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69章 再次车祸
 
白承勋气的对殷琉璃大怒,白云扬正要反驳,被殷琉璃制止。

殷琉璃笑着说:"你说的没错,你们白家的事情的确跟我无关。不过白云扬也是我老公,我老公的事情几乎关我的事,尤其是他的身体属于我。你这样大呼小叫让他的身体不舒服,我就有权利赶你走。赶紧给我出去,别逼我动手。"

殷琉璃腰一掐,气势汹汹。

"他还是我儿子呢。"白承勋气急败坏道。

"我三二一,你要是再不走,信不信我让你没脸做人。"殷琉璃冷着脸说。

白承勋见识过殷琉璃地泼辣,还真不敢跟她硬抗。

冷哼一声生气地一甩手离开。

不过临走前还对白云扬道:"这件事你好好考虑考虑。"

"你要是不反对,我完全可以找人揍他一顿。"殷琉璃气的挽起袖子说。

白云扬哭笑不得道:"他毕竟是我父亲。"

"你看他那样,有个当父亲的样子吗?这样的爹我宁可不要。"殷琉璃嗤之以鼻说。

"所以,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白云扬叹息说。

说完又对殷琉璃道:"其实,你也没有必要跟他对上。这件事我会解决,你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

"我让着他就不给自己惹麻烦吗?你也太天真了。"殷琉璃翻了个白眼说。

说完过了一会,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出院?我觉得你赶紧出院好了。还有事呢。"

"什么事?"白云扬问。

"你出院了就知道了,"殷琉璃也不告诉他,就催着他出院。

白云扬拗不过她,只好赶紧让医生给他办理出院。

出院后,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就有一辆车朝他们故意剐蹭过来。

要不是司机有经验,躲避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白云扬坐在车上,一把将殷琉璃抱到怀里。

有了上一次的事件,他现在也比以前反应灵敏地多。

殷琉璃却很淡定,很快将他推开,让司机下车看看情况。

而对方那辆车已经跑了。

"报警,"殷琉璃说。

"的确应该报警。"白云扬怒不可遏地道。

一次两次地安排这种意外,关琳还真当他白云扬好欺负。

白云扬不止报了警,还让记者过来。

委婉地说了这次车祸的可能原因。

媒体又不傻,很快,把这件事牵扯到关琳的身上。

认为关琳是故意买凶杀人,因为白云扬不同意她儿子回白家,所以她想以绝后患。

为此,又有人透漏出白云扬之前出的车祸,两条腿还废了。

于是又结合关琳回国的时间点,猜测上一次的事情也是关琳做的。

一时间,对关琳的舆论很不利。

而就在这个时候,关琳那边也出事了。

和白云扬遇到的事情一样,也是车祸。

不过比白云扬严重的多,她的车差点被撞飞。虽然没有碎成渣渣,但还是让她受伤不轻。

一条腿被卡在车座里。和白云扬之前受伤的情况一模一样。

白云扬看到报纸,关琳也是哭的梨花带雨,暗指被人故意谋杀。

可是虽然报了警,但是因为有白云扬的情况珠玉在前,关琳这件事情倒更像是东施效颦。像是故意为自己开脱,所以才自导自演了这出戏。

所以,带给白云扬的影响极其微小。

殷琉璃看着一家杂志写的关琳东施效颦,把关琳的黑料都扒出来了,不禁笑的在床上蹬腿。

"这家杂志不错,听说效益不大好,不然你投资一下,让他们起死回生吧!"殷琉璃笑着对白云扬说。

白云扬点头,还真的给周易打了个电话,让周易做这件事。

不过打完电话后,白云扬又看着殷琉璃幽幽地说:"这两起车祸,都是你策划的吧!"

殷琉璃原本还在笑的脸瞬间僵硬了。

"呵呵,你乱说什么呢。"殷琉璃心虚地说。

白云扬说:"我知道是你,不用瞒我了。你一直急着让我出院。我就知道有问题。果然,这之后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打听过了,关琳的腿没有大碍,只需要静养数月,你不用有心理负担。"

"切,我有什么心理负担,就算给她腿撞断了,我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的。谁让她一开始跟尉迟未阳策划你的车祸,害你到现在还坐在轮椅上假装残废。"殷琉璃振振有词道。

白云扬惊喜问:"所以,你是为我出气?"

