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22章 为他下厨
 
殷琉璃将佣人全部赶出去,把厨房的门一关,一个人在里面捣腾。

期间吴管家敲了两次门询问:"大少奶奶,需不需要帮忙?"

"不用,我自己可以。"殷琉璃拒绝。

吴管家只好让佣人和厨师在一旁等着,万一需要帮忙了马上进去,自己则是去忙别的了。

白云扬一晚上也没有睡好,殷琉璃跟他冷战,他如何睡的安稳。

早早起来后先是去了隔壁,原以为殷琉璃不会起床,可是没想到房间里已经没人。

白云扬不禁蹙眉,连忙往楼下走。

他怕殷琉璃离开了,只是分开睡一晚上没问题,可是如果她离家出走那问题就大了。

"大少爷。"女佣看到他打招呼。

白云扬连忙问:"有没有看到夫人?"

"夫人在厨房呢?"女佣指了指厨房小声说。

白云扬蹙眉,疑惑地看向厨房,不过一颗心同时也落下来。

只要没有离开就好。

"为什么在厨房,她饿了吗?"白云扬问。

吴管家这时候走过来,笑着说:"大少爷早,大少奶奶是为大少爷做早饭呢。呵呵,大少奶奶真的是长大懂事了,居然还想着为大少爷做早餐。越来越有白家少奶奶的风范了。"

白云扬抽了抽嘴角,昨天不是还跟他生气,今天就要给他做早餐?

难道是最后的早餐?

白云扬的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他走到厨房门口,先是敲了敲门,而后道:"璃儿,你在里面做什么。做好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啊,你已经起床了。等等,再等等,我马上就好了。"殷琉璃急切道。

白云扬连忙说:"不着急,你别着急,我在外面等着。"

说完看了一眼吴管家,还让人在门口守着,他则是上楼去洗漱,很快又下来。

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殷琉璃才从厨房出来。

吴管家等人都惊呆了。

以为殷琉璃这样的人,是不可能会做饭。而且在厨房里捣腾了那么长时间,也不见出来,还听到叮铃哐啷的声音,定然是手忙脚乱。

可是那想到,殷琉璃端着几个托盘出来。

有蛋挞、肉松面包、还有馒头、油条,有三明治、咖啡、还有牛奶、牛排,简直综合了中西两方的早餐,做到应有尽有。

"还有一碗阳春面。"殷琉璃说着,又进去端了一碗面。

"这些都是你做的?"白云扬惊讶道。

殷琉璃点头,连忙邀请他坐下说:"尝尝看,味道也不错。"

白云扬点头,坐下来用早餐。

吴管家连忙挥了挥手,让佣人们和他离开。临走时,又满脸欣慰地看了看殷琉璃。

"怎么样?"

白云扬刚吃了一口,殷琉璃就迫不及待地问。

白云扬点头,赞不绝口地说:"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早餐了。"

殷琉璃笑起来,连忙又给他夹了别的食物放到他盘子里,说:"那就多吃点,每一样都尝一尝。"

白云扬点头。

其实他不是个口欲重的人,对吃的东西向来可有可无,只要裹腹就行。

而且他深知吃饭吃个七八分包即可,万万不可贪得无厌,损伤身体。

但是今天是殷琉璃做的,又这么殷勤让他都尝尝,虽然很快吃饱,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吃。

"你是不是吃饱了,吃饱了就不要再吃了免得撑到。"殷琉璃看他吃的越来越慢,突然想起他的饭量。连忙给他的筷子抢过去说。

白云扬以为她是嫌弃自己吃的太慢,所以生气了,连忙说:"没事,我还能吃。"

"我是说真的,我只是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让你吃我做的早饭,又不是惩罚你。你至于这么拼命吃,给自己吃的胃胀嘛。"殷琉璃哭笑不得地说。

白云扬怯生生地看着她。

殷琉璃叹息一声,又叹了口气说:"好了,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心肠很硬的人,直到遇到白云扬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心肠这么软啊!

