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15章 厌恶地眼神
 
殷琉璃没想到,她搬到林月月的住处第一个人见的居然是白云珠。

看着白云珠她的内心其实挺复杂,在她离开之前和白云珠相处过一段时间,的确不错。这是个单纯商量,而且是个兄控的女孩。

只是她的身体里有她孪生姐妹的一部分,每次看到她,她的内心其实又喜欢又抗拒。

时隔两年再见,依旧如此。

"原来是白小姐,好久不见。"殷琉璃笑着道。

白云珠先是深吸口气,随后又低下头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殷琉璃蹙眉,心想。这丫头该不会生气我当初一走了之,抛弃她哥哥,所以来找我算账吧!

白云珠这边已经又重新抬起头,目光犀利地看着殷琉璃。

殷琉璃不由得闪了闪眼眸,悄悄地往后撤了撤身体。

如果白云珠冲她动手,她是一定会躲开的。

不然她要是下意识地还手,肯定会把她打进医院。

只是没想到,白云珠不是打她,而是……。

"嫂子,你总算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你怎么走了那么久,为什么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哥哥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不再像他,变得冷酷。变得……。现在回来就好了,回来就不要再走了,求求你了嫂子。"白云珠抱着殷琉璃又哭又笑,又激动地说。

殷琉璃两只手举在半空中,整个人都懵掉了。

白云珠现在的操作让她一脸懵,这可比打她一巴掌更加令她无措。

皮特在房间里也听到这边的声音,立刻跑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皮特一脸不解地问。

白云珠听到男人的声音,一抬头看到皮特,不禁立刻将殷琉璃松开,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你是谁?"白云珠问。

皮特笑着说:"你好,我叫皮特,是殷琉璃的……。"

"男朋友。"殷琉璃在他说出来之前回答道。

"什么?男朋友?什么鬼?"白云珠惊叫道。

殷琉璃笑了笑说:"白云扬都能有未婚妻,我就不能有男朋友吗?就是这个样子。白小姐,我很感动这么长时间,你依旧对我这么好,不过很抱歉,我和你哥哥早就离婚了,所以以后可以叫我名字,可以叫我殷小姐,叫我一声姐姐也可以,但是就是不要再叫嫂子。你的嫂子,另有其人。"

"你是说柳薇洛吗?她……。"

"她怎么了?难道她不是?"殷琉璃急切道。

白云珠张了张嘴巴又闭上,过了一会才小声嘟囔说:"也不是,他们俩的情况有些复杂,我也说不清楚。算了,这件事还是让哥哥亲自跟你说吧!总之你现在回来了就好。"

"傻丫头。"殷琉璃叹息一声摇摇头,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

白云珠立刻说:"我才不是傻丫头,我都已经长大了。现在跟在哥哥身边,我也能独当一面。不过你这个男朋友是假的吧!一看就是个小孩子,你有过哥哥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的小孩子。"

白云珠说的十分自信。

皮特在一旁抽了抽嘴角,他这是人在旁边站锅从天上来吗?

什么都没做也会被殃及。

殷琉璃轻咳一声,脸色不自然地说:"你一个小女孩懂什么,对了,你嫁出去了吗?和安然怎么样?"

"我跟安然能怎么样,他早就结婚了好不好,下个星期儿子满月酒,你去不去?"

殷琉璃:"……"

"安然都结婚了呀!"

"是呀。是个护士,很漂亮。"白云珠笑着道。

殷琉璃轻叹口气,虽然她不是很了解,可是也知道白云珠和安然之前有过一段。

只是白太太嫌贫爱富,看不上安然,又加上白云珠生病,这段感情也就戛然而止。

没想到一晃,安然的儿子都要满月了。

看到白云珠现在如此云淡风轻地谈论安然,谈论安然儿子满月的事,像是之前从未发生过一样。殷琉璃心想,他们老白家的基因是不是都是如此,拿得起放得下,不会拖泥带水。

"白总,您在这里呀!老板到处找您,让我务必把您带回去,不要胡说八道。"周易从电梯里出来,看到白云珠大松口气,喘着气对白云珠说。

殷琉璃看着周易道:"周特助,好久不见。"

