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85章 甜蜜相拥
 
白云扬去了书房后,很快许何过来,将账本拿给他看。

白云扬看了看,不禁蹙眉说:"今年的收入不好啊!"

许何马上说:"今年是有一些问题,正在做一些调整,希望能早日扭转局面。"

"辛苦你了,我知道管理这些并不容易。不过你父亲是白家的老人了,我一直都是十分信任的,所以,才在他退休之后将你提到这个位置上,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倚重,不要辱没了你父亲的忠心。"白云扬说。

许何立刻点头,回答明白。

白云扬又说:"这段日子我和太太在这边,你就不用经常过来了。这边有佣人,有事情我会吩咐他们。如果我找你,也会联系你的。"

许何又点头答应。

白云扬挥挥手,让他离开。

他将账本又仔细看了一遍才放下,离开书房回房间。

不过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停下来犹豫一下,才推开门进去。

殷琉璃穿着可爱的睡衣正躺在床上刷剧。看到他进来,连忙盘着腿坐起来道:"都处理好了?这边也有账本吗?"

白云扬点头,说:"这座岛和另外一座岛屿都是爷爷留下的产业,这一座岛屿一直空闲着,有时间我会过来度假。另外一座岛屿则是商业化,用来盈利支付这两座岛屿的维修费用。不然的话,难道我还要贴钱来维修这两座岛屿吗?那我得多有闲钱啊!"

"你还真是会做生意,那这一年这边的账目怎么样?是刚才那个小帅哥负责的吗?"殷琉璃问。

一听到殷琉璃叫许何小帅哥,白云扬的脸色就不好看。

生气地上床,和她面对面地盘着腿坐下说:"你觉得许何很帅吗?比我帅?"

"你说你跟一个小男孩比什么,你比他好看,不过他比你帅气。"殷琉璃笑着道。

白云扬生气地深吸口气,下床后转身去了浴室。

殷琉璃耸肩,继续刷自己的剧。

等白云扬洗好澡后,径直地走过来,掀开被子上床。

殷琉璃这才惊觉,立刻质问:"喂,大哥,你干什么?"

白云扬没好气地冷哼说:"还能干什么,当然睡觉。"

"睡觉你回你房间睡,你在这里睡什么?"殷琉璃说。

白云扬道:"你没看到许何只准备了这一间房间吗?我还能去哪里。"

"这里跟城堡差不多了,我就不信只有这一间房间。你赶紧给我起来,去别的房间。"殷琉璃掀开被子拉他起床。

可是白云扬躺在那里纹丝不动,殷琉璃这才发现,她居然拉不动白云扬的。

"好,你不去我去。"殷琉璃冷哼一声,就要下床。

没想到,白云扬突然一转身,一把抱住她的腰,将她扑倒在床上。

"别走。我们相敬如宾的事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不然,影响不好。"白云扬闭着眼睛抱着她说。

殷琉璃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嚷嚷问:"有什么影响不好,你别故意找借口占我便宜,我可没有那么蠢。"

"许何是柳薇洛的师弟,两人关系一向交好,至今依旧联系不断。"白云扬说。

殷琉璃眨眨眼睛道:"所以呢,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们两个不睡一个房间的事被许何告诉柳薇洛,柳薇洛就知道我们之前的恩爱都是假装。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思,对于她,我不想伤害。所以我们恩爱,让她断了念头,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切,关我什么事,这是你自己的桃花……。"

"帮帮我好不好?"

殷琉璃话还没说完,白云扬就冲她撒娇道。

软糯地声音,最后一个好字拉长了尾音,颇像一根羽毛轻轻扫过殷琉璃的心尖。

殷琉璃的一颗心都要酥了,不由自主地软下来。

"好吧好吧?!"殷琉璃无奈地叹息道。

白云扬轻笑,又往上拱了拱。和她靠在一起,将头窝在殷琉璃的肩膀上。

他这个样子,真是像极了小孩子,让人不忍心拒绝。

可是……。

如果他的手不去摸她的腰就好了。

殷琉璃黑了脸,一巴掌将他的手打开说:"别动手动脚,别想着占我便宜。不然的话,我可是会狠狠地收拾你。"

