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16章 欲擒故纵
 
换好装备,先来一局双打。

殷琉璃这边派了林月月和皮特上场,殷琉璃暂时留在休息区后补。

白云扬也换好衣服,本来想上场。看到殷琉璃在休息区,便不肯再上,让白云飞白云韶先打一局。

白云韶还好,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就经常打网球,即便是做了明星。为了锻炼身体,运动也没有拉下,所以体力和技巧都行。

可怜白云飞技巧虽然有,但是这两年运动量跟不上,严重发福,体力完全不行。

他以为自己只是个后补,休息区里坐坐充个人数。

哪想到一上场白云扬就让他上,这不是难为他嘛。

可是现在白云扬的势力,已经是他不能撼动,除了乖乖听话就是乖乖听话。

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上了。

果然,光是连跑带跳,没三分钟他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五分钟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不行,不行了,我受不了了,跑不动了。"

殷琉璃嗤笑一声,挑衅地看向白云扬问:"你们白家人似乎不行啊!体力跟不上,这可是大问题。别说输赢了,面子都保不住了。"

白云扬气的都想给白云飞一脚,没事吃那么胖做什么。原来还算英俊儒雅,现在走路都喘气,他这个样子,难道自己没有照过镜子吗?

"你下来,我来。"白云扬说。

白云飞松了口气,妈呀,总算让他下去了。

林月月突然捂住自己的腰说:"哎呦,不好,我扭到腰了,腰疼。"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说腰疼。这装的也太明显了,分明就是想让她上场。

算了,上就上。

殷琉璃站起来说:"你下来,换我。"

林月月猛点头,下场的时候还跟殷琉璃比了个OK的手势。

殷琉璃看着白云扬冷哼一声,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白云韶一开始就没把殷琉璃放在眼里,之前之所以不行,完全是被白云飞这个拖后腿的拖的。

现在换成白云扬,殷琉璃和那个小男孩在,怎么可能还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等殷琉璃上场后,来回打了一个来回,白云韶就不敢小看他了。

白云扬沉着脸说:"认真点打,她可是很厉害的。"

白云韶奔跑的气喘吁吁,不过到底年轻,体力跟得上。

可是殷琉璃这也太厉害了,他以前是学校网球队的,还被殷琉璃打的只有还手的力气。

"她以前不是三陪女吗?怎么还会打网球,还打的这么好。"白云韶忍不住吐槽道。

白云扬冷哼说:"在她手里吃了那么多次亏,直到现在,你还认为她是那种身份?"

白云韶:"……"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错了,才会被殷琉璃耍的团团转?

"耶。"

一个扣杀,白云扬和白云韶暂时败北。

殷琉璃高兴地和皮特击掌,又蹦又跳好不欢喜。

白云扬脸色铁青,从头到尾他都被殷琉璃拿捏的死死的。就连分手,都是她先提出来先走人。现在打个球还不如她,难道他这辈子就不能赢回一局?

"再来。"白云扬说。

殷琉璃耸肩,活动了一下四肢继续。

不过第三场的时候,皮特体力不行了,殷琉璃又换林月月上场。

而白云韶这边也不行了,他要换白云飞。白云飞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死也不肯上来。

最后没办法,跟殷琉璃协商了一下,让白云飞带的那两个小姑娘中的其中一个上。

小姑娘当然高兴,可是跟白云扬合作啊!简直要乐上天。

只不过一会她就欲哭无泪,因为殷琉璃太厉害了。

而且还光往她这边打,不是打到她的头就是打到她的脸,她可是靠脸吃饭。万一把她好不容易做的假体打坏了,得多花多少钱。

"不玩了不玩了,哪里有这么打的,太过分了。"美女生气一跺脚,扔下不玩了。

殷琉璃耸肩,看着白云扬笑着问:"怎么办,他们都不玩了,不如我们俩自己玩。"

