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14章 夺人所爱
 
林月月还真的让经纪人给殷琉璃准备了漂亮衣服,还请了化妆团队过来,给她好好打扮一番。

林月月看着殷琉璃美艳无双地样子,托着下巴道:"感觉还少了些什么。"

"少什么,钻石项链?我要是戴上,白云扬恐怕会以为我是故意挑衅他,跟他炫富吧!太土了。"殷琉璃说。

"谁说要戴大钻石项链了,我又不是以前的大傻妞。我是说你身边还缺一个优质男,他都能带着未婚妻出场,你一个人是不是太凄惨了。我身边倒是有不少长得好看的小男生,不过都是演艺圈的,被白云扬一查就能查个底朝天。与其那时候更丢人,还不如不带。唉,没想到混迹社会那么多年,细想身边居然没有一个靠谱的男人,果然男人都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林月月摇头叹息。

经纪人马上在一旁说:"怎么说话呢,我不就是吗?"

"切,你倒是人品挺优质,可是这长相……。"林月月摇摇头叹息一声。

殷琉璃也在一旁忍不住笑起来。

经纪人一捂脸,忧伤地说:"你们太欺负人了。"

说完便跑出去。

殷琉璃勾唇,看着林月月说:"不用吧,我又不是跟他斗气,还要故意找个男的恶心他。我用不着,他带未婚妻就带。我还听说他跟你闹过绯闻。"

"你说那件事啊,那都两年前的事了。"林月月连忙将那次的事情跟殷琉璃解释清楚。

殷琉璃听了稍稍松口气,但是又冷哼说:"那他之后也不没少和别的女人闹绯闻,直到跟柳薇洛订婚才消停。没想到啊没想到,以前我还觉得他是单纯痴情的好男人,我这才前脚刚走,后脚人家就桃花满天飞。"

"怎么,吃醋?"

"吃什么醋,我才不吃醋。当初我也没有多喜欢他,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离开。"殷琉璃表情不自然地撇撇嘴。

林月月耸肩,她就知道殷琉璃和一般的普通女人不同。不会在乎这些小情小爱,更不会被这些小情小爱所伤害。

不过没想到过了一会,殷琉璃又突然说:"如果我单身一个人,真的会显得很奇怪,在白云扬面前很没面子吗?"

林月月:"……"

"呵呵,没面子倒也谈不上。只不过……男女分手之后再见面,总希望能让对方看到自己光鲜靓丽的一面,心里面才会平衡。毕竟,一个有正常思维正常能力的人,都不希望在前任面前卖惨。"

"我身边倒是有一个人,长得好,颜值高,又年轻有气质。最重要的是,白云扬是绝对不会查到他的底细。"殷琉璃深吸口气缓缓道。

林月月一拍手,笑着说:"有这么好一个你怎么不早说,在哪里,我都想见见。"

"在酒店呢,你派个人去接他吧!他不认识路。"殷琉璃说。

林月月点头,马上安排经纪人亲自过去把人接来。

而且,还根据殷琉璃的描述,提前给他准备礼服。

"他到底是你什么人,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有没有女朋友,你要不给我介绍介绍?"

"你想什么呢,人家才多大,十八岁好不好。"殷琉璃翻了个白眼道。

林月月连忙说:"你放心,我不嫌他年纪小。"

"切。那人家还嫌你老呢。"殷琉璃撇嘴。

林月月依旧不肯放弃道:"老怎么了,我虽然比他大了那么几岁,可是我保养的好啊,人家现在都还说我像十八岁的小姑娘。而且像我这个年龄,知道疼人,又有经济基础,多少小狼狗打着灯笼等着我青睐呢,可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运气。"

"你现在可真膨胀,不过这些年,你身边就没有合适的?"殷琉璃问。

林月月叹息说:"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可是真正合适的却没有。不是我嫌弃人家,就是人家嫌弃我,要不然互相嫌弃,功利心太重。我呀,是历尽千帆,现在最希望有一张白纸在我面前,比如说你这个小弟弟。"

