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佛系王者[快穿] > 学霸女配(完结)
 
梁以哲的父亲是贪污入狱的罪犯, 靠着姑妈的钱才当上富二代,这些事很快在学校传开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曾经花痴过梁以哲外在条件的女孩子们纷纷失望不已, 颇有种塌房的感觉,谁能想到看起来如白马王子一样深情温柔又帅气的梁以哲居然有这么不堪的背景。

而男生那边,早就看不惯他一转学来就那么高调肆意了, 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又有钱,就天天谈恋爱不服老师管教么。

高中校园相对于社会还是比较单纯的的, 而同样少男少女们是天真又残忍的,光是这些事情,就足以让他们对梁以哲避之不及了, 怕沾染上什么脏东西。

走在校园里, 梁以哲感觉到各种异样的目光, 还有对他指指点点的议论声,仿佛自己在太阳下被扒得干干净净。他掩下满是阴郁的眸子,忍不住攥紧了拳头,犯罪入狱的是他父亲,他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梁以哲这一刻倒是忘了, 既然他不希望别人因为他父亲犯罪而对他带上有色眼光, 那么又凭什么因为怨恨而报复无辜的楚冉。

刀没有割在自己的肉上, 总是不会觉得疼的。

听说白苏茉出国, 还有关于梁以哲的身世背景在学校里散播开来, 顾然就知道是那位白董事长出手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刀斩乱麻。

在原来的故事里, 梁以哲和白苏茉在一起后,还得以继承整个白氏集团, 拥有非同凡响的地位和财富,谁让白家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呢。

这也是为什么顾然提前透露给白董事长的原因,好让女主父亲来了这么一出棒打鸳鸯。

男主现在是没什么实力,伤害不了顾然分毫,但她不会放任一个危险人物成长起来,毕竟她还有原身的家人需要保护。但效果比她想象的还要好。

看来这年少青涩的男主,着实入不了白父的眼。

另外顾然也有在私下调查那家酒吧,故事里对其没有过多描述,男主在成功设计报复后,就靠着姑妈的资助出国留学去了,将一切的阴暗抛弃的干净利落。

但那家酒吧本身就有问题,就算没有梁以哲,也可能会有别的如同楚冉一样可怜的女孩子沦为受害者。

………

梁以哲有试图去白家找白苏茉,但还不到别墅大门就被保安赶走了。

白父已经下过命令了,另外助理还告诉他,小姐已经送到了国外,只是,“小姐哭闹不止,一直念着梁以哲,要求回来上学。”

白父叹了口气,对这个梁以哲也更加厌恶,认定是他蛊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也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做法,若是女儿继续和他待下去,只怕就要情根深种,被这个满是丑陋野心欲望的男生给彻底利用了。

他淡淡道,“给小姐安排好在国外的新学校和保姆佣人,让她先在那边多待两年。”等忘了梁以哲这个人就好了。

至于那封匿名邮件只查到是外国的一个黑客头上,白父想了想早知道也不是坏事,便没有再让人查了。

梁以哲很快在学校班级里饱受各种孤立排挤,别人讥笑道,“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来了我们学校不就是整天充富二代追求女生么,也没见多努力学习。”

“楚学霸眼里只有学习和竞赛,压根没有别的心思,梁以哲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听说他前段时间追不上楚学霸,又和同班的白苏茉在一起了,但白家可是有名的富豪,怎么可能看得上他,这不人家直接转学出国去了。”

“这可是白苏茉同班的好友闺蜜亲口说的,还说是梁以哲哄得人家千金大小姐对他百依百顺的,没想到就是个假富二代。”

白苏茉的那位闺蜜本来靠着和白家千金交好,连带着家里也得了不少好处,至少白苏茉对她父亲撒娇一下,闺蜜家里的小公司就能得到大笔订单,不然她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做白苏茉的闺蜜跟班。

但现在全没了,白苏茉突然转学出国,连她都联系不上,失去了这层关系,也失去了大笔利益,她父母都怪在了她头上。这个闺蜜也是一肚子气,全怪在了梁以哲头上。

早知道就不帮着白苏茉追求梁以哲了。

当别人八卦问起时,她更是大肆说梁以哲的坏话,各种阴阳怪气道,“他还真是痴心妄想,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得上。”

“他姑妈不就是赚死人遗产吗?可能他也想着靠吃软饭上位呢。”

这些议论声让梁以哲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难堪,他猜到了这些都是白父的手笔,连带着对消失不见的白苏茉也深深怨恨上了。