白云扬的额头上都是汗,汗水将他的头发打湿,贴着额头,多了几分少年感。

他的呼吸也有些不稳,虽然他一直坚持健身,体力算是极好的。

可是殷琉璃的体力更好,而且她好像不止疲惫似得。连续打了一个多小时都不带喘气。

白云扬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他应该拒绝殷琉璃的要求。

毕竟再打下去,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是情感上,却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太丢脸了。

"好,我们两个就我们两个,一会可不要哭。"白云扬说。

殷琉璃笑了笑,心想,让你昨天说我不该回来。今天我就要让你后悔,不该答应。

接下来,殷琉璃更加全力以赴,一招比一招猛。

很快,白云扬就被打的招架不住,场外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殷琉璃一个猛杀,将球打到白云扬头上。

白云扬应声倒地,捂住自己的头。

"云扬。"不知道什么时候柳薇洛居然过来了,冲过来扶住白云扬问。

殷琉璃本来看到白云扬被她打倒在地,皱了一下眉头,还想过去看他怎么样。

结果没想到柳薇洛来了。

看到柳薇洛艰难地将白云扬扶起来,还撩起白云扬额前的秀发查看他的额头。

白云扬冲她摇头,朝殷琉璃瞥了一眼,就跟柳薇洛离开。

殷琉璃的抿紧嘴唇,脸色极其难看。

"你可真是厉害,太厉害了,你以前专门练过吧!"白云飞走过来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殷琉璃理都不理他就走了。

林月月连忙追上去。

白云飞本来还想拉着林月月继续谈让她奶新人的事,结果还没开口,林月月也跑了。

"你生气了?"林月月追着殷琉璃问。

殷琉璃冷哼说:"我生气什么,我有什么好生气,我可是赢了的,我是胜利者。"

"是,网球上你是胜利者,可是感情上呢?你刚才也太狠了,那一球差点把他砸成脑震荡吧!他该有多恨你。"

"我不砸他他也恨我,昨天不就对我说我不该回来吗?而且我砸了他那一下,让他未婚妻有机会关心他,他应该感谢我才对。"殷琉璃提高声音吼道。

林月月勾着唇笑道:"所以,你还是生气了。"

"我没有。"

"你就嘴硬吧!我现在问你,你对白云扬到底是什么心思。还爱着他?想重修旧好?如果是的话,你这样可不行。男人有时候也像个孩子,你动不动冲上去揍人家一顿,哪个男人受得了,女人还是要温柔些才行。"林月月苦口婆心地劝道。

"你是让我讨好他吗?我想讨好一个男人,不用你教我怎么做,这是我的生存能力之一。可是讨好来的男人,你觉得我稀罕吗?如果连和自己喜欢的男人都要用上技巧,那我也不屑于要这种感情了。"殷琉璃冷哼说。

"所以,你打算放弃,不喜欢他了?"林月月问。

殷琉璃抿了抿唇,突然推开林月月朝男更衣室走去。

"唉,你干什么,那是男更衣室。"

更衣室里。

白云扬和白云韶、白云飞正在换衣服。

白云飞讨好地对白云扬问:"云扬,你脑袋怎么样。没问题吧!要不要拍个片子?我认识个做脑CT的专家,可以介绍给你认识。"

"你还是介绍给你自己吧!让他教教你该怎样减肥。"白云扬面无表情地说。

说完开始脱上衣。

不过刚扯到头顶上,更衣室的门突然被人大力从外面推开。

在门口被排挤的皮特正好脱掉上衣,突然看到一个女人进来吓得尖叫一声,拿起衣服遮住胸膛。

殷琉璃嫌弃地瞥了他一眼。

皮特怪叫道:"你怎么进来了?这是男更衣室。"

"我知道,我不瞎。"殷琉璃说。

白云飞也吓了一跳,不过他深知他的身材也没什么看点,所以即便是脱了上衣也没有尖叫。

只是庆幸,自己动作慢了点,还没有将裤子脱下来。

"殷小姐,你这也太过分了吧!男更衣室你也要闯进来。"白云飞不满地嘟囔说。

殷琉璃理都不理他,双臂环抱,往门框上一靠,对着白云扬说:"除了白云扬,不相干的人都出去。"

