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50章 不如,以身相许?
 
曾谭杰说出大师的名字,白承勋的眼睛就更亮了,当即答应前去。

"不过……。"曾谭杰看了看殷琉璃说:"这位小姐就不必跟着了,那是在我家里。我夫人要是看到她,恐怕会不太高兴。"

也是,到人家家里做客,还带着小情人。

换成是谁的夫人,都不会高兴。

白承勋当即表示理解,对殷琉璃说:"你就不用跟着了,自己回去。"

正好他也嫌她丢脸,想找个机会甩掉她。

殷琉璃笑着点头,目送白承勋跟曾谭杰离开。

等他们离开后,殷琉璃也离开。

只是来的时候还有车坐,这回去就成了步行,她颇感落寞。

没想到,刚走出这家私房菜馆的门,门口停了一辆看着有些眼熟的车。

还没等她看清楚车牌号,车上就下来一个人。

大步流星地走下来。拉着她就走,很快将她拉上车,车子绝尘而去。

动作一气呵成,连给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殷琉璃之所以没有反应,任由这个人拉自己上车,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有她熟悉的味道。

"白云扬,你是不是就在这里等我呢?"殷琉璃说。

白云扬点头道:"是。"

"为什么?因为我是你父亲的小情人?"殷琉璃好笑地问。

此刻她还是用假声音跟白云扬说话,故意逗他。

谁知白云扬突然转过身,两只手臂撑在座位上,将她压在身下问:"如果我说我看上你了,你信吗?"

殷琉璃被白云扬吓了一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不过她是殷琉璃,紧张片刻就恢复正常,笑着说:"你这样,你爹知道吗?抢老爹的女人,可是坑爹行为。"

"坑就坑吧!反正他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我看他也没有那么喜欢你。离开都不带你走,还让你走路回去。"白云扬的手指轻轻摩擦殷琉璃的脸颊。

殷琉璃被他摸得痒,忍不住推开他的手道:"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脚。"

"我喜欢你,当然要动手动脚,不然可不像男人。"白云扬说。

殷琉璃皱眉,怎么听着这话有点耳熟,像是意有所指。

"哎呀,不好,忘了手上沾了痒粉,弄你脸上了。"白云扬惊讶说。

"靠。怪不得这么痒,"殷琉璃瞪大眼睛,一把将白云扬推开,连忙拿纸巾擦脸。

白云扬说:"纸巾擦不掉的,我给你擦吧!湿巾擦得干净些。"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包湿巾,打开抽出来一张,给殷琉璃擦起来。

一开始殷琉璃也没有想太多,主要是脸颊上太痒了。也不知道白云扬这个痒痒粉是什么,怎么会这么痒。

可是很快,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脸颊上沾惹上痒痒粉的那一块,很快被白云扬擦干净。

可是白云扬却还没有想收手的意思,继续给她脸上擦,而且擦的面积还越来越大。

"别擦了,别擦了,已经不痒了。"殷琉璃连忙推开白云扬。

白云扬倒是听话地收手,不过收手后看着殷琉璃惊讶说:"呀,你怎么蜕皮了,难不成是妖精变的。所以会蜕皮吗?"

殷琉璃:"……"

她现在可以肯定,白云扬这货是认出她了,所以拿她开涮呢。

"好了,不用再故意开涮我,我知道你知道我是谁了。"殷琉璃恢复成自己的声音冷哼说。

白云扬勾了勾唇,将使劲扔进垃圾袋里说:"还以为你还会再坚持坚持,没想到这么快就认输了,没意思。"

"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殷琉璃蹙着眉头问。

她自觉地化的天衣无缝,她可是专门去学过两年的,而且以优异成绩毕业。不可能被这么轻易认出来,事实上除了白云扬,她不觉得别人认出来了。

所以她怀疑,不是她的妆容有问题,而是其他细节上被白云扬认出来。

毕竟,白云扬这家伙就是个鸡贼,精明着呢。

"第一眼就认出来了,"白云扬淡淡地道。

"不可能,"殷琉璃说:"我化妆化的天衣无缝,你老爹都没认出来,尉迟未阳也没有认出来,你怎么可能认得出来。是不是我动作上暴露了,还是其他方面?"