"容蓝怎么样了,你不是一直喜欢他吗?"殷琉璃问。

"大神早就半隐退了,很少出来。大神在这个江湖上,已经是传说。我跟他算是关系一直维持着并且比较好的朋友吧!偶尔还会一起聚聚餐。有空我约他,我们一起见个面。不过他现在出来一趟可不容易,被他们家那个小朋友看得死死的。那个死丫头,都已经一米七了,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为什么还跟个小孩子似得死缠着大神不放。要不是她年龄真的太小,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对大神另有图谋。"林月月愤愤地说。

殷琉璃知道她说的小朋友是谁,应该就是容蓝照看的那个朋友的孩子。

不过看殷琉璃一脸愤慨地样子,看来两人的关系不怎么样。

经纪人很快将皮特接回来,林月月看到他立刻眼睛就亮了。

捅了捅殷琉璃说:"长得可真好看,果然是个大帅哥。"

"行了,赶紧让他换衣服,别耽误你的行程。"

"知道知道,放心,晚不了。我们去早了也没用,白云扬也不会这么早去的。像他这样的大老板,过去顶多就是压轴,撑撑场面。这次慈善晚宴的负责人你知道是谁吗?就是陈少。没想到吧!那家伙现在也正儿八经地做起事情,脱掉了一身痞子装,装的人模人样了。这陈家和柳家本来就有姻亲关系,白云扬和柳薇洛过去,就是给陈少撑撑面子。"

"居然是他?那家伙居然还没有坐牢,还在外面蹦跶。你知道是他主办的,为什么还要去?"殷琉璃蹙眉。

林月月叹息道:"在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跟他早就是过去式了,他就发疯了那么一次,而且还是被人利用。之后也就再也没有找过我麻烦,现在我们见面,大家也都客客气气的。他给我这个数,你觉得我能拒绝他吗?"

林月月伸出五根手指头。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

不过心里却依旧气愤,白云扬那个家伙实在是太没原则性了。忘记和陈少之间的恩怨了?还是说因为柳薇洛,所以才能这么轻易放下。

经纪人开车送他们三个过去。

一下车自然有保镖和保安上前,将他们三个团团围住一路护送。

不过林月月是明星,自然也有很多记者早就蹲点在这里,等着拍林大影后。

林月月压低声音对殷琉璃说:"自信点,面带笑容,和小狼狗手牵手。明天你们俩会跟着我一起上头条,可不能给我丢脸。"

"放心,我自信着呢。"殷琉璃微微勾唇,挎在皮特的臂弯上,一副趾高气扬地样子。

不过她也不敢太高调,赶紧拉着皮特往前走了几步,跟林月月错开。

林月月作为明星,还是要有明星的自觉,故意放慢脚步甚至停下来,让人多拍几张照片。

她跟媒体既是仇人也是合作伙伴,适当的时侯还是要给点好处。

"姐,我真的要进去吗?"皮特一脸尴尬地问。

殷琉璃面无表情地说:"进去,当然要进去。还有你给我装的冷艳高贵些,别一副唯唯诺诺地样子。"

"我知道,你是要气你前男友,女人啊!"皮特叹息。

结果被殷琉璃打了一巴掌。立刻闭嘴。

不过他们来晚了。

白云扬过来既然是给陈少撑面子,就不会来这么早。

所以等林月月进来后,端着红酒杯到处应酬的时候,殷琉璃和皮特就闲的没事坐在角落里啃手指。

"姐,你以前真的在这里生活过?那应该很多人都认识吧!为什么不见你跟他们叙旧。"皮特无聊也就算了,看殷琉璃也跟他一样无聊,不禁好奇问。

殷琉璃冷哼说:"没有旧情可言,有什么可叙的。别跟我说话,心情不好。"

