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07章 祁琛
 
殷琉璃从三楼跳下去,根本没用绳子。而是靠着攀岩,一直从三楼到一楼。

她为了方便行事,还特意换上了女佣的衣服,万一被人发现,到时候还能假装一下女佣。

不过她运气不错,从三楼下来没有人看到。大家都以为她在房间里睡觉,这个点也极少有人在外面走动。

下来后她又去了院子里防范最松懈的一堵墙,依旧靠着以往的经验,很轻松地翻墙离开。

林月月开着车在外面等她。

看到她熟练地从墙上一跃而下,干脆利落地落在地上,惊讶地张大嘴巴。

殷琉璃上车,对她道:"赶紧开车离开,车子是新车子吧!不然白云扬很容易查到你。"

"放心,不是我的车子,租的。让别人租的,他查不到是我。查到了我们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不会有事。不过你刚才跳下来的时候真帅,跟我拍的那些电影似得,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林月月激动地问。

殷琉璃无语地看她一眼,说:"你不会想知道的,生活可不是拍电影。我能这么帅,之前可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好了,别打听这些事情了,之前让你办得事情办好了吗?"

"办好了,果然那纸条让人拿走了,有个人联系我。本来还想找机会把手机给你,没想到你自己出来了。"

"现在也可以把手机给我,我跟他联系。"殷琉璃说。

林月月点头,将自己的手机给她。

殷琉璃拨打出电话,很快那边接通。

"你出来了?"电话那边的人直截了当地问。

殷琉璃"嗯"了一声,说:"让你调查的怎么样?"

"很严,进不去。不过,我已经通过黑客软件调查出线索,已经醒了,配药不一样。"电话那边的人说。

殷琉璃深吸口气,冷哼一声道:"果然。"

"你现在要怎么样,还要帮忙吗?"那人又问。

"暂时不用,钱会打到你卡上。"殷琉璃说。

那人瞬间将电话挂了。

林月月听他们的对话听得一头雾水。等殷琉璃挂断电话后才问:"你让那个人帮忙做什么?"

"查证一些事情,现在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殷琉璃说。

"什么事,这跟白云扬有关系吗?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林月月说。

殷琉璃抿唇沉默。

她为什么不告诉白云扬,是因为白云扬也有事情瞒着她。虽然是为她好,可是这样的好,她承受不起。

"你还记得之前大师给我算命,说我最近有血光之灾吗?"殷琉璃问。

林月月点头。

"我想,就是这件事情吧!"殷琉璃苦笑说。

林月月诧异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大师说,如果我不能离开这里,会连累身边的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离开,远离这里让身边的人平安了。"

"你的意思是……。"

"月月,先送我去酒店。不,酒店不安全,你有没有别人不知道的住处。随便哪一个都行,不需要身份证的。"

"有啊,我有个小公寓,单间。还是我认识老白之前买的,是我最值钱的财产了。后来就一直空着,偶尔有时候心情不好会去住,不过最近也很少了。"林月月连忙说。

"可以,这样的房子最好。"殷琉璃点头道。

"还需要准备其他东西吗?"林月月说。

殷琉璃说:"不用,你帮我去超市买三天食材吧!"

"好,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帮你买。"林月月连忙道。

"什么都行。"殷琉璃漫不经心地说。

林月月也没有多想,将她送到她的小公寓,就离开去超市了。

到了超市,林月月买了一大堆的食材,有生的有熟的。整整两大袋,提着送到小公寓里。

"还有其他事情需要我做吗?"林月月问。

殷琉璃说:"没有了,谢谢,辛苦你了。"

"客气什么,你帮了我,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林月月道。

殷琉璃又问:"最近那个陈少有没有继续骚扰你?"

"没有,我最近都没有见到他。你放心,经过上次的事情,我还能不长记性吗?看到他我就跑了,他不会再有一次机会的。"林月月说。

"那就好,你以后可要好好保重自己。"殷琉璃说。

林月月笑道:"嗯,我知道。不过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要生离死别似得。别这么说话,我听着别扭,我演电视剧里的台词就喜欢这么说,每当角色一这么说话,就很容易有问题。"

"所以你演的是电视剧,现实生活可是和电视剧不一样的。别乱想。赶紧走吧!"殷琉璃说。

林月月看了看时间,的确不早了,于是跟殷琉璃告别。

殷琉璃等她走后,眼眸深了深,苦笑一声又拿出林月月的电话,打给之前那个人。

"帮我送身份证护照,另外,帮我联系他见一面。"

"他可不在江城。"那人说。

"没事,我过去找他,你只需要告诉他,我过去找他就是。"

"好。"

