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13章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祁琛受到照片和录像,脸色阴沉的极其难看。

他身边的老一低声说:"要不要出手教训教训他,这孩子,是越来越没谱了。"

"连我的人都能抓的住,用来威胁我,你不觉的他这个样子,很适合做老大吗?"祁琛说。

老一讪笑,心想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是您家的人,您要怎么办随便。

"那殷琉璃还要救吗?"老一问。

祁琛深了深眼眸,叹息说:"所以说,那小子还真是过分啊!我让着他,他还不自知,非要拿我喜欢的人来威胁我。我要是救了呢,以后他还会如法炮制,继续用这个方法威胁。如果我不救,难道就真的看着殷琉璃被他折腾死?他会的吧!你们不都说他是个疯子嘛。"

"据说,他之前和殷琉璃关系很好,这些照片未必是真的。"老一说。

祁琛叹息道:"他们之间关系是不错,以前祁枫在我这里的时候,是殷琉璃看着长大的。可是那又怎么样。祁枫可是疯子,疯子什么事做不出来。算了,我还是如他所愿,上一次当吧!"

说完,祁琛便让老一去准备,他要去亲自接殷琉璃。

不过,在接殷琉璃之前,他先跟祁枫通话商量筹码。

没想到,祁枫一开口就要了他一个赌场。

祁琛听到脸色都变了,拿着手机怒吼:"祁枫,你也太贪心了。"

祁枫笑着说:"我亲爱的哥哥,这就舍不得了?这可是你最心爱的女人啊!你要是舍不得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着急。慢慢地一片一片给她的肉削下来蘸醋吃,味道应该是不错的。"

"祁枫,你别发疯。"

"我都叫祁枫,为什么不能发疯,如果不信咱们可以试试看。"

"好,我答应你,明天我亲自过去。"祁琛闭了闭眼睛道。

"谢谢我亲爱的哥哥,父亲在天之灵看到你如此兄友弟恭,一定会十分开心的。"祁枫笑着挂断电话。

殷琉璃坐在他旁边正在吃苹果,吃的津津有味。

等他挂了电话将一片苹果塞到他嘴里说:"还要吃我的肉啊!有本事你吃,真是胆子不小了,连人肉都敢吃。"

"这不是吓唬他嘛。"祁枫说。

殷琉璃哼笑一声摇头,过了一会又说:"那他怎么说?"

"答应了啊,你在我手里,他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你真的觉得他是以为我才答应你?"殷琉璃哼笑问。

祁枫脸色一沉,冷哼道:"不然呢?我和他可没有任何关系。"

"切,你就自欺欺人吧!其实你心里很明白,他为什么答应你。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让着你。祁枫,欺负一个可以拿捏的人,可不算什么本事。"

"那你让他来打我,杀了我呀!"祁枫冷哼道。

说完猛地站起来,心情恶劣地一拍桌子,生气说:"跟你在一起真讨厌,殷琉璃,你就是个讨厌鬼。"

"殷琉璃,你真是个讨厌鬼,切,小屁孩。"殷琉璃阴阳怪气地学着他的话说了一遍,随后撇撇嘴。

祁枫生气走了。

皮特刚刚把削好的火龙果端过来,看到只有殷琉璃一个,好奇问:"他人呢?不是要吃火龙果吗?怎么不见了。"

殷琉璃一转头看到皮特,吓得皱了一下眉。

"还真别说,你穿上女装戴上假发,真是漂亮。怪不得当时能骗得了他,不过你这个子也太高了,一般男人看到都会有心理压力吧!"殷琉璃拉着他转了一个圈,评头论足道。

皮特红着脸将火龙果盘放下。说:"姐,你别笑我了行不行。我这个样子都别扭死了,已经两年没有这样穿了,祁枫这个变态,还让我戴假胸,难受死了。"

"不过你别看我现在个子高,两年前我可没有这么高。那时候我才刚刚一六八,穿上女装正是漂亮的时候,这两年才长高的。"皮特又解释说。

殷琉璃点头道:"也是,刚见你的时候小小瘦瘦的,被祁枫的人打得半死。我也是一时好心救了你,没想到我们俩都认识两年了。"

"两年前要不是姐姐救了我,我恐怕早就被祁枫打死了。"皮特握了握拳头道。

"你也别恨他,像他这样的天之骄子,从小生下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居然敢骗他,被他打一顿也活该。算了,也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殷琉璃道。

