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甜瓜不强扭 > 第2章:云涌
 
  “双儿……”

  赫连燕离开后,顾无双独自坐在院里出神,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耳边忽然响起周氏的声音,跟着抬眼,才发现周氏已经在那站了不知多久了。

  “你还好么?”周氏眼眶发红,方才赫连燕在院子里说的话她全听见了。

  若是换做以前,她定是要当下便将人赶出去,可眼下这处境……

  “没事的娘。”顾无双有些疲惫的扯了扯嘴角,说话同时起身将周氏扶住:“您怎的出来了,外间风大,您……”

  “我没事。”周氏摆手,不等顾无双说完便直接挨着她在石桌前坐了下来。

  跟着,正要开口,就听外间忽地一阵吵闹。

  周氏皱眉,下意识朝顾无双面上望了眼。

  顾无双也跟着皱眉,因吵闹声就在院子外头,且其中的一道女声还是自己跟前的珍珠——原是门房上的小厮,在赫连燕离开后又特意折回来找顾无双讨赏,只是还未进到院子便被路过的珍珠给拦下了。

  而珍珠又是顾无双跟前的大丫鬟,所以小厮即便气恨也不敢真的将她怎样,只得在外间门口跟她理论起来。

  “去把他叫来。”顾无双得知缘由立时眯起了眸子:“顺便将各处的管事以及门房上的人全都叫来。”

  琥珀侍立在旁,闻声正要应下,就听顾无双跟着又再沉着脸补了一句:“去看看赵叔在不在,若是在的话将他也一并找来。”

  说着,顾无双捡了只干净的杯子又重新沏了杯热茶递给周氏,道:“娘方才是想跟女儿说什么?”

  “我……”周氏有些迟疑,端着茶盏迟迟不蹭曾开口。

  见状,顾无双不由又再握住了周氏的双手,道:“娘想说什么便直说吧,难不成对我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不成?”

  “倒也不是不能说,只是……我想去看看你姐姐。”周氏垂眼,说话间忍不住又再红了眼眶:“我也知道不应该,可我这心里……我就是怎么都放不下啊。”

  “我知道。”顾无双点头,跟着暗量了周氏一眼后斟酌道:“不过还是别去了吧?”

  尽管她私心里她也想去,可眼下这形势……

  “娘,您知道姐姐被关在什么地方吗?”

  “我知道,诏狱。”周氏眼眶更红,说话也不自觉地染上了哭意:“那可是诏狱啊,城儿那么胆小,她可怎么受的了……”

  “没事的娘……”

  “怎么可能没事!”周氏闻声再也控制不住泪意,当即便直接哭出了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城儿打小便怕黑……”

  “从前在家里你爹便宠她,甚至连绣花都不让她学,说是怕她拿不住针再把自己给扎着了……还有你姐夫,虽然看着粗枝大叶,可那也是将你姐姐疼到了骨子里的……”

  “娘!”

  顾无双闻言更觉心揪,可面上却不得不沉了脸色,道:“姐夫已经没了,姐姐……眼下这情形,皇上能放过咱们,已经算是开恩了。”

  “那就不管你姐姐了么……”周氏彻底失控:“那可是你亲姐姐,你……”

  “那您想怎样!”

  顾无双闻言一把将周氏甩开,跟着狠着心咬了咬牙,道:“您想叫我怎么管?拉着您一道随她一起为姐夫殉葬么?”

  “我……”

  “小姐,各处的管事都已经到了。”

  琥珀从外间踏进院门,仿似没察觉到院内的异样,径直上前朝顾无双道:“现在就唤她们进来么?”

  顾无双点头,没有多话。

  见状,琥珀不由立时朝珍珠使了个眼色,而后直接转到周氏跟前,道:“外头风大,奴婢先扶您进去吧?”

  同珍珠一样,琥珀也是在顾无双跟前伺候的,只是相较于珍珠的泼辣,琥珀为人要更加心细一些。

  而周氏正觉不知道怎么面对顾无双,闻声不由径直点了点头。

  “二小姐……”

  待琥珀扶着周氏离开之后,珍珠这才转身出去将一众管事唤了进来。而众人方才进门便察觉顾无双的脸色有些不对,不由都有些紧张起来。

  反倒是那小厮,因着是自己闹过之后才得到顾无双的召见,所以不但不觉得紧张,反而心下还多了两分暗喜。

  “二小姐,小人来找您讨赏了。”

  小厮候了下见无人开口,不由立时自己站了出来,道:“小人先在这里给二小姐道喜了,恭喜二小姐……”

  “不如你先告诉我,这喜从何来?”顾无双方才换了杯热茶,闻言不由手中一顿。

  “呃,这方才燕世子不是说了,择日便娶……”

  “砰!”

  顾无双闻声瞬时沉脸,看向众人的眼神也瞬间染上两分冷意:“是不是你们也这般觉得,觉着如今我顾家大不如从前,便可如现在这般任由旁人羞辱?”

  “这怎么能是羞辱呢?”

  小厮不解,看向顾无双的眼神也逐渐变得莫名:“人家燕世子可是平郡王府的长子嫡孙,家里祖母还是当今皇上的亲姑祖,正儿八经的皇室血脉,这等天大的好事,旁人就是求都求不来,怎的到了二小姐的口里就成了羞辱呢?”

  “你们也这般认为?”顾无双闻言忍不住冷笑出声,跟着说话同时又再朝一众管事面上扫了一眼:“是不是你们也都觉得,眼下我顾家既糟了劫难,也再不是从前的威远侯府,所以便可如现在这般,什么规矩脸面都可以不顾了?”

  “二小姐言重了。”

  晚一步赶到赵管家已经了解了缘由,因此听到这话不由立时站了出来:“此事确是门房上懈怠了,不该任由外男进出内院,可燕世子非比常人,他……”

  “赵叔。”顾无双摇头,示意赵管家不用多说:“我唤您一声叔,除了您是府里的老人,更是因为您自小便跟着父亲,所以今儿当着您的面我便直接把话撂这儿了。”

  “眼下我顾家的处境确实有些不怎么好,所以你们有所担忧,甚至有所懈怠也都能理解,但不论怎么说,这都不是你们能欺上瞒下,甚至是胡作非为,置我顾家安危脸面于不顾的理由!”

  说到这里,顾无双直接命人将府中众人的身契拿了出来。

  “赵叔是府上的管家,这门房上的事便交由赵叔自行处置吧。”

  说罢顾无双直接将装有身契的匣子递给了赵管家,道:“既然大家都担心会被我顾家连累,那么我顾无双也不为难大家——这里是所有人的身契,从现在开始,包括您在内,但凡是想要离府的,都可自行领了身契去安京府除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