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00章 管不住她的嘴
 
白云珠的欢庆会办得十分盛大隆重,白太太几乎倾尽所有来为她办这场宴会,似乎要向全江城人宣布。她的女儿白云珠,白家唯一的千金回来了,平安地活着。

江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也是白氏集团的产业被白夫人全部包下来。

今天几乎宴请了江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过来,可见白太太的用心。

"她对她的女儿,倒是很用心。"殷琉璃盛装出席,跟白云扬一起来到酒店,看到酒店的布置不禁感叹道。

白云扬说:"她这一生只能有这一个女儿,当然倾尽所有的用心。当初……云珠生病的时候,但凡云珠有事,她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给云珠陪葬的。"

"以后你有我。"殷琉璃知道,他是想到他自己的母亲了,不禁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道。

白云扬轻笑,缓缓说:"当初我对她没有深情。现在知道她当初跟我说的不是真的,亦没有痛恨。我对她无怨无恨,不用怕我伤心。"

"我不是怕你伤心,我只是想跟你说。"殷琉璃傲娇地一仰头。

白云扬笑着点头。

"哥。"

一声清脆地声音响起,很快白云韶就走了过来。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松开白云扬的手将脸扭向一边。

白云扬表情严肃地跟白云韶点头,声音平淡地问:"你怎么也来了?"

白云韶笑着说:"当然是父亲让我来的,说姐姐的欢庆会,我怎么样也要过来一趟。而且,也有几个世叔父亲想要让我认识,给我介绍。"

"原来如此,那你就好好努力吧!把心思用在正事上,以后少往歪门邪道上努力,把精力放在不该放的事情上。"白云扬教训道。

"是,谢谢哥提醒。"白云韶笑着低下头,咬了咬牙说。

"好了,你先进去吧!"白云扬道。

白云韶点头,不过却没有马上走,而是扭头看向一旁的殷琉璃问:"嫂子,你怎么看到我都不打招呼?"

"你傻啊,果然你妈给你带到国外没接收国文化的教导,让你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你叫我一声嫂子,也应该你先跟我打招呼,没有我先跟你打招呼的道理。"殷琉璃讽刺道。

白云韶笑着道:"我还以为嫂子是因为我之前跟容大明星的过节。所以跟我生气呢。只要不是那件事就行,我就放心了。"

"你可说笑了,你跟容蓝的过节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容蓝又不熟。不过那件事我也听说了,你说你以前是野种也就罢了,没人管你的品性。现在好歹也是豪门公子,富贵人家的少爷,别人家也就算了,跟白云扬是亲兄弟,总要学着他的万分之一吧!做人这么没节操,跟人家一个明星抢饭碗不说,还故意使黑黑人家,你要不要脸啊!"殷琉璃冷嘲热讽道。

白云韶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时候又恰巧有几个人从这里经过,有一个还是白云韶认识的白氏集团的高层,现在也是股东之一。

他们听到殷琉璃的话,都不禁憋着笑一脸看笑话地看着白云韶。越发气的白云韶脸色发青。

"嫂子,你说话也太难听了。还说跟那个明星没关系,我看你就是因为我对付过那个明星,所以替他报仇。"白云韶生气道。

说完又看向白云扬说:"哥,你看看嫂子,为了一个男明星这样对待我,你也不生气吗?"

"我生什么气,她喜欢追星又无伤大雅,还好她不是狂热粉丝,不然就冲你对她崇拜的明星做的事。她都该冲你扔臭鸡蛋了。"白云扬说。

白云韶:"……"

"哥,你心这么大吗?"白云韶惊诧道。

"还不快走,她的嘴我可管不了。一会要是再骂你,可别说我不护着你。"白云扬说。

殷琉璃得意地向白云韶眨眨眼睛。

白云韶深吸口气,脸色难看地离开这里。

他跟白云扬打招呼,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真没想到白云扬居然这么没出息,居然被一个女人拿捏的死死的。偏他又对殷琉璃完全没办法,简直气死他了。

"云扬,你们来了。"

白云扬和殷琉璃进去,白太太立刻笑着迎过来,身边还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只是女孩子虽然漂亮,穿的也雍容华贵,但是太消瘦了。脸色也有些苍白,一看就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白云韶在一旁看得咬牙,他进来的时候,还特意跟白太太打招呼。

但是白太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回应都没有,看都不看他一眼。

现在白云扬来了,却这副态度,分明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云珠,"白云扬笑着伸出手臂。

白云珠也立刻露出微笑,走过来靠在白云扬怀里。

白云扬抱着她轻轻拍了拍,叹息道:"云珠。欢迎出院。"

"谢谢哥哥,哥哥,我好想你。"白云珠说。

白云扬道:"哥哥也想你,现在看到你安然无恙,哥哥就放心了。"