"殷小姐好。"周易低着头跟殷琉璃打招呼。

打完招呼后又再一次催促白云珠离开。

白云珠不高兴地道:"我跟嫂子……琉璃姐还有话没有说完呢,我不能走。"

周易板着脸说:"老板说了,您要是不听话,他就生气了。"

白云珠一听白云扬会生气,果然怂下来,撇了撇嘴。

殷琉璃见不得她这副委曲模样,立刻说:"周特助,你现在也很会狐假虎威呀!云珠就是个小姑娘。白云扬吓唬谁。虽说她是白云扬的亲妹妹,可是她身体里还有我孪生姐妹的肾,要说也跟我有点关系。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跟她聊聊天怎么了,他就这么着急把人叫走。还是说他心虚,所以不想让云珠跟我说话。"

"殷小姐说笑了,我们老板又有什么好心虚。只是老板说白总身体不好,而且为人单纯,怕被外面的人带坏了,所以才让把她带回去。白总,还是跟我走吧!别惹老板生气。"

"怕被人……带坏了,他是在说我吗?"殷琉璃生气道。

白云珠看到周易态度如此强硬,便知道她哥哥一定是真的要生气了。

只好跟殷琉璃说:"琉璃姐姐,那我先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好,有空我去找你。"殷琉璃说。

白云珠笑着点头,往电梯走去。

白云珠走进电梯里,不过周易却停了停,等白云珠进电梯后对殷琉璃说:"殷小姐,老板还让我转告您一句话。"

"什么话?"

"当初既然选择离开,现在就不该回来。"

殷琉璃:"……"

"我回来管他什么事,江城是他家的呀!"殷琉璃生气地大骂。

可是周易已经走进电梯里,并且关上了电梯门。

皮特在一旁忍不住幸灾乐祸说:"姐,没想到你这个前夫还挺厉害。你这么厉害的人,都被他拿捏的死死的。"

"你哪只眼睛看我被他拿捏的死死的。"殷琉璃大吼。

皮特说:"你瞧你,以前杀伐果断,遇事不惊。就算祁枫给你一巴掌,你都能淡然面对。可是遇到你这个前夫的事,你总是乱了阵脚,大吼大叫,明显就是很不淡定。这可不是好事情,听说,爱的深的那个人,才容易不淡定。你这个问题不止是爱的深,最大的问题是人家已经不爱了,你还念念不忘。"

"你胡说,谁爱得深了,我也不爱了好不好。当初抛弃他的人是我,我才是胜利的那一个。"殷琉璃生气地将皮特推倒在沙发上。

皮特躺在沙发上说:"你光是嘴上说没用,没有人相信你啊!回来的人是你,一回来就跟人家未婚妻抢东西的人也是你,回来后还住在分手是房间的也是你。无论怎么看,你都是放不下的那个吧!"

"砰"的一声,殷琉璃将门关上。

皮特突然想起什么,立刻跳起来冲到门口,拍着门道:"开门,开门,你总得给我一床被子。"

白云珠被周易带下楼,周易说:"白总,我送您回家。"

"不用,我开车来的。而且我也没想回家,我去找我哥。"白云珠说。

说完便坐进车里开车走了。

周易叹息一声。只好开车在后面跟着。

看到白云珠真的开去白公馆,才停下来,先给老板打了个电话报告一声。

白云扬说:"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周易挂断电话调转车头离开。

白云扬收起手机,没一会白云珠就进来了。

"哥,嫂子回来了,你什么想法?"白云珠一进来就问。

白云扬看着她说:"能有什么想法,她是带着男朋友回来的。而且我们已经离婚,我身边也有未婚妻,最熟悉的陌生人就是我们现在最好的状态。"