只是一个乞求地眼神,她都没办法拒绝。

"你还生气吗?"白云扬问。

殷琉璃说:"说不生气是骗你的,但是我也想了很多。你说的没错,有些事情我不该这么较真。既然你有你的想法,有你的事情要做,只要不涉及到我的问题,我就不该耿耿于怀。而且我相信你对云珠的感情,你会处理好这件事。"

白云扬勾唇轻笑,轻轻地拉住她的手。

看殷琉璃没有反对,又将她的手往自己这边拉了拉,甚至还过去想要亲一亲殷琉璃。

殷琉璃连忙推开他道:"你嘴上都是油。"

"你脸上也不干净,咱们俩谁都不要嫌弃谁。"白云扬轻笑一声,快速地凑过去吻了她一下。

殷琉璃无奈地叹了口气,哭笑不得。

两人倒也没敢耽搁。赶紧起来去楼上洗漱。

楼下的这些事情,吴管家自然会让人帮忙收拾。

殷琉璃又过来给白云扬系领带,给他系好领带说:"我一个人太无聊了,我想去上班。"

"我母亲的事情调查好了?"白云扬问。

殷琉璃说:"我让皮特去调查了,还没有给我消息。除了让他去调查,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啊!所以我想去上班,不是要跟在你身边,我要不跟着云珠吧!给她做助理。"

"那你要去问云珠了,她要不要你。"白云扬笑着说。

殷琉璃挑眉道:"她敢不要我,那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

"当然答应了,这是你的自由。不过不许太累,我也会告诉云珠,不许给你安排太多事情。每天早九晚五,不许加班的。"白云扬说。

殷琉璃连忙道:"知道了知道了,放心,我也是喜欢享受的人。让我太累,我也不高兴的。"

说完拍拍他的脸,让他上班去。

不过白云扬可不满足于只拍了一下脸,而是拉过殷琉璃,好好地亲了一番才肯离开。

白云扬一走,殷琉璃也换了一身职业装,给白云珠打电话。

白云珠自然是高兴的,等殷琉璃去了公司后,她把她叫到办公室说:"你为什么要做我的助理呀!你做经理都没问题,这件事哥答应了吗?"

"当然答应了。"殷琉璃说:"他不答应,你以为我敢过来。"

白云珠耸肩:"说的好像你多害怕哥哥似得。"

"那是,我今天一早还起来给他做早餐了。"殷琉璃拿出手机翻出照片给白云珠看。

白云珠"哇"了一声,兴奋地说:"真的啊,你真是太厉害了,能做这么多好吃的。看着好好吃的样子,我也想吃。"

"你答应让我做你的助理,我就做给你吃。"殷琉璃说。

白云珠连忙点头道:"好,我答应。"

殷琉璃笑起来,说:"那你有空去我们家,说个时间,我做给你吃。"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吧!我们俩提前下班买食材。"白云珠说。

殷琉璃想了想道:"你在外面有房子的吧!"

白云珠点头:"当然有了,不过很少去住,你也是知道的。我妈管我管得严,基本上还是会让我跟她一起住。"

"这是个优点,要保持。那今天就去你房子里吧!我们买了食材在那里做饭,不然回白公馆,吴管家看到了又要紧张兮兮,我做个饭都得关着厨房的门,太不自在。"殷琉璃说。

白云珠点头道:"的确,吴管家可宝贝我哥了,自然也宝贝你。不过我妈那边……。"

"让你哥打电话。"

白云珠立刻点头,高兴地拿出手机给白云扬发微信。

发完微信后,白云珠说:"琉璃姐,我要先带你去人事报个道,很简单的。"

殷琉璃点头。跟白云珠过去。

白云珠给她安排了一个小的办公室,就在她隔壁,是个单间。

"有什么事你叫我,"白云珠说。

殷琉璃道:"放心吧!我在公司里做过的,流程我知道。你有什么任务就只管派给我,不然的话我过来就没意义了。"