"凭什么?"白云韶冷哼说。

"也可以不自己走出去,被我扔出去是一样的。"

"你肯定扔不动我,"白云飞哈哈哈大笑,不过很快又拿起自己的衣服说:"但是我喜欢自己走出去。"

说完就拎着衣服灰溜溜地走了。

皮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这种情况下,他觉得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白云韶虽然不满,但是白云飞和皮特都走了,他也只好怏怏地拿着衣服离开。

走出去的时候经过殷琉璃身边,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殷琉璃,才离开这里。

殷琉璃等所有人都走了,将门一关,一步步朝白云扬走去。

白云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沉沉地看着殷琉璃一步步朝他走来。

等殷琉璃走到他身边,他才眨了眨眼睛,褪去以往的淡定从容,颇有些少年气地说:"你想干什么?"

殷琉璃勾了勾唇,突然伸出手,一把按在他身后的衣柜上。

白云扬吓得往后一退,贴在衣柜上。

殷琉璃的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勾着唇邪魅一笑,两个人四目相望。

"你到底要干什么?"白云扬的背硌得生疼,又忍不住问。

殷琉璃:"……"

其实她也没有想好她要干什么,一冲动就跑过来了,将所有人都赶走,却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

"我……。"

"殷琉璃,你还想强X我吗?"白云扬气愤地问。

殷琉璃:"……"

"是又怎么样,你未婚妻在外面等着你吧!你说我要是在这里把你怎么样了,她会不会难过?"

说着,殷琉璃踮了踮脚,捏着他的脸颊,强行亲吻上他。

白云扬皱起眉头,奋力挣扎。

可是殷琉璃的力气也是有目共睹的,她抓住白云扬的手腕,就是不肯松开。

结结实实地吻了一通,还将白云扬的嘴角给咬破了,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她才将他松开。

"你要是再敢叽叽歪歪,我就更不客气了。"殷琉璃说。

白云扬愤怒地瞪着她。

殷琉璃本来还尴尬,可是看到白云扬的表情,心里又得意起来。

脸上露出得意地表情说:"瞪我干什么,谁让你昨天那样说我,你惹我不高兴了,活该。"

"殷琉璃,你是女流氓吗?"白云扬生气问。

殷琉璃一挑眉,笑着说:"是呀,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白云扬愤愤地看着她,却又说不出狠话。

殷琉璃心里更加得意高兴,直到现在她才有一点感觉。这是白云扬,以前的白云扬。

"记得以后见到我客气些,不然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殷琉璃拍拍他的脸说。

白云扬将脸扭向一边,厌恶地道:"你放心。以后我会尽量不让你见到。"

"那你可要躲好了,江城也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太多了。"

"以后有你的地方我绕着走。"

"切。"殷琉璃嗤之以鼻。

生气地又捏了捏他的脸,凑上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才扬长而去。

白云扬就给被欺凌侮辱地小媳妇一样,露出既委屈又愤怒地表情。

直到殷琉璃离开,他才收回一脸的委屈不甘。勾了勾唇,伸手摸了摸被咬破的嘴唇,眼眸里闪过一抹狡黠。

殷琉璃走出去,一出门就看到白云飞、白云韶和皮特三个人在门口守着。

殷琉璃蹙眉,无语道:"你们三个在这里干嘛?"

