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快穿】白切黑宿主他过分戏精 > 第47章 娘娘是个娇气小哭包(8)
 
刘锦会意一笑,“奴才知道。”

南宫辰嗯了一声,“他可以按照规矩来,懂吗”

刘锦心领神会,“奴才知道了。”1292615

南宫辰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这三年南宫辰私下里让人寻了一些秘方。

为的就是为了这一天。

不过这种东西,长时间使用,还是会损伤身体的,如今他跟池池早已有了夫妻之实,所以香苑殿就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那就是正儿八经的翻牌子了。

刘锦知道南宫辰的心思,所以已经算好了,第一个牌子会让南宫辰翻到沈池。

不过这样的话,估计是藏不住了。

南宫辰眉眼透着几分笑意,不知道等池池知道他的身份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不过,一定非常有趣就是了。a7027225

沈池第二日收拾好,一早就回了沈家。

皇帝的妃子,想要出宫回门,那简直就是奢侈。

当然了,也有很多个例,但至少沈池可以保证,现在只有他有这个待遇。

沈池回到沈家,沈家的人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想让沈家的人,将沈池当成宫中的妃嫔一样礼敬有加,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沈池也不甚在意。

都是跳梁小丑罢了。912439795

总有他们求他的时候。

“娘娘,他们”

香凝觉得这里的气氛很不好,完全看不出她家娘娘是丞相府的人。

“父亲呢”

沈池神色有些清冷,尤其是那双眸子,完全跟以前不同。

“让她出去!"

沈黎趾高气扬的扫了一眼香凝,她是皇宫里的人,难保她不会出去乱说什么。

“娘娘,奴婢在外面等你吧,我们要早些回宫的。"

沈池点了点头,毕竟只是个小丫头,万-等会儿发生点什么腥风血雨的事情,吓到了小丫头可不好。

等香凝走远了,沈黎也就不装了,“沈池,你现在好大的架子啊,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皇宫妃子呢。”

沈池懒得跟她吵,只是淡淡的横了沈黎一眼,

沈黎从未见过这样眼神的沈池,一时间竟有些被吓到。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

沈池嗤笑,“我只是再问父亲呢。”

沈黎很不满,

说完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这么听话,又想发作的时候,沈池已经迈着步子离开了。

沈黎咬着嘴唇,这个沈池怎么今天一点儿都不怕她

沈黎开始探究起沈池来,便偷偷跟了过去。

沈池进去的时候,连南宫澈也在。

还真是毫不避讳呢,不知道等这些人知道南宫辰根本就是装的,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池池。”南宫澈一贯温柔的笑着,沈池只觉得这笑格外的虚伪。

“王爷

”父亲,你叫我回来做什么"

沈茗天很没好气,“怎么我还不能叫你回来了”

“上次沈黎去找你,为什么不见"

沈池已经算好了他会说这件事,也是神色自若的解释,“父亲我现在是陛下的后妃,若是被别人发现,我经常跟女扮男装的妹妹见面,肯定会被发现的

“我我只是不得已为之

沈茗天虽然怀疑,但是却又找不到这话的破绽。

"池池,见过陛下了吗"南宫澈起身走到了沈池的身边,惊的沈池赶紧离远了一些距离,“没没有

沈池看着沈茗天慌忙开口,“父亲,我我能见见母亲吗"

沈茗天自然知道沈池嘴里的母亲是谁,当即就拒绝了。

“不行!你现在只要记住,你好好代替你的妹妹当好这个妃子。”

沈池咬牙,“可是三年之期已过,陛下就会翻牌子了,万一

"到时候一定会被发现的!"

南宫澈一笑,

沈池疑惑,“这个是什么"南宫澈目光幽暗,“到时候如果南宫辰翻了你的牌子,你只需要提前加一些在香炉之中,他就是不

碰你,也会让他产生他正与你欢好的幻觉。沈池暗暗喷了一声,竟然还有这种好东西

沈池还是有些担忧的样子,“这样真的可以吗"

南宫澈注视着沈池的目光是温柔的,“当然可以,所以池池不必担心。"

沈茗天见南宫辰这般,就开口身体不适,让他们两个单独相处了。

沈黎听着嫉妒的发狂,不要脸!

竟然勾引她的阿澈!

