸襟,不要跟狐狸这个小姑娘一般见识。

  林奇想了想,手指轻轻擦掉那点泪花,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可爱的狐狸。

  一定有哪个地方被他忽略了,不然狐狸的胆子怎么可能这么大?

  苏白桃被他看的有些羞恼,连忙转过头去,主要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有些心软。

  “别看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其实告不告诉我无所谓,我就是想看看你。”

  “我之前不好看吗?你为什么不看?”苏白桃不满噘嘴。

  林奇轻笑道:“因为白桃每天都比昨天好看一点。”

  “哼,谁不知道师兄你的嘴巴最会骗人…”

  “保证不骗你。”林奇补充道:“当年我们拜入同一宗门的时候,我有给过其他师妹一个正眼?”

  “那谁知道你有没有看过?”

  “当然没有,那时都围着你转了,哪有功夫去看别人。”

  苏白桃闻言忍不住笑起来,随后又马上板着脸,不肯给他一分好脸色,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川剧变脸。

  林奇没忍住捏了捏她可爱的脸,继续道:“那时每天早课第一个带着早饭去找你,晚上还要把你送回住处,一天都呆在你身边,难道这还不能够证明吗?”

  “所以你晚上跟着哪个女人去鬼混了?”

  “……”

  狐狸的思维果然不能跟人比较,正常人会这么想吗?这何异于妻子发现丈夫的身上没有别的女人的头发,然后生气质问道:那个秃头的女人是谁?!!!

  “当然是去你的心里安了个家呀。”

  林奇回了一句海王的正常发言,接着继续夸着女孩道:“所以说,你可是在我心里独一无二的师妹。”

  “活泼可爱又体贴,和你在一起永远不会烦恼,就算只是晒晒太阳什么都不做,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哼…就知道哄我开心…”苏狐狸扬起尾巴和下巴,表情逐渐变得欢喜起来:“既然我是独一无二的,那还要她们干嘛…”

  林奇一时间被这句话怼到说不出口,好在女孩并没有纠结于此,只是不咸不淡的吐槽了一句。她想了想接着问道:“师兄的意思是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吗?”

  海王连忙点点头,送分题不要白不要。

  于是,女孩的笑容愈发甜美。这么说来,她应该是第一个咯,所以她先来的这句话没说错?

  “那现在让你回到过去,你会选择回到哪一世?”

  “当然和你在一起的那一次。”林奇坚定道:“这是不用犹豫的。”

  “哼,算师兄识相…”苏白桃撇了撇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对我,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

  “还请师妹不吝口舌。”林奇很是上道,殷勤回道,内心却冷笑不已,待你底牌暴露之时,就是命丧黄泉之日!

  似乎因为背刺的有点狠,苏狐狸罕见的不好意思起来,犹犹豫豫说道:“我接下来说的事,师兄你千万不要害怕…”

  “我是身经百战的大修士,不会怕的,师妹你说。”

  “我昨天,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

  林奇肃然起敬,战术后退,警觉道:“什么样的事?”

  “不是什么样的事,就是…就是背刺你的事啊…”苏白桃埋下头,一双脚不安的在空地上画着圈圈。

  “你牛了我?”海王神色严肃起来。

  “啊不是,怎么会!”

  “就是背刺啊,那种做过之后你的身心会很痛苦的背刺,明白吗?”

  “明白了,你继续说。”林奇点点头,忽略掉她的这番废话。

  “我昨天很气愤,狐狸生气就很容易冲动,试问谁不知道?然后我一气之下就把你在妖域跟小诗雨卿卿我我的事告诉其他人,有臭女人还有你徒弟…”

  噗嗤——

  林奇忍不住笑了起来,紧接着是一片沉寂。

  “你在笑什么?”苏白桃瞪着他道。

  “我想起高兴的事。”

  “什么高兴的事?”

  “据我所知师姐好像不会在乎这种事。”

  噗嗤——

  海王又忍不住笑了一声,若是狐狸凭借这个就以为拿捏住他的话,那可就太天真了,他已经想象出接下来对付狐狸的一百种方法了,是把她绑起来拔毛好呢还是绑起来拔毛好呢…

  “你又笑什么?”狐狸严肃道,神色很不满。

  “因为不仅师姐不会,念薇也是,所以你的背刺不成立。”

  苏白桃狠狠剁了一脚,捶了捶他的胸膛:“我再说一遍,事情不止那样!”

  “哦哦。”林奇敷衍道,摸摸她的小脑袋表情一脸轻松。

  “师兄!!!”

  “好好好,我们言归正传。那你告诉她们之后,师姐和念薇她们是什么反应你知道么?”