"好,我知道,正好有一份文件,你帮我输入。"白云珠笑着道。

殷琉璃点头。

两人中午一起吃了饭,下午又早早把事情做完,提前下班买了菜去白云珠在外的房子。

白云扬下班的要晚些,殷琉璃和边云珠把饭菜都做好了他才回来。

殷琉璃看到他进来不禁挖苦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还真是会挑时候,居然这时候回来,捡现成的吃。"

说完就笑起来,不过笑容很快又凝固。

因为,她发现白云扬后面还跟着人,跟着柳薇洛。

"柳小姐怎么也一起来了?"殷琉璃冷哼问。

柳薇洛笑着说:"殷小姐好,我正好有一份文件要拿给云扬,给他打电话,他说在这边,所以就过来了。"

"然后,跟他一起上来了?现在文件可以给了吗?给了就慢走不送。"殷琉璃说。

柳薇洛尴尬道:"殷小姐这么是要赶我走吗?"

"是呀,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殷琉璃问。

柳薇洛更加尴尬,讪讪地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迫不及待被赶走呢,原来我这么不受欢迎啊!"

"如果你跟我男人没有未婚夫妻的关系,在我这里也不是不受欢迎。可是你们俩那种关系,能让我怎么欢迎你,柳小姐,我可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殷琉璃说。

柳薇洛看向白云扬。

殷琉璃说:"你看他没用,我们家我说了算。"

白云扬苦笑,冲柳薇洛摇了摇头,不过还是说:"你要不去楼下等吧!周易很快就过来了。"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啊!"柳薇洛苦笑说。

白云扬沉默不语。

殷琉璃说:"他当然是想好好招待柳小姐,只是我不高兴。所以,你也别怪白云扬,他只是惧内。"

白云珠在一旁看得尴尬,不禁赶紧开口解围说:"柳小姐,你要不跟我到客房坐一会吧!毕竟楼下风大,周特助来了我马上告诉你。"

"好。"柳薇洛点头,跟着白云珠去了客房。

殷琉璃解开围裙往白云扬身上一扔,说:"说吧,怎么回事?"

白云扬说:"有一份比较重要的文件,她今天就要拿到。我刚好到楼下,她就在附近,所以就过来了。抱歉,是我没拦住。"

"你们之间有定位吧!"殷琉璃突然说。

白云扬迟疑地点头。

殷琉璃挑眉,她就说嘛,没有定位怎么会知道就在附近。

只是在这个世上,很多巧合都是蓄谋已久啊!

殷琉璃叹了口气,对白云扬说:"我无意冒犯她,你不要生气。你们可以暂时不解除婚约,但是我不希望她打扰我们的生活。"

"我知道,"白云扬连忙说:"我没有生气,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你这样我很开心,说明你也是在乎我的,也会为我而吃醋。"

白云扬笑起来。

殷琉璃挑眉,无语道:"你从哪里看出我不在乎你,说的好像我不在乎你似得。"

白云扬轻笑,走到她身边拉了拉她的手。

殷琉璃又叹了口气,她有时候觉得他们俩在一起,就跟俩中二学生谈恋爱似得。不过虽然如此,却还是很甜蜜。

白云扬拿起殷琉璃放下的围裙,就围在自己身上说:"我帮你。"

"你会吗?"殷琉璃好笑道。

"不会你告诉我,我会学的。"白云扬认真地说。

殷琉璃勾了勾唇,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只要她要求的。他都会认真学。

其实倒也不是一定要让他学会这些庖厨之事,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殷琉璃教给他怎么摆盘,两人一边忙碌着一边说说笑笑,温馨惬意。

客房里,白云珠果然和殷琉璃心有灵犀,故意把门没有关严,漏了一条缝给柳薇洛看。

柳薇洛面无表情地看完殷琉璃和白云扬的甜蜜互动,甚至白云扬还凑过去亲了殷琉璃一下,像偷星成功的猫,笑的十分开心。

这是她从没有看到过得笑容,认识他二十多年,都未曾见他如此开心过。

"柳小姐,你跟我哥哥也认识二十多年了吧!"白云珠关上门。平静地对柳薇洛道。

柳薇洛点头:"我们是幼儿园同学,虽然不在一个班,不过也认识。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班同学,真的算是青梅竹马了。"