"哥哥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不会让哥哥担心的。"白云珠道。

众人看到白云扬和白云珠兄妹情深,便对白云珠刮目相看了。

虽然白云珠长得漂亮,但是身体不好,很多人虽然有心想要跟白家结亲。但是却也不敢让自己家的儿子冒险,但是看到白云扬也对这个妹妹这么好,很多想要跟白云扬结交的人,便忍不住想,白云珠已经出院,或许身体已经完全痊愈,倒是也可以娶回家里。

"哥哥,这位就是嫂子吧!"白云珠从白云扬的怀里起来,看向一旁的殷琉璃问。

白云扬点头。

白太太在一旁说:"是呀,这位就是你大嫂。虽然不尽如意,不过你哥却很喜欢。"

"哥哥喜欢就好,哥哥喜欢就是最好的。嫂子,我是云珠,我们第一次见面,嫂子以后我们可要好好相处。"白云珠活泼地握住殷琉璃的手道。

殷琉璃一怔,下意识地将手扯出来。

白太太看到这一幕,略有些生气地说:"怎么,我女儿还不配握你的手吗?"

殷琉璃也有些尴尬,她不是嫌弃白云珠,她只是下意识地行为。

心里面,对白云珠还是有些排斥。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殷琉璃急着解释。

解释完了后,她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有了感情就有软肋,若是以前的她何必跟人解释。现在却怕白云扬误会,下意识地做出解释。

只是她的解释,也不知道别人信不信。

"我知道,难为你了。"白云扬说。

说完又看向白云珠道:"云珠,别怪你嫂子。你应该听说过,你的肾源是她的妹妹。看到你,她会想起她的妹妹,这也是她一直不愿去看你的原因。"

白云珠点头。同情地看向殷琉璃道:"我能理解嫂子的心情,谢谢嫂子救了我的命。"

"你不生气就行。"殷琉璃松了口气道。

白云珠笑着说:"怎么会生气,嫂子,我带你去见见我朋友吧!"

殷琉璃点头。

白云扬给她一个肯定地眼神,让她跟白云珠离开。

等殷琉璃和白云珠走了后,白云扬又看向白太太问:"我刚才看到白云韶了,今天关琳也会来吗?"

白太太生气说:"是呀,也不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想的。让那个贱人也过来,分明是触我霉头。云扬,你可千万要替我做主,不能让你妹妹受委屈。"

"你放心,没有人能给云珠委屈受。不过关琳毕竟是我父亲的人,我也不好过多干涉。如果母亲不高兴,尽可以拿出你的身份来,你现在还是白家的太太。谁又能拿你怎么样。"白云扬意有所指地说。

白太太也是聪明人,一听这话还能不明白什么意思?

当即笑着点头。

有了白云扬这些话做后盾,她还怕什么。

就算关琳那个老贱人有白承勋护着,她这不是还有白云扬。

关琳和白承勋很晚才过来,一进门关琳就笑意冉冉地挽着白承勋的手臂,俨然她是白家的正牌夫人。

白太太看到气得咬牙,上前将关琳推开,压低声音呵斥说:"不想丢脸就给我起开。"

"承勋。"关琳连忙向白承勋求助。

白承勋无语地看着两人。

对于这两个女人,他是一个都不喜欢,所以也根本不想偏袒谁。

"今天可是云珠的欢庆会,你想让云珠看到你和这个女人这么亲密吗?"白太太搬出女儿来。

果然,白承勋还算有些良知,心里面还有女儿的位置。

一听女儿可能会生气,立刻对关琳道:"你就到一边去吧!今天毕竟是云珠的主场,我可不想让云珠看到生气。"

"哼,"关琳生气地冷哼一声离开。

白太太勾了勾唇,挽着白承勋的手臂继续往前走。

进去后,两人先是上台说了感谢众人来参加他们女儿欢庆会的话。然后又带着白云珠上台,不过白云珠非缠着白云扬一起上去,一家四口站在众人面前,也是十分和谐。

关琳气的咬牙,恨恨地对白云韶说:"这个老女人还是不肯死心,以为凭着女儿就能笼络你父亲的心?哼,也不看看自己生的是什么。不过是个赔钱货而已。"

白云韶也同样脸色不好地说:"是呀,我刚进来的时候还特意跟他们打招呼,可是理都不理我。就连白云珠也不理我,哼,她自己又是什么,还瞧不起我。"

"哟,你们母子两个在这里嘀嘀咕咕发泄怨气呢,也是。毕竟像你们这种身份来这里。啧啧啧,真不知道来干什么。"殷琉璃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摇着头冷嘲热讽。

白云韶气的脸色发青,正想反驳,却被关琳拦住。

关琳按住白云韶的手臂,对殷琉璃冷哼说:"殷小姐,你也没有什么立场嘲笑我们吧!你看人家一家四口多么和谐,你呢?你作为白云扬的妻子,还不是照样被冷落在这里,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我不想上去,可不像关阿姨,想上没机会。"殷琉璃说。

