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94章 自杀
 
殷琉璃回到医院,白云扬正在看报告。

看到她回来,白云扬立刻将手里的报告放下说:"回来了?和朋友见的怎么样?"

"其实,你是想问我,和小薇见面怎么样吧!"殷琉璃说。

白云扬脸色一沉,立刻问:"你真的去跟小薇见面了?"

"不是,"殷琉璃说:"我去见了你出事山庄的李老板,你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可能置之不理。所以我就让这边的人帮我约见了李老板,从李老板那里知道,晚上逼迫你的女人是小薇。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云扬苦笑一声道:"如果我知道就好了,当时我也这样问她。她跟我说,她喜欢我,只想和我在一起,此生无憾。"

"屁话。"殷琉璃破口大骂。

白云扬说:"我也觉得是,所以拒绝她了。"

"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在你第一次割伤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收手了。可是她没有,所以根本不是喜欢,而是带着任务来了。什么任务?我必须要找到她。才能知道原因。"

殷琉璃说完,手机又响了。

这次她没有出去接,而是当着白云扬的面接通电话。

"死了?"

"是,死了,死在一间出租屋里,是自杀。"对方道。

殷琉璃蹙眉,慢慢地放下手机。

白云扬问:"怎么了?"

殷琉璃说:"找到小薇了,不过已经死了,是自杀。"

白云扬也蹙起眉头:"她自杀?可信吗?"

殷琉璃冷哼道:"不管可不可信,现在人都已经死了。我过去看看尸体,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如果没有,只能去找另一个人了,他或许知道原因。"

"好。"白云扬点头。

但是在殷琉璃要出门时,又突然说道:"注意安全。"

殷琉璃"嗯"了一声答应。

殷琉璃提前一步赶到小薇死去的出租屋,戴上手套鞋套进去,查看了小薇的尸体。

从尸体上看,的确像是自杀。

不过以前殷琉璃的工作复杂,接触过不少事情。她知道,很多表面上看上去是自杀,其实是他杀,被人伪造成自杀而已。

但是小薇到底是自杀还是被人伪造自杀,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翻了小薇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线索,只有她在夜魅和她的合影。

她删掉小薇的那张照片就离开了,然后让人报警。

她知道小薇还有父母和弟弟,都在老家。小薇来自偏远山区,一个小姑娘出来混生活不容易,还要养活一大家子的人,现在死了。他父母弟弟就算是断了生路。让警察过来处理,说不定还能找到她生前存的一笔钱可以给她的父母兄弟。

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毕竟小薇陷害白云扬这件事,她不追究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回到医院,殷琉璃将小薇的事情告诉白云扬。

白云扬叹了口气,说:"没想到她会死。"

"后悔了?如果你当时从了她,或许她就不用死了。"殷琉璃说。

白云扬气的瞪她:"那死的人就要换成我了。"

"开个玩笑而已,你身上的伤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回江城?"殷琉璃又问。

"你想回去?"白云扬问。

殷琉璃点头:"回去我要去找个人,问他或许能知道小薇这么做的目的。而且公司里还有事情,你总是在这边,也是不方便的。"

"我的伤没问题,只是伤口而已,之前昏迷也是失血过多。这种伤,回去修养是一样的。"白云扬说。

殷琉璃也觉得如此,马上让周易安排白云扬回去的事。

自然是不能坐来的时候的车,坐着太难受,于是给白云扬弄了一辆房车回去。

一回到江城,殷琉璃让周易安排好白云扬住院,自己就去监狱里看小五了。

她去T市耽误两天,所以小五这边的事情就没有再跟进。

再见小五。小五更加虚弱了。

看来,这两天又受了不少罪。

但是殷琉璃已经没有那些心疼了,而是冷冷地问:"小薇是你派去勾引白云扬?"

小五一愣,抬起头看着她。

殷琉璃说:"如果不是你,小薇没有这个胆子。虽然她之前表现过对白云样的心动,但是她这样的女孩,更知道什么最现实。没有一点好处,让她冒着得罪我的风险,去勾引一个有可能不会上钩的男人,她没有那么傻,更不是恋爱脑。"

"是我派她去的,她成功了?"小五承认道。

殷琉璃说:"没有成功,她死了。"

小舞猛地蹙起眉头:"怎么可能,谁杀了她,白云扬?"