"你就装吧!我还不知道你?你心里从来就没有放下过嫂子,你跟柳小姐订婚,也只是因为……。"

"好了云珠,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会看着办,你就不要操心了。"白云扬打断她。

白云珠嘟起嘴巴。

白云扬笑着揉揉她的头发说:"好了,别嘟嘴巴了,像个小孩子。你现在可是集团的总经理,这个样子可不好,让人看了没有威严。对了,母亲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呗,就是问你什么时候有空过去吃饭,她挺想你的。"白云珠说。

说完怯怯地看着他。

白云扬轻笑,他知道白云珠在撒谎。

尉迟蓉怎么会想他,前面二十多年都没有想过,现在还不至于到想的地步。

定然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了。

不过看在白云珠的面子上,他也不愿意跟尉迟蓉弄得太僵。

"我有时间会回去的。"

"好,我回去告诉母亲,她一定很高兴。还有嫂子的事情……。"

"你今天过去她跟你说什么?"白云扬又打断她问。

白云珠耸肩说:"也没说什么,哦对了,她家里还有一个小男孩。她说是她男朋友,但是我看不是,年纪太小了,她一定看不上的。她也不让我叫她嫂子,让我叫她姐。哥,你如果还真的喜欢她,就真的要抓紧时间,不能再继续拖下去,否则她真的会变心的。"

"放心,我知道轻重,赶紧回家吧!要不要我让人送你?"白云扬问。

白云珠摇头。

吴管家这里端了茶送来,白云珠喝了一口就放下说:"我先走了。"

白云扬点头,目送她离开。

白云珠一走,白云扬又打电话给周易,让他去查殷琉璃住的那片公寓的情况。

"那片公寓年底就要拆迁,我们公司已经买下地皮,打算建造一个文化广场。"周易查了一下资料说。

"提前搬迁吧!"白云扬道。

"啊,提前?"周易惊讶。

白云扬说:"你想办法调一下,让业主们这个星期就搬家,把那一块空出来。放出消息,先搬的有优先选房权。"

"可是……。"

"按我说的做吧!"

"好吧,我会尽快落实。"周易说。

白云扬挂了电话,勾了勾唇,安心地去睡了。

第二天,白云扬约林月月打高尔夫。

林月月接到电话惊讶不已:"白先生,您怎么会有时间约我打球,这可真是稀罕。"

"有什么好稀罕,我们两个不是还闹过绯闻嘛。连绯闻都能闹得出来,一起打球又算什么。"白云扬说。

林月月连忙道:"那次的事情我完全就是受害者,是意外,你别总是提了好不好。你提,殷琉璃也提,说的我好像是撬了闺蜜男朋友的渣女似得。"

"怎么,她也怀疑了?"白云扬冷笑道。

"就是随口问了一句。说明她还是很在乎你的。"林月月笑着说。

"哼,我看根本就是不信任,不然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言,何须再问。只要长脑袋的,想一想就能想得明白。下午两点,你爱来不来,其实也不光是我,主要是白云飞想见你,他组的这个局,希望你能赏光。"

"白云飞?什么鬼,他为什么要见我?"林月月惊讶道。

白云扬说:"他现在是余光娱乐的老板,跟你的工作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既然他想修好,你又何必拒绝。只是打个球而已。我在,你怕什么。"

林月月咬了咬牙,她对白云飞那家伙真的没好感。

上一次她摆了白云飞一道,之后很长时间白云飞都给她穿小鞋。幸好她有白云扬护着,自己也够争气,才挺过来。

可是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从那以后两人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不过白云扬说的也没错。

白云飞那家伙也是走了狗屎运,当初被白云扬抢了位置,他和他父亲灰溜溜了地离开白氏集团。

但是临走前,也抽走了股份。

利用那些钱开了一家娱乐公司,叫余光娱乐。

没想到他们运气好,签了两个人靠着一部剧迅速走红。这两年白云飞虽然跟白云扬还是天壤之别,可是也算是小有成就。在娱乐圈争得一席之地。

她虽然是影后,有一定地位,可是白云飞是老板呀!