"等洗澡啊,"白云飞回答说。

皮特笑嘻嘻地问:"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你想知道吗?"殷琉璃挑眉。

皮特连忙摇头,他如果说他想知道。殷琉璃一定会给他颜色看得。

"进去洗吧!洗干净一点。"殷琉璃暧昧地冲他们三人眨眨眼睛。

三人一阵恶寒,连忙跑进去。

白云扬已经进去了,等他们出来,白云扬也已经穿上衣服离开。

所以他们也没有看到白云扬怎么样,每个人心里的八卦之魂都熊熊燃烧,可惜什么都没看到。

柳薇洛在外面等着,林月月先出来跟她坐着聊了一会。

林月月笑着说:"柳小姐你好,我是林月月。"

柳薇洛轻笑:"认识,大明星,云扬很喜欢你。"

"呵呵,他喜欢的应该不是我,应该是因为我是殷琉璃的朋友吧!"林月月说。

柳薇洛看着她道:"所以林小姐是想跟我表达什么?云扬依旧放不下殷小姐吗?"

"当然不是,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谢谢林小姐直言不讳。如果我在乎的话,当初也不会答应跟云扬订婚。爱情里面,有人攻有人守,也有人隔岸相望。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林月月抽了抽嘴角,这个柳薇洛说话为什么这么深奥,她一句都听不懂。

这时候白云扬正好过来了,柳薇洛看到白云扬站起来,对林月月说:"抱歉林小姐,下次有时间再聊,我们要走了。"

林月月点头。

心想殷琉璃不是跑去找白云扬了吗?怎么会让他这么快过来,到底谈了没有。

不过很快,她惊讶地叫了一声,指着白云扬的嘴唇道:"呀,白先生,你的嘴唇怎么了?"

白云扬脸色尴尬,伸手摸了摸嘴角,沉下眼眸冷哼说:"被小狗咬了。"

林月月:"……"

柳薇洛心疼道:"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赶紧去医院吧!别感染了。"

"我们走吧!"白云扬搂住柳薇洛的腰,和她离开。

林月月叹息,看着他们俩男的长的俊,女的长得美,还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看来感情还很不错。

殷琉璃想要再挽回白云扬,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殷琉璃回来,林月月连忙说:"赶紧去洗澡吧!一身的臭汗,你也没把白云扬熏晕。"

"很臭吗?"殷琉璃连忙低下头闻了闻自己身上。

林月月连忙问:"白云扬的嘴唇是怎么回事,我看都破了,应该是被咬破的吧!他自己咬的?应该不是,我问他,他说被小狗咬的,难不成是你?"

"他真的说是被小狗咬的?"殷琉璃生气道。

林月月点头:"看来真的是你了,你强吻他呀!我说你可真是……,他打你了吗?"

"切,就他那副弱鸡地样子,他怎么能打得了我。"殷琉璃嗤之以鼻道。

林月月撇撇嘴,将刚才柳薇洛的话告诉殷琉璃。

殷琉璃听了瞪大眼睛:"她刚才真的这么说?"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她这是在让你转告我,她对白云扬的爱情就是守候。隔岸相守。现在终于等到柳暗花明。"

"啊,这个意思啊,我还真没听出来。"

殷琉璃深吸口气去洗澡,

洗完澡后出来,和皮特林月月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皮特一直在用手机发信息。

殷琉璃心情不好,一开始还没有在意。

可是很快就被皮特不断回信息的声音给吵的更加烦躁,忍不住道:"你到底在跟谁发信息,这么频繁,你网恋了?"

"什么网恋,我是跟白云韶聊天。就是今天那个男孩,长得好看的那个。"皮特说。

殷琉璃蹙眉,心想你跟他聊什么。

不过她也没心情多问。皮特又不是小朋友,交个朋友还要她批准。

林月月将他们送回家就开车走了。

明天一早又要过来给他们搬家,不过林月月可没时间,安排了经纪人过来,给他们重新找了房子。

殷琉璃对新房子倒没什么期待,皮特倒是挺期待的,关键是他想拥有一个自己的房间。

林月月的经纪人带他们过去,居然是复式,一梯两户,而且是在江城的繁华地带。

"这房子值不少钱吧!没想到月月现在这么有钱了。"殷琉璃说。

经纪人笑着道:"这算什么,月月在这里有三套呢。有时候她拍一部戏,就能买一套房子。"

"这么赚钱,我也想去做明星了。"皮特说。

经纪人眼睛一亮,开心道:"可以啊,你这个形象可以的,长得这么帅。你要不签给我,我捧你。"

"行了,你赶紧走吧!"殷琉璃不耐烦地将经纪人赶走。

经纪人讪讪地说:"可以考虑考虑。"

"考虑个鬼,他不可能做明星的。"殷琉璃说。

经纪人知道殷琉璃的脾气,既然她说不行,那就不行。

叹息一声遗憾地摇头,只好换鞋准备离开。

"对了,对面住的是谁?"