"祁琛要来救你吗?"皮特高兴道。

殷琉璃点头。

皮特说:"其实姐,祁琛对你挺好的。你之前和祁枫联手算计了他那么多次,他都没有跟你计较,还来救你,对你这份深情可真是感人。你这次跟他回去,就跟他在一起吧!这样,他就可以保护我们,以后祁枫就不会再欺负我们了。"

"切,你懂什么。我要是喜欢他,我能跟祁枫一起算计他吗?"殷琉璃嗤之以鼻。

"那你喜欢谁?"皮特问。

殷琉璃想到某个人玉面冰冷地样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算了,不提了,提起来就伤心。"

皮特耸了耸肩。

这时候祁枫又来了,一看到皮特就笑着走过来,又是摸屁股又是摸胸。

摸胸还好,毕竟又不是他的,只是个假货。

可是……。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男人。"皮特生气道。

祁枫一听他男人的声音,就不免发火,捏着他的脸道:"你给我把声音憋着,不许说话。不是跟你说了吗?要说话也只能尖着嗓子,跟我装的像个女人。"

"你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我是男人,你再让我怎么装,我也变不成女人。"皮特被他捏的脸疼,呲着牙反抗道。

祁枫笑了笑说:"也不是不可能变不成女人,我给你下面切了,再给你吃点雌性激素。把你送去变个性不就行了?这个主意不错啊,我喜欢,就这么办。"

"祁枫,你敢,你这个疯子,变态。"

"好了祁枫,你别吓唬他了,你是要吓死他吗?"殷琉璃无语地上前将两人分开。

祁枫甩了甩自己的手道:"谁说我吓唬他了,我说的是真的。我是真的打算给他变个性,你看他模样多好看,我觉得他更适合当个女人。"

"适不适合是他说了算,我说了他是我的人,你别打他主意。"殷琉璃将皮特往自己身后一拉。

皮特躲在殷琉璃身后,瞪着眼睛怒视祁枫。

祁枫翻了个白眼,拍拍手坐下来吃火龙果。

吃了两口就冲皮特突然龇牙咧嘴,他那一口的红,看上去喝了人血似得。

吓得皮特一哆嗦,哆嗦的样子惹得祁枫大笑起来。

第二天,殷琉璃被祁枫带着和祁琛见面。

祁琛将赌场的地契拿给祁枫,说:"东西我给你带来了,人交给我。"

祁枫拿起来看了看,确认真假。

看到的确是真的,哼笑说:"还不错,谢了。你为了她,可真是豁出去了。"

"把人交给我。"祁琛冷着脸说。

祁枫道:"人交给你没问题,不过她说她还有个人在我那里,等一会她叫着一块走。"

"琉璃,是吗?"祁琛看向殷琉璃。

殷琉璃点头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轻易被这小子抓住。就凭他,想抓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好,你去把你的人带过来,我带你们离开。"祁琛说。

殷琉璃点头,转身往外走。

"你真的要这么做?"祁枫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在她耳边轻声问。

殷琉璃点头:"能不能逆袭就看你的本事了,路我已经给你铺好,接下来看你自己。"

"好,一言为定。"祁枫说。

祁琛等殷琉璃离开,看向祁枫问:"我有一年多没见你了,你倒是又长高了。"

"别用长辈对待晚辈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不配。"祁枫往椅子上一坐讽刺说。

祁琛脸色难看,深吸口气懂啊:"祁枫,不要用看阶级敌人一样的目光看着我。如果我真跟你一般见识,早就把你收拾了。"

"是呀,当初派人杀我,一场车祸害死了我母亲,偏偏我活了下来。那时候你没有再下第二次手。一定很后悔吧!可惜,后悔也晚了。一眨眼我就长这么大,你现在想杀我也没有这个能力了。"

"如果我想杀你,什么时候都有能力。我不杀你,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

"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殷琉璃怎么还不回来,我要带她离开。"

"呵,殷琉璃?"祁枫哈哈大笑。

祁琛眼眸沉了沉,看着他冷着脸说:"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傻了。"祁枫说:"你没看出来,这是我跟殷琉璃演的一出戏吗?你以为她还会回来。她早就跑了。她避你如蛇蝎,讨厌你讨厌到了极点,你自己还傻乎乎的以为她对你多少感情。祁琛,你也不过如此。一个贪恋情感的恋爱脑,如果不是你得天独厚,比我早生了那么十几年,你以为你会做到现在的位置吗?早就被人干掉了吧!"

