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03章 血光之灾
 
殷琉璃和白云扬坚持着,丝毫不肯让步。

十几分钟后,白云扬轻叹口气,终于先做出让步。

"我认输,我先进去,你跟他谈吧!"白云扬说。

说完让司机将车门打开。

殷琉璃深深地看着白云扬,将车门打开下车。

白云扬的车很快开进去。

容蓝一看到殷琉璃,不禁眼眶一红。

一个大男人能红了眼眶,可见这次的事情对他打击多大。

但是他到底还是男人,很快别过头,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深吸口气说:"总算见到你了。"

"抱歉,我住院了,今天才出院。白云扬没收了我的手机,也切断了我跟外界的所有联系,我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着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你刚才说林月月,是林月月有事了?"

"月月被一个地痞给缠上了,"容蓝急切地说。

"地痞?谁?"

"他叫陈少,是江城人,前几天就一直追着月月各地跑,给月月送花。月月不理他,没想到今天月月跟白云飞约会的时候,那个人突然过来,将白云飞弄走,把月月关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月月躲在卫生间里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有办法,所以才来找你。"

"陈少那个混蛋,我们马上过去。"殷琉璃冷着脸说。

容蓝点头,马上让殷琉璃上他的车,开着车带她走。

白云扬还在家里等殷琉璃呢,结果却等来殷琉璃跟容蓝走的消息。

白云扬气的脸色发青,生气地将手里的茶杯扔在地上。

吴管家听到声音,立刻赶过来道:"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老吴,你说女人为什么……喜欢多管闲事?"白云扬叹息问。

吴管家抽了抽嘴角,苦笑道:"不是女人喜欢多管闲事,是少奶奶喜欢多管闲事吧!其实大多数女人,都不爱多管闲事的。尤其是威胁到自身利益的事情。少爷您喜欢少奶奶,不就是因为她与众不同嘛。"

白云扬"噗嗤"一声笑起来,轻叹口气说:"还是你会说话,你说的没错,我喜欢她,不就是因为她爱多管闲事,与众不同。"

他是个生性淡薄的人,虽然看似好相处,温润如玉,和谁都能闲聊两句。

可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的性子有多淡漠,不关己事不开口。即便是有人死在他面前,或许他也只会摆出一副伤心难过的表情,但是内心却并不会有太大起伏。

尉迟蓉以为他会恨她,其实他没有。

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包括对他父亲也是一样,除了失望。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大少爷,云飞少爷来了。"佣人过来禀报道。

白云扬蹙眉,沉默片刻说:"让他进来吧!"

白云飞急匆匆地走进来,一进来便急切地对白云扬说:"云扬,你帮帮我。我女朋友林月月被陈少骚扰,你帮我去救她好不好。"

"你不用担心,殷琉璃已经去了。"白云扬说。

白云飞一怔,立刻高兴道:"真的吗?她真的去了?太好了。"

白云扬看着开心不已的他,不禁哼笑一声道:"你这么担心林月月吗?真的很担心她?"

"当然,那个陈少一看就是什么好人,我当然担心她了。"白云飞说。

"如果真的担心她,就不会留她一个人在那里被欺负了。"白云扬又慢悠悠地说。

白云飞脸一红,立刻道:"我也不想,但是陈少就是个地痞流氓,他让人把我赶出来。我双拳难敌四手,我也没办法。"

"可以报警啊!"白云扬说。

"月月是明星,一旦报警被公众知道这件事,那么她就完了。"

"不过是一个明星的身份而已,明星也是普通人,这个职业对他们来说就是工作。普通人辞职了还可以做另外一种工作,她如果丢了饭碗,再去找份合适的工作就行。既然你喜欢她,为她重新规划一下人生也不是不可以。哪怕真的找不到工作,你喜欢她养她一辈子又如何。养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的事,难不成堂哥还希望她能自己赚钱养活你吗?"

"云扬,你这样的天之骄子,根本不知道普通人的难处。"白云飞苦笑说:"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从一出生就已经得到一切。很多人一步步走到现在并不容易,林月月也是。她能有今天的成就来之不易,如果因为我的自私就毁了她的前程。即便是我能养活她,她也不会愿意和我在一起。"

"的确。如果让她知道陈少那边是你通知,你把她卖给陈少,她会更加不愿意跟你在一起。"白云扬说。

白云飞:"……"

表情一僵,尴尬说:"云扬,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卖了林月月,我跟陈少又不认识,我喜欢林月月喜欢了那么久,我一直在追她,怎么可能将她卖给别人。"

白云扬笑了笑,玩味地说:"堂哥不用紧张,我只是随口一说。其实我对林月月并不感兴趣,毕竟林月月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因为殷琉璃插手这件事,所以我不得不警告堂哥。有些事情适可而止,我不管你和林月月之间是真情还是假意,但是如果殷琉璃有事,我是绝不会善罢甘休。"

