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04章 犯罪嫌疑人
 
"听说你跟白云飞在一起被陈少堵上的,白云飞呢?"殷琉璃问。

林月月哼笑道:"跑了,虽说是被陈少的人给扔出去,但是也没有再回来。他说他去搬救兵,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

殷琉璃蹙眉,过一会又问:"你今天怎么想着去那里吃饭了?居然还有客房,你们倒是挺会玩,是去那里开房吗?"

"怎么可能,"林月月脸一红,看到容蓝也在旁边,连忙说:"我就是跟他去那里吃顿饭,他说那里有个大厨的手艺不错,根本不是开房。谁要跟他开房,虽然他在追求我,但是我还没有答应呢。"

"哼,那看来把你卖给陈少的人就是他了。"殷琉璃断定说。

"他把我卖给陈少?怎么可能。为什么?"林月月不敢置信地道。

殷琉璃说:"你说为什么,不然陈少怎么会那么巧,就在酒店跟你相遇。而且就算是巧合相遇,你身边有人,又是大庭广众之下。你觉得他会带几个打手去那种酒店吗?所以必定是知道消息,所以才守株待兔。你跟白云飞去酒店吃饭,这件事你没告诉别人吧!如果没有告诉别人,那么十有八九是他,而且,他可是有理由的。"

"理由?他有什么理由,他在追求我。难道就因为我没有答应他,所以他就要报复我吗?"林月月怒道。

殷琉璃想了想,突然拿出手机,给白云扬打电话。

白云扬那边无人接听,她又马上打家里的电话,询问吴管家。

吴管家倒是很快接通,说:"大少爷出去找您了,是带了两个人出去的。"

"好,我知道了。"殷琉璃点头。

挂了电话,她站起来对林月月说:"白云飞的目的应该就是这个,我要先去酒店,你好好休息。"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林月月连忙问。

殷琉璃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来不及解释了,回头再说。"

说完。便急匆匆地离开。

林月月蹙眉,露出担忧地表情。

容蓝说:"放心吧!她是个聪明人,不会有事。你先好好休息,我也要走了。"

"大神。"林月月突然叫住他。

容蓝转过身看着林月月问:"月月,还有事吗?"

"大神,谢谢你。"林月月真诚地说。

容蓝笑了笑,说:"不用客气,你是殷小姐的朋友,我们之间也是熟人,换成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所以,不用觉得欠我人情。"

林月月苦笑,容蓝这么说,是想跟她划清界限吧!

让她知道,他救她完全是冲着殷琉璃,所以不必有心理负担。

"我知道的。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声谢谢。在我最绝望的时候,能想到的人只有你。"林月月深吸口气,鼓足勇气道。

容蓝微笑着点点头,很快离开了。

林月月望着关闭的房门,又闭了闭眼睛轻叹口气。

她不知道容蓝明不明白她的心意,她已经说得那直白。他那么聪明的人,想必是明白的吧!

虽然知道明白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他们之间是绝对不可能。

但是明知道不可能,她还是想让他稍稍明白她的心。

殷琉璃自己急忙赶到林月月出事的酒店。

一进去就问前台,是不是有个长相英俊的男人来找过她。

她之前来找林月月的时候,就跟前台打过交道。

不管怎么样,前台对她还是有些畏惧,连忙点头,告诉她白云扬去了哪里。

殷琉璃一听,立刻冲进电梯。

不过在电梯上升的时候,她又不禁蹙眉,心里有些疑惑。

这么轻易告诉她,难道这其中有诈?

不过不管是不是有阴谋,她都要上去看一看。白云飞费尽心机将白云扬骗到这里,应该不止是简单地欺骗他才对。

"白云扬。"殷琉璃来到房间门口,看到房间的门是半掩着,便先叫了一声。

但是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没有白云扬的回应,更没有别人的声音。

殷琉璃蹙了蹙眉,又叫了一声,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她只好推开门走进去。

这是总统套房,一共有两间,跟林月月之前在的那个房间是一样的。

而且,前台告诉她房间号,也是林月月之前所在的房间。

她过来后只是看了一眼房间号,便认定这是林月月之前的房间,并未多想。

但是进来后越往里走。她心里越惊。

因为她敏锐地察觉力告诉她,这个房间根本不是之前林月月的房间。

花瓶摆放的位置不对。

虽然她救林月月的时候,也只是进来过一下,很快就离开了。

但是她到一个新地方,一向会快速扫描一下房间里的摆设,这是她多年来养成的职业习惯。

而这个房间和之前的房间花瓶摆放位置不对,花瓶摆放的样子也不一样。

即便是他们走之后,酒店过来整理了这个房间。

但是像花瓶这种摆设品,只要是在没有破碎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变动的。

除非……这是两个不同的房间。

"救我,救我。"

突然从里面的卧室里传出虚弱地声音。

殷琉璃蹙眉,立刻朝里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里面的人就扑过来,整个人扑在她身上。

殷琉璃立刻伸手接住她,没想到扑到她身上的人是尉迟明娇。

尉迟明娇脸色苍白,胸口上插着一把刀。

殷琉璃立刻问:"你怎么了?谁干的?"