打死也不承认是她专业上的失误。

白云扬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缓缓说:"你即便是化成灰,我也认的出你。更何况,你只是化妆成另外的样子。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能一眼认出你的。"

殷琉璃:"……"

"哼,不肯告诉我就算了,小气鬼。"

殷琉璃转过身,一脸生气地不理他。

谁知白云扬一眼就看穿她的小心思,缓缓道:"别试图转移话题,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再参与这些事。为什么又参与进来,还拉上我父亲。"

殷琉璃抿了抿唇,心里暗暗吐槽。

还想糊弄过去,没想到又被这家伙给识破了。

"呵呵,别生气嘛。"殷琉璃混不过去就讪笑着讨好:"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你们公司的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都不把你放在眼里。虽然收拾了陈国栋一个,可是曾谭杰也不是吃素的。以他为首,还有几个也不服管教。正好,我们杀一儆百,将他们一个个收拾了,你重新换一批新鲜血液,来个大换血,以后你在公司也方便行事。"

"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该怎么处理我自己会处理好。但是我说过,你不许参与进来。"白云扬冷冷说。

殷琉璃抿了抿唇,突然挺着脖子道:"可是我现在就是参与进来了,你想怎么样吧!看我不顺眼大不了离婚,谁怕谁。"

白云扬深吸口气,看着殷琉璃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都恨不得将她打一顿。

"你参与进来也就罢了,为什么还拉上我父亲?"白云扬又问。

殷琉璃说:"哦,原来你是关心你父亲啊!你放心,我只是拿他当个通行证,不然就我的身份,曾谭杰也不可能邀请我啊!而且你父亲位高权重,曾谭杰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但是拉他下水,就很麻烦了。"白云扬说。

"放心,这件事我已经打过招呼。即便是有事情发生,你父亲也是无辜的。"殷琉璃连忙保证道。

"打过招呼?跟谁打过招呼?"白云扬眯了眯眼睛问。

殷琉璃立刻捂住嘴巴,糟糕,又被白云扬给套话了。

"呵呵,没跟谁打过招呼,我自己的事,干嘛跟别人打招呼。你听错了,年纪轻轻的别整天瞎想,小心秃顶。"

"殷琉璃,你觉得我很蠢吗?"白云扬问。

"当然不蠢,你比猴都精。"殷琉璃冲他竖起大拇指夸赞。

"所以,你还不跟我说实话?"白云扬的声音里都透出冷意。

殷琉璃倒是不怕他,主要是怕他阻拦,她这件事就更不好做了。

轻叹口气无奈说:"好了好了,我跟你说实话,但是你要保证不能阻止我,更不能坏了我的事。"

说完,就将自己的计划全盘告诉白云扬了。

白云扬听了后生气道:"所以,你们是打算拿我父亲当诱饵?"

"你之前不是还说他薄情寡义,这一会这么孝顺了?"殷琉璃惊讶道。

白云扬冷冷地说:"我和我父亲的事情,外人是理解不了的。可是有一点,他是我父亲。我不会明知危险还让他去涉险。"

"也没有让他涉险,今天这件事很明显,曾谭杰是不会做什么的,所以我才放心让他去。这应该是曾谭杰的第一步试探,如果后面没什么事,才会想着拉他下水。到时候,我自然有办法保他周全。"殷琉璃说。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会在这里等你,放心他一个人过去?"

"呵呵。你什么都想到了。看来什么都瞒不住你,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太佩服你了。"殷琉璃竖起两个大拇指。

白云扬说:"别试图转移话题,告诉我你跟谁打过招呼了?"

殷琉璃:"……。"

低下头闭了闭眼睛,深吸口气。

他还真是长性,说了那么多还不忘这回事。

"你这么聪明,自己猜啊!"殷琉璃没好气地说。

"是安然对不对?"白云扬还真的猜了。

殷琉璃惊愕地看着他,喃喃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难不成,他在她身上安了窃听器?