"所以你们联合一起撬了我一个赌场?"祁琛说。

祁枫哼笑:"一个赌场算什么,我要撬,就撬了你。今天来到这里,你就别想走了。"

说完不知道按了哪里的机关。祁琛做的椅子突然从里面窜出手铐脚铐,将祁琛拷在椅子上。

祁琛挣扎了一下,还挺牢固,根本挣不开。

"祁枫,你想干什么,扣留我吗?"祁琛倒也不惊慌,看向祁枫问。

祁枫笑着说:"是呀,就是有这个打算。"

祁琛哼笑:"你知道你扣下我会怎么样吗?老一他们都在外面,我要是一直不出去,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办?"

"知道,知道,杀进来呗!"祁枫笑着说。

"你就不怕?"

"怕什么,就你那些手下,就算杀进来又能怎么样。你以为,他们能把你救走?他们的弱点可都掌握在我手里,我想拿捏他们,就跟拿捏你一样简单。"

"哼,他们的弱点,你怎么可能知道。"祁琛冷哼。

祁枫笑着说:"你忘了,我和殷琉璃可是合作对象。殷琉璃,曾经可是你身边最亲密的人。"

祁琛脸色一变,过了许久冷冷问:"殷琉璃跟你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当然是困住你,让你以后不要再去骚扰她。祁琛,你可真是可怜,自己爱了半辈子的女人,避你如蛇蝎,如果她能做到,恐怕恨不得杀了你吧!"祁枫讥讽道。

祁琛脸色难看,眼眸深沉。

祁枫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更加高兴。笑的更加肆意。

而殷琉璃这边,已经带着皮特上船。

本来祁枫是不想放皮特走,但是殷琉璃自然有办法声东击西,将皮特带出来。

皮特感激地抱着殷琉璃的胳膊说:"姐,谢谢你,你就是我亲姐。"

"别高兴太早,祁枫现在也就是跟祁琛针锋相对忙不过来,所以才没时间管你。等他空了,说不定还要去抓你呢。想好去哪里了吗?你跟了我两年也够了,以后你就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那里,不用再跟着我。"

"可是我想跟着你。"皮特说。

殷琉璃耸肩道:"好吧,如果你非常想跟着我,那就跟吧!"

"姐,你要去哪里?"皮特问。

殷琉璃沉默片刻,勾了勾唇轻笑一声说:"我回国。"

"回国?你的国家在哪里?"皮特好奇问。

殷琉璃无语道:"你看不出来吗?黑眼睛黑头发,我的国家当然是Z国。"

"是哦,那里有你的亲人?"

"不,有我爱的人。"殷琉璃勾唇轻笑,眼眸幽深地看向远方。

她努力了两年,一点一滴扶持祁枫,就是想用祁枫牵制祁琛。

现在,她终于可以回去了。

回去的途中,殷琉璃和皮特闲着没事,皮特硬是缠着殷琉璃说出她和她喜欢人的事。

殷琉璃被他烦的没办法,只好告诉他了。

皮特听完一脸无语地看着殷琉璃。

殷琉璃瞪大眼睛道:"怎么,干嘛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被我的深情感动了?不要这么崇拜我,姐就是这么有本事,喜欢的人呢就会好好保护对待。我既然喜欢他,自然是要扫平一切障碍。让他可以安然无恙地和我在一起。"

"姐,那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皮特讪讪地问。

"什么问题?"

"你离开了那么久,两年啊!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到处都充满诱惑力的时代,别说两年,两个月两天,都可能会让一个人变心。你确定这两年来他还一直在等你,没有变心,没有跟别人在一起?当初可是你要分手要离开,你确定你再回去,他还会等着你?"

殷琉璃:"……"

"他不等我等谁。还能有谁比我更好吗?"殷琉璃道。

不过语气有些虚。

皮特撇撇嘴,不置可否。

殷琉璃深吸口气,又瞪着眼睛说:"我不相信他会忘记我喜欢上别人,我都还没有变心,他怎么可以变心。"

"你不是说他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吗?搜一搜,说不定会搜出有关他的消息。"皮特道。

殷琉璃一听,马上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让人给她调查出白云扬的所有信息。

这些年她一直忍着打听他的任何消息,就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见他。从而被祁琛知道她还对他念念不忘,还打听他的消息,对他不利。

不过现在要回去,自然是要知道他这两年做了什么。

否则,如果真的如同皮特所说白云扬喜欢上了别人,那她……。

"姐,如果你喜欢的人真的和别人在一起了,你怎么办?"皮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殷琉璃闭了闭眼睛,冷哼一声说:"不怎么办,祝福他们。"