也许这对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线就要从多年后的救赎感化变成虐恋情深了。

前提是男主还有机会,到了白父这等地位的人,有时候一句话就能解决大部分事,比方说打压梁以哲姑姑的投资,让其资产迅速缩水百分之三十。

梁姑姑没想到自己不但没有靠着侄子和白家小公主交往而成功攀附上白氏集团,反而招来了白家的针对打压。

以她自私自利的性格,她不会去后悔自己当初推动梁以哲和白苏茉交往的事,只会将一切都怪到梁以哲头上,怨他连个小姑娘都哄不好,还连累到了自己。

而摆在面前的抉择就是要么为侄子去承担白氏集团的怒火,要么撇清关系断尾求生,梁以哲的姑姑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她最爱的始终是自己。

看在梁以哲是梁家唯一子嗣的份上,她留下了一处房产和些许钱财,足够他上完大学了,梁姑姑自认为是仁至义尽,也就不再有任何心软,与梁以哲断绝了关系,和情人跑去国外度假了。

由于梁以哲还未成年,他的监护权又落到了生母那里,本来他生母是不大愿意的,但他继父看到还有套房子生出贪念来,便应了下来。

梁以哲的人生仿佛再一次从云端落到了泥地里,或者说是被打回了原形。

不仅房子落到了生母继父手里,日常生活也变得更加艰难。

他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早就在溺爱中被惯成了熊孩子的霸道性格,见着梁以哲有什么好东西,比如那些名牌衣服鞋子还有书包,就吵闹着非要不可,母亲和继父想也不想就要求梁以哲让给弟弟妹妹。

梁以哲就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寄人篱下的屈辱生活。

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早已因为那些优渥的日子,养成了大少爷的高傲脾气,这一次又怎么肯轻易忍受。

他的反抗只迎来了继父的一顿毒打,而他的生母只关上门哄着幼子幼女,丝毫不关心门外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大儿子。哪怕梁以哲已经十六岁了,但也只是个大男孩,论力气难以比得过虎背熊腰的继父。

后来有邻居听见打骂声过来敲门,梁以哲的母亲也只是说孩子不懂事,教育教育而已。

父母打孩子仿佛天经地义,旁人也不好多管什么。

第二天,梁以哲顶着脸上的伤来到了学校,而身上伤痕更多,也引来了旁人更多的议论声,

“听说他那个有钱的姑姑已经不要他了,他现在住在他生母继父那里。”

“什么富二代,现在就是个穷小子,还不知道学费交不交得起,我们这可是重点高中。”

“他这伤不会是跟小混混打架打的吧,人学坏真容易。”

………

曾经的光鲜亮丽全都消失了,只留下梁以哲身上的各种污点。哪怕梁以哲想要转学也无法,他母亲和继父根本不肯费心帮他转学,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他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煎熬痛苦。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之前梁以哲雇小混混想要设计楚冉,最后倒欠酒吧一大笔钱,这个时候,酒吧那边也找了过来,

酒吧那边也是觉得倒霉,原本同意梁以哲慢慢还钱,是想着套住一个富二代,好从他身上多榨取些钱财,谁能想到一个月时间不到,对方这富二代的身份就丢了。酒吧那边也就更加不客气了,将梁以哲之前欠的钱利滚利,居然变成了高利贷。

梁以哲看着这天文数字,脸色一片青白,他怎么可能还得起。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身败名裂了,哪怕把姑姑留给他的房子卖了也补不上,何况房子现在母亲和继父手里,甚至迫不及待地租出去收钱了,他就算告诉他们,恐怕也只会招来更多的毒打,甚至宁愿送他坐牢,也不会愿意帮他还债的。

酒吧那边的老板也冷笑着发话了,既然欠债还不起,那就给酒吧打工,慢慢还吧。

这也是他们常见的套路了,将人逼至走投无路然后不得不卖身给酒吧还债。

然而事已至此,梁以哲也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了下来,想着先忍耐一时,等成年后从生母继父手中拿到房子,到时候就跑得远远的,到时候会给继父一家带来什么祸事,他是不在意的。

但梁以哲在酒吧待得越久,越了解到酒吧私下进行的非法生意,甚至还有走私买卖毒品。

之所以梁以哲会知道,是因为他被安排成为了干这活的马仔,这种活向来是非常危险的,事后还要给丰厚的报酬。最好利用的就是梁以哲这种欠债卖身给酒吧的少年。

以梁以哲的聪明才智,倒是成功完成了几次交易,甚至在酒吧老板手底下冒出了头。

他也渐渐适应了这样轻松又来钱快的生活,甚至欠酒吧的债在短短时间内便还上了,但是梁以哲也不可能脱身离开了。

这种东西一旦沾上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了,酒吧也不会放他自由的。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的变故遭遇,又或者是在酒吧与这些社会灰色地带沾染太久了,彻底激发出了梁以哲骨子里黑暗阴狠一面,他变得更加不择手段,也更加无视法律和道德。