"还有,别再叫我姐,被人听到了。"殷琉璃又不忘警告。

皮特点头。

这场慈善宴会倒是来不少人,其实有很多还是殷琉璃认识的。

毕竟殷琉璃之前在江城也算是风云人物,跟在白云扬身边,想不多认识几个人都难。

不过她现在看到这些人就烦,就容易想起很多事情。

她也没想到她殷琉璃也会有一天,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不像她了。

当然,最令她生气的是,到现在居然都还没有人认出她。

也是,她当年昙花一现,在江城虽然掀起水花。

可是很快就消失匿迹,而且白云扬还不许别人在他面前提起她这个人。一提就生气,之前有个不长眼的故意拿她跟白云扬套近乎,直接被白云扬整的破产了。

从此以后,殷琉璃这个名字就成了江城的禁忌,在白云扬面前的禁忌。

当年本来也没有多少人记得她,现在时隔两年她又回来。而且一出场还是这么漂亮,自然没有人会想到她是殷琉璃。

很多人看到这么美得美女,其实是蠢蠢欲动心痒难耐的。

但是殷琉璃身边又有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孩子,所以肥头大耳自觉不如人的也就不敢上前,只敢过两把眼瘾。

"陈少,那边一个美女,没见过,真是漂亮的没话说。"一个男人去找陈少,忍不住对他挤眉弄眼。

陈少往这边瞟了一眼,也没有认出殷琉璃,好奇道:"这是谁啊!"

那人说:"我还想问你呢,你居然也不知道。这可是你主办的,请了谁不知道?那么漂亮的美女,应该不会不了解吧!是不是想独吞,不想告诉哥们?"

"怎么会,我是真不知道。等一等,我过去问问。"陈少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轻咳一声露出自认为很帅很有魅力地表情,朝殷琉璃走去。

殷琉璃正撑着下巴看人群涌动。

陈少突然站到她面前,挡住她的视线,让她不满地皱眉。

"你谁啊?"殷琉璃不满地皱眉。

一抬头看到陈少笑容满面地表情,不禁惊讶了一下,站起来说:"原来是你呀!真是冤家路窄,仇人总习惯比较经常见。"

陈少:"……"

"冤家路窄?仇人?小姐,我们认识吗?"陈少吃惊地笑问。

殷琉璃轻哼,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着陈少眨眨眼睛道:"这才两年的时间,就把我给忘了。你那片种茶树的山头怎么样了?两年了,应该也长出新茶了吧!有空过去品尝品尝。"

"你是殷琉璃?"陈少怪叫道。

殷琉璃哼笑说:"不然呢,我才走了两年,又不是去整容了,不至于连我都认不出来吧!"

陈少咬了咬牙,他还真没认出来。

刚才只看到美女,被美色晃晕了眼。

现在仔细一看,这不是殷琉璃又是谁呢。

他也是猪油蒙了心。狗尾巴晃了眼睛,才没有认出殷琉璃来。

"你怎么在这里,我可不记得请了你。"陈少冷哼说。

殷琉璃道:"你请了林月月,所以我就过来看一看了。你这个慈善晚会做什么?拍卖还是捐款,我比较感兴趣,过来参观参观。"

"我这里可不欢迎你,而且白云扬和柳薇洛马上就来了。"陈少说。

殷琉璃耸肩道:"他们来就来吧!怎么,我还不能见他们了?还是说他们没脸见我呀!"

"殷琉璃,你都跟白云扬离婚了,你嚣张什么呀。现在白云扬可是跟柳薇洛订婚,他们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你想跟白云扬见面是什么意思?"陈少生气问。

殷琉璃哼笑道:"我跟他见面是什么意思。关你什么事。是柳薇洛的未婚夫,又不是你的,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还是说,你也对白云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所以才这么激动?那你没用,我虽然对白云扬没兴趣了,可他喜欢的还是女人。"

"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陈少气的嚷嚷。

皮革站在一旁终于忍不住开口,对陈少说:"这位先生,麻烦你说话客气些。一个大男人跟女人吵架,实在是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你又是谁?"陈少看着皮特问。

"我是她男朋友。"皮特笑着挽住殷琉璃的手臂说。

陈少:"……"