"不然呢,"殷琉璃生气道:"我这么做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吗?还不是你们家那对破事。你倒好,我这么为你好,你却还跟你那个青梅竹马眉来眼去。"

"是你说的,只把我当兄弟。"白云扬委屈说。

"我把你当兄弟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看到你那个青梅竹马就是不爽。"殷琉璃说。

"你既然只把我当兄弟,那么我和什么女人在一起对你而言很重要吗?你这样干涉我的私生活就过分了,哪里有兄弟会干涉别人的感情问题。"

"我就是干涉,怎么,不爽啊!不爽就赶我走。"殷琉璃傲娇地说。

白云扬笑了笑,走到她身边牵住她的手说:"没有不高兴,算了,不聊这个话题了。你找的人保险吗?不要真的被关琳查出来,抓到把柄。"

"放心,本来那个女人就打算用车祸这件事来嫁祸你。只是,我比她先一步行动。她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到底是她的人出了纰漏,还是恰巧遇到这种事。就算她查到天边,也查不到撞她的人的。"殷琉璃得意说。

白云扬道:"这就好,只要你不被牵扯进来就好。"

"放心了,就算我被牵扯进来,也不会跟你有关系。"殷琉璃说。

呵,傻瓜,你有事我又怎么能独安。

白云扬在心里默默地苦笑。

殷琉璃的电话突然响了。

殷琉璃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林月月打来的。

林月月已经有段时间没跟她联系过了,看到林月月的电话,殷琉璃微微蹙眉。

拿着手机下床去了卫生间。坐在卫生间的椅子上问:"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不是在拍一部电视剧吗?"

殷琉璃还真的将她一手捧红了,虽然还不是大红大紫,可是也算是当红小花。

有白家这个大背景在,谁不卖她一个面子。

所以综艺杂志的资源拿到手软,还有一个大IP的电视给了她女主角的角色。

这是林月月第一部女主的电视剧,所以她很重视。

一边带着老师每天学习演技,一边就是认真揣摩角色。

她这份能吃苦耐劳的性格,倒是震惊了殷琉璃,所以殷琉璃也不再找她,打扰她的事业心。

"导演有事,剧组放假两天,所以我就回来看看。本来是不想打扰你的,没想到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所以打电话给你通风报信。"林月月说。

"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老白又找了个女人,你知道是谁吗?"林月月说。

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殷琉璃道:"当然知道,尉迟明娇嘛。白承勋可真是老不羞,连内侄女都下得去手。"

"是呀,我也想到她一个千金大小姐,还跟我们这样的人抢饭碗。"林月月气不忿地道。

"怎么,你生气啊!对白承勋还恋恋不舍?"殷琉璃笑着问。

林月月说:"当然不是了,我现在正在拼事业。他这时候跟我分手正好,免得我这些黑料被人扒出来,以后我才麻烦呢。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情,那我就跟你说另外一件事情吧!我到家里收拾东西,碰到白承勋也来收拾东西,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偷听了一下,他正准备办个宴会,给他那个私生子补办生日宴呢,这件事你不知道吧!"

"真的?这个消息确切吗?"殷琉璃连忙问。

林月月说:"我亲耳听他说的,应该确切。不过你也知道,我跟他现在的关系一般般,他有事也不会跟我说,我也不好问他了,还真的不能帮你确定。"

"我知道你的难处,你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就已经可以了。谢谢你,这件事情你不要再牵扯进来,好好拼你的事业吧!"

殷琉璃挂断电话。

白云扬在外面一直等着,等殷琉璃出来,便问:"什么事。"

殷琉璃蹙了蹙眉,将林月月告诉她的消息告诉白云扬。

白云扬也蹙起眉头,不过很快又苦笑一声说:"我早就说过,这件事拦不住的。算了,随便他怎么折腾吧!不管他怎么折腾。那个孩子也是没有继承权的,既然他想要一个儿子,那就要吧!"