"你叫谁阿姨,"关琳生气道。

她是明星,一向比普通人会保养。即便是已经四十多岁,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

但即便如此,她也很忌讳别人说她年纪大。

最好说她十八岁她才高兴。

一向别人叫她一声关小姐。或者关老师也能接受。

但是叫她阿姨,她简直无法忍受。

"呀,你儿子是我小叔子,我不叫你阿姨叫你什么,难道叫你大姐吗?你要不要脸啊!这种思想都敢有,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殷琉璃嗤笑说。

关琳气的越发脸色难看,生气地扬起手就朝殷琉璃脸上打去。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打不到殷琉璃,刚好一个女人过来。殷琉璃顺势往那女人身后一躲。推了那女人一把,让女人的脸硬生生地接住关琳的巴掌。

刚好白太太和白承勋声泪俱下地诉说完他们对女儿的爱,中间空了一下,等着众人感动地鼓掌。

所以关琳的那一巴掌特别响亮,女人的尖叫声也特别响亮,弄得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白太太气的浑身发抖地看向这边,白承勋脸色也很不好看。

关琳自己都吓呆了,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个被她打的女人。

被她打的女人是云集集团的千金李琦,跟白云珠认识。

她一直爱慕白云飞,但是苦于没有机会。

白云珠好不容易出院,办了这个欢迎会,所以她知道消息特意从国外赶回来。

可是没想到还没见到白云扬,就先认识殷琉璃。

白云珠带着殷琉璃给她们认识,那些女人还能做到表面客气。可是她却连表面客气都做不到,先是对殷琉璃爱答不理,等白云珠不在。她又找了个机会讽刺殷琉璃的出身。

白云珠对殷琉璃很是客气尊敬,殷琉璃本不想在她的宴会上给这个女人难堪。

所以对于这女人明里暗里讽刺她的出身,殷琉璃就当没听见置之不理。

这一次也是刚好机会合适,果然老天是看不得她殷琉璃受委屈,给了她这一个机会报仇。

李琦被关琳动手打,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哪里受过这个委屈。

反应过来后,立刻扬起手想要打回去。却被白云韶给拦住。

"对不起,刚才是我母亲一时失手,误伤了小姐,我替我母亲向你赔罪。"白云韶一脸诚恳地对李琦道。

李琦看到白云韶又愣了一下,脸一红,连忙收回手说:"没事,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

"谢谢,不知小姐尊姓大名?"白云韶连忙笑着问。

李琦连忙报上自己的名字。

白云韶连忙说:"原来是云集集团的李小姐,你好,我是白云韶,我父亲是白承勋。"

"你就是云珠的弟弟?"李琦道。

白云韶点头。

李琦红着脸说:"果然是一家人,你们一家人长得都很好。"

殷琉璃在一旁翻白眼,还以为两个人会干起来,没想到白云韶这个臭小子三言两语。就将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给糊弄了。

算了,反正她也没吃亏。

那边四个人讲完话,台下的人一片鼓掌声络绎不绝。

宴会正式开始。

殷琉璃连忙走向白云扬。

白云扬也急切地走向殷琉璃。

两人碰面后,白云扬急切问:"你怎么样,刚才关琳欺负你了?"

"怎么会,她想打我来着,不过她也要有这个本事。"殷琉璃得意道。

白云扬沉着脸说:"这个女人现在越来越嚣张了,你不用生气,会有人收拾她。"

果然,白太太从台上走下来后,怒气冲冲地走向关琳。

关琳还没反应过来,白太太就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关琳都惊呆了。

周围的小伙伴们也都惊呆了。

这白太太怎么突然就对关琳发难,要知道关琳现在已经等同于被白承勋认同成了二房夫人。

白云韶气的上前护住他母亲,怒声质问:"阿姨,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动手打我妈,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真是笑话,我可没有邀请她,她不请自来。还动手打了我的客人,你说我在做什么。"白太太厉声道。

白承勋一个头两个大,立刻站出来解释说:"她是我叫来的,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样子。赶紧招呼客人,别丢人现眼,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也知道丢人现眼,早知道丢人现眼。就不该叫这母子俩过来。"白太太厉声说。

"好了妈,别生气了。"白云珠立刻过来拉着白太太的手央求。

她像是被吓到了,眼睛里都闪着泪花,看上去楚楚可怜。

白太太心疼地看着她,连忙拍拍她的手背安抚她道:"没事的,不关你的事,别害怕。"

"你们还是别的地方讨论吧!在这里讨论不太合适。不止丢人,还影响云珠。"白云扬站出来说。

白太太立刻道:"云扬说的没错。云扬,云珠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关琳,你跟我走,今天我们就好好理论理论。"

"我不去,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关琳说。

白太太冷哼一声,一招手,她尉迟家的几个兄弟外甥就过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