"白云扬是正经商人,怎么可能杀人,他被小薇下了药只会自残伤害自己,保持清醒,不会对女人动手。小舞是自杀,死在出租屋里,我去看过,至少表面上看像自杀的样子。其余的,便什么都没有留下了。虽然我没有亲口向她问是谁派她对白云扬做的事,不过我猜到是你,所以就来找你。"

"是我派她去勾引白云扬,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拆散你们。既然不能从你这里下手,让白云扬跟你分手,那如果白云扬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的脾气也是不能容忍的。但是她不是我杀得,我人在这里面,怎么可能去杀她。"小五急着解释说。

殷琉璃道:"人的确不可能是你杀得,你在这里面,也的确没有可能杀她。但是你虽然没有直接杀她,却应该知道,有可能杀她的人是谁吧!或者说,逼着她自杀的人是谁吧!"

小五苍白了脸,慢慢地低下头。

殷琉璃说:"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是没有办法救你出去的。小五,你应该知道。我和你虽然有感情,可是在绝对利益面前,我也只能放弃你。如果我放弃你的话,你只有死在这里。看来,那个陈少对你是不死不休啊!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让他这么痛恨你。"

"是……白云韶,你应该知道,我和他之前合作过。小薇也认识他,上一次他来找我,小薇带他过来的,虽然小薇没有告诉我,但是我从他们的相处中看出他们眉来眼去过。"小五低声说。

殷琉璃闭了闭眼睛,叹息道:"果然是他,怪不得他极力让白云扬去T市,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我早就应该想到,跟他逃不了干系。只是为什么?得罪了白承勋,现在又要得罪白云扬,他为什么呢。"

"原因我哪里知道,像他们这种豪门世家的恩恩怨怨,我们是搞不清楚的。至于我和陈少的恩怨……你应该查过陈少吧!陈少有一个哥哥叫陈煜,当年被人打断了腿,那个人就是我大哥。陈少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这么对我吧!"小五苦笑说。

"原来如此,你大哥打断了人家大哥的一条腿,现在他来收拾你。在江湖道义上,也算是公平了。"殷琉璃说。

小五苦笑道:"怨有仇债有主,的确是公平了。所以,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陈少要怎么对付我,随便他吧!"

"公平是公平,但是我这个人呢,在公平之外,又比较护短。谁让你也算是我的人,这件事我会管的。在里面小心着点,保住自己的命,等我救你。"殷琉璃说完站起来离开。

殷琉璃离开看守所,回到医院,把事情告诉白云扬。

白云扬听了后也是皱眉,脸上露出不悦地神情。

殷琉璃说:"我早就说过,你把亲情看得太重了,早晚有一天会死在上面。我说的没错吧!轮亲情也是要看人的,有的人你可以对他兄弟情深,有的人就只能绝情绝义。"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白云扬问。

"你打电话约他过来,我亲自会会他。一会他来了,我会好好收拾他,到时候你可不要再阻拦我。"殷琉璃说。

白云扬沉默片刻点头,拿起手机打给白云韶。

可是白云韶那边却拒绝过来,说有事情不方便过来,等空了再来看他。

白云扬苦笑道:"他不肯来。"

"哼,一定是知道东窗事发,所以不敢过来。没关系。他不来我去找他,江城统共也就这么大,我还找不到他吗?"

"我听说,你跟陈少见过面。"白云扬又道。

殷琉璃马上说:"安然来过了吧!"

白云扬点头:"他过来看我了,跟我说起这件事。你不要怪他,他也是担心你。陈少那个人……就是个疯子,没有人愿意惹他的,他是怕你惹上麻烦。"

"切,大嘴巴,我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好的。你放心。这件事不会连累到你。"殷琉璃说。

白云扬蹙起眉头,不高兴地说:"你知道,我又不是怕你连累我。你这样说,我很伤心。"

殷琉璃马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怕我连累你,是我说错话了。但是我是真的不想连累你,牵扯你进来。所以这件事情我自行处理,等我处理不好了,我再找你帮忙。"

"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就是我的事了。先不跟你说了,我先出去。"殷琉璃说完,逃也似的跑了。

白云扬又蹙了蹙眉,心里有些不悦。

但是,他又管不了殷琉璃。

殷琉璃打电话给陈少,上一次陈少给她留了电话,她怕万一用上就收下了。

没想到,果然用上了。

陈少接通电话,笑着道:"殷小姐还是给我打电话了,有事?"

