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我左眼有妖气 > 第106章 蝉鸣
 
  盛夏夜,蝉鸣阵阵。

  闷热的夜晚,不仅人们难以入睡,连虫兽也仿佛变得焦躁不安。

  嘭嘭!

  嘭嘭!

  苏府后花园一座庞大的木屋里,时而发出爪子击打铁笼的响动,在静夜里显得格外阴森。

  木屋修建得很特别,内外均有厚实的铁栏杆,完全是一座坚固的铁笼。

  空旷的木屋里,一头庞然大物在焦躁的徘徊,幽蓝的眼睛,黑红的身躯。

  这是一头足有一人高的犬形巨兽,锋利的獠牙与利爪无时不在彰显着猎杀者的身份。

  “小心些。”

  苏红月指挥家丁在笼子上方吊进去一头五百多斤的大野猪。

  大野猪一路挣扎,吱哇乱叫,到了这里反而一动不动,四肢抽搐,猪眼里充满恐惧。

  噗通一声,野猪落地。

  随后铁笼里刮起一阵腥风。

  咔嚓嚓的啃食声响起。

  血肉横飞,一头大野猪很快被吃掉一半。

  巨兽咬着一大块血肉,突然抬头看了眼铁门外的身影,目光森森。

  苏红月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尽管她这位苏家大小姐已经掌握了控制瑞兽的手段,但每次面对巨兽,仍旧会生出一股压迫感。

  “血食已经到了,玄狗因何还在狂躁。”

  苏红月紧蹙眉头。

  今晚的玄狗很不对劲,有一种即将失控的征兆。

  四大家族之所以能在大唐立足,发展多年而不倒,除了遍布大唐的买卖之外,还有重要的一点。

  镇族的瑞兽。

  四大家族每家都有一头高阶妖兽程度的瑞兽,是各大家族最初的家主所擒,经过多年驯化,成了镇守家族的瑞兽。

  四大瑞兽相当于四位金丹强者的力量,有这份力量支撑,四大家族才能发展至今。

  瑞兽的用处在苏家更为明显。

  若非有这头玄狗的存在,凭着苏家如今苟延残喘的程度,早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外人吃干抹净了。

  瑞兽,也是四大家族各自的图腾。

  齐家银狼,凌家象猪,牧家貔狸,苏家玄狗。

  轰隆一声!

  剩下的半头野猪被玄狗甩了出去,砸在铁门上。

  扭曲的猪肉慢慢滑落,猪血溅了满地。

  苏红月身前撑起的灵气让她免于猪血淋身的下场,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玄狗从未如此暴躁过。

  甩过来的半头野猪,已经类似于袭击主人。

  “瑞兽到底怎么了……”

  在苏红月的低语中,铁笼里的玄狗继续不安的徘徊,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眼里的血丝渐多。

  “开门。”

  苏红月做出决定,她要亲自查看玄狗的异样。

  家族瑞兽不容有失,玄狗出现意外那么苏家将轰然倒塌,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

  “大小姐,玄狗今天不太对劲,是不是喊老爷来瞧瞧。”一个家丁担忧道。

  想起父亲虚弱的模样,苏红月摇摇头,决然的打开了铁笼。

  她必须尽快查清玄狗躁动的缘由。

  距离今年四大家族的斗兽会,已经不远了。

  几个精悍的家丁无不紧张起来,生怕大小姐被巨兽吃掉。

  尽管叫瑞兽,但也是货真价实的高阶妖兽。

  随着苏红月走进铁笼,玄狗发出了更沉的低吼声,嘴边隐约能看到支起的獠牙。

  遍布血丝的眼睛死死盯住了踏入铁笼的身影,高大的玄狗仿佛在挣扎犹豫,在狂躁与理智间游移不定。

  “你因何暴躁,告诉我,我们一起共渡难关。”

  苏红月尽力冷静着自己的心绪,声音柔和。

  她伸出手想要抚摸瑞兽,结果玄狗突然张开大口就咬。

  苏红月纵身避开大口。

  她知道玄狗彻底失去了理智,立刻将脖子上的吊坠扯了出来抓在手里。

  吊坠顶端是一颗特殊的水晶,其内封印着玄狗的精血。

  吊坠是苏家家主的象征,苏鸿山病重之际已经交给了长女。

  “我是你的主人。”

  苏红月以灵力探入水晶,打算借助水晶里的精血来沟通玄狗,安抚其平静下来。

  出乎意料的是,任凭苏红月如何催动水晶,始终无法沟通玄狗的神魂。

  怎么回事!

  苏红月大惊,苏家从没发生过无法沟通瑞兽的情况。

  窗外的蝉鸣变得更加急躁,吵得人心烦意乱。

  哐当!

  玄狗一爪将铁门撞得扭曲。

  苏红月一时被困在铁笼里,独自面对失控的瑞兽。

  外面的家丁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掰扯变形的铁门打算救大小姐出来。

  眼看着玄狗即将噬主,苏红月决定砸碎水晶放出其内精血做最后一搏。

  这时恼人的蝉鸣声忽然不见了。

  远处依旧有蝉鸣阵阵,听起来柔和悦耳,不在那么令人烦躁。

  “这狗皮毛的颜色杂了些,看起来有点像我家小黑。”

  云缺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铁笼里,正背着手兴致勃勃的打量眼前的瑞兽。

  “你怎么进来了?”

  苏红月大惊,道:“玄狗狂躁,连我都认不得,你进来会被它攻击。”

  “不会的。”

  云缺说着做出了一个令苏红月差点魂飞魄散的动作,他竟伸手把玄狗的大嘴给掰开,看了看獠牙。

  “是条老狗,有年头了。”

  令苏红月没想到的是,向来对陌生人极凶的玄狗,今天非但没咬人,反而一声不吭的任凭摆布,狗眼里的血丝在快速淡化。

  我家的瑞兽傻了?

  苏红月没来由的生出这么个心思。

  急忙再次感知手里的水晶吊坠,苏红月发现自己能沟通上玄狗的神魂。

  此时的玄狗正逐渐安稳下来,神魂中的躁动不安已经消散了大半。

  “刚才是怎么回事,玄狗居然要攻击主人。”苏红月茫然不解。

  “被吵到了,睡不好觉当然会发脾气。”云缺把玄狗当做小黑,亲昵的拍了拍。

  “被吵?谁吵了玄狗?”苏红月更加不解。

  “蝉啊,喏,就这只。”云缺展开手,手心里是一只刚刚抓到的蝉。

  与普通的蝉一样,不过翅膀是红色的,鲜红欲滴,如染鲜血。

  “这是什么蝉?你在哪抓的。”苏红月惊疑道。

  “你家院里的大树上,吵得我睡不着,就抓下来了。”

  云缺把玩着手里半死不活的红蝉,道:

  “红翅蝉,山里常见的小虫,红蝉啼血百兽惊,这玩意的鸣声能影响妖兽神魂,离着越近越容易暴躁,所以大多时候红翅蝉一叫,周围的虫兽立刻远离,你家的狗关在窝里跑不掉,只能听着鸣叫,最后神魂失控。”

  苏红月听得心惊肉跳。

  如果真如云缺所说红翅蝉的叫声能引起瑞兽失控,那么这只红翅蝉又是谁放在自家院里的大树上呢。

  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起。

  有人暗中对苏家下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