"救我,救我的孩子。"尉迟明娇虚弱地道。

说完,便身体一歪,倒在殷琉璃怀里。

殷琉璃蹙眉,立刻扶住她想将她放在地上,打急救电话。

可是还未将她放下来,门外又冲击来几个人。

"明娇?"

"啊,杀人了。"

第一个说话的人是白云扬,白云扬居然是从外面进来的。

第二个大叫的女人是酒店里的服务员,她尖叫一声跑出去,应该是报警去了。

殷琉璃的脑子转的飞快,虽然有些乱,但是很快将现场的事情整理出头绪。

原来白云飞这个局不是为了白云扬,而是她。

最终,她才是目标。

"人还没死,打电话吧!说不定还能救得回来。"殷琉璃冷静地说。

白云扬立刻让身边的人打急救电话,又伸出手想要帮殷琉璃把尉迟明娇扶住。

可是殷琉璃却打开白云扬的手,说:"你别碰她,我一个人是凶手也就罢了,你不能再搅入其中。一会警察过来问话,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不,就照实说,你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琉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白云扬蹙眉问。

殷琉璃苦笑说:"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这就是个局。"

警察很快来了,120的医护人员也很快来了。

他们将尉迟明娇抬走。殷琉璃和白云扬作为当事人,也被带走调查。

因为白云扬去的时候尉迟明娇已经遇害,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所以他只是作为目击者被带走。但是殷琉璃就不一样了,尉迟明娇遇害的时候,她就在现场。

而且,刀上有她的指纹。

殷琉璃听到警察宣布的事实,不禁苦笑。

警察说:"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我解释有用吗?"殷琉璃说:"我说人不是我杀得。你们会相信吗?所以我现在不解释,我只想问尉迟明娇现在如何,还活着吗?能不能醒过来。"

"正在全力抢救,她是孕妇。"警察说。

殷琉璃点头:"那在她醒来之前,我保持沉默。有什么问题你们都可以问我的律师,我丈夫已经为我请了律师,他会替我发言。"

"好。"警察问完话离开。

白云扬很快又想办法见了她一面,一看到她便立刻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快找到证据,救你出去。"

"既然是个局,那么这个局一定做得很精密,不一定能很快找到证据的。"殷琉璃说。

白云扬蹙着眉头,沉默片刻说:"那我也要救你出去。"

"你打算劫狱啊!"殷琉璃笑着道。

白云扬眉头紧锁:"都这个时候了,能不能不要再开玩笑。"

"好,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殷琉璃说:"白云扬,这件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好好过你自己的生活。任何人问起你这件事,你都保持沉默,或者说自己不知情。其实这时候,你应该宣布跟我离婚,脱离关系才是最有利的。但是我知道,让你这么做,你肯定不肯的。那就先跟我保持距离,不要再插手这件事。"

"你既然知道我不会答应离婚,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更不可能答应你不会插手这件事。这件事我是一定会管的,我已经找过安然,他说他会帮忙。人不是你伤的,不管是明娇醒来后证明,还是她没有醒来之前查找证据,我都会还你清白。"白云扬信誓旦旦地说。

殷琉璃轻叹口气。她知道这并不容易。

别说尉迟明娇现在生死未卜,能不能醒来还是个问题。就算醒来了,谁知道她会怎么指证。

不过这些话她现在也不想跟白云扬说,免得他更加着急。

看到他不肯听自己的话,她也只好伸手握住他的手,道:"好了,你不肯听就算了。你这样我虽然很感动,不过我也很担心你的安危。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我知道该怎么应对的。"

"你都在里面,你能知道怎么应对。"白云扬说。

殷琉璃笑着道:"如果警察也一直找不到证据,到时见不就要把我无罪释放吗?只不过是暂时会限制我出境,随时接受调查。二十四小时之后,我就能出去了。"

"你这么有把握?"白云扬蹙眉。

殷琉璃点头。

那个人应该只是想让她陷入困境,不至于想将她投入狱中,这点她还是清楚的。

果然,二十四小时后,警察说没有足够的证据起诉她。律师出面作保,将她放出来。

白云扬亲自来接她。

给她拿了披风披上不说,还给她拿了帽子和口罩。

殷琉璃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人很多吗?"

"有一些记者。"

"就算是你也不能赶走?"殷琉璃诧异问。

白云扬的身份,想要让这些记者离开,应该很简单。

毕竟没有哪个报社不敢卖给白云扬这个面子,随便报道不该报道的事。

"这次伤的是尉迟明娇。我父亲很生气。孩子已经没了,这是他的老来子。"白云扬说。

殷琉璃轻哼一声,她差点都忘了,尉迟明娇可不止是白云扬的表妹,还是白承勋的小情人。

肚子里,可是怀着白承勋的孩子。

那么这个局到底有谁参与,一目了然。

好一招借刀杀人,一石三鸟。

"戴好吧!我的老婆。可不想让那么多人看到。"白云扬给她戴好帽子和口罩。

殷琉璃听话的点头,她也不想让白云扬为难。

果然,两人一出门,各种闪光灯对着他们闪个不停。

白云扬带来的保镖一脸怒气,气冲冲地冲这些人呵斥。

殷琉璃一边被白云扬护在怀里往外走,一边说:"你的保镖这么凶,就不怕写的更乱吗?"