"我们见一面吧!"殷琉璃说。

"好啊,老地方,还是那个茶楼。毕竟,我也只有这点产业。"陈少说。

"好,我马上过去。"

"最好自己开车,免得再遇到变态司机就麻烦了。"陈少慢悠悠地提醒她。

殷琉璃冷哼,道:"多谢提醒。"

看来,上次她离开后,陈少是派人跟踪她了。

殷琉璃自己开车过去,还是那个茶楼,还是那间房间。

陈少依旧是一身唐装,有模有样地在那里表演茶艺。

如果不是他脸上有着隐藏不住地阴霾,他这副样子,倒也赏心悦目。

"你上次说想跟我合作,打算怎么合作?"殷琉璃问。

"怎么,想通了?上次不是还拼命拒绝,这么快就想通了?"

"不想通不行啊!"殷琉璃叹息说:"我的确救不出小五,而且也没有办法阻止你让人教训他。真的跟你置气下去,等我找到救出他的方法,恐怕他也早就被你弄死了。所以除了合作,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你这个女人倒是诚实。有什么说什么。"陈少哼笑道。

"我跟你,没必要虚与蛇委。"殷琉璃说。

"你知道我跟五爷的恩怨吧!"陈少又缓缓开口问。

殷琉璃点头:"知道,他大哥弄断了你大哥的一条腿。虽然只是一条腿,可是却是你大哥和你们家一辈子的希望,这个仇可是不共戴天。其实他要不是我朋友,你这样对他,我都要给你拍手称快了。如果你不报复,那你才不是男人呢。"

"所以,想让我放下恩怨,一边的小恩小惠我是看不上的。你应该明白。"

"明白,条件你开。我今天过来,就是随便你开条件的。你先开出来,合适我就答应,不合适就当我过来喝杯茶,欣赏欣赏陈少的茶艺。"

"哼,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我的条件很简单,我想开一家公司,可是没有地址,没有资金,也没有人,需要殷小姐帮帮我,解决了这些事。"

殷琉璃:"……"

靠,什么都没有还想开一个公司,你怎么不说让我送你一家公司。

殷琉璃气的想骂人,但是想到小五又忍住了,尽量压着怒气问:"你想开什么公司?别跟我说,你打算让白云扬把公司给你。"

"我当然没有那么贪得无厌,我提这样的条件,你也不会答应呀!"陈少笑着说。

殷琉璃发了个白眼:"算你有自知之明。"

"我想开一家娱乐公司。现在不是娱乐公司比较赚钱嘛。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就是想多赚点钱而已。"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寒冬季节吗?"殷琉璃挑眉说。

"所谓的寒冬,只是对能力不足的小喽啰。有能力有背景的人,怕什么寒冬,照样赚的盆满钵满。殷小姐,我想你一定有这个能力吧!"陈少说。

殷琉璃哼笑道:"你还真是看得起我,你也说过,知道我的出身。我这样身份的女人,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有自信。觉得我能帮你开一家赚钱的公司。"

"我不信你,我还不信白云扬吗?我跟白云扬也算打小认识,虽然我一直挺瞧不上他那副自以为是、高人一等的做派。不过也不得不承认,他一直都很聪明。而且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听说,他对你很好,你跟他要求的,我想他一定会答应吧!"

"别的公司也就罢了,可是娱乐公司……白云扬也不是干这一行的,你对他还真是自信。"

"他虽然不是做这一行的,但是他们家有优良基因啊!我可是听说,他父亲认回来一个私生子,就是关大美人的儿子,也出道是个明星,叫什么……白云韶。虽然出道的时间很短,就回白家企业上班了,可是一出道既是巅峰,这样的人是再适合不过的了。"陈少说。

殷琉璃蹙眉,沉下脸问:"所以。你想要白云韶帮你?"

陈少点头:"如果白云扬肯把弟弟给我帮忙,再肯给我出资金,弄一个地方开公司,那我就真的对你感激不尽。五爷的事情嘛,我也就这样过去了。反正,腿断都断了,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让时间倒流。给他的教训也给够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哼,好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陈少,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过来愿意跟你谈生意。除了要救小五外。还有一点,想让你帮我教训白云韶。结果呢,你却要用白云韶帮你做事。"

"怎么,他得罪你了?"陈少诧异问。

殷琉璃说:"是得罪了,所以需要教训教训他。可是你却需要他帮忙做事,怎么办,我到底是答应你,还是继续出我的气?"