"因为也只有他。才能做出如此愚蠢的决策,找你给他当帮手。"白云扬冷冷说。

"呵呵,"殷琉璃讪笑:"如果他知道你对他是这样的评价,一定会吐血而死。你知道吗?他跟我说起你的时候,可是满脸骄傲,一直把和你成为朋友,当成他的荣誉。"

"人在想要索取的时候,都会不吝啬的先稍稍付出的,更何况,只是一些好听的话而已。"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都已经答应他了,而且我也很愿意和他合作。"殷琉璃又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一副我就这样,你爱咋咋样的样子。

白云扬深吸口气,让司机送他们回家。

不过他连车都没下,直接让吴管家出来将殷琉璃押着回去。

而他,则是转头打电话给安然,约他在击剑馆见面。

安然已经接到殷琉璃的电话,知道白云扬为什么约他。

所以很积极地赴约,去了就先让白云扬虐了一顿,打的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虐完后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将头盔一摘扔到一边说:"现在消气了吧!要是还不消气,一会去拳击馆,我躺着让你打。"

"打你没有成就感。"白云扬将剑扔到一边,席地而坐道。

安然翻了个身,嬉笑说:"那你是答应让你老婆跟我合作了?"

"没有,"白云扬冷冷说。

安然露出委屈地表情,可怜兮兮地说:"兄弟。好歹咱们也认识二十多年了,感情总比那个认识两个月的女人深厚。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为了刚认识的女人就如此伤害我。"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断手断脚还可以抛头露面,但是不穿衣服,我是绝对无脸出门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比我重要了?"安然生气道。

"当然,这是毋庸置疑的。"白云扬说。

安然捂脸。痛苦道:"你说句谎话会死啊!骗骗我会死啊!让我高兴高兴会死啊!"

"不会死,只是会良心不安。所以,以后不要再找他了。这是我第二次警告你,如果你还是不听,那以后我们兄弟都没得做,我是认真的。"白云扬冷冷说。

安然的手指分开,露出缝隙来看白云扬。

他看得出来,白云扬是认真的,很认真。

所以他才更头痛。

不过,他也并不会因此而妥协,答应白云扬。

使出最后一招,表情沉重地说:"其实和她合作虽然是我先开始的,但是她自己很愿意,这件事你知道吧!"

白云扬沉默不语。

安然一看有戏,又继续说:"我知道她的原因,自己的亲姐妹从小锦衣玉食,她以为是过着大小姐的生活。可是没想到,却被养父送给那些权贵做那种事。连她的身份都不如……对不起。"

安然被白云扬冷冷地瞥了一眼,连忙道歉。

不过停顿片刻又继续说:"我是想说,也许你并不了解殷琉璃。她虽然……可是她比任何人都有情有义,至少,比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有情有义。我们见多了兄弟反目,家庭不和。但是殷琉璃很珍惜她这个唯一的血亲。但是她唯一的姐妹死了,而且似得不甘不愿,死的不清不白。她想为她复仇,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你如果真的喜欢她。就应该支持她帮助她,而不是阻拦她。她可不是那些养在豪门娇滴滴的大小姐们,需要被人呵护备至。她是殷琉璃。"

"你很了解她?"白云扬冷冷问。

安然笑着说:"不算了解,只是见了一面而已。不过做我们这一行的,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见过,尤其是她这样身份的人,更是见多了,只是比较了解这一类人而已。大少爷,她和你,可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没关系,跨种族还能相爱呢,更何况都是人。不是一条平行线,我拐个弯就是了。"

"那你现在还反对吗?"

"她会有危险吗?"

"削个苹果还可能割伤手指,危险这两个字范围太广了。我真的不能跟你保证,不过我只能说,生命危险我会尽量避免。而且她很聪明,啧啧啧,要说你喜欢她也不是没有依据。她真的很聪明。没有自己单枪匹马去报仇,而是选择和我们合作,可见是个接受过法制教育的公民。"

"那我父亲又算怎么回事?"白云扬又问。

安然举起双手说:"这件事真不是我做的,你要去问殷琉璃。我哪敢请得动伯父这尊大佛,这可是你老婆的手笔。"

"如果他被不小心牵扯进去……?"

"一定澄清,再发一张奖状也可以。"安然立刻保证道。

白云扬冷哼一声,鄙夷说:"你也就这点手段,什么时候能自己好好地破个案,也不至于在副字上待几年。"

"你以为我不想啊!"安然一脸冤枉地道:"这些可都是权贵。有头有脸的人。就那你们白氏集团这帮人,可都是给咱们江城纳税的,我一个小小的警察,我得罪的起谁。而且不光是江城,我的手哪里还能伸到别的市。不过如果这次破了案,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我想明年也许会转个正吧!"