"所以,你这是打算妥协了?"殷琉璃不忿地问。

"不然呢,"白云扬苦笑。

殷琉璃气的咬牙,可是说到底这还是白云扬的家世,白云扬都妥协了,她又能怎么办。

白太太这些天也一直关注着这件事,因为跟殷琉璃达成协议。所以总是到殷琉璃这里来打听消息。

听到殷琉璃说白云扬妥协了,白太太气的脸色发青。

"他怎么可以妥协,怎么可以让他父亲将那个私生子认回家门。"

"反正他已经妥协了,我也没办法。"殷琉璃耸肩道。

白太太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她的手臂说:"他妥协,你不能妥协。你是他妻子,是白家的少奶奶,是白家举足轻重的人。只要你不同意,那个小崽子就进不了家门。"

"呵呵。"

殷琉璃冷笑。甩开白太太的手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还举足轻重的人。切,你们之前谁把我当成人了,现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可惜,让你们失望了,我就是个小虾米,没那么重要。"

"殷琉璃,你别忘了,你可是拿了我的钱的。"白太太怒道。

殷琉璃说:"是呀,一百万。一百万跟你合作了那么长时间,已经很便宜了,难不成你还让我给你保驾护航一辈子。"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继续跟我合作?"白太太先是愤怒,随后态度又软下来,带上乞求地语气。

殷琉璃想了想说:"除非,你拿一个大秘密跟我交换,我就答应你。"

"什么秘密?"

"你和白云扬的身世。"殷琉璃笑着说。

白太太脸色一冷,立刻板着脸说:"你胡说什么,什么身世。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母亲。"

"切,不愿意说算了。"殷琉璃翻了个白眼,转身上楼。

果然,过不了两天,就听到白承勋给关绍补办生日宴的事。

关琳还找了几个媒体发布了这个消息,关绍算是正式被承认是白家的人。

名字都改了,叫白云韶。

"真难听,"殷琉璃评价。

白云扬不置可否。

最近他很忙。所以也懒得评价关琳他们这些事。

没想到白承勋不但承认了白云韶的身份,还把白云韶带回白公馆,连带着关琳也带了回来。

关琳一条腿受伤,也是坐在轮椅上。

不过她能拄着拐杖下地走路,比白云扬的情况好一些。

白太太看待白承勋带着他们回来,当即呆愣了。

反应过来后冲到白承勋面前质问:"你怎么把他们带来了,谁允许你带他们回来。"

"这是我家,我自然有权利带人回来。"白承勋底气十足地道。

白太太都要被他气疯了。

白承勋已经叫来吴管家,指挥着吴管家给关琳和白云韶收拾房间。

"关琳身体不好。没有人照顾。家里佣人多,可以更好地照顾她。"白承勋理直气壮地说。

白太太都要气晕过去,关琳那么有钱,家里什么佣人没有。私人医生都能随身伺候,哪里需要到她这里来。

这女人,根本就是想住进来,雀占鸠巢,想要霸占她的位置。

"我不同意,她也不同意。"白太太气势汹汹地说,说着还拉上殷琉璃。

殷琉璃只是下来喝个水而已,就一脸懵逼地被白太太拉过去。

"哟,这不是影后嘛,怎么有空过来了?腿怎么样,这么漂亮的腿可不能断了,断了多可惜。"殷琉璃笑着调侃。

白云韶倒是很有礼貌,微微鞠躬冲她甜甜地笑了笑,叫了声:"嫂子。"

殷琉璃在心里默默地叹息一声,不得不承认。白云韶这个长相加上乖巧地劲。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没事我先上楼了,你们慢聊。"殷琉璃端着的水就想走。

白太太拉住她,怒道:"人家都打上门了,你还躲,你还是不是女人。"

"你也可以当我不是。"殷琉璃讪笑说。

白太太怒瞪着她,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样子。

白承勋这一次倒是很欣赏殷琉璃的识时务,冷着脸对白太太训斥道:"家里所有人都同意了,就你话多。如果你真的不想跟他们住在一起,大可以回西山别墅。那里清净。"

白太太还真恨不得回西山别墅,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女儿快出院了,她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如果真的回去的话,那她就彻底完了。

白太太委屈地含着眼泪,怒视着白承勋。

可是白承勋对她却丝毫没有怜惜,安排好了关琳后,就离开了。

殷琉璃回自己房间,倒不是她真的怕了关琳。

而是白云扬叮嘱她,不要再跟白太太联手,和关琳作对。

她的车祸事件,也算是还了她上一次的策划,两不相欠。

所以,他们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

一开始殷琉璃还气不忿,可是很快觉察到白云扬的另一层意思。

说不得,这就是他故意的。

所以殷琉璃也就乖乖听话,不管关琳和白太太的是非。

只是同在一个屋檐下,哪怕隔音效果很好。还是听到白太太声音超大的和关琳吵架。

殷琉璃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默默地在电脑上吃鸡。

谁知。

"砰砰砰"

