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甜瓜不强扭 > 第26章:清算
 
  “母亲,铺子里生了些事端,除了首饰铺的赵掌柜,余下两家铺子的掌柜都说想要回乡,且早在月前便先后提了辞呈。”

  徐阁老末七之后。

  这日,顾无双得了空,径直将午膳搬到了宁氏的院子。

  这也是徐阁老故去之后后才有的。

  此前除了初一十五,顾无双几乎都不在正院里用膳。

  而铺子里这些事,原本也该在月前便处理好的,只是当时忙着徐阁老的身后事,所以这一来二去的,便直接拖到了现在。

  “这都进了腊月了,我想着再等就得开年之后,所以前两日便直接应了。”

  顾无双挨着宁氏坐着,一面说着一面替宁氏布菜。

  只宁氏近来一直都没什么胃口,所以只夹了两筷子顾无双便径直停手,而后又另再盛了碗菌汤递了过去。

  “再就是明月居了,虽说师九娘说是转赠与我,可平白无故的,我断没有真的收下的道理。”

  说着,顾无双暗自朝宁氏面上量了眼,而后才又接着说道:“府上的三家铺子,我查过账簿,虽说这些年一直都有盈利,可实际所得却并不多,加之现下又短了人手,所以我私下算计了下,打算直接卖了这些铺面,而后再拿着卖铺子的银子去入股明月居,一来是名正言顺,二来明月居的生意也确是不错,如此也算是为府里……”

  “你自己看着处置就是了。”

  宁氏摇头,示意顾无双不必同自己多说:“你既掌着中馈,那这些原就是该由你来定夺的。”

  “好。”顾无双闻言点头,淡声道:“既是母亲也这般说了,那我便当真没什么顾虑了。”

  “你这孩子……”宁氏闻言怔了一下,而后待回过神后便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顾无双向来自立,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只是借着这事故意与她逗闷……

  “说起来……我这另有一事,倒是真需母亲首肯。”顾无双有些为难,说话间又再替宁氏盛了碗汤水,而后才又另行开口,犹豫道:“听说户部发了公文,豫王在城南那座被查抄了的庄子即将拿出来售卖,我跟我娘商量下,打算以我长姐的名义将它买下来,一来让长姐留个念想,二来也算是为长姐的孩儿置了份家业。”

  “这是好事啊。”宁氏闻言也点头赞好:“如此他日城儿离京,便也无需再为那孩子的将来担忧。”

  虽说顾无双跟周氏肯定也不会亏待了他,可说到底他还是豫王的血脉,便是将来不能以豫王后人自居,可也总是要自立门户的。

  而一座庄子虽不能教他大富大贵,可却能保他不必为了衣食发愁。

  “是好事,可是眼下我手里拿不出那么多银钱来……”顾无双有些尴尬。

  按说卖掉周氏给她的嫁妆铺子,亦或是卖掉周氏另外给的庄子,都是能凑够的。

  只是一旦真这么做了,那往后她没了进项不说,周氏跟顾家她也没法子再看顾了。

  且还有顾贺宁,虽说身份上有些不大光彩,可到底是顾亭江的血脉,且现下也已认了回来,所以总是要也为他打算两分的。

  “还差多少?”宁氏闻言顿时明白顾无双的意思,不由直言道:“不是说要将府里的铺子卖了么,三家铺子都算上的话……应该够了吧?”

  “母亲误会了。”顾无双摇头,心下也因着宁氏这话而越发地熨帖。

  “我怎么可能卖了府里的铺子去贴补娘家,不过是实在有些凑不出来,所以我想着跟母亲商量下,我先拿了卖铺子的银子去买庄子,不过只是拿缺的那一部分,另外这个银子待我手里头宽宥了便立时还回来。”

  说着,顾无双径直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至于明月居那边,银子还是要给的,不过是晚些时候。”

  “再就是账目流转,这些我都会做好记录,全部记载进账册里的……”

  “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宁氏失笑,同时看向顾无双的眼神也越发地慈爱。

  “母亲应允便好。”顾无双跟着轻笑了下,而后又再替宁氏夹了些平日里她喜欢的菜式。

  虽说方才跟宁氏回了打算卖铺子的事,可实际的盘算之类却是早已在进行中了。

  且实际也并非顾无双所讲的那般,而是除了首饰铺子的赵掌柜,余下的两家铺面的掌柜,连同其伙计一起,都被别的铺子给挖走了。

  也正是因着这样,所以顾无双才会一直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只是一直不能确定究竟是针对她还是针对徐家罢了。

  “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了么?”

  午膳后,顾无双从正院出来,正巧遇见老陈从外头回来,不由立时问起了铺面上的事。

  “暂时还没。”老陈摇头:“是二少爷,门房上说二少爷在外头惹了祸端,现下安京府的衙役就在门外,门房上不敢硬拦,现下人都已经到了二门外了。”

  虽是冬月里的天气,可老陈瞧着却仿似出了不少的汗。

  “又怎么了?”顾无双闻言顿时皱眉,跟着正想去外头看看,抬眼却见郑管家不知何时从外头回来了。

  “不过是些衙役,少夫人大可直接交给老陈处置便好。”

  郑管家近身,边说边朝着顾无双行礼:“夫人可在?”

  “在的。”顾无双颔首,道:“二婶也在,想来现下还在母亲院里。”

  未免宁氏太过忧思,所以自徐阁老故去后,小宁氏便时常过来陪着宁氏说话,且连带着东院跟府里的走动也越发地频繁了。

  郑管家虽方才从外头回来,不过也只是一瞬,便已明白其中关节,所以只点了点头便径直拱手退下了。

  而待郑管家离开,顾无双也立时跟着老陈去了前院。

  “少夫人。”

  前院里,顾无双到的时候,安京府的衙役已经在候着了。

  且不等顾无双开口,两人便已然先行将事端讲了出来。

  原是徐康安去铺面上取钱,但铺面上的掌柜却因事先得了顾无双的吩咐而直接拒绝了他。

  而徐康安也因此而恼羞成怒,不但当场伤人,还恰巧被巡街的差人给撞见了。

  “那掌柜的伤了内腑,现下还在医馆里躺着,所以我等也是不得已,只能先行将府上的二少爷拘了回去。”

  “既然人都已经被你们抓回去了,那现下二位这又是为了那般?”顾无双眉眼微沉,凉声道:“是苦主上门找府尹大人闹事了,还是府尹大人怕我景国公府敢做不敢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