"转了正到我们家去提亲?"白云扬调笑问。

安然一听变了脸色,立刻说:"你别拿那件事取笑我了好不好,我当初是脑子进水了,才想找你妈做我丈母娘。"

"我母亲看不上你,还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如果你能转个正,或许就能看得上你了。"白云扬说。

"呵呵,多谢抬爱,我高攀不起。"安然连忙道。

白云扬看他态度这么坚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毕竟白云珠虽然换肾成功,可是有过这个病史。也许现在不是他们嫌弃人家,人家也要挑剔他们。

世上哪有那么多矢志不渝的感情,不管你是谁,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在原地不离不弃。

白云扬回家,推开殷琉璃的房门,殷琉璃还在跟安然通话。

"真的答应了?真的没生气?"殷琉璃压低声音问。

白云扬缓缓说:"你问他不如问我,我有没有生气,我这个当事人不是更有发言权吗?"

殷琉璃立刻将电话挂断,打开灯气急败坏地道:"白云扬,你现在越来越过分了。进房间都不敲门,你当这是你自己的房间啊!"

"它原本就属于我。"

"可是现在属于我了。"

"我只是借给你暂用,所以我依旧拥有它的拥有权。"

"反正不管怎么样,下次进门记得敲门。万一我在换衣服,万一我洛睡呢?"殷琉璃气呼呼地说。

白云扬勾唇道:"如果我不小心看到,一定会认真洗眼睛。"

殷琉璃抄起一个枕头朝他扔过去,却被白云扬一把抓住。

"安然都告诉你了吧!"白云扬说。

殷琉璃点头:"说了,你会答应,我很意外。"

"别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白云扬说。

"好吧,就当我不了解你,不过我还是很意外你居然会答应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谢谢你。"殷琉璃说。

白云扬将枕头扔回来,双臂环抱着靠在门上说:"你最近很喜欢跟我说谢谢。"

"怎么,不想听啊!不想听我以后就不说了。"

"不是不想听,只是觉得太不实际。自从进入公司后我发现,很多东西还是实际点好,能看得见摸得着,这才是利益。"

"那你想怎样?"

"如果真心想感谢我,不如,以身相许?"

殷琉璃:"……"

"别想那么多。我的意思是,等曾谭杰的事情落幕后。去我公司上班吧!给我做秘书。"

"咳咳咳,"殷琉璃涨红了脸说:"谁多想了,你想雇我当员工?为什么,我不是秘书专业的,我哪里会做秘书。"

"涉及专业能力的事情不需要你做,只需要跟着我陪吃陪喝,做个花瓶就可以。我看你今天跟在我父亲身边,是很能应付这种场面的。我身边。就缺你这样的人。"

"呵,说了那么多,就是想让我做交际花,陪你应酬呗!"殷琉璃气哼哼地道。

白云扬点头说:"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毕竟跟我谈生意的,太多都是色老头,我需要一个漂亮又豁得出去的人在身边。"

"白云扬,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你老婆的身份,你的意思是让我公然给你戴绿帽子?"殷琉璃咬牙。

白云扬笑而不语。

殷琉璃气的又用枕头扔他:"你这个样子,跟那些欺负女孩子们的色老头又有什么区别。我现在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也是其中一员了。"

"当然有区别,她们是被迫的,你是自愿的。而且你以前不就是做这一行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在乎自己的节操了,还是说,你以前的身份都是虚假信息。"

"虚假个屁,我们做小姐的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殷琉璃生气道。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你不同意我也不同意,明天开始我让人看着你,窗户下面安一块铁栅栏。"

殷琉璃:"……"

"算了,怕了你了,我答应你。白云扬,我真是看错你了。"殷琉璃愤愤地说。

白云扬轻笑,给她关上灯说:"早点睡吧!晚安。"

"祝你做个噩梦。"殷琉璃诅咒他。

白云扬临走前笑着道:"那我的噩梦里一定有你。"

殷琉璃发了个白眼,用被子蒙住头将自己蒙起来。

这还是她认识的白云扬吗?

到底是白云扬变坏了,还是她的吵架能力变弱了,她居然输给了白云扬这个小白。

白承勋这边,跟着曾谭杰看过字画十分满意。

再加上儿子也没有找他谈,所以接下来曾谭杰再次邀请他观赏字画,他也就跟着去了。

直到曾谭杰约他去温泉山庄泡温泉,殷琉璃知道后,硬是要跟着他一起去,这件事才总算有了新的进展。

这期间,安然等的头发都要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