什么鬼。

"殷琉璃,你居然都有男朋友了。还是这么一个小男生?"陈少怪叫道。

殷琉璃笑着说:"怎么,嫉妒啊!不过嫉妒也没用,他也只喜欢女人。"

"我也就喜欢男人啊!"陈少愤愤地说。

一激动,发生了口误。

正好林月月走过来,听到陈少这句话惊讶地瞪大眼睛,连忙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道:"陈少,原来你喜欢男人啊!对不起,对不起,以前还怀疑你对我图谋不轨,是我误会你了。"

陈少:"……"

"我喜欢女人,喜欢女人,说错话了还不行。"吼完后陈少愤愤离开。

果然和殷琉璃在一起,他总是控制不住他自己。

林月月噗嗤一声笑起来,等陈少走远后笑着对殷琉璃说:"终于又看到这一幕了,也只有你能把人气的跳脚。"

"这两年的时间,他倒是变了不少。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提着刀子就来跟我干一架了。现在,也只是跳脚。"殷琉璃哼笑说。

林月月道:"的确变了不少,也没办法,你不知道吧!他那个教授哥哥天才死了。现在他们陈家,就可只剩下他这一个独苗苗。他要是再不努力,他父亲这一生就真的成了笑话。"

"死了?怎么死的。"殷琉璃挑眉问。

"吸D,没想到吧!那个从小就是天才,被无数人看好,被陈家寄予希望的天才居然吸D。也许是他腿断之后太过压抑吧!反正不管怎么样,死了,死的还不光彩。陈少亲自给他收的尸,收完尸之后就变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三天,再出来就解散了他那个小混混团伙。然后不耻下问地去了柳家请教,现在在柳家的扶持下,也算是事业小成。他和他父母的关系,也因此缓和了许多,至少现在让他进家门了。"

"原来,人真的是会便的。"殷琉璃喃喃说。

"人当然是会变,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会变。"林月月道。

刚说完。门口传来骚动声。

林月月往那边看了一眼,立刻说:"是白云扬来了。"

殷琉璃急忙朝门口看去,虽然那边围过去的人不少。可是茫茫人海中,白云扬依旧如同遗世而独立般的存在。

即便是人海中,也就能够让人一眼看到。

殷琉璃从没有生气过自己的眼神居然会这么好,好到可以清楚地看清白云扬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可以看清他的眉,他的眼,他脸部的每一个位置。

熟悉而又陌生。

是呀,熟悉而又陌生。

曾几何时,她以为这个人是她可以敞开心扉,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人。

一转眼,却以陌路。

"不过去看看吗?"林月月问。

殷琉璃回过神。摇了摇头道:"不过去了,我们就在这里坐回,一会就走。"

"你来都来了,不去打招呼?"林月月问。

殷琉璃再次摇头。

林月月看她这么坚持,叹息一声说:"那好吧!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过去看看。等一会还有慈善拍卖,我也要拍一件东西才行。"

殷琉璃点头。

林月月走后,殷琉璃又看向白云扬的方向。

她感觉白云扬朝她这边看了一眼,虽然只是一瞥,但是却让她深有触动。

但是只一眼,白云扬又转过脸,跟身边的人说什么。

随后,又低着头跟柳薇洛说什么。

柳薇洛笑的满面春风,两个人男才女貌,羡煞周围一干人。

殷琉璃看着,沉了沉眼眸。

皮特凑过来凑到她身边问:"姐,你前男友来了,你不过去看看?"

"是前夫。"

"好吧,前夫。我看他跟现女友关系挺好,你不过去吗?"