"再乱还能乱到哪里去,只要不是写你,写我什么都无所谓。"白云扬说。

殷琉璃深深地看他一眼,心里感动不已。

"哥哥,嫂子。"

两人上车后,在车上等待的白云珠立刻高兴道。

殷琉璃诧异地看着她:"你怎么也来了?"

白云扬说:"云珠知道我今天来接你,不放心,非要给我一起来。"

白云珠连忙说:"嫂子,你这一天在里面怎么样?没受委屈吧!"

"没有,你身体不好。就不要乱跑了。"殷琉璃说。

白太太很是宝贝白云珠,白云珠身体不好,白太太是从不肯让她乱跑的。其实她也怕白云珠乱跑,会对身体有损伤,是真的关心她。

白云珠说:"我也不想乱跑,但是我不跑不行啊!我妈和我舅舅家的人,都在家里等着你呢,还有父亲他们。你回家,他们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父亲那边我哥哥会控制住场面,可是我妈这边我哥哥是没有办法的,到时候只能我挺身而出护着你了。"

殷琉璃看向白云扬。

白云扬点头说:"他们的确在家里,本来我打算不带你回家,带你去别的地方暂时躲一躲。不过后来我想,你也不是遇到事情就躲避的人。有些事情,早晚都要面对。而且江城也就这么大,与其躲避被他们找到,还不如今天一次性将事情解决了。"

"你说的没错,回家吧!我也不怕他们。"殷琉璃说。

车子开动,往白公馆开去。

下车时,白云扬又握了握殷琉璃的手说:"放心吧!有我在,你也无需害怕。"

白云珠在一旁看着笑得暧昧,笑着说:"哥哥嫂子感情真好,看到你们这样好,我心里真的好开心。"

"你对你哥哥倒是真情实意。"殷琉璃说。

白云珠立刻骄傲地道:"那是当然,我最喜欢的就是哥哥了。"

"你是大姑娘了,不许搂搂抱抱。"白云珠想要抱住白云扬的胳膊,却被白云扬呵斥了。

白云珠不高兴地嘟嘟嘴巴,可怜兮兮地看向殷琉璃。

殷琉璃说:"她一个小孩子,你这么凶干什么。"

"虽然是兄妹,可是男女有别,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有你嫂子,更不能跟你搂搂抱抱。你要是真想搂搂抱抱,就早点找一个男朋友,这样我也就能省心了。"白云扬一本正经地说。

白云珠一听男朋友就怂了,连忙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不说话。

车子停下,白云扬先下车,帮她们打开车门。

三个人进去后,就看到客厅里坐了乌压压一屋子的人。

除了白家的人,还有尉迟家的人也在。

尉迟明娇毕竟是尉迟家的女儿。而且因为尉迟未阳的事。新仇旧恨,尉迟家的人看到殷琉璃各个情绪激愤,恨不得冲上来将殷琉璃揍一顿。

吴管家早就安排了保镖在一旁守着,都能安分守己最好。

若是真的动起手,那些保镖也不是吃素的,绝不可能让人动殷琉璃一根汗毛。

"你们总算回来了。"先开口的事白承勋。

白承勋黑着脸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朝白云扬脸上挥一巴掌。

他很聪明,没有动手打殷琉璃。

因为他动手打殷琉璃的话。白云扬会拦着。

而且殷琉璃到底是媳妇,是外人,他动手打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

可是他动手打白云扬却是天经地义的事,白云扬是他儿子。

虽然两人对外宣布脱离利益关系,但是父子关系却是脱离不了的。白承勋动手打白云扬,没有人可以质疑。

而白云扬眼看着父亲对他动手,也只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躲着。

只是谁也没想到,殷琉璃会冲过来。用自己的脸接下白承勋的巴掌。

白承勋一巴掌打在殷琉璃脸上。

殷琉璃的脸一歪,嘴角溢出一丝血渍。

"琉璃。"白云扬惊呆了,立刻心疼地将殷琉璃护在怀里。

殷琉璃却抬起头,冲白承勋笑了笑说:"您现在解气了吗?抱歉,白云扬是我老公,我也同样心疼他不想他被人打。"

"殷琉璃,你如果真的心疼他,就不会让他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你伤害了他的表妹,伤害了我们全家,这就是你对他的心疼吗?"白承勋气急败坏地问。

他简直要气死了,他真的没想到殷琉璃会自己接下这一巴掌。

这一下,白云扬会更加心疼,更加不允许任何人动这个女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