真的要修好,她也不吃亏。

"好吧,我答应。可以带人吗?"林月月又问。

"当然可以,你可以带你的经纪人。"白云扬说:"也可以带保镖。"

林月月嗤笑一声道:"行了,你特意答应白云飞,又亲自来邀请我,可不是真的为我们两个人组局,你还没有这么闲。你是想让我把殷琉璃带过去吧!放心,我会带她去的。"

"谁说我想让你带她去,是你自己臆想,不要将你的想法强加到我头上。你爱带不带,跟我又没有关系。"白云扬冷着声音说。

"是是是,是我主观臆想,跟你没关系。所以,下午见了。"林月月笑道,将电话挂断。

挂了电话,她又马上打给殷琉璃。

殷琉璃一听白云飞组局,她也不是很高兴去。

"除了白云飞,白云扬也去,你确定不去吗?"林月月抿着嘴笑着问。

殷琉璃一窒,片刻后嘟囔说:"他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行,跟你没关系,你就跟我说,你去不去。"

"去,当然要去,好久没见白云飞了,看看他。"殷琉璃道。

林月月翻白眼,心想你看他干吗,他脸上又没花。

不过还是说:"好,那我去接你。"

"嗯。"殷琉璃挂了电话,又赶紧打电话让人送装备。

皮特一看她要出门,也跟着要去。

殷琉璃被他缠的没办法,只好带他一起出去。

不过林月月来接他们后,一上车便对他们说:"这地方你们恐怕住不了了。"

"啊,为什么?"殷琉璃道:"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才一晚上就打算把房子收回去?"

"不是我要收回去,"林月月无奈道:"是人家开发商要收,这一片本来就已经卖掉。打算拆迁了。只是本想着明年才拆,可开发商今天一早突然打电话,说让这星期就搬家。谁搬的早还有补助,当然,我可不是看中那点补助,既然要搬离,那就搬吧!我在江城还有其他住所,比这个大还好,所以想让你们搬过去住,省的这边搬家的时候乱糟糟的,影响你们休息。"

"好啊好啊,最好是有两个房间的房子。"皮特连忙说。

林月月哼笑道:"除了这里,我的房子就没有是一个房间的。你想要独栋别墅也有。也可以搬进去。"

"这个不错。"皮特立刻对殷琉璃说,希望她能答应。

殷琉璃却蹙眉,看着林月月问:"开发商是哪家?"

"咳,白氏集团。"林月月尴尬回答。

殷琉璃深吸口气,冷哼一声道:"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真是太过分了,难不成他就这么讨厌我。我留在这里,他都难受,连一席之地都不给我,想让我离开?"

"也许你误会了,他只是见不得你住那么小的房子,怕委屈了你。"林月月讪讪说。

"什么误会,我看他就是这个意思。真是没想到,白云扬居然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既然如此,他想让我走,我偏不走,偏要留在这里。"殷琉璃愤愤地说。

林月月抿了抿唇。

她怎么觉得,殷琉璃像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不过不管了,只要她把人带过去就行。

车子开进去,停在停车地。

林月月下车后看了一眼笑着说:"不止白云飞过来了,白云韶也来了。"

"白云韶?"

"是呀,他离开白氏集团,母亲又过世,没有任何一技之长,被白云飞打包组团,又给带进了娱乐圈。不过混的不怎么样。脾气暴躁爱惹事,之前别人还宠着白云扬的面子忍让他几分。后来他出事,白云扬管都不管,然后别人就知道他对白云扬没有半点用处了。所以也就没有人再看在白氏集团小少爷的面子上让着他,甚至还有些人故意欺辱他,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这样的局你也敢参加?"殷琉璃惊讶地看着林月月,这丫头是脑子被驴踢了吧!

"放心,有白云扬在,没人敢欺负我。"林月月笑着说。

殷琉璃冷哼:"他对你倒是很好。"

"那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两年他对我是很照顾,可都是因为你啊!"