"那你没见过我哥这么开心过吧!"白云珠说。

柳薇洛点头。

白云珠叹息说:"我也没见过,我在哥哥身边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他这么开心果,笑的这么肆意无邪,像个孩子。也许,只有在殷琉璃面前,他才会如此。除了是真爱,真的想不到其他了。"

"你给我看这些,是想告诉我。云扬跟殷小姐是真爱,让我不要破坏他们吗?"柳薇洛道。

白云珠说:"我只是觉得美好的爱情,总是让人想要好好呵护。即便是外人看着,也觉得那么美好。柳小姐本身就是个优秀的人,难道,非要在别人的感情里做过客,不想成为主角?我只是觉得,柳小姐适合做言情剧的主角,而不是配角的角色。"

"谢谢白小姐提醒,白小姐也希望能有这样的爱情吗?"柳薇洛问。

白云珠娇羞一笑,说:"当然。"

"那就预祝白小姐也求仁得仁。"柳薇洛说。

这时外面的白云扬接了个电话,很快过来敲了敲门说:"周易来了。"

柳薇洛笑了笑,打开门对白云扬道:"好的,那我拿了东西就走了,你们玩得愉快。"

白云扬点了点头。

柳薇洛离开,不过离开时又朝殷琉璃看了一眼,还看了一眼白云珠。

白云珠等她一走就松了口气,怕殷琉璃再拿这件事说话,连忙笑着说:"来来来,我们吃饭吧!"

"好啊!"殷琉璃笑着答应。

她没有再提柳薇洛的事,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说笑,这顿饭吃的很开心。

吃完饭,白云扬开车先送白云珠回去。

不过却没有马上让司机把他们送回家,而是去了湖边公园。

"来这里做什么?"殷琉璃下车后搓了搓自己的手臂道。

晚上的湖边公园还是有些凉意,她穿的并不多。

白云扬看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殷琉璃马上说:"你还是自己穿吧!你不一定比我的身体素质好,我是不轻易生病的。"

"没事,我是男人。"白云扬说。

殷琉璃听到他的话先是露出诧异地表情,随后勾了勾唇欣然接受了。

是呀,他是男人,她是女人,也许理应接受他的照顾比较可爱些。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来散步?"殷琉璃又问。

白云扬牵着她的手说:"嗯,散散步,看看夜景。"

殷琉璃想说夜景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又觉得这时候说这种话太煞风景,于是选择闭口。

两个人在湖边走了一会,又去凉亭里坐着。

现在这个时间这里没什么人,一路上也才碰到跟他们一样到湖边散步的两对小情侣。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白云扬坐到下,殷琉璃想坐他身边,却被白云扬拉住拉到他腿上。

殷琉璃涨红着脸道:"放开我,这样多尴尬。"

"椅子上脏,而且有点凉,坐我腿上怎么了。"白云扬理直气壮地说。

殷琉璃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被白云扬抱得紧紧的。

"好吧,可是一会有人来了你就赶紧放开我,听到没有。"殷琉璃又说。

不然太丢人了,她可从没有在外面被别人这样对待过。

"怕什么,我们是夫妻,又不是野鸳鸯。"

"野鸳鸯?野鸳鸯是什么意思?"殷琉璃扭过头挑着眉对白云扬问。

白云扬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就是……就是……你懂得还问。"

"不懂,所以才问。"殷琉璃勾住他的脖子,逼近了又笑着说。

白云扬的脸越来越红,有些气恼地看着殷琉璃。

不过他越是这个样子,殷琉璃就越是得意,挑着眉挤着眼睛看他。

最后气的白云扬干脆冲上来,堵住她的嘴。

月朗星稀,凉风袭人。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情难自禁。

不过正在情意浓浓地时候,突然旁边的小树林里传来不和谐地声音。

两人一愣,顿时分开。

殷琉璃抿着唇笑起来,附在白云扬耳边说:"那边才是野鸳鸯吧!"