白云飞被白云扬冷厉地眼神一瞥,吓得一激灵。

不过他还是很快恢复镇定,点头说:"你放心,我知道分寸。"

说完停顿片刻,又说起族长的事。

白云扬简直被他烦不胜烦,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着该怎么逐客。

谁知逐客令还没下,白云飞又说:"大爷爷他们已经坐上车准备赶过来了,大约明天下午就到,云扬,接待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毕竟他们每次过来,都是住在白公馆的。"

白云扬嘴角抽搐,无语道:"明天就过来?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不提前跟我说。"

"我之前说过了,你并没有反对。而且,也不是我反对就能拦住他们不让他们过来的。"白云飞一脸无辜地说。

白云扬闭了闭眼睛,深吸口气,简直懒得再跟白云飞计较。

他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吴管家,马上安排客房,老爷子们要过来。"白云扬对吴管家吩咐道。

说完后又对白云飞说:"要迎接堂爷爷们,我很忙,就不能招待堂哥了。"

"管顿饭也不行吗?我在这里等弟妹回来,说不定她会把月月带回来呢。"白云飞连忙说。

白云扬黑着脸道:"我们家没米了,堂哥还是出去吃吧!"

白云飞嘴角抽搐,为了赶他走连家里每米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什么时候白云扬也变得这么不要脸,睁着眼说瞎话了。

"我吃面条也行。"

"我给堂哥十块钱。堂哥去街上吃吧!"

"算了,我自己花钱去街上吃。"白云飞叹了口气,白云扬想赶他走,连十块钱都能拿得出来。

看来,他别说想在白公馆混顿饭,恐怕再想混口水都难了。

白云飞走后,白云扬又让人准备车,去林月月被困的酒店。

而此刻林月月在酒店的卫生间里哭的泣不成声。

她幸好手里还有手机。但是能联系可以救她的人,也只有容蓝。

本来殷琉璃是第一人选,可是殷琉璃联系不上,她也只能联系容蓝。

正如白云飞所说,她是明星,这件事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否则,她的星路就完了,更不可能让狗仔媒体知道这件事。影响她的前途。

幸好,在她绝望的时候,容蓝给她打电话说:"我现在正赶过去,你情况怎么样?"

"没事,陈少还在外面,我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了。但是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他说再给我十分钟考虑时间,十分钟我要是还不开门,他就把门踹开。"林月月哽咽说。

"你再拖他一阵,我马上过去,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

"你一个人来吗?你一个人不行的,这个疯子他不会管你是谁的。他连白云飞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是你。"林月月急忙道。

"我找到殷小姐了,她跟我一起过去。"

"林月月,我是殷琉璃,你等着我。"殷琉璃没有说安慰的话,短短的几句话让林月月放下心。

"嗯,殷小姐,我等你过来。"林月月说完,手机就没电了。

她看着黑屏地手机,忍不住又一次红了眼眶。

其实她出道后遇到过很多这种事情,被暗示,被骚扰。就因为她是女人,而且还是个漂亮女人。

但是没有一次像这一次这么严重。没有一个男人像陈少这么疯。

"十分钟到了,想好了吗?"卫生间门外的陈少坐在椅子上,又慢悠悠地开口问。

林月月连忙擦了擦眼泪,深吸口气说:"你再给我几分钟时间考虑行不行?求你了。"

"刚才不是给你十分钟了。"

"再给我十分钟,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多给我十分钟时间不行吗?"

"你不是耍了什么花招吧!我告诉你,今天不管你叫谁过来都不行。白云飞我都不怕,你以为我会怕谁?识相点赶紧给我把门打开。我们两个好好交流交流,交流好了,我亏待不了你,可是你要是再他妈的这么不识时务,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给了我很多时间。但是这一次再给我几分钟,我准备一下就出去。"

"准备个鬼,你他妈的又不是小姑娘,你准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出道之前可是白承勋的小情人。早就被那老头玩坏了吧!还在我面前装清纯。老子不嫌弃你,就是你的福气,给我把门踹开。"

陈少一声令下,他的人冲过来一脚踹在门上。

林月月在门后面吓得尖叫一声,不断往后面躲。

卫生间的门本来就不牢固,被陈少的人连翻踹了几下,门就开始松了。

很快。卫生间的门应声倒下,林月月又是一声尖叫,跳到淋浴房门口。

陈少看到门被踹到,哼笑一声站起来,走进去扯着林月月往外扯。

林月月一边尖叫一边捶打他,大喊着:"放开我,放开我。"

陈少不顾林月月的挣扎尖叫,硬是将她扯出来。往床上一扔说:"你瞧你这个样子,真他妈倒胃口。不过谁让你长得这么合我胃口,虽然行为很疯癫,但是我还是想要你啊!你最好老老实实配合,不然一会我要是粗暴起来伤到你,可别怪我没有提前提醒你啊!"