这是一梯两户的复式,所以他们对面还有邻居,殷琉璃又想到这一点问。

经纪人说:"当初本来月月是想把两户都买下来的,不过另一户被人提前预定了。就没能买成。至于是谁,我也不清楚,没见过。哎呀,反正又没关系,在城市里生活,哪怕是对门邻居,也有一辈子不见面的,你关心她做什么。"

"也是。"殷琉璃点头。

"我先走了,拜拜。小帅哥,可以考虑考虑。"经纪人走之前,还不忘对皮特游说。

"为什么不让我做明星?我觉得很赚钱啊!而且还很风光。"皮特说。

殷琉璃哼笑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你要是登台献艺,被广而告之。你就不怕你那些仇家闻讯找上门?别说他们,就说祁枫看到你在电视上又蹦又跳,不用费劲,也能找得到你。"

皮特一听到祁枫的名字,脸都变了,立刻将头摇的跟什么似得说:"我不做明星了,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比较好。"

殷琉璃勾了勾唇,去楼上的房间了。

她让皮特住在楼下,皮特也不挑拣,反正有个房间就可以。

这个地方的确比原来的住处好得多,视野开阔,可以一览江城的美景。

房间里还有一个阳台,殷琉璃打开阳台的门站到外面,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不过她一扭头,就看到隔壁邻居家的阳台。

隔壁邻居家居然是住人的,养了许多的花花草草,看上去生机勃勃。

只是这份生机勃勃,她怎么感觉莫名眼熟。

"云扬,要不要到阳台上透透气?"一道柔美的女声响起。

殷琉璃瞪大眼睛,连忙快速地躲到移门后面。

很快,她就看到隔壁阳台上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女人一个男人。

都是她熟悉的人。

女人是柳薇洛,男人是白云扬。

住在对面邻居的居然是他们?

殷琉璃无语了,立刻将移门关上,拿出手机打给林月月。

林月月那边还挺吵,过了一会才走到安静的地方。

殷琉璃急切地问她:"你知不知道你对面的邻居是白云扬。"

"怎么可能,对面的邻居是个女人。怎么可能是白云扬。"林月月否认道。

"邻居是女人?那就是柳薇洛,我看到他和柳薇洛在一起。"殷琉璃说。

林月月惊讶懂啊:"他们同居了?"

"不知道,反正现在正在阳台上看夜景。"

"那你要过去吗?"

"没想到,"殷琉璃叹息一声挂了电话。

她是没想到。

听到阳台上柳薇洛和白云扬谈笑风生,她心里像长了草一样。

可是白天都已经强吻过白云扬,白云扬也明显对她表现出厌恶。如果这时候她再冲过去,岂不是让他更讨厌?