"怎么收拾?"白云扬闷笑着问。

殷琉璃抿了抿唇,突然一个翻身,想要骑在白云扬身上给他点颜色看。

但是没想到白云扬也出手迅速,毫不示弱,两人在床上你来我往,谁也不肯让谁半分。都想将对方制服,没想到竟然还打了个平手。

"哟,不错啊!还能跟我打个平手。"殷琉璃喘着气道。

她有过很多实战经验,一般的人还真不是她的对手。不过白云扬虽然实战经验较少,但是却真的是老师一把手教出来的,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武术老师,所以倒也不输殷琉璃。

只是男女在体力上天生就有诧异。

殷琉璃的动作快又狠,可是如果不能一招致命,长时间的拉锯战让她很快没了力气。

最终,被白云扬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还打吗?"白云扬笑着问。

殷琉璃喘着气说:"不打了,不打了,真是没想到,白云扬你身手这么好。那以前还跟只小兔子似得,扮猪吃老虎啊!"

"是呀,扮猪吃老虎,吃你这只老虎。"白云扬说罢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殷琉璃瞪大眼睛,一脸懵地被他亲。

等反应过来,她拼命挣扎,想将白云扬推下去。

可是白云扬却稳如泰山,硬是结结实实地将她亲了一通,才主动放开。

两人都有些面红耳赤,尤其是殷琉璃,跟煮熟的大虾似得。衣服的领子都扯开了,露出精致地锁骨。

她本来就皮肤白皙,现在一红,越发地诱人。

白云扬看了她一眼,将脸扭开,掀开被子再次躺下背对着她道:"睡吧!倒时差。"

倒个鬼。在飞机上睡了一路还没睡够啊!

殷琉璃在心里吐槽。

但是她现在又一句话都不想说,脸红红地,烫的不得了。

感觉这个房间的气息都是压抑的,压得她喘不过气,只好掀开被子下床。换好衣服,跑了出去。

外面蓝天白云,美得令人窒息。

佣人看到她打招呼,殷琉璃让他们不要跟着。自己一个人跑到沙滩上,将鞋子都脱了,光着脚踩在柔软地沙滩上行走。

海风吹在身上,很凉爽,说不出的惬意。

在这样一望无际地海边,遥望远方,仿佛之前所有的痛苦、煎熬、不甘都化为乌有。

"喂,殷琉璃,你在哪里?"小五的电话打过来,一接通便迫不及待地问。

殷琉璃看了看远方,扬声说:"我在天堂。"

"别开玩笑了,"小五急着说:"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不声不响就没了。赶紧告诉我,我要是把你弄丢了,老大要弄死我的。"

"我说了我在天堂,你怎么就不信呢。这里真的是天堂,很美,很放松,我都不想回去了。"

"大姐,你到底在哪里呀!赶紧告诉我,老大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最近会有空过来找你。要是你不见了,老大一定会杀了我。"小五急得都要哭了。

殷琉璃原本很好的心情,在听到小五说老大最近会过来,顿时荡然无存。

她沉着脸说:"他来干什么,找我吗?"

"不然呢?反正不大可能是来看我。"小五说。

殷琉璃抿了抿唇,对小五说:"你告诉他,不要来找我了。我和他从未开始过,也没有结束。他收养过我,抚养过我,也培养过我。可是这些年我为他做的事,也足够抵这些恩情了。所以,我和他之间从此陌路,这些话我之前也跟他说过,麻烦你再转告他一遍。"

"琉璃,你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别人了,那个白云扬吗?"小五问。

殷琉璃沉默,好一会才喃喃说:"或许吧!反正不讨厌,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也很安心。这是以前从未感受过的,我想,我是喜欢和他在一起。"

"殷琉璃,你不要玩火自焚。老大知道了。他一定不会放过白云扬。"小五警告道。

殷琉璃冷哼:"那就让他放马过来,试试看了!"

说完,殷琉璃将电话挂断,随后关机。

"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殷琉璃刚把手机收起来,就听到身后的声音。

殷琉璃吓了一跳,连忙转身。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殷琉璃看着白云扬惊叫道。

白云扬想了想,说:"从你说或许吧!反正不讨厌开始。"

殷琉璃:"……"

捂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过来怎么也不出声,你是魔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的。"殷琉璃难堪一会,又气急败坏地吼。

白云扬抬起自己的一只脚说:"沙滩上光脚。所以没有声音,你不是也光着脚吗?"

"那你过来也应该发出一声声音,吱一声也好。"

"吱。"白云扬听话地吱了一声。

殷琉璃:"……:

捂脸,转身就走,她已经没办法跟白云扬沟通了。

但是没想到白云扬追过来,追上她牵着她的手问:"那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不是,"殷琉璃黑着脸否认。

白云扬像是没听到似得,又继续问:"你说你喜欢和他在一起,这个他是我吗?"

