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24章 惩罚他
 
白云扬去医院里照顾柳薇洛,很是大张旗鼓,让江城人人尽皆知。

殷琉璃也不管他,本来是自己答应的,现在再吃味太显得小家子气。而且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皮特已经去调查白云湛,他曾经的确是在赛纶集团,不过也许只是巧合,想要知道的更清楚,就要调查的更仔细。

而且白承功被人截胡的事情耿耿于怀,不敢催促白云扬,就只能打电话催殷琉璃赶紧帮他办了。

殷琉璃因为白云湛的事,现在不想跟白承功闹翻,只好答应帮他尽快解决。

她要了那个人的信息,发现是X省的一个大家族里的旁支,因为仗着家族里的身份耀武扬威。才来江城没多久,就得罪了不少人。

殷琉璃冷笑,很快找到这个人的黑料,很轻易地找了个酒吧里的女人,将这个叫付凯的男人钓出来。

付凯和酒吧女在酒店里颠鸾倒凤,殷琉璃躲在暗处拍小视频。

拍完了自己想要的料,一边给警察打电话,让扫黄的过来。一边又给付凯的老婆打电话,让她带着人过来捉奸。

如她所料,付凯的老婆先来。

来了后带着人将付凯堵在房间里,就要动手。警察很快来了。强行将付凯和那个女人带走。

这件事在酒店里闹得沸沸扬扬,记者都来了不少,拍了不少照片。

只是没有石锤,殷琉璃又及时出现,提供了几张石锤的照片。

付凯的老婆将他从里面保释出来,那个酒吧女也被殷琉璃保释,然后让她离开江城。

付凯接到殷琉璃的电话,偷偷出来赴约。

殷琉璃看着他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笑着说:"看来尊夫人也是个性情之人,下手够狠。"

付凯疼的呲了一下牙,一脸不爽地看着殷琉璃问:"你谁啊?你说你手里有我的视频,什么视频。"

殷琉璃笑了笑,打开手机,播放了一小段他和那个女人的视频。

付凯的表情都扭曲了,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录得。靠,你他妈的是不是算计我呀!这件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殷琉璃笑着说:"总算聪明了,猜的不错,是我算计搞的鬼。包括你找的那个女人,也是我花钱买通的。现在人已经远走高飞了,你想找她也找不到。"

"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哪里得罪你了?"付凯问。

殷琉璃说:"你没得罪我,不过你得罪白承功了。你是不是截胡了他一个古董?付先生,做人呢,不可以这样不地道。要懂得什么是先来后到,而你一个外来户,还敢这么嚣张,真当江城城小庙小,没有大神可以治得了你吗?"

"原来是白承功的人,呵,看你长得还不错。如果昨天换成是你的话,说不定你一求我,我就把那件古董还给他了。可是现在,哼,想得美,他跪着求我我都不会还,还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付凯咬牙切齿地说。

殷琉璃道:"好啊,有骨气,我就欣赏有骨气的人。不过,这件事你可要想清楚了。不还可以,想要报复我也可以,但是首先,你得先解决现在的麻烦吧!昨天的桃色事件应该很快传到你的家族耳朵里,我可是听说,你家族的当家人有意跟白云扬合作,如果给你给搅黄了,你觉得你有几条命可以赔偿?别以为你姓付,就真的是付家人。付家那么大,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吧!还有,你太太之所以敢对你这样,是因为你才是高攀吧!如果不是因为娶了她,付家会这么重视你?如果我把这个视频送给你太太,哦,她未必在意,毕竟她知道你就是一条狗,狗哪里会不吃屎,也就忍了。可是如果我把这个送给媒体,网上一传人尽皆知。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条狗,你觉得你太太还会原谅你吗?就算她想,她的面子也不想,她的家族也不能容忍啊!"

"你这个女人太阴毒了。"付凯听完殷琉璃的话,气的都要疯了,对殷琉璃破口大骂道。

殷琉璃笑着说:"谢谢夸奖。"

"你觉得我是在夸你?"