顾然还不知道男主会堕落得这么快,她已经来到了首都参加数学国赛,一起来的还有楚爸楚妈,除了陪同她考试之外,便是带楚妈来首都大医院看病。

首都的医疗条件自然比其他地方更好些,只是过去楚妈想留着存款供女儿以后上大学,所以不肯花钱治。

但是现在凭借顾然在竞赛里的优异成绩,已经足以获得名校特招,另外还有高中和大学所提供的奖学金,几乎减免了这个家庭很大的一笔负担。

在顾然的说服下,楚妈终于同意来首都预约专家看诊。

顾然曾私下为楚妈把过脉,可以中西医相结合慢慢调养好身子,她想着以后寻合适的机会拿出药方子来,不说延年益寿,但让楚妈身体恢复健康是没什么问题。

之前通过区赛和省赛时,学校就很大方地给了丰厚的奖金,顾然本来是想给楚妈治病的,但楚爸表示家里的存款还够,坚持不肯动用。

顾然索性投到了股市和基金之中,即便各个现代平行世界的经济走势大多是相似,通过观测股市构建数学模型看出个大致来,说不上大赚特赚,但也能盈利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撇开这些事情,顾然也专心致志地准备着国赛。

意料之中又或是让所有人惊喜的结果,顾然顺利夺冠。

这个成绩一出来,引来了广泛的关注,她所在的高中还有楚爸楚妈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了,全国各地的名牌大学都发出了特招邀请。其中在首都的高校最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水木,燕大甚至派出了负责人来到医院拜访楚爸楚妈,给出了丰厚的待遇。

顾然知道后有些担心这些人会打扰到楚妈养病,但楚爸和楚妈两人更多是骄傲与自豪,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女儿就成长到了如此耀眼夺目的程度。

他们欣慰的同时,也没有贸贸然为女儿做决定,而是选择由她自己做主,并永远给予支持。

学校得知了这个喜讯,也是欢欣鼓舞不已,恨不得拉横幅昭告全市,等着楚冉回来开表彰大会。

和有个得意门生风光无限的郑老师相比,隔壁班的连老师就郁闷多了。

他有听说梁以哲身上的一些变故,但没想到对方直接变成了个问题学生,整天心思都不在学习上了,上课态度也不认真,成绩一落千丈,比刚转学来还不如。

哪怕别人虽不知道梁以哲与酒吧的关系,但他这两三个月来常与外面的社会人士厮混,也不可能完全保密,至少学校听说了一些风声。

梁以哲的生母和继父压根就对他不管不问,校方只好约谈了梁以哲,并且予以警告,若是再继续这样堕落下去,那么学校就会开除他的学籍了。

最后梁以哲面色冷漠地走出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周围遇到的同学都下意识地流露出厌恶又畏惧的目光,仿佛他就是臭水沟里的烂泥一样。

这学校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这时梁以哲听到广播声响起:“祝贺我校的楚冉同学,在国赛中荣获一等奖……”

如果有人注意到梁以哲,就会发现他脸色狰狞得可怕,充满了阴戾和怨恨。

原本应该堕落的人是楚冉才对,只有这样楚家才会陷入痛苦毁灭。但现实一次次地给予他沉重打击,先是楚冉的冷漠拒绝,后是来自白父毫不留情的打压,让他一下子失去所有,不得不沦落到这种境地。

而在他陷在黑暗里挣扎的时候,楚冉却优秀得耀眼夺目,高高在上。

这样的反差太大,令梁以哲嫉妒怨恨得几乎要发狂。

这一刻,梁以哲心底的疯狂和恶意却比什么都浓烈,他一定要毁了楚冉。

成绩再出色再天才又如何,如果是一个走上歧途染上毒瘾的天才,还会有人喜欢吗?还可能拥有光明的前途吗?