祝福两个字殷琉璃说的咬牙切齿,皮特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觉得她口中的祝福,绝对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祝福。

很快。那人就将白云扬这两年来所有的资料发给殷琉璃。

还有白云扬的照片。

照片上的白云扬好看的让人心醉,依旧俊美无双,依旧气质高冷。

而且比起两年前,多了几分成熟地味道,越发地吸引人。

只是他这两年的经历也颇让人无语。

殷琉璃看得眉头紧皱。

先不说他跟林月月的绯闻,光是他跟柳薇洛订婚的消息,就足够令殷琉璃崩溃。

皮特凑过来看了一眼,看到白云扬的照片忍不住哇了一声说:"很帅,没想到姐姐你喜欢这样类型的。"

不过又看到信息上写了白云扬和一个叫柳薇洛的女人订婚的消息,皮特又尴尬地看着殷琉璃。小心翼翼地道:"可是他居然订婚了。"

"我没有瞎,看得到。"殷琉璃冷森森地说。

"我知道,我只是惊讶。"皮特讪讪地笑。

说完赶紧站起来溜了,免得一会殷琉璃骂人,他会被殃及。

接下来一天,殷琉璃一句话都不说。

皮特看着她都觉得瘆得慌,但是也不敢找她随便说话。

他们终于到达Z国,又辗转了几个小时,来到殷琉璃所说的江城。

殷琉璃在酒店订了两个房间,恰好看到报纸上说林月月今天在江城有活动。

林月月经过两年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娱乐圈的大花。

电视电影拍了不少,人气已经势不可挡。

殷琉璃让人送了一身漂亮的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去林月月活动的酒店。

没想到,她一去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殷琉璃哼笑,拿出一沓钱塞进保安的口袋里说:"帮我联系林月月的经纪人,就说我有事叫他。"

保安还从没见过这么大方的粉丝呢,居然还塞给保安钱。

想到只是见经纪人,又不是见大明星自己,所以保安立刻答应了。

经纪人听了保安的话也是惊讶不已,他们家月月可是宅男杀手,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方的女粉丝了。

经纪人很快过来,当看到殷琉璃惊讶地瞪大眼睛。

这个经纪人还是殷琉璃当初找给林月月的,比较靠谱。也是全靠了他,这些年林月月才越来越好。

所以经纪人自然是认识殷琉璃,又是惊讶又是激动道:"殷小姐,您怎么突然出现了。太惊喜了,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啊!"

殷琉璃笑了笑说:"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你是来找月月的吗?"经纪人连忙问。

殷琉璃说:"是呀,不过她换号码了,我联系不上她。而且她现在是大明星,我说要见她,人家未必放我进来,所以先来找你。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时间,能不能跟我见一面。"

"有,只要是你,什么时候都有时间。"经纪人一口答应道。

"不先通报通报?也许人家现在腕大了,未必愿意再见我。"

"说什么呢,她不见谁也会见你,没必要通报。直接跟我进去。她看到你,肯定要高兴疯了。"

果然,林月月的经纪人还是很了解她。

林月月本来坐在沙发上闭目休息,听到经纪人的声音不耐烦地嘟囔一声。

等睁开眼睛看到殷琉璃,整个人就呆滞了。

随后"啊"的一声尖叫,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过来紧紧地抱住殷琉璃说:"你怎么回来了,天哪,我在做梦吗?"

殷琉璃露出轻笑,拍了拍她的背道:"你没有做梦。林月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什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呜呜呜,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天哪,我想死你了,我怎么觉得这是在做梦呢。"林月月不肯松开她,抱着她又哭又笑。

不过很快,林月月将她松开,瞪大了眼睛说:"你回来的正好,今天晚上有一个慈善晚会。白云扬也会参加。你跟我一起去,你一定要跟我一起过去。"

殷琉璃深吸口气,勾唇冷笑说:"我去干什么,人家现在都已经有了未婚妻,我又何必去凑热闹。"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要去。他今天跟他未婚妻一起参加,你就跟我一起去。殷琉璃,那可是你的男人,难道你要拱手让给别人吗?"林月月急着说。

殷琉璃道:"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可是如果不是我的,我抢了也没意思。"

"这可不是你殷琉璃的作风,不是你的你喜欢也要抢回来才是。我不管,你们俩的爱情,可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白月光,你必须跟他见一面才行。你这身衣服不行,老赵,去找最漂亮的衣服,最好的化妆师,我要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惊艳全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