沈黎自然也是要跟上去偷听的。

“池池,你在皇宫还好吗”

沈池刻意跟他保持了一些距离,“嗯我很好。

“所以王爷还要我做什么吗"南宫澈苦笑,“池池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在想我们这么久没见,想跟你好好说说话。"

沈池看着南宫澈眼底有几分委屈,“王爷,我现在是深宫妃嫔,是你和父亲送我进去的。”

“所以,王爷又要说是逼不得已吗”

“还是王爷要说所谓的补偿。

这样的沈池,南宫澈竟觉得有些惊艳,尤其是那双泪眼欲滴的双眸,简直像是钩子似的,剜着人心。

"池池,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知道的,我爱你。”

沈池苦笑,

"南宫澈,我不是傻子!"

一个玩弄人心的渣男。

南宫澈似是无力的捏着眉心,“池池,你相信我,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就会带你离开那个火坑的。”

”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沈池微怔,“几几个月

“王爷,你想做什么"

沈池眼底都是涌动的惊惧。

“池池,你只要像以前一样相信我,而且我可以答应你,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母亲。”

”等你下次回来,就可以见到她了。”南宫澈还真的是很会拿捏他呢,知道他最在意什么,就拿什么牵制他。

所以,他怎么可以不让他如愿呢

"真的吗"

南宫澈见人动摇,便认真的点头,“嗯,真的。”

“如果池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让你见到你母亲。”

沈池犹豫了,“可是父亲根本不让我见的"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南宫澈走上前,温柔的人畜无害,”只要池池想见,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而且,池池忘了我的身份吗"

话落南宫澈又无可奈何的苦笑一声,‘“不过这样不经过丞相的同意,带你去见她的话,恐怕下次丞相就该不让我来了。”

“以后池池想见我,恐怕也很困难了。”

“只是,我会很担心你在宫里的情况的。''

那关心与缱绻的爱慕,当真是被南宫澈演绎的入木三分。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是被现实胁迫。

可惜的是,他不是原身。

沈池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我我下次再见母亲,

沈池瞧着时辰,赶紧开口,“我该回去了。”

南宫澈点了点头,“回去吧,等再过几个月我一-定会让池池回到我的身边的。”

沈池只是落寞的对着南宫澈笑了笑,然后就去找香凝回宫去了。

等人离开了,南宫澈眼底的温柔深情转瞬即逝,冷的。

“娘娘,你在沈家过得不好吗”

香凝的眼睛很毒啊。

“嗯,小丫头还挺聪明。

香凝瞧着沈池那个眼神,不免有些面红耳赤的心头一跳。

娘娘是陛下!娘娘是陛下的!

香凝调整好情绪又开口,“娘娘这么好,他们怎么也忍心欺负你。”

沈池勾唇笑而不语,没关系,以后指不定谁欺负谁呢。

等香凝离开后,沈池将南宫澈给他的东西,揭开盖子让小团子嗅了嗅,“怎么样"

“不太好,里面的成分滁了能让人产生男女之事的幻觉,同样还跟慢性毒药一样,损伤人的身体。

沈池也不意外,他早就猜到会是这个样子。

“所以这个不能给你家男人用,他本就身子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就不好,这东西用了只会越来越上瘾,跟成瘾的慢性毒药一样。”

沈池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会给南宫辰用

“那就找个地方毁了吧。”

这个南宫澈竟然算计他哼,就看我们到底谁玩儿的过谁了呢。

夜里,南宫辰按照太后所愿的翻了牌子。

在刘锦的暗示下,南宫辰毫无意外的,自然是翻了沈池的牌子。

沈池得到消息,也没有半点儿意外。

他要是敢翻别人的牌子,看他不监!

沈池找了借口,没让别人伺候,只让他们在门口侯着。

废话,不然他的男儿身就藏不住了啊。

沈池独处就显得格外悠闲,手臂上还有南宫辰之前随便用朱砂墨点的守宫砂。

说起来,这玩意儿也是很神奇,男子竟然也一样适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理。

沈池洗漱完,换好衣袍,就回了自己宫里裹着被子等着。1292615

沈池在思考等会儿,他要不要演的过一点儿呵,他怎么就这么期待呢。

南宫辰第一次,用自己皇帝的身份进香苑殿,床幔被人散了下来,能看到躺在床上那若隐若现的人影。

甚至那身影还有几分颤抖,在听到他的脚步声,更是被惊的直接一下子坐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