"殷小姐,他怎么说也是白云扬的弟弟吧!你跟白云扬是夫妻关系,真的要对付那孩子,就不怕白云扬生气?"

"你这是在劝我?"

"我是希望殷小姐放下个人恩怨,以大局为重。"

"呵,我真的要怀疑,你和白云韶是不是一早串通好的。"殷琉璃说。

陈少笑道:"怎么可能,我要是认识他,就不会来找你了。怎么样,这个忙帮吗?不愿意帮我也无所谓,反正五爷死了,我也算是报仇,不亏。"

"好,我答应。"殷琉璃沉着脸思考片刻,点头答应。

陈少笑起来,对殷琉璃说:"殷小姐果然是聪明人。"

"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殷琉璃说。

"你说,"陈少道。

"我可以帮你开公司,但是我不能占有任何股份。也就是说,不管是法人还是股东,我都不会参与,全权由你负责。"

陈少挑眉:"殷小姐这是怕我用这家公司做什么事,会连累殷小姐吧!"

"没办法,毕竟我们不熟。我对你这个人呢,也不是特别信任。所以,不得不防。"

"好吧,为了让殷小姐放心,我答应。"陈少说。

殷琉璃站起来道:"既然说好了,那我就先走了。你等我消息,等我办好了就通知你。"

"好,慢走不送。"陈少说。

殷琉璃哼笑,她才不让他送。

不过离开茶楼,坐在车里她没有马上开车离开。

而是思考了一会。

不管是白云韶突然跟小薇搭上线,设计陷害白云扬。还是陈少的突然出现。似乎,这一切都太过于巧合。

仿佛无形中有一只大手推动着这些事。

但是她却又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推动这些事。

还是说,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

想要开一家公司不容易,哪怕是皮包公司,也是需要注册资金的。

殷琉璃自己没有那么多现金,她也只能从公司的账户上取。只是如果从公司账户上走,必定是要白云扬知道的,而且也要给公司里的其他高层一个交代。

殷琉璃想了想,终究还是跟白云扬摊牌。

白云扬听完她的话。眉头皱的很深。

殷琉璃马上上前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别生气嘛,别生气。我知道我这样做有些武断,可是我也没办法,连安然都没办法救出小五,我也不能看着他去死。"

"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吗?"白云扬问。

殷琉璃想了想说:"就像你跟安然的关系一样,是朋友。"

"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白云扬问。

殷琉璃抿着嘴小声道:"能不说吗?"

白云扬叹了口气说:"你都不肯把事情全部告诉我,让我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是不是有些太为难我了。其实,这些钱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你是我老婆。我赚的钱就是给你的花的。可是,我总要知道,我花在了什么地方,为什么。"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嘛,就是为了救小五,我不得不答应陈少的要求。你放心,我都跟他说好了,如果他拿这家公司做文章,是绝对不会连累到我们。而且……陈少背后有人,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殷琉璃说。

"琉璃,我们不能像正常男女一样,过平淡的生活吗?为什么我觉得你的身边总是那么多血风腥雨,总是不能太平。"白云扬道。

殷琉璃一怔,蹙眉说:"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只是不想让你跟陈少那种人纠缠在一起,你根本不了解他,他就是个疯子。"

"我也不想跟他打交道啊!但是你有办法救出小五吗?如果没有,那就只能跟他打交道。"殷琉璃道。

白云扬蹙眉,他还真没有办法。

虽然可以有一些手段,但是他是正经商人,所有的手段也都是光明正大的。

在光明正大的情况下,他是不畏惧任何人。可是阴谋诡计方面就不行了,而且,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动用他的资源,他也并不愿意的。

毕竟有些资源用过一次,就不能再用第二次了,资源也是消耗品。

"你看,你也没办法,可是人我是一定要救的。"殷琉璃说。

"如果我这次帮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白云扬道。

"什么事?"

"我救你口中的小五,从此以后,你跟你的过去彻底断绝关系。你就是殷琉璃,是我白云扬的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