………

梁以哲先暗中试验性地给厌恶至极的继父一家用上了毒品,在家里的饭菜每天加入一些,让全家人慢慢染上毒瘾。

之所以先报复继父一家,只是因为每天日常相处,而且继父对他非打即骂,连家务活洗衣做饭也全都扔给了他,也更方便下手而已。

相比起来,楚冉更难以接近,需要谋划一番。

不久之后,看着生母还有继父在毒瘾发作下,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在他的脚边不断哀求,梁以哲心中一阵报复的快意。

他也越发沉迷于这种利用毒品掌控别人甚至变为自己奴隶的疯狂,梁以哲甚至通过酒吧的途经,花大价钱弄到了那种一次就能成瘾的烈性毒品。

然而他还没有等到楚冉从首都回来,‘夜色’酒吧就遭到了警方的突然袭击扫黑除恶。

警方盯着这家酒吧已经很久了,直到现在才搜集好足够的罪证,并迅速收网。

顾然得知酒吧被警方一网打尽的时候,她还在陪着楚爸楚妈到处参观游览首都的名胜古迹,这个消息是俱乐部老板告诉她的。

事实上,她私底下也为警方匿名提供了不少情报。

原身在剧情里会落得那样悲惨的下场,除了梁以哲这个罪魁祸首,还有这家酒吧,顾然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说服楚爸楚妈来首都看病,也是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不至于沾染上这些事。

在她为警方行动所提供的情报里,其中就有梁以哲这一条重要的线索。

他之前雇佣小混混设计英雄救美,这场失败交易早晚会让他被酒吧的人缠上,只是连顾然也没想到他会陷得那么深,堕落得这么快,甚至参与到了酒吧的非法生意里。

也正是警方发现了梁以哲,并通过监视他,提前摸清了酒吧非法走私生意的大致脉络,也找到了更多充足的罪证。

知道酒吧老板还有梁以哲皆已落网,顾然也算是为原身报了仇。

————

这场扫黑除恶的风波在全市也颇为轰动,涉及黄赌毒等非法生意,也算是警局年底的大案了。

而梁以哲继父一家随后也被送到了相关机构进行戒毒。他们恨透了梁以哲,觉得是引狼入室祸害了自家。警方没找到梁以哲的姑妈,便通报了其所在的学校,这事一曝出来,校内议论纷纷,学校也丢尽了脸面,校方甚至后悔没有早些开除梁以哲。

为了盖过这件事,校方选择将前不久楚冉在全国数学竞赛中所获得的荣誉,再大肆宣扬一番,各种招贴横幅,还请媒体记者来采访。

当然顾然也不是没什么好处,比如学校又多发了一笔丰厚的奖金。

没有了原来剧情里的变故,楚爸依旧为了照顾楚妈在首都住院养病,选择了从单位里辞职。

也是女儿所表现出来的优秀和独立自主,让他可以放心地全心全意照顾妻子,在所有的名校特招邀请中,顾然最后选择了首都人大。她没有参加明年的高考,而是直接进入了大学进修,不浪费任何时间

这也是学校颇为可惜的一点,说不定还能争取一下高考状元,更加增光添彩。

而让人意外的是,在大学里,楚冉没有专攻于数学研究,而是转修了法学,还兼职研究犯罪心理学。

后来成为了首都人大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法学系教授,也是华国法学界的一代传奇。

多年后,

白苏茉不喜欢父亲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心里一直念着自己的初恋梁以哲,在一次与父亲的争吵过后,她毅然决然地选择逃婚回到了国内。她固执地认为当初是父亲拆散了她和梁以哲,

白苏茉花钱请了私家侦探帮她寻找梁以哲,但真正见到对方的时候,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个脸上有疤,佝偻着身躯,在汽修厂打着零工的男人,会是她的初恋,那个温柔深情又帅气的少年——梁以哲。

她最终没有走上前去,而是选择了退缩。

后来白父的人找到了她,她也妥协回去按照父亲的意愿结婚了。

………

梁以哲先是进了少管所待了两年,成年后又移交到监狱,因为涉及毒品这样性质严重的案件,又没有亲人为他请律师减刑,所以梁以哲坐了十年牢才出来。

被判罪入刑的时候,梁以哲充满了怨恨与不甘,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父亲落得一个下场,但他不愿意像父亲那样自杀,他发誓等出去后,一定要出人头地,报复所有憎恨的对象。

然而牢狱里的日子太难熬了,而一场意外的打架斗殴,便让他落下了终身残疾。从一开始的愤懑怨恨不甘,到最后的麻木,在狱中的岁月磨灭了他所有的棱角和骨气。

出狱后,与社会已经脱节了十多年,一穷二白的他,几乎没有任何生存能力,只能做着一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体力活计。

有时候他也会回忆起过去,如果他当初没有一心想着报复楚家,而是好好对待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一切会变得不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