殷琉璃挂了电话,十几分钟后,就有人给她送护照身份证和行李。

楼下还有一辆车,她换了身衣服下楼,开着车去了郊外。

郊外有一架直升飞机在等她。

殷琉璃将车子丢下后,上了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缓缓飞起,离地面越来越远。

殷琉璃朝窗外看了看,远离城市的喧哗,这里十分安静。不过远处的路灯依旧在闪耀着,如满天繁星。

殷琉璃知道,她这一次离开,不知道还有没有回来的机会。

白云扬,也许这一生,他们都不会再见面。

这一刻,殷琉璃的心如刀钻一般疼痛。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的心可以这么痛,这么痛,痛的快要窒息。

"殷小姐,到了。"

直升飞机在四个小时后降落,有人过来接殷琉璃。

殷琉璃回过神,她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一伤心伤心了四个小时。

果然,白云扬对她而言是不同的。

"他在哪里?"殷琉璃问。

接她的人说:"老板在万庆楼,现在就把您送过去。"

"去吧!"

"您要不要换件衣服?"接她的人问。

殷琉璃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衬衫牛仔裤,哼笑一声说:"不用,这样就挺好。"

女为悦己者容,可是这个悦己者也是要自己喜欢的。

如果是厌恶的,她恨不得马上脸上生疮恶心到对方才好,又怎么可能换漂亮衣服。

接她的人听她这么说,也只好不再劝说。马上让她上车送她过去。

万庆楼距离这里有些路程,大约开了一个小时,她才抵达。

半路上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是江城的电话。

殷琉璃看着林月月的手机不停地响,不禁苦笑一声,将手机随手扔到车窗外。

到了万庆楼后,接她的人送她上去便离开了。

这是一间十分精致地标间,光是门就精致无比。

也是。他这个人啊!一生都过的精致,追究享受,从生下来就拥有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力求最好的。

哪怕是和她见面,也要在最精致地房间里和她说话。

否则,岂不是辱没了他的名声。

殷琉璃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房间里的人正背对着她而立,听到门开的声音,转过身笑着说:"回来了。"

这是个长相十分好看的男人。一点都不输白云扬。

只是他虽然面带笑容,却没有白云扬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温文尔雅。

他的笑,更多是他想笑,想给人一种亲切地感觉。

但是却因为他处在上位者的时候太长,很多时候不自觉得就流露出不怒而威地气势。

所以即便是笑着,也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殷琉璃曾经以为,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全部,是她的全世界。

她生是因为这个人,以后死也会因为这个人。不管时光怎样转变,这个人在她眼里,是永远不会变的。

可是没想到,这才短短两年的时间。再见面,这个人在她眼中,和普通人无异,心中再无任何波澜。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殷琉璃问。

祁琛轻笑,说:"你指的是什么事?"

"你知道,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殷琉璃说。

祁琛点头:"是,如果你是说针对白云扬的事,的确都是我做的。不过我也帮你看透了他不是?已经两天了,他还没有做出决定,所以你在他眼中,也并没有那么重要。"

"你让尉迟明娇威胁他什么?"殷琉璃问。

祁琛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让尉迟明娇告诉他。如果他不想让尉迟明娇指正你是杀人凶手。那么,他就要将他的公司所有股份转给尉迟明娇。简单来说,就是他用他所有的财产,换你安然无恙。"

"祁琛,你可真卑鄙。"殷琉璃气的骂道。

祁琛说:"不是我卑鄙,只是我想替你考验一下这个人对你的感情。事实证明,他犹豫了两天可是依旧没有下定决心。啧啧啧,真是令人失望。琉璃。你不是想要纯粹的感情吗?这样的人可不值得。"

"他值不值得我自有判断,我的人也不需要你来替我考验。祁琛,你说他对我的感情犹豫不决。如果换成是你,你又会如何?呵,别说全部财产,就算是拿出一半你都不肯吧!所以我可以理解他,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犹豫不决。或许,连犹豫不决都不会有,而是直接拒绝。"

"你倒是很会为他设身处地着想,那么对我呢?当初为什么又不肯站在我的身份替我考虑?"祁琛看到殷琉璃对白云扬百般维护,再也无法维持表面的淡定从容生气起来。

殷琉璃冷哼说:"你跟他怎么能比,我们之间,可是隔着一条人命。"

"我知道琥珀的死让你恨透了我,可是如果她不死,你就永远没有办法接受我。不是吗?"祁琛道。

殷琉璃咬牙说:"是,你说的没错。有琥珀在,我是永远都没有办法接受你。所以呢,你就采取了最简单的方法,直接杀了她。你说的没错,琥珀的死跟我也逃不了干系,所以不管她的死是因为你还是因为我,我们之间都横着她一条命。我们之间就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殷琉璃。"祁琛愤怒地将殷琉璃压在墙上,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殷琉璃的背撞到墙上,撞的她眉头一皱。

