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甜瓜不强扭 > 第27章:祸事
 
  “少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

  衙役中年纪较长的那个闻声立时站了出来:“那掌柜的家里人确是想去衙门里闹来着,不过还没等见着我们大人便被直接被我等给拦了下来。”

  徐阁老虽确是没了,可他的国公爵位却还是在的。

  且徐家二房还有人在礼部当差,所以即便徐家当真没落,也断不是他们两个小小衙役便可随意欺辱的。

  也正是因着这样,所以方才听闻顾无双要亲自见这衙差之时,郑管家才会出声阻拦于她。

  “现下我们兄弟上门,也确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说着,衙役直接从怀里拿出叠字据:“其实我等主要是为了这个来的。”

  “这些都是府上二少爷亲手在外头签下的,按说讨债这种事也不归我们管,可少夫人也知道,这安京城里藏龙卧虎,东大街上随便吼两嗓子都能吼出两个官儿来,且是个官儿就能压我们大人一头,所以我们兄弟两也确实是不得已。”

  说罢,衙役直接将字据递了过去。

  “我们大人也是想大事化小,只是府上的二少爷现在还在衙门里扣着……”

  “替我谢过你们大人。”

  顾无双接过字据翻看了下,而后直接交给了老陈示意他先收起来。

  且衙役没有明说,顾无双自然也不会多提,只是就着徐康安伤人的话头道:“至于徐康安……既是伤人犯事,那便该怎么罚便怎么罚吧。”

  “少夫人。”衙役闻言顿时暗惊:“若是当真按照规矩来那可是要挨板子流放的!”

  “少夫人三思。”老陈也是暗自惊了一跳。

  虽说这徐康安确是有些不是东西,可到底是徐阁老仅剩的血脉,若是当真流放……

  “我若是没有记错,如若苦主不再追究的话,那这犯事的也能从轻处置,是吧?”顾无双想了下后道。

  “是有这么一条,可……”

  “既是如此,那我会多给些补偿用以求得苦主的谅解,不过徐康安这等纨绔,即便苦主不再追究,该他受的教训他还是得给我受着。”

  说着,顾无双径直朝着那衙役吩咐道:“有劳差大哥替我向府尹大人求情,便是看在阁老的面上,免了他的流放的之罪,至于这板子,该是多少便是多少,如此也免了大人为难,另外也好教那孽障好生受些教训。”

  “少夫人莫要折煞我等。”衙役闻声连忙摆手,只是见顾无双神情严肃不似作假,不由又再顿了下道:“不若我等先行回衙门替少夫人传话,至于结果如何,但教大人自己定夺吧?”

  “有劳。”顾无双点头,而后直接朝老陈使了个眼色。

  而边上两衙役则直接拱手告辞。

  许是当真有人想要针对徐家,也许是顾无双开了口,所以当天下午徐康安便当真被打了板子,且送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被打得昏了过去。

  文华苑顿时乱做一团,翠姨娘得了消息更是当场闹到了正院。

  “翠姨娘!”

  顾无双得了消息立时赶了过去,眼见着翠姨娘正在院子外头大哭大闹,不由顿时沉了脸色:“这些,都是方才从外头送进来的!”

  顾无双说着径直将那些字据一把甩到了翠姨娘面上:“你给我睁大你的眼睛好生看看,看看你那好儿子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吃喝玩乐赌……能干的不能干的全都干了!

  “这不可能!”翠姨娘看清字据上的内容不由立时白脸:“这一定是有人想要故意害他!”

  “是你!一定是你!一定是……”

  “翠姨娘!”顾无双气得咬牙,说话间语气也瞬间变得森冷:“东院还有人在礼部当差,你觉得二叔得了这消息,会不会直接将那畜生打死?”

  杀人诛心,现下顾无双根本不想多说。

  “现下公爹尸骨未寒,你说他若当真在天有灵,会不会直接气得回来找你跟……”

  “别说了——”

  翠姨娘吓得大叫,仿似当真瞧见徐阁老被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了一般。

  顾无双看在眼里,不由径直冷笑出声:“翠姨娘,人在做,天在看!”

  当初那些不适宜徐阁老服用的汤药便是出自翠姨娘之手,只是等真的查出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且当时那种情况,追究与否其实并没什么区别。

  也正是因着这样,所以顾无双才会一直压着没有声张。

  可现下,顾无双却只觉自己似错的离谱。

  有些人,你若不当真给她点教训,她便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蠢!

  也永远不会明白,她的蠢笨究竟会给旁人带来怎样的伤害!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东院?”

  小宁氏从院子里出来,瞧见外头的场景不由顿时皱眉:“怎么回事?”

  翠姨娘原就对小宁氏有些忌惮,加之方才又从顾无双口中知晓此番可能会对东院的仕途造成影响,不由顿时有些心虚地冷哼了一声,跟着直接甩袖子离开。

  “站住!”

  顾无双见状立时开口,跟着冷眼朝边上的珊瑚使了个眼色:“这些,还请翠姨娘自己带走!”

  “你什么意思!”翠姨娘闻声顿时停了脚步,跟着方才回身就见珊瑚径直将那些字据都捡了起来,且一张不落地全塞进了自己怀里,不由顿时变了脸色。

  “很简单,谁签的字据谁出银子。”顾无双冷笑,看向翠姨娘的眼神也变得越发地冷了:“这些,我顾无双一条都不认!”

  “你!”

  “翠姨娘若是不认……翠姨娘好像不能不认,毕竟现下是我掌中馈。”

  换言之,即便翠姨娘不认,她也一样有法子叫将这笔银子吐出来。

  “你不要太过分了!”翠姨娘气结,阴沉着脸狠狠地瞪了顾无双一眼后直接甩袖子走了。

  “这个闫翠萍,果然还是沉不住气了啊。”

  小宁氏在旁看着,见状不由径直叹出了声:“早年我便说这闫翠萍绝不是个好相与的,可偏生你婆母不信,还一直夸她老实……说起来这些年她也确是老实了不少,连我都快真的信了呢。”

  说着,小宁氏不自觉又再叹了一声:“且看着吧,还有得闹呢。”

  “二婶这是要回去了么?”

  事关宁氏,顾无双做为晚辈不好接话,所以只是随口扯起了闲话。

  “算来您也好几天没过来了,不若干脆留下用膳吧?左右母亲这两天也有些胃口不好,有您陪着一起,许是还能多用上一些。”

  “下回吧,今儿也不早了,再说我回去还有事儿呢。”

  小宁氏自知失言,不过却也不算推辞。

  她方才虽出来得晚了些,可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也都听了个七七八八,所以私心里她也有些担心,若是徐承志的仕途当真而受到了影响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