"反正不觉得你是在骂我。"

付凯翻了个白眼,深吸口气。差点被气的吐血了。

这到底是白承功从哪里找来的女人,居然这么可气。

"说吧,让不让,一句话的事。不让我就马上把视频群发了,现在网络信息时代就是好,手指一点什么事都能解决。"殷琉璃催促道。

付凯咬了咬牙,思考过后道:"好,我让给你,但是你要把视频给我。而且,不许留备份。"

"放心,我没有那个兴趣爱好,留着你们的视频欣赏。你又不是帅哥,再说身材也不怎么样。"殷琉璃点评道。

付凯脸一黑,气的都想动手打她,太侮辱人了。

两人约好了时间,彼此交换手里的东西。

为了尽快,付凯离开后马上就回家拿东西。

临走时,殷琉璃还警告他:"最好不要耍花样,你要是一直不过来,我可是要去你家的找你太太聊一聊的。"

"知道了。"付凯没好气地道。

付凯离开后,殷琉璃又点了杯咖啡。

等她把咖啡喝完一看时间,居然比她和付凯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十分钟。

殷琉璃咬了咬牙,这个付凯耍她的吧!

拿出手机打给付凯,没好气地质问:"你怎么还不来,耍我吗?"

付凯压低声音说:"我在家,实在走不开,我们换个时间再约。"

"呵,实在走不开?那好吧!我就亲自过去,找尊夫人聊一聊,你到底怎么走不开。"殷琉璃冷哼一声挂断电话,拿了衣服就往外走。

她原以为,付凯被她的话一定吓到,会赶紧联系她过来。

可是哪想到付凯那边居然没动静,连个短信都没有。

殷琉璃真的怒了,直接开车去付凯家里。

他家不难找,应该也不是真正的家,就是临时租住的一个豪宅。

殷琉璃直接闯进去,一进客厅就大声嚷嚷:"付凯,你胆子不小,既然你这样不守信用,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你怎么在这里?"

殷琉璃惊讶地看着白云扬。

她万万没想到,在付凯的家里,除了付凯和他太太,居然还有白云扬也在。

不止白云扬在,周易也在。

两人也是同样惊讶地看着她。

付凯接完殷琉璃的电话就直接被他老婆把手机抢走关机了,所以根本不知道殷琉璃后面又给他发的短信。

现在看到殷琉璃直接闯进来,吓得脸都白了。

正起身走到殷琉璃身边,压低声音向她说明情况,但是没想到听她又说了这么一句。

于是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白云扬,一脸懵地说:"你们认识?"

白云扬给周易使了个眼色。

他今天是来为柳薇洛讨回公道,如果说了他和殷琉璃的身份。难免惹人耻笑。

周易也是想到这一点,所以很聪明地连忙笑了一下说:"这是我表妹。"

殷琉璃听到周易的话,再看看白云扬,嗤笑一声说:"是呀,这是我表哥,没想到表哥也在啊!你老板也在?怎么,你们跟付先生认识?"

"不认识,只是有些事情来找付先生。上次就是付先生在酒吧里,不小心打伤柳小姐的。"周易说。

付凯脸色涨红,上一次他的确冒犯了柳薇洛,可完全是因为喝醉酒的缘故。

就是担心白云扬会着他麻烦,所以才去酒吧买醉,又不小心被人算计。

他可真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

"原来如此,付先生本事不小,来江城没几天就得罪不少人啊!而且,还是光捡白家的人得罪,怎么,付先生跟白家有仇?"殷琉璃嗤笑问。

付太太立刻站起来,对殷琉璃解释说:"这位小姐,你说笑了。我们付家还想跟白家合作,怎么可能跟白家有仇,就是他喝醉了酒发酒疯,得罪了柳小姐,让白先生生气。我这就让他赔礼道歉呢,我们马上去医院亲自向柳小姐赔礼道歉。"

说完,照着付凯脑袋上就是一巴掌,让他也说说话。

付凯被打,不禁皱了皱眉,但是也不敢反抗。

毕竟他老婆还不知道殷琉璃来找他的目的,否则,就直接掐死他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周易收到白云扬的眼神,又连忙对殷琉璃问。

殷琉璃笑着说:"没事,就是来找付先生拿一样东西。说给我呢,但是却一直没过来,着急过来看看。"

"我马上帮你去拿。"付凯说完,立刻冲上楼,将古董花瓶拿下来交给殷琉璃。

殷琉璃看了一眼说:"那就谢谢了。"

说完就走了。

她也不准备把视频给付凯,也不准备交给付凯的老婆。

不然,岂不成了她为柳薇洛出气了。

白云扬看到殷琉璃离开,也站起来道:"今天该说的我都说了,付先生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说完便离开。

周易也连忙跟着离开。

两人上车后,白云扬立刻掏出手机,打给殷琉璃。

殷琉璃一边开车一边说:"怎么了,有事?"