白云扬的脸涨的通红,连忙站起来说:"我们走吧!回家。"

"回去干什么,瞧瞧去啊!"

"瞧什么?"

"野鸳鸯啊,你不是不知道嘛,所以瞧瞧去。"

"不行,"白云扬坚定拒绝。

殷琉璃不理他,一个人猫着腰慢慢潜伏过去。

白云扬急的脸色涨红,只好跟着她一起过去。

免得被人发现了,她再被人打一顿。

"啊,谁啊!"

白云扬突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他吓得脸色一白,连忙拉着殷琉璃就跑。

殷琉璃跟他跑出去,两人跑到路边停下来,喘着气彼此看了一眼哈哈大笑。

白云扬忍不住捧住她的脸说:"你说你,怎么能这么坏呢。蔫坏蔫坏的。"

"你不喜欢啊!随便,反正我又不喜欢别人喜欢。"殷琉璃张扬地说。

白云扬低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说:"喜欢,你什么样都喜欢。"

"不过刚才可不是我,应该也有别人在那里。"殷琉璃又说。

白云扬"啊"了一声说:"不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你呢,那我们跑什么。"

"怎么,你还想去看看?"殷琉璃挑眉。

白云扬立刻摇头,拉着她的手就走了。

日式料理餐厅的包间里。

柳薇洛面无表情地坐着。

陈少就坐在她对面,看她面前的食材动都不动,不禁不满地说:"叫我过来吃饭你自己又不吃,到底什么意思。如果你不想吃就早说啊!我们去吃火锅多好,这种破东西,谁能下得去口。"

"白云珠喜欢吃日料。你不是喜欢她吗?所以也要学会接受这种破东西。"柳薇洛冷冷说。

陈少一怔,连忙笑着说:"你也不早说,原来白小姐喜欢吃日料啊!那我下次请她吃日料,这家好吃吗?这家好吃我就请她吃这家。"

"你为什么喜欢白云珠?"柳薇洛问。

陈少毫不思索地道:"她漂亮啊!又漂亮又可爱,为什么不喜欢。"

"除了这些原因呢?"柳薇洛问:"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很多,只要你想要,来到你身边的多得是。但是你对她,可不单单只是这些肤浅地感觉吧!"

"当然不是,"陈少立刻道:"我是真心喜欢她,她就像……就像一朵云,纯白的云。你也知道的,像我这种人,从污泥里爬出来,一身的污秽。我这个样子,我自己看着都恶心,所以她就像是我的一个梦,一个美梦,人都喜欢抓住美梦不是吗?我也想把美梦抓在手里啊!"

"把美梦抓在手里,所以求而必须得。"柳薇洛喃喃道。

陈少嗤笑说:"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件事?怎么,你是不是幡然醒悟,要把白云扬抓到手里了。我早就说过你,喜欢就争取,别别扭扭扭扭捏捏,你和白云扬都认识多少年了,连婚都订了,还能让那个殷琉璃横插一脚。你也真是令人失望。你是长得不如殷琉璃,还是家世不如殷琉璃,到底哪里比殷琉璃差了,居然让她比下去。"

"所以,你觉得我比殷琉璃好?"柳薇洛问。

陈少立刻说:"你当然比她好,那个女人就是个泼妇,要不是白云扬护她护的紧,我肯定会好好收拾她。"

说着,陈少恨恨地握了握拳头。

柳薇洛哼笑说:"护的再紧也有落单的时候,你未必没有机会下手。"

"什么意思?你想让我跟白云扬撕破脸皮?"陈少挑眉问。

柳薇洛说:"白云扬帮扶你,可是你现在即便是再厉害,在他眼里也只是一条狗。你觉得,他会把自己的亲妹妹给一条狗吗?可是如果是狼呢?那就不一样了。人要学会抉择,如果是白云珠和殷琉璃之间,不知道他会选谁。"

陈少是个聪明人,立刻明白她话里的深意。

不过却担忧地说:"可是我怕惹恼他,现在的白云扬可不是两年前的白云扬了。如果我再来一次,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我。"

"你去找这个人,别忘了他也是有计划的。为什么帮扶你,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想要拿回主动权,就不能做别人的狗,而是努力成为合作伙伴。"柳薇洛给他一个联系方式。

陈少看着联系方式上的人名,哼笑一声说:"你说的没错,不过你也得努力啊!最好我能得偿所愿,你也能得偿所愿。殷琉璃那个贱货,永远都不要留在这个世上最好。"

柳薇洛哼笑。

她能得偿所愿吗?