"反正怎么样都是讨厌,我就过去看看怎么了。"殷琉璃喃喃自语。

说完推开移门想走过去,可是没想到那边柳薇洛和白云扬已经回房间。

看着房间的灯熄灭,殷琉璃心里的草长得更茂盛了。

她可是忍了一年多都没舍得碰白云扬,该不会让柳薇洛给捡了个大便宜。

"白云扬,你最好别让我失望。"殷琉璃握了握拳头,将手指骨握的咯吱咯吱响。

她腾空一跃。从两个阳台的缝隙跳过去,跳到柳薇洛家的阳台。

不过阳台的门是锁着的,殷琉璃从头上摸了个发夹,用发夹小心翼翼地将锁打开。

等她轻手轻脚地走进去,看到房间里一片漆黑,而床上的确有人在睡,又不禁轻手轻脚地靠近。

房间里实在是太黑了,这个房间的装修也比较偏暗色。就连床和床上用品都是深色为主,她只能看清楚轮廓,就连床上睡了几个人,睡的是谁都看不清楚。

只能掀开被子的一角,希望对方没睡着。

不过……。

床上的人突然一跃而起,掀开被子一把将她的手臂拉住,用力一扯将她扯上床。

殷琉璃惊坏了,手脚并用地挣扎反击,可是对方也不示弱。

两人在床上你来我往,殷琉璃本来有胜算。但是床上的人似乎更先洞察先机,用被子包裹住她。

很快,殷琉璃被困在被子里困在床上。

压制她的人伸手将台灯打开。

灯一亮,殷琉璃立刻扭过头闭上眼睛。

"怎么又是你?"白云扬不满地道。

殷琉璃立刻扭过头看向他,讪讪地笑着说:"是呀,真巧,怎么是你。"

"巧吗?我在自己家里睡觉,你跑到我床上来,你说这是巧?"

"这是你家?是嘛,那就真是太巧了。我住对面,刚刚搬进来,想找邻居联络联络感情,所以就来了,真不知道是你。如果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不过来。"殷琉璃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

白云扬冷哼一声说:"你来拜访邻居不走正门,从阳台跳进来?而且一来就直接奔向邻居的床?殷琉璃,你现在撒谎是越来越厉害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白云扬,你有完没完,放开我。"殷琉璃生气道。

白云扬将她缠的更紧,说:"不放,为什么要放?你私闯民宅,我现在都可以报警,把你抓起来。"

"你过分了,"殷琉璃生气说:"好歹我们两个也结过婚,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便是离婚了也该是朋友。有你这么绝情的嘛,居然想报警把我送进警局。算了,你报警吧!反正到处我们俩离婚就是因为我惹上官司,现在也算是天道轮回。不过以后,我就真的要跟你恩断义绝了。"

"难道你上次走的时候,跟我不是恩断义绝吗?"白云扬问。

殷琉璃:"……"

"我上次说了,我是因为不得已才要离开你。你以为我愿意啊!"殷琉璃生气说。

"可是你一走两年,也没说回来找我一次。如果真的还有留恋,为什么两年毫无音讯。"白云扬问。

"那我还不是为了你,怕祁琛找你麻烦。"

"殷琉璃。你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吗?"白云扬喃喃道。

殷琉璃说:"是因为我离开你?你觉得你被抛弃了?"

"我一直追逐着你,用尽毕生之力剥开云雾,让我们可以彼此心意相通。可是最终,却因为我的无能,让你离开我。你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从这件事情中走出来,直到……。"

"好了,你别说了。"殷琉璃打断他。

白云扬蹙眉。

殷琉璃冷哼说:"你就是想告诉我,因为柳薇洛所以你才慢慢地走出来。现在恢复正常生活,我却偏偏又回来了,扰乱了你的正常生活吧!"

白云扬:"……"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殷琉璃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从被子里钻出来,跳下床冷哼道。

"我……。"

白云扬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是殷琉璃根本不听他解释,自顾自地说完便走了。

白云扬追到阳台,就看到殷琉璃跳上阳台回到自己家。

白云扬叹息一声,话都不听他说完,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云扬,怎么了?"柳薇洛敲门进来问。

白云扬摇头说:"没事。"

柳薇洛点头,又说:"我给你倒杯咖啡吧!"

"好啊,谢谢。"

柳薇洛笑了笑出去。

殷琉璃回到自己房间,气的手脚并用地乱踢乱打一番,直到自己累了才往床上一躺。

当年离开错了吗?

自以为是为他好。一个人单枪匹马用了两年时间,让祁琛被祁枫缠住,没有时间管她。现在终于可以回到他身边,可是两年的空档期,她错了吗?

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在原地等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