"他跟现女友关系好,我就要过去?"殷琉璃挑眉。

皮特笑了笑不说话了。

这时候拍卖会开始了,拍卖的都是一些并不稀奇还算有点价值的东西。主要是为了做慈善,所以价格都在大家接受的范围内。

既然是被邀请过来,能来的就说明可以买得起。

林月月也买了一件。花了五百万,全部由陈少捐给贫困灾区。

马上有人给林月月拍照,明天娱乐报道的头条,肯定又是大明星做善事。

白云扬和柳薇洛过来,虽说是压轴,可也不能空着手来空着手走。

所以最后一件压轴的物品,就是专门放着等白云扬和柳薇洛拍得。

这是一条蓝宝石项链,倒也不稀奇,不过难得色泽鲜艳大小恰当,设计风格也比较独特。

所以拍卖价是两千万。

现场不少女性的眼睛都直了,但是也知道这是柳薇洛志在必得的东西,她们也只能眼馋眼馋。

"两千万一次。两千万两次,两千万三……。"

"两千一百万。"殷琉璃牵着皮特走过来,高声叫道。

众人诧异地扭过头,心想这是谁啊!这么没眼色,居然敢跟柳薇洛抢东西。

柳薇洛也蹙起眉头转过身,当看到殷琉璃的时候,她颤了一下,眼神中流露出慌乱。

殷琉璃扑捉到她眼神中的那一丝慌乱,微微勾唇,笑的越发从容。

她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牵着皮特的手走过去,瞥了白云扬和柳薇洛一眼,浅笑着说:"白先生,柳小姐,不好意思。这条项链我也喜欢,不如割爱让给我。"

柳薇洛正要开口。

谁知白云扬先她一步开口说:"抱歉,这条项链我未婚妻喜欢,所以不能割爱。喜欢的东西,怎么能随便让给别人。"

殷琉璃挑眉:"所以,你打算跟我抢了?"

"价高者得,算不得抢。"

"皮特。"殷琉璃冲皮特叫了一声。

皮特点头会议,马上扬声说:"八千万。"

众人:"……"

从两千万追加到八千万,整整翻了四倍,这么大的手笔。简直惊呆一众人。

这条项链的价值,绝对没有这么高,这根本就是仗钱欺人。

不过,他们也都好羡慕他这份勇气。

毕竟勇气也是要有经济基础,没有经济基础,也不敢有这种勇气。

"好,我们退出。"白云扬说。

殷琉璃:"……"

"你不加?"

"你都加了这么高了,这条项链已经失去了它的价值。再喜欢也没有必要盲目投入,我们又不傻。"白云扬轻笑说。

殷琉璃磨了磨牙,这家伙,他是在说她傻吗?

"好,既然白先生不追加。那这条项链就归我了。没办法,心爱之物,无论如何都是要拿到手的,傻一点,都比求而不得的遗憾强。"

"那恭喜这位小姐了,得偿所愿。"白云扬轻笑道。

殷琉璃咬牙。

这位小姐?

呵,没想到再见面,她在他口中居然就是这位小姐。

"不客气,也承蒙白先生割爱。抢了你未婚妻的心爱之物,白先生可要费点心思哄女朋友开心。"殷琉璃挑衅地挑眉。

白云扬搂住柳薇洛的肩膀,宠爱地看着她笑着说:"没关系,薇洛一向是个懂事的人,不会在意。"

柳薇洛配合地笑了笑,两个人甜蜜对视。

殷琉璃:"……"

"那就好,我还怕你们吵架,我不好意思。既然柳小姐不在乎,我也就放心了。"殷琉璃说。

说完,她看了皮特一眼说:"还不付了钱把项链拿过来,拿了我们就走了。"

"啊,这么早走,时间还早着呢。"皮特说。

殷琉璃瞪了他一眼道:"不然你还想在这里吃夜宵?赶紧回酒店,我着急你给我按摩。"

"哦,好。"皮特连忙点头。

乖乖地去把钱付了,不过付完钱之后看到账单,又不禁咋舌。

等他和殷琉璃上了林月月的车,将项链拿出来给殷琉璃,殷琉璃看都不看就丢在一边。

皮特连忙说:"姐,这可是八千万,你就这么随手一丢啊!对了,是我付的钱,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

"钱,什么钱?"殷琉璃瞪着眼睛问。

皮特叫道:"姐,你不能这样,当然是项链的钱。这项链可是你买的,钱是我付的。"

"你还说,我让你加,你一百万一百万的加会死啊!一下子加到八千万,你当我的钱是打水漂来的。"殷琉璃生气骂道。

皮特急着说:"你这根本就是故意迁怒吧!可是再迁怒,你也得把钱还给我吧!"

