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甜瓜不强扭 > 第37章:离心
 
  “我也不过就是提了这么一嘴。”宁氏摇头浅笑,示意还是顾无双自己拿主意。

  顾无双点头,顿了下,正要答话,就听宁氏又再开口,道:“按例年节上咱们家也是要进宫的,不过今年特殊,我已经跟太后递了折子告假,所以今年咱就不去了。”

  “再就是年礼,该送的该避忌的,你都多留心着些。”

  “都吩咐下去了。”

  顾无双点头,示意自己有数。

  跟着,又再说了会闲话,顾无双便直接提了告退。

  “梦闲呢?”

  从正院出来,顾无双望着漪澜院的方向怔了会,终是没有真的回去。

  “东院二爷带着出去玩了。”珊瑚道。

  “嗯?”顾无双闻言有些意外:“他也愿意?”

  “婢子也觉得奇怪呢。”珊瑚闻言跟着点头,道:“尤其是这几天,二爷几乎每天都来,且还不许旁人人跟着,婢子原想叫人偷偷跟出去瞧瞧,可每次都还没到府门外头便已然被二爷给瞧见了。”

  “吩咐下去,回头还是照着行序称呼吧。”

  顾无双皱眉,顿了下,直接朝着珊瑚吩咐道:“回头等他们回来了,叫他直接来找我。”

  说罢,顾无双直接转道去了祠堂。

  等闲祠堂不轻易打开,所以徐康安说是在祠堂里跪着,实际却是在外头挨着的小佛堂里。

  “顾无双!”

  顾无双到的时候,徐康安正躺在蒲团上扯着衣裳下摆的线头。

  而后余光瞥见顾无双进来,不由立时从蒲团上跳了起来:“你快放我出去!”

  “我告诉你,我可是国公府的二公子,是景国公仅存的血脉,你不能……”

  “你很骄傲?”

  顾无双进门,直接寻了清香点燃,而后待认真祭拜之后,这才真的转身第一次认真地量着徐康安。

  “什么玩意儿?我在跟你说你不能关着我,我……”

  “你如何?”

  顾无双凉笑出声,不等徐康安把话说完便径直截了他的话头,再次质问道:“你原是在乡下长大,后来知晓身世回府,所图为何?”

  “你什么意思!”

  徐康安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他不是没有见过顾无双发怒的样子,可现下顾无双这般冷静,他却反而没来由的越发的怕了。

  “不过好奇罢了。”

  顾无双摇头,仿似当真只是闲聊一般,淡声道:“你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徐府的二公子,可你却不知论行序实际你当唤徐四。”

  “且你应听说过吧,徐家以诗书传家,所以权势名利于徐家而言,当真算不得重要。”

  “你究竟想说什么!”

  “说过了,不过只是好奇罢了。”

  顾无双摇头,道:“你知道这府里的账本子现下都在我手上吧?”

  “不怕给你透个底,徐家最值钱的,除了那些诗书,就只剩三家铺子并一座庄子。”

  “且那三家铺子前些时候被人针对,铺子里的掌柜跟伙计都走光了,唯一剩下那位首饰铺子的掌柜,前两天也被你给打了……”

  说着,顾无双不自觉再次摇了摇头,而后仿似嘲讽一般直视着徐康安的表情,淡笑道:“现下铺子已经被我卖了,而卖铺子的钱,除了花出去的,只剩四千五百两,而现下这四千五百两也拿去给你还赌债了。”

  “我……”

  “我说了,我只是好奇,所以你大可不必同我多讲。”

  顾无双再次打断徐康安,冷声道:“另外我想告诉你,不论你所图为何,现下公爹已然故去,且府里也没了进项,除了府门外头挂着的国公府牌匾,现下的徐家甚至连一般的商户人家都比不上,所以你,最好好自为之。”

  说罢,顾无双直接从小佛堂退了出来。

  而后顾无双离开后,原本守在佛堂外头当做看守的小厮也都悉数退了出去。

  而琥珀得了消息,更是第一时间找到顾无双,惊喜道:“夫人当真将二公子放出来了?”

  “你怎么还在?”

  顾无双闻言瞬时皱眉。

  琥珀看在眼里,不由立时心沉了一下:“婢子……婢子听说大小姐生了,心底里放心不下,所以……”

  “你倒是有心。”顾无双双眼微眯,说话间不禁又再量了琥珀一眼,而后忽然开口,道:“听说你家里给你说了门亲事,你兄长来接你原就是为了叫你回去成亲的?”

  “是又这么回事,只是……”

  琥珀暗自咬牙,尤其是瞥见顾无双似笑非笑的眼神越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你若不愿,不若我替你说门亲事如何?”

  顾无双唇角轻掀,话落又再量了琥珀一眼,凉声笑道:“我瞧你这般在意那二公子,不若你便去他房里程伺候吧。”

  说罢,顾无双唇角笑意更甚。

  “左右翠姨娘也想给文华苑添人,而你又是我房里的,若将你调了去,也算是我真的尽了心了。”

  “婢子,婢子……”

  琥珀怎么都想不到顾无双竟会忽然有了这样的决定,不由顿时心下大乱。

  “你自己好生考虑下吧,若是愿意便直接去文华苑回话,若是不愿……那便权当我不曾提起,自己随兄长回乡去吧。”

  “小姐!”

  “自己考虑吧。”

  顾无双摇头,话落径直撇下琥珀回了院子。

  而直到进到屋内,珊瑚这才犹豫着开口,试探道:“夫人不会真想叫她去文华苑伺候吧?”

  “有何不可?”

  顾无双不答反问,跟着不等珊瑚应声便又再开口,道:“梦闲呢?还没回来?”

  “婢子去瞧瞧。”珊瑚闻声立时屈膝,而后径直退了出去。

  片刻后,待得了消息回来,回话的却变成了珍珠。

  “说是要在外头用饭,待用了晚饭之后再回。”

  “珊瑚呢?”顾无双闻言点头,只心下却觉得奇怪:“不会是去看笑话了吧?”

  “不至于,不过确是去了琥珀姐姐房里,说是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其实我也挺想知道的。”顾无双暗自呢喃,顿了下,还是忍不住又再吩咐了句:“你且多留意着些,别真叫她干了傻事。”

  虽说回乡不见得就能得好,可调去文华苑里伺候……但凡有点脑子也能想到是顾无双厌弃了她。

  虽事实顾无双并非真的这般想法,只她也确实不解,为何琥珀会不停向文华苑示好,甚至在明知道她不喜欢翠姨娘母子的情况下依然还是不断向其示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