"不是。"殷琉璃又黑着脸否认。

白云扬勾了勾唇,举起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说:"我真高兴。你这是在跟我表白吧!"

"我说了不是,你听不懂啊!"殷琉璃暴躁地道。

白云扬扣住她的后脑勺,堵住她的嘴,狠狠地亲了一通说:"你否认也没用,我知道就好。"

殷琉璃的红晕一直从脸颊蔓延到耳根。

她想把白云扬的手甩开,踢他一脚再吼一顿:"你知道个鬼,才不是。"

可是也不知道是风景太好太美,还是这一刻的感觉太醉人,她竟说不出来。

"殷琉璃,我喜欢你。"白云扬目光深情地道。

殷琉璃叹息一声,幽幽地说:"有多喜欢?比喜欢你自己还要喜欢吗?"

"生同衾死同穴,白首不相离。"

"呵,生同衾死同穴,白首不相离?爱情啊,在炙热的时候,总能让人情不自禁地许下许多海誓山盟。可是真正等到与利益相碰撞的那一刻,所有的感情都要往后放,唯有利益才是最真实。"殷琉璃讽刺道。

白云扬想了想说:"我不知道要怎么样跟你说,才能让你相信我。我知道,很多时候语言是没办法令人信服的。我只想说,悠悠我心,天地可鉴。若相弃,必天谴。"

"好吧,我相信你。"殷琉璃突然觉得累了。

也许是天气太好,也许是环境太美。

这一刻听到白云扬的承诺,她突然觉得累了,想要有一个依靠。

而她,也就顺从自己的心,缓缓靠过去,靠在白云扬肩上。

白云扬勾唇。抱住她说:"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最好是,不然我可是会揍你。"殷琉璃说。

白云扬"噗嗤"一声笑起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说:"这么温馨的时刻,就不能说些好听的话吗?"

"说什么好听的,我只会这样说,不满意跟我分手啊!"殷琉璃推开他生气道。

白云扬摇头叹息。

殷琉璃生气道:"你叹什么气,真的对我不满意啊!"

"当然没有,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算了,你不会说我说就好了。你不会谈恋爱我就带你谈。我喜欢你,喜欢你的一切,又怎么会对你不满意。"白云扬甜言蜜语地道。

殷琉璃抿了抿唇,耳根又泛起红晕。

原来她觉得会说甜言蜜语的人很恶心,那么恶心的话都能说出来,听到都想让人打一拳。

可是为什么,现在听到白云扬这么说,会觉得有些害羞呢。

"别说了,肉麻死了。"殷琉璃娇羞地转过身往前跑。

白云扬笑起来,也跟着追上去。

两人在海边走了大半天,有时候白云扬会说话,说一些不着天际的话。说的殷琉璃脸红了,就会给他一脚。

有时候两个人沉默着,就这样手牵着手,一起慢慢地走,仿佛要走到天荒地老。

直到,佣人喊他们回去用餐,两人这才觉得肚子饿了。

相视一笑,牵着手回去,佣人早已准备好了晚餐。

"先生太太。这是这里的特产,请慢慢品尝。"别墅的管家让人将菜品一一端上来,全部上齐后对白云扬和殷琉璃说。

两人点头。

不过殷琉璃还没动,白云扬就给她拿了餐巾叠好了放在胸前,又给她把刀叉放了个更顺手的位置。

殷琉璃抽了抽嘴角。

白云扬又拿起刀叉,切了牛排和鹅肝,放到殷琉璃面前,放好后还对她笑了笑。

"干什么?"殷琉璃无语问。

白云扬说:"给你吃啊,尝尝怎么样。"

殷琉璃尴尬地用叉子放入口中,吃完后一抬头。看到白云扬殷勤地目光。

她只好讪讪地点头说:"嗯,味道很不错。"

白云扬笑了笑,目光更加温柔。

殷琉璃不由得哆嗦一下,撇了撇嘴在白云扬柔情脉脉地目光下吃完这顿饭。

吃过饭后,殷琉璃回房间,白云扬也跟着进来说:"今天就不出去了,早点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别的岛上玩。"

"好啊!"殷琉璃道。

白云扬拿着睡衣去洗澡,殷琉璃皱了皱眉。

等他洗完后出来,掀开被子上床,殷琉璃才别扭地说:"还要睡在这里吗?"