"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报警。"林月月尖叫着恐吓道。

陈少一边扯开自己的衬衣扣子,一边冷笑说:"你报警啊!随便你报警。我之前给了你时间报警,你没有报,你等我得逞了再报警,我被抓了也不亏啊!"

说完他一挥手,让他手下的人离开。

一条腿跪在床上,慢里斯条地脱掉自己的上衣。

"滚开,滚开。"林月月拿着枕头往陈少这边扔。

陈少嗤笑一声,接住枕头往一边一扔,扑过去压住林月月。

林月月尖叫着手脚并用地反抗。可是她哪里是陈少的对手。

陈少一边在她身上乱摸,一边笑着说:"你这样泼辣倒是有点意思,比死鱼一样的女人有劲多了。再折腾的狠一点,越折腾我越喜欢。"

"滚开,滚开,放开我。"

"混账,放开她。"

殷琉璃和容蓝冲进来,容蓝看到陈少这个样子气的冲过去一把将陈少扯开。拳头就往陈少的脸上打去。

不过陈少从小打架,像容蓝这种花架子哪里是他对手。

头一偏躲过容蓝的拳头,随后一抓,抓住容蓝的衣领反倒一拳头打在容蓝肚子上。

容蓝痛的闷哼一声。

陈少还想动手,腰上却被人用力踹了一脚,痛的他往后一倒。殷琉璃气势如虹地站在他面前,不等他起来就给他按在地上狠扁一顿。

陈少也算是打架高手,而且很多经验都是从实践中摸索出来。

一般的人别说打他,就是碰他一下都困难。

可是殷琉璃动手打他,简直让他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又狠又毒,很快他的脸被打的肿胀起来,身上疼痛不已。只能举手投降说:"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

殷琉璃停下手,站起来看了一眼容蓝,冷哼一声道:"陈少,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许打我人的主意。你偏不听,真的想死吗?"

"我不过是喜欢她而已,这种事情你也管?"陈少咬着牙从地上起来,碰了一下自己的脸,就痛的发出一声"嘶嘶"的声音。

林月月从床上下来,跑到殷琉璃他们身边。

容蓝那一拳头并不重,看到林月月的衣服都破了,他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林月月身上。

林月月趴在他身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殷琉璃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明明救人的是她,林月月该不会是想趁机占一占容蓝的便宜吧!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殷琉璃打完陈少出了一身汗,反倒冷静下来。

"是谁给你这个胆子?"殷琉璃问。

她可不觉得陈少是个没脑子的白痴,明知道林月月的身份,明知道林月月跟她的关系,还敢来招惹林月月。

除非。是有人纵容。

陈少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说:"是谁你会不知道吗?要不是因为你已经杜绝跟外界的联系,我也不敢这时候出手。殷琉璃,说到底,还不是你们白家那点事。你呀,终究不是白家的人。"

说完又哼笑一声,转身就走。

"你别走。"容蓝愤怒道。

陈少回过头说:"我不走你带我去看病?还是说请我吃饭。"

"让他走吧!"殷琉璃叹息说。

容蓝怒道:"他这种禽兽为什么这么轻易放他离开。"

"不然呢,报警吗?"殷琉璃反问。

容蓝一下子哑住了。

自然是不能报警,如果能报警。他们早就报警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我们先离开这里。"殷琉璃说。

林月月哭了一阵,从容蓝怀里起来,说:"不行,我这样不能出去。打个电话叫一些人来,我不能被狗仔拍到。"

容蓝点头,这方面的事情他有经验,连忙打了电话。

很快就过来不少人。林月月换了衣服藏在人群里。

他们一行三人离开,将林月月送到她在江城的房子。

"殷小姐,谢谢你。"林月月平静下来后,才总算想起给殷琉璃道谢。

殷琉璃撇嘴说:"不用客气,要不是容蓝来找我,我也不知道这件事。"

"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你的消息?"林月月又问。

殷琉璃想了想,半天吐出来几个字:"血光之灾。"

可不是血光之灾嘛,要不是突发这件事情,她怎么可能和白云扬及时刹车。然后又被白云扬送去医院断绝对外的联系,现在还要被逼着吃中药。

看来那位大师算的还挺准,她这可真是近期来的血光之灾啊!

"血光之灾?你怎么了?"林月月连忙惊慌地问。

殷琉璃讪讪地笑了笑,冲林月月眨眨眼睛。

林月月也是聪明人,一下子明白她的意思,容蓝在旁边,她也是尴尬不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