"算了吧!他现在巴不得看不到我,让我赶紧滚出江城,又怎么可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顾你。"

"月月。"

突然熟悉地声音响起。

林月月和殷琉璃看过去。就看到白云飞走过来。

殷琉璃不禁蹙眉,要不是她算是跟白云飞比较熟。从他那发福了三圈的大饼脸中看出他往日的影子,她真的难以想象,这家伙就是白云飞。

"你确定,这是我熟悉的白云飞?"殷琉璃蹙着眉头对林月月问。

林月月点头说:"是呀,就是他,你不认识了。"

"如果是你,两年不见,你确定你还能准确无误地认出他?"

林月月抽了抽嘴角,认同地点点头说:"的确认不出。"

"他怎么胖成这个样子。"

"这是投资商的标配啊!臃肿地身躯,还有啤酒肚和满脸的油腻,这样才能让人一眼分得出他是老板,而不是其他人。"

"真是奇葩的设定。"

"月月,好久不见。"白云扬笑嘻嘻地冲林月月伸出手。

林月月露出应付地笑容,和他握了握手说:"白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下一周你的电影发布会我还想去捧场,你可要给我留个位置。"

"当然。"

"哟,这位美女和帅哥是?"白云飞看到殷琉璃和皮特,不禁眼睛一亮立刻问。

殷琉璃哼笑说:"白云飞,你瞎啊!你变成这幅模样我都认识,我都没变样你居然认不出我了?"

白云飞愣了愣,突然指着殷琉璃大叫一声:"你是殷琉璃。"

"是呀,好几不见,你怎么从英俊儒雅变成大腹便便。真是如隔十秋啊!"

"呃,呵呵,这些年一直应酬,也没有时间锻炼,就成这样了。"白云飞讪讪地笑。

不过又马上说:"你怎么突然出现了,你不是消失不见了吗?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我是在江城消失不见,又不是在地球上消失不见,现在回来了有什么好稀奇。听说你要找月月玩,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

"有什么不方心,我对月月可是敬仰地很。我手里有一个人,特别想和月月合作,今天也带过来了。你们一会多聊聊。"白云飞谄媚地笑着道。

林月月尴尬地笑了笑。

殷琉璃看了林月月一眼。

时别两年,还真的当刮目相看。现在的白云飞,可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影子,完全就是一个油腻地中年男人。

"真是没想到,他现在是这个样子啊!"殷琉璃一边走一边又和林月月小声吐槽。

白云飞已经完全被皮特吸引,在皮特身边各种殷勤,打听他的情况。

他是老板,也是一个十分具有慧眼的星探。

所以一看到皮特这样的帅哥,自然就被吸引,想让他跟自己。

林月月悄悄地瞄了两年,十分赞同地点头说:"的确如此,不堪入目。"

"你说他跟白云扬是堂兄弟,会不会白云扬的基因里也有发福的基因。会不会有一天,白云扬也会变成这个样子?"林月月突然又挤眉弄眼地问。

殷琉璃:"……"

想象了一下白云扬变成大腹便便油腻男地模样,忍不住一阵恶寒。

刚好他们走到那边,白云扬已经换好衣服,拿着球杆站在那里等候。

他的不远处还有白云韶黑着脸站在一旁,另外还有两个漂亮的小姑娘,一脸花痴地看着白云扬。想靠近又不敢,但是眼睛像是长在他身上。

殷琉璃冷哼一声,再联想到刚才想象的,所以看白云扬的样子也有些嫌恶。

白云扬的眼眸一扫,就触碰到殷琉璃的眼神。

察觉到她眼神中的厌恶,脸色难看起来,直接走过来直言不讳地对殷琉璃说:"你要是恶心我就不该来,我又没邀请你。你来了还看我露出嫌恶地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殷琉璃:"……"