不过很快冷哼一声,脚下一个横扫,祁琛被迫放开她。

殷琉璃急忙出招,和祁琛打起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十几招都不停歇。

不过殷琉璃的所有功夫都是琥珀教给她的,而琥珀又是祁琛亲传。所以殷琉璃的所有招数,在祁琛眼里都一清二楚,很快被他制服,又压在墙上。

"跟我打?别忘了,你这些功夫是谁教给你的。"祁琛一只手压着殷琉璃,一只手在她脸上滑了滑。

殷琉璃说:"没忘,就是以为没忘,所以我和你永远都不可能。"

祁琛原本还在笑的脸一下子收起笑容,轻叹口气将她松开。

他又把话题带到了死路上。

"琉璃。对不起。"祁琛放低姿态道歉。

殷琉璃诧异地看着他。

要知道他可是祁琛,从来都不会道歉的祁琛。当初就算被人拿枪指着脑袋,让他说一句软话都不肯,现在居然道歉了。

"其实这句话,我想跟你说很久了。"祁琛说:"当年琥珀死后……我就后悔了,但是我没办法将这三个字说出来。你觉得我是自尊心作祟也好,觉得我骄傲也好,当初我就应该跟你道歉。一直欠你一声对不起。你走后,我就一直想,下一次见面,一定要当面跟你说出这三个字。"

"你是应该说,我听到了,不过我不会原谅。"殷琉璃说。

祁琛蹙眉,好一会才又低沉着声音问:"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人死不能复生,事已至此,你还想怎么样?"

"祁琛,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殷琉璃哼笑道。

"什么事?"

"我早已经脱离你,你给了我的那些任务,让我在规定的时间完成。我九死一生完成的时候,我和你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喜欢你,谁说我和你没有关系。"祁琛霸道地道。

他伸手抓住殷琉璃的手腕,想要将她拉到怀里。

可是殷琉璃却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

"你喜欢我是你的事,可是我早就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谁?那个白云扬吗?你信不信,我捏死他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他不过就是个有点资本的富二代,他凭什么跟我比。"祁琛轻蔑地道。

其实他早就知道小五对他隐瞒信息,不过他不在乎。知道白云扬的存在,他就没有将白云扬放在眼里。

这样的一个人,还不配让他祁琛有危机感。

只要他想要,什么时候都能出手,逼得白云扬放弃。

殷琉璃哼笑,点点头说:"你说的没错,白云扬就是一个有点资本的富二代,又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你可是祁琛,可是怎么办,这么渺小的白云扬我就是喜欢,而这么不可一世的祁琛,我就是讨厌。"

"琉璃,你是要故意激怒我。让我对他出手吗?"祁琛怒道。

殷琉璃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敢对他下手,我和你绝对不死不休。"

祁琛脸色更加难看,殷琉璃的一句不死不休,仿佛彻底激怒了他。

"如果杀了他能让你对我不死不休,我也是愿意的。至少,你不是对我无视。殷琉璃,不要一再跟我确定。你对他的感情有多深。如果我们只是普通关系,或许我会畏惧。可是你别忘了,我喜欢你,你是我的人。你这样,只会让我对他更加厌恶。"祁琛一字一句地说。

殷琉璃苦笑,垂下眼眸沉默。

片刻后,她再缓缓抬起眼帘,眼眸忧伤地看着祁琛说:"曾几何时。我们也曾心意相通过,走到今天这一步,到底是谁的错?"

祁琛心一颤,看着殷琉璃忧伤地眼眸,他的心也犹如刀绞一般。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是否还会做出当初的决定?

或许不吧!

毕竟再坏的结果,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坏。

"琉璃,再给我一次机会。"祁琛喃喃说。

殷琉璃垂下眼眸苦笑说:"我每次看到你,都会想起琥珀。刚刚开始的第一年,我每个夜晚也都会梦到她。她鲜血淋漓地站在我面前,她的手里捧着一个鲜血淋漓的孩子,是我们害死了他们。祁琛,我不知道你的内心怎样强大,可是我不行。我没有办法面对你,没有办法忘记琥珀。"

"所以说到底,你还是要离开我,还是要跟那个白云扬在一起?"祁琛怒问。

殷琉璃抬起头苦笑说:"我知道,被你认定成为你自己的东西,哪怕是毁了你也不愿意让别人拥有。既然如此,我们各退一步好不好。我离开白云扬,远远地离开,你放过他。其实祁琛,你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我,否则,当初也不会让我去完成任务。你只是不能容忍我不喜欢你,又喜欢上别人而已。那么如你所愿,我和白云扬分手,你放过他,天涯海角,我还会念你一份恩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