  “不是她们的问题,是另一件事,是那个女人呐,就喜欢穿白衣那个,还总是拿着一把剑…”狐狸的声音弱了下去。

  “宁诗晴?”林奇微微一笑,而后逐渐放肆:“今天我还跟她见过面呢,她那么温柔也不会对我动手啊。”

  “你不要笑了,师兄。我怕你待会儿笑不出来。”苏白桃忧心忡忡看着毫不在意的少年道。

  “我们修士是能够控制面部表情的,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不是宁诗晴。”狐狸耐心消失,壮着胆子道:“师兄别怕,到时候我保护你。”

  “所以是牧小可?”

  “不是。”

  “那是?”

  “是钟离雪啊!一剑雪满天域的钟离雪,知道了吗?”苏白桃施展法术画出清冷女子的画像。

  ???

  林奇的脸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早已僵住,愣愣望着那副法术凝结栩栩如生的画像,满是笑意的嘴角渐渐变得惊恐、害怕、震怒、苦涩…

  “师兄?”

  狐狸摇了摇少年的手臂,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你没事吧?”她抿抿嘴道,看着少年一动不动的样子觉得自己好像做的有点过分?

  卧槽草草草草!

  而海王的心里简直有一亿只羊驼狂奔而过,恨不得和眼前满脸写着我是无辜的女孩同归于尽。

  你他喵的管这个叫背刺?这叫借刀杀人呐!还是骨灰都给他扬了的那种!!

  苏白桃,你好狠的心,我平时待你不薄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说了…什么?”林奇蠕动了一下喉结,声线颤抖着说道。

  “我说你跟小诗雨待在一起,每天羞羞羞…”

  “???”

  林奇捂住胸口心疼的有些窒息:“不慌,你的话阿雪她不一定信…”

  渣男试图寻求一点心理安慰,但他的一线生机很快被苏白桃的话击了个粉碎。

  “我说我要是骗她就永远待在妖域不踏出一步,还对天道发了个誓…”

  “你怎么没被劈死?你明显说谎了!”林奇继续试图辩识出狐狸是在撒谎,毕竟她所说的全部成立,满嘴跑火车,却好生生的在这儿。

  “我哪儿说谎了?这几天你可不就是在和小诗雨那个啥?”一提起这个,那点愧疚之心立马消失殆尽,苏白桃又龇牙咧嘴道。

  “哪个啥?”林奇满头雾水,突然又问道:“你的羞羞羞是指…睡一起,不管做没做没其他事都算?”

  “那不然呢。”苏白桃理直气壮道。

  林奇一下子反应过来她为什么没被劈成只黑狐,但这样也说明阿雪——她误会了啊!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

  不敢去对视那灼灼的目光,女孩低头小声道。

  很好,gg。

  林奇脸上一片灰败。

  就是苏白桃这只蠢狐狸把敌人引来的!

  这连小兵都没打完,装备还没成型,就让我去越敌方水晶?你怎么敢的呀,苏白桃?

  但凡给他这个海王一点发育时间,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害怕与被动…

  愤愤的看了一眼低头不敢说话的女孩,少年有气进没气出,偏生打不得骂不得。

  逃?

  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师兄别怕,有我。就算她快到了又如何?”苏白桃轻轻扯住少年的衣袖道,坚定的望着他。

  是时候摒弃掉没用的愧疚了,事情已经发生,现在正是展现她体贴温柔的时候,夺回正宫的地位就在今日!

  但林奇并没有被这番话安慰道,反而注意到她话里的用语问道:“快到了?”

  “对啊,我给她传完音就来了。她可能在前线还要嘱咐几句才会过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

  !!!

  林奇沉默好一会儿,不轻不重弹了一下狐狸可爱的小脑袋。

  完蛋,现在逃走肯定要被发现,而且显得自己心虚,不妥不妥……

  所以…只有直面惨淡的人生了?

  “好好说话就行,胡乱发什么誓?”看着满脸跃跃欲试的狐狸,林奇呵斥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幅表情,但很明显这一手由她操控的背刺没安好心呐。

  “可是不发誓她不会来呀。”苏白桃天真的眨眨眼睛。

  “……”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红颜祸水呐…林奇突然想起系统曾经给他的忠告,这也在狗系统的计算之中吗?

  “白桃,你待会儿可得帮我解释。”海王一脸郑重的向着女孩说道。

  “放心吧师兄,包在我身上!”

  苏白桃兴奋的拍了拍饱满的胸脯,马上答应下来。

  林奇望着她不着调的模样,眉头更加紧锁,总感觉狐狸不太靠谱又想要背刺他的样子?

  “等一下看我眼色行事,不该说的就不要说,知道吗?”

  “哦哦。”

  苏白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暗地里摩拳擦掌起来。

  一雪前耻的的机会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