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甜瓜不强扭 > 第35章:错过
 
  “公主……”

  顾无双上前,正要行礼,却见昭和已然沉了脸色。

  “你是为了那个孩子来的?”

  “是。”似没想到昭和会忽然问起这个,顾无双不由愣了一下。

  昭和看在眼里,心下没来由一阵酸楚,可面上却仍无半点笑意,仍沉着脸继续质问,道:“为什么不来找我?”

  “为什么不来看我?”

  “要不是为那孩子是不是你往后都不打算进宫来了?”

  “我……”

  “闭嘴,本宫问你话呢!”

  顾无双正要开口,昭和却蓦地脸色更沉:“是不是本宫不来,今儿你就会直接就走了?”

  “公主,你这样会吓到珍珠的。”顾无双无奈暗叹,说话径直拽了珍珠一把。

  珍珠会意,连忙朝昭和行礼后立时追着顾无双往长街的方向去了。

  昭和立在原地,才意识到顾无双根本不曾将自己放在眼里,不由立时气得跺脚。

  “顾无双,好歹我也是个公主,你就这般不给我脸面,不怕我当真治你的罪么!”

  “昭和……”

  顾无双闻言顿步,而后待昭和追了上来,这才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道:“你很闲么?”

  “我……”

  昭和闻声顿时一僵:“怎么说话呢你!”

  “你是公主,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而我……”

  顾无双深吸了口气,而后又缓缓吐出:“只是顾无双。”

  从落魄的侯府小姐到国公府的世子夫人,面上是越发尊贵,可实际呢?

  “你只需是顾无双便够了。”

  昭和闻言亦认真地注视着顾无双的双眼,认真而又严肃:“从前你肆意张狂,现在你沉着果敢,将来你也定会康健无忧,因为你是顾无双,无畏无惧的顾无双!”

  “我……”

  “我知你心底里有怨,许是某个人,也许是这不公的世道,可那又怎样?”

  昭和浅笑着摇头,道:“那些流言是你散出去的吧?”

  豫王获罪之初,顾家因顾倾城而一并被卷入其中。

  但未等会审,坊间便已然流言四起,称顾氏无辜,若真因萧家妇而获罪,便当真是苍天无言,世道不公。

  更有甚者,更是公然宣称顾氏有功于社稷,且顾氏父子尸骨未寒,若其族人当真因此而获罪,便是新帝不明,枉顾天下百姓安危,更是寒了全天下百姓的心……

  “将心比心,若非那些流言,想来那些武将后来也不会那般坚持……”

  “这是公主自己的意思么?”顾无双顿步,看向昭和的眼神也不自觉地多了两分疏离。

  “你终究还是怨我的。”

  昭和看在眼里,终是忍不住黯了神色:“当初……麒哥哥也是怨我的。”

  顾氏男丁世代为将,可近十年天下大定,只余边关偶有战事,所以一开始顾鹤麒其实是习文的。

  直到先帝赐婚,顾鹤麒因不愿尚主而只身前往边关……

  “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曾开口么?”

  昭和浅笑,终是凉声道出原委:“顾家世代为将,你威远侯府更是武将之魁……可能你还不知道吧,若是没有顾伯父的首肯,朝中皇命根本就抵达不了边关!”

  “不可能!”

  顾无双闻言顿时色变:“我顾家世代忠良,绝不可能……”

  “无双……”

  昭和摇头,未等顾无双真的讲完便已然再次开口,苦笑道:“可能或者不可能,很多时候都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的。”

  或许顾家确是功高盖主,或许顾亭江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叫顾鹤麒弃武从文,可偏生顾家人天生傲骨,顾亭江如此,顾鹤麒亦是如此!

  “所谓功高震主,所谓拥兵自重,说白了不过是文人笔下的说辞,可麒哥哥……确是枉顾皇命负气出走,这是不争的事实!”

  “若只是这样便也罢了,可偏生城姐姐还嫁给了煜哥哥,呵,无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豫王的父亲,是先高祖帝亲册的皇太子!

  一个是所谓的正统,一个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兵马大元帅……

  “所以,你们便因为这个,故意害死了我姐夫?”

  顾无双面色煞白,尽管此时暖阳当空,可顾无双却只觉通体生寒!

  “不,我们没有害任何人,我们……只是什么都没有做。”

  昭和白着脸惨笑,一字一句,亲口向顾无双认罪,道:“我们,在明知所有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我,皇兄,甚至是母后,都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煜哥哥枉死,看着城姐姐入狱,看着你顾家被无辜卷入……”

  “昭和!”

  顾无双忽然明白过来,不由立时厉吼出声,跟着死死地抓着昭和的手臂,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你记着,你是公主,你是当今大燕皇室的长公主!”

  “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燕皇室!”

  或许先帝对顾家当真有过忌惮,甚至对豫王府也当真存有顾忌,可不论事实如何,至少在先帝在位时,顾家与豫王府都不曾有过半分动荡。

  所以不论是忌惮还是顾忌,此话都绝不能由昭和宣之于口,否则……

  “回宫!”

  顾无双越想越觉心惊,当即便直接拽着昭和回了她自己的宫殿!

  “昭和,你记着,我不怪你,我大哥也不怪你,还有我姐,我娘,甚至我姐夫……我们都没有一个人怪过你!”

  “如果你们真的不曾怪我,那为什么麒哥哥要负气出走,为什么你从出事后便一直曾进宫看我,甚至连书信也不曾给过我一封?”昭和泫然欲泣,尤其是想到一去不归的顾鹤麒,心下更是万分悲痛。

  “大哥……他确是因负气才去的边关,可却不是为你,而是为他自己。”

  顾无双暗叹,心下亦是说不出的悲苦。

  “你贵为公主,他却只有先人庇荫,他自觉委屈了你,又觉是他自己无能,所以才逼得你不得不自己向先帝求亲,他心下有愧,觉得有负于你,所以才负气去了边关……”

  “他想要靠自己挣一份功名,亦靠自己为你打下万里河山。”

  “他想叫世人知道,你昭和公主才是这世上最尊贵,最富有权势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