"行了行了,给你给你,给我闭嘴吧!"殷琉璃不高兴地道。

皮特一听把钱给她,立刻就把嘴闭上了。

林月月看着他们俩的互动,悄悄地凑到殷琉璃身边说:"看他对你这个态度,感觉你们真的没什么。这么有钱颜值又高的小哥哥,介绍给我呗。"

"哼,这样的你可消受不起,抠门着呢。"殷琉璃嗤之以鼻地说。

林月月道:"我不嫌弃。"

"对了,你那房子还在吗?"殷琉璃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问。

林月月问:"什么房子?"

"就是之前我借宿的那个房子,一室一厅的小公寓。"

"在啊,那是我买的第一所固定资产,所以这些年一直留着。而且当初你住过,我也没舍得卖掉。"林月月说。

"借给我吧!我给你租金,或者卖给我也可以,我想搬去那里住。"殷琉璃道。

"可是太小了吧!才一室一厅,一个人住也比较拥挤。"

"谁说一个人住,我们俩一起。"殷琉璃说。

皮特道:"可以换成两室一厅吗?这样我就有自己的房间了。"

"你还想有自己的房间?"殷琉璃瞪他一眼。

皮特立刻怏怏地低下头,捂住自己的嘴。

"你们俩要同居?"林月月惊讶道。

"你不用管,把房子先借给我就行。"殷琉璃说。

"借给你没问题,送给你都没问题。可是……这件事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这样做,就真的是跟白云扬一刀两断。其实你这次回来,虽然嘴上说没什么感情了。可是在心里,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和好的,我很看好你们。"

"你怎么不看好柳小姐,柳小姐和他是青梅竹马。或许从一开始,柳小姐就是他心目中的白月光。只是……有我这个绊脚石。"

"我觉得白云扬不是这种人。"林月月道。

殷琉璃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林月月想到今天白云扬的态度,的确是有些冷淡,叹息一声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边的慈善晚会,殷琉璃他们一走,白云扬就带着柳薇洛离开。

白云扬的表情很正常,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上车后也不发一言。

柳薇洛试探着想开口跟他说话,还未开口,就被他直接警告说:"先不要说话。"

柳薇洛轻叹口气,默默地转过身。

白云扬让司机先送他回家,下车的时候他跟柳薇洛连告别的话都没说就走了。

回到家后,吴管家看到他回来连忙上前迎接。

结果白云扬看到吴管家也是一言不发,径直地上楼。

很快,楼上的运动室里就传来砰砰乓乓的声音。

吴管家抽了抽嘴角,他们家大少爷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了。难不成,今天又是谁在他面前提了殷琉璃的名字?

吴管家等里面消停后才担心地敲了敲门。

白云扬出来,一身的汗水,额前的头发垂下脸黏在脸上。虽然身体疲惫,却眼睛晶亮,颇有一些少年气。

接过吴管家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淡淡地说:"她回来了。"

说完后情不自禁地勾了勾唇,朝浴室走去。

吴管家震惊地目瞪口呆。

她回来了?

她是谁。

除了殷琉璃,谁又能让他们家大少爷如此在意。

震惊后的吴管家激动不已,赶紧把电话打给白云珠。

"小姐,大少奶奶回来了。"吴管家激动地说。

白云珠还以为吴管家说的是柳薇洛,说:"回来就回来呗,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稀奇。"

"我说的是大少奶奶,殷琉璃。"

"啊,殷琉璃回来了?"白云珠惊叫一声扔了电话。

吴管家听到电话里发出"嘟嘟嘟"地声音。

白云珠这边已经挂断,打给白云扬了。

不过打了一通没打通,她又赶紧查今天白云扬的行程,最后将电话打给柳薇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