"谁啊!"殷琉璃不耐烦地叫。

门开了,进来的居然是白云韶。

他吊着的手臂已经放下去了,也是,都被白承勋承认了身份,还装什么样子。

殷琉璃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干什么,借东西没有。出门找吴管家。"

"不是来借东西,只是想跟嫂子聊聊天而已。"白云韶笑道。

殷琉璃哼笑:"想跟嫂子聊天,就不怕你哥打断你的腿?我说你小小年纪,思想怎么这么肮脏。"

白云韶:"……"

他真的只是想跟她聊天而已,他们两个,思想肮脏地到底是谁。

"我真的只是想聊天。"白云韶无力地申辩。

殷琉璃白了他一眼:"那我不想跟你聊,再见不送。"

"你对我和我母亲搬进来这件事,就没有一点想法吗?"白云韶不甘心地问。

殷琉璃嗤笑说:"你妈又不是我情人,你又不是我儿子,跟我有毛线关系。别说白承勋把小三私生子带进家门,就算小四小五小六都搬进来,也跟我没关系。只要不影响我就行,如果都像你这样影响我打游戏,我可是会打人。"

"你这样操作不行,你应该这样。"白云韶看她操作的游戏忍不住上手指导。

这一关殷琉璃已经打了很久,可是一直不通关。

昨天还生气地跟白云扬抱怨,白云扬居然直接给她一张卡买装备。

殷琉璃当时就怒了。

她是需要靠金钱晋级的吗?那么逊的操作她才不要,她就要靠自己的真本事。

可是……这一关太难了。

殷琉璃打了许久都没有晋级,没想到白云韶这小子还是个游戏高手。

三下五下,他就通关了。

在他的指导下,殷琉璃打游戏的水平急速提高,于是对白云韶的印象都改观了不少。

两人打游戏一时打的忘了时间。

等白云扬下班回来,过来找她,一进门就看到两个人贴在一起打游戏。

白云扬:"……"

脸黑了黑,轻咳一声转动着轮椅走来。

不过殷琉璃和白云韶打的太忘情,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他进来。

白云扬的脸色更加难看,厉声呵斥道:"你怎么在这里?"

白云韶这才回过神,连忙站起来,毕恭毕敬地对白云扬微微鞠躬道:"哥,你回来了。"

这声哥叫的十分娴熟,若是之前白云扬或许还会应他一声。

可是现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父亲带我和母亲过来的,父亲说这里人多,适合母亲养病。阿姨已经同意了,嫂子也同意了。"白云韶十分乖巧地说。

白云扬看向殷琉璃。

关琳和白云韶住进来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

吴管家已经在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将这件事通知他。

本来对于这件事。他是无所谓的。

无论这个家住进来多少人,都不会妨碍他的地位。

可是现在……他有些后悔没有支持母亲将这母子两人赶走。

"我是同意了,小韶人不错,很懂事。"殷琉璃看到白云扬看她,连忙说出自己的想法。

白云扬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沉着脸说:"你先出去,我们有事情谈。"

白云韶看了看殷琉璃,殷琉璃冲他笑了笑。

白云韶又微微鞠躬,才离开这里。

"你很喜欢他?"白云韶一出去,白云扬就冷着脸对殷琉璃问。

殷琉璃眯着眼睛看他。突然惊讶道:"怎么,你吃醋了?"

白云扬冷哼一声说:"我吃什么醋,你怎么会看上那种小屁孩。"

"就是嘛,我怎么会看上那种小屁孩,不过他打游戏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我喜欢。"殷琉璃笑着说。

"所以,你因为他会打游戏,就接纳他了?"白云扬气道。

"你不是也接纳了吗?"殷琉璃撇嘴说。

白云扬沉着脸道:"我没有接纳,我只是同意让他们住进来了。而且接不接纳和我的关系不大。这是父亲决定的。"

"切,你就瞒着我吧!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殷琉璃的手指,往白云扬的下巴上一滑。

白云扬被她调戏地脸一红,望着她问:"你知道我什么想法?"

"你是想让关琳母子住进来,膈应尉迟蓉吧!"殷琉璃得意洋洋地道。

"她是我母亲,我为什么要膈应她。"到了现在,白云扬依旧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殷琉璃撇了撇嘴,无趣道:"你不肯说就算了,当我没问。以后你的事情,我都懒得管。"

说完,殷琉璃转身就走。

"殷琉璃,我有话跟你说。"白云扬抓住殷琉璃的手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