"我什么眼神了,你凶什么凶。莫名其妙,神经兮兮。"殷琉璃气的咒骂一声,连忙红着脸到一边去。

"怎么了,你看他什么眼神?"林月月连忙悄声对殷琉璃问。

殷琉璃压低声音小声说:"还不是你刚才说他也会变成油腻中年男,我就想象了一下,没想到正好被他发现,他就说我嫌弃他。"

"噗嗤"一声,林月月忍不住笑起来。

又捅了捅殷琉璃,朝白云扬那边看着说:"你看他那个样子,哪里有一点油腻男的模样。即便是现在出去,不认识他的人都要感叹一声,谁家少年,风流婉转。你看,站在那里就像一幅画。"

一幅画的白云扬,此刻心情更加恶劣。

而那两个一直贪恋他的美少女,终于忍不住蠢蠢欲动,迈着小碎步上前娇滴滴地跟白云扬打招呼。

"白总,您好,我们是……。"

"滚。"

两个娇滴滴地小姑娘还没说完,就被白云扬丢了一个字。

瞬间两个人呆滞住了,梨花带雨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又怯生生地退下去。

林月月和殷琉璃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

林月月耸了耸肩说:"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说白云扬变了吧!以前的他,哪里会说这么难听的话,这么对待女人。"

"关我什么事。"殷琉璃耸肩离开,去更衣室换衣服了。

很快。她从更衣室里出来,皮特也终于甩开白云飞换了衣服。

高尔夫就是个优雅的慢运动,几个人打下来,棋逢对手。

不过白云飞组这个局可不是为了打球,而是有事情求林月月。

本来他找到白云扬随口提了一句,也没指望白云扬会答应帮他。但是没想到,白云扬居然答应了。

一开始他还想不通,直到看到殷琉璃才明白。

不过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找林月月有事。

打球的时候说了一下,又将那两个小姑娘带过来。

林月月一开始就猜到了,白云飞是想让她奶新人。这俩丫头估计跟白云飞有一腿,所以才被白云飞这样捧。

"我可说了不算,下一部戏的导演你也知道。这可是有名的鬼见愁。他可不管你咖位打小,演技不过关他统统会退货。我可以帮你引荐,但是能不能成我就不敢保证了。"林月月说。

白云飞笑道:"这个我知道,我就是差了个引荐的机会。她们俩的演技我可以跟你保证,绝对过关,不然我也不敢来找你。"

"好啊,引荐一下,也没什么。月月,这点小忙可是要帮啊!"殷琉璃在一旁开口说。

林月月诧异地看着她,不明白殷琉璃为什么要管这个闲事。

不过既然是殷琉璃开口,她也不好拒绝,"啊"了一声说:"是,可以。"

白云飞高兴起来。一张大脸涨得通红。

殷琉璃又说:"不过也没有白帮忙的道理,不如这样,大家开心一下。打个网球怎么样,我刚才换衣服的时候看到,隔壁还有网球场地,不如我们打网球吧!那个比较有意思。我跟月月和皮特一组,你自己去组队,你要是能赢了我们,月月就答应帮你。赢不了就没办法了,凡事都要付出点代价,平白无故让人帮忙,白总自己也不好意思吧!"

"这个……。"

"怎么,怕了?"殷琉璃挑眉,又看向白云扬笑着说:"不如你们白家的三兄弟组队吧!要是不敢比就算了,我也不会勉强的。毕竟,网球我可是很拿手的。"

"当然没问题。"白云扬说。

白云扬一开口,白云飞和白云韶哪里还敢拒绝。

就算是白云韶不愿意,但是白云飞给他一个眼神,他现在寄居白云飞名下,也不敢惹白云飞不开心。

"好啊,那就要请你手下留情了。"白云飞讪笑说。

殷琉璃道:"放心,你们白家有几斤几两我很清楚,我不会太欺负你们。"

"你们两个给我打起精神,只许赢不许输。"白云扬呵斥道。

说完便扭头离开,去换衣服。

白云飞、白云韶:"……"

不过打个球而已,他干吗这么认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