但愿如此。

"我出去一下,你慢慢吃。"柳薇洛站起来。

陈少点头,女人就是麻烦。日料更麻烦,这里面连个卫生间都没有。

不过柳薇洛出去的时间有点长,很快外面还传来争吵声。

陈少好奇出去看看,没想到,看到柳薇洛和一个喝醉的男人在拉扯。

那人是喝醉了,所以看到柳薇洛长得漂亮调戏她。

柳薇洛又气又怒,却也挣不开那男人的手。

陈少一看咒骂一声,吐了口口水便冲过去,一拳头打在那人脸上。

那人痛的叫了一声,却把柳薇洛一甩甩出去。

柳薇洛一下子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额头上迅速留下一条血痕。

"靠,操他妈的混蛋。"陈少气的一脚踹过去,狠狠地踹到那人身上。

又连忙跑到柳薇洛身边,扶着她问:"怎么样,你没事吧!"

"你说我这样没事吗?"柳薇洛虚弱地道。

陈少一看她额头上的血还在不断往外流,如果是他的话肯定无所谓,擦一擦就走了。可是柳薇洛不同,毕竟是个女人,又是个娇生惯养的女人,这样子肯定不行。

"我送你去医院。"陈少说。

柳薇洛点头。

陈统领她送到医院,医生给她做了简单包扎处理,其实也不是太严重。主要是破了皮,流了血,所以看上去吓人罢了。

本来包扎好就可以走的,但是柳薇洛却说要住院。

陈少无语道:"这就要住院?医生不是说了嘛,问题不大,记得过来换药就是了。你家里不是由家庭医生,让人给你过去换药就行了,还住什么院呢。"

"我说住院就住院,我可是白云扬的未婚妻,如果我住院了,你觉得他不应该来照顾我吗?现在就往外散消息,就说我受伤住院了。"柳薇洛说。

陈少愣了愣,很快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了,你可真是……行行行,我去给你办住院手续。"说完。陈少便离开。

很快,柳薇洛住院的消息就传遍了。

周易得到消息,最先打电话给白云扬,刚挂了电话,就有旁人打电话跟白云扬询问这件事。

毕竟是白云扬的未婚妻,别人来问他也是情理之中。

就连白家的长辈和柳薇洛的父母,都打电话给白云扬。

"我会马上去医院的,请你们放心。"白云扬说。

说完挂断电话。

殷琉璃从床上坐起来道:"怎么,柳薇洛受伤了?"

白云扬点头,脸色不好地说:"被别人推到柱子上撞伤的,现在在住院,我身为未婚夫,可能要去医院探望。否则。说不过去。"

"我陪你一起去吧!"殷琉璃说。

白云扬摇头道:"算了,柳薇洛的父母也在,你去的话不合适。"

"好吧,帮我问候她。"殷琉璃耸肩,平静地道。

白云扬蹙了蹙眉,疑惑地看着她。

殷琉璃笑着说:"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白云扬说:"你不生气吗?"

殷琉璃笑道:"我生什么气,就算我生气,能阻止你过去吗?也阻止不了吧!所以,有什么好生气的。再说,即便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只是普通朋友,也理应过去看看。"

白云扬感动地抱了抱她,说:"璃儿。谢谢你这么宽宏大量。"

殷琉璃笑了笑,不过等白云扬走后,笑容却渐渐冷淡下来。

她连忙下床走到窗户边,看着白云扬的车离开,才换了衣服从窗户跳下去。

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再去白老爷子留下的房间,这次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