白云扬理所当然地道:"是呀,之前不是说好了?"

"可是现在……。"

"现在我们确定关系了,所以,更加顺理成章。"白云扬笑着说。

殷琉璃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连忙说:"白云扬,我虽然答应你,可是……可是也只是答应试一试,还没想跟你怎么样呢。"

"什么怎么样?"白云扬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殷琉璃生气地嘟起嘴巴瞪起眼睛:"白云扬。"

"好好好,不逗你了。放心,你不同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只是睡在一起,你要相信我的自制力,如果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你可以揍我啊!你怕什么。"白云扬连忙笑着说。

"也是,"殷琉璃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

等殷琉璃洗完澡,白云扬已经睡下了。

她在另一边躺下,规规矩矩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这诺大的房间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沙发。

虽然只是沙发,可是却足有一张小床那么大。两人都像是没看见似得。没有人提出去睡沙发。

一开始殷琉璃睡在那里还规规矩矩,可是很快就开始翻滚,四仰八叉,将腿翘在白云扬身上。

白云扬叹息,睁开眼睛。

适应了黑夜,看清楚她酣睡的脸,无奈地伸出手臂将她抱在怀里。

紧紧地抱着。

果然,没多久殷琉璃就安静下来了,好好地在他怀里睡着不动。

第二天一早,殷琉璃在白云扬的怀里醒来。

睁开眼睛先是迷糊了一下,看到白云扬含笑的脸,立刻大力将他推开。

白云扬捂住自己的胸口,面露痛苦地道:"痛,你力气太大了。"

殷琉璃看他痛苦地模样,以为是自己真的将他推痛了,连忙尴尬说:"对不起,我忘了自己的力气了。你没事吧!"

"当然有事,很痛。"

"那怎么办,不会肋骨断了吧!要不要叫医生?"

"医生不用叫,你过来亲我一下就好了。"白云扬笑着说。

殷琉璃咬了咬牙,抬起一脚将白云扬踹飞。

江城。

小五愁眉苦脸,愁的给自己的头发都抓掉了一大把。

小薇正好进来给他送东西,看到他这副模样吓了一大跳,说:"经理,你这是怎么了?瞧你这两个大黑眼圈,鬼上身了。"

"比鬼上身还可怕。"小五没好气地道。

小薇连忙说:"我认识个大师蛮有本事,要不要介绍给你?"

"滚滚滚,别烦我,老子心情很不好。"小五骂道。

小薇耸肩,将东西放下正准备离开。

小五眼角一扫,扫到她的衣角。突然灵机一动,连忙叫住她:"你给我站住,我有话问你。"

小薇停下脚步,也有转身回来道:"经理,怎么了?"

"你跟殷琉璃关系不错?"小五问。

小薇点头:"是呀,以前一起做事的时候,我们几个里面,我们俩关系最好。"

"那就好办了,帮我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里。"小五说。

小薇尴尬道:"经理。这不大好吧!虽说我们俩以前关系不错,可是现在人家可是豪门太太,我就是一陪酒女,联系她不太好意思。"

"你他妈的少给我废话,赶紧打听她在哪里,打听出来有奖励。打听不出来,你就给我卷铺盖滚蛋吧!"小五生气地怒骂。

小薇吐了吐舌头,连忙讪讪地笑着道:"经理,我打电话没问题。可是您能告诉我,为什么找琉璃吗?是她犯什么错了?"

"哼。她能犯什么错,是我错了。错就错在不该过来,更不应该纵容她,任由她在这里待下去。现在好了,她居然真的喜欢上那个白云扬,真是气死我了。"

小薇撇撇嘴,看他气成这个样子,不禁在心里暗想。

难道是自己之前猜错了?经理真的喜欢琉璃,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我问一问啊,但是不能保证一定能问的出来。"小薇拿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说。

小五点头。殷琉璃不肯接他的电话,应该是给他拉入黑名单了。昨天晚上他也试着用别的手机打,可是都没有打通。

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谁知,小薇打了一个也没打通,抱歉地对小五说:"经理,我也打不通,是不是关机了。"

"殷琉璃,算你狠。"小五气呼呼地道。

他马上站起来出门,去白氏集团打听消息。

他就不信,找不到殷琉璃在哪里,他还能找不到白云扬?

殷琉璃绝对跟白云扬在一起,只要找到白云扬,就一定能找到殷琉璃。

而他运气不错,刚到白氏集团门口,就碰到一个年轻人。

旁边的人称他白总,应该就是白家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