"你在哪里?"白云扬问。

殷琉璃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说:"如果没有意外,我应该就在你前面。"

"停车等我。"白云扬说。

殷琉璃将车子停在路边,很快周易他们的车子也停下来。

殷琉璃下车,过来敲白云扬的车门。

白云扬直接将车门打开,让她坐进来。

"我的车还停在那里呢。"殷琉璃说。

白云扬道:"让周易开回去。"

周易马上识相地下车,过去殷琉璃的车。

白云扬这边还有司机,所以倒也没问题。

车子开动,白云扬握住殷琉璃的手问:"你跟付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到他那里拿东西?"

"怎么,盘问我啊!"殷琉璃说。

白云扬立刻解释道:"当然不是,只是担心你。付凯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我怕你吃亏。"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什么时候吃亏过。"殷琉璃说。

白云扬叹息道:"爱之深担之切,哪怕你再强大,我也总是怕你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有没有受委屈。如果可以,我多想将你藏在我的怀里,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殷琉璃:"……"

连忙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说,你太肉麻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白云扬抽了抽嘴角,无语地看着她。

他说的这么深情。她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

"哎,算了,你还是跟我说,跟付凯是怎么认识的吧!"白云扬叹息说。

殷琉璃将付凯和白承功的恩怨告诉他,说完后说:"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们老白家,为你们老白家做事。你倒好,在外面连认识我都不敢,还假装跟我不认识。"

"我不是故意的,我今天过来是为柳薇洛讨回公道。如果这时候再跟你认识,怕落人耻笑。"白云扬连忙解释说。

其实这个道理殷琉璃也明白。

不过就是心里不爽,冷哼一声转过身不理他。

"真的生气了?"白云扬连忙拉了拉她的胳膊。

殷琉璃动也未动,板着脸说:"是生气了。居然敢假装不认识我。既然如此,那么就一直坚持下去,就假装不认识我好了。"

"对不起我错了,要怎么样你才不生气?"白云扬靠着她可怜兮兮地问。

前面的司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谁不知道他们家老板,原来温和,后来冷酷。可是不管温和还是冷酷,都犹如高高在上的雪莲花一般,神圣到不可侵犯。

只可远观,连近看都不行。

哪想到居然还有这么粘人的一面,简直震碎他的三观。

司机赶紧按下前面和后面的屏障,免得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惨。

殷琉璃看他如此,其实已经心软了。

不过想教训教训他,于是还是继续板着脸说:"想让我不生气也简单。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好,别说一件,十件都可以。"白云扬立刻答应道。

"今天晚上你帮我做一顿晚饭,菜单我来拟定,全程你要自己动手,不许让佣人帮你。"殷琉璃说。

白云扬:"……"

"可是我不会做饭。"

"所以才是惩罚,你要是会就不是惩罚了。"殷琉璃挑眉说。

白云扬蹙眉,一脸的不情愿。

殷琉璃生气道:"怎么,这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应吗?还说十件事都可以,一件都做不到,还指望我原谅你,做梦吧!"

说完,殷琉璃又生气地转过身。

"好,我答应。"白云扬连忙道。

殷琉璃得意地扬眉。

白云扬却眉头蹙的更深,他长这么大,可从没有下过厨房。

不过殷琉璃要求,即便不会也要会。

回到家后,白云扬让吴管家准备食材。

殷琉璃说:"先等等,我先写个菜谱。"

"好,你写。"

殷琉璃勾了勾唇,连忙拿出一张纸写菜谱。

菜谱上有:回锅肉、鱼香肉丝、糖醋排骨、香芋扣肉、白灼虾、西湖醋鱼、剁椒鱼头、麻辣子鸡。

白云扬拿到菜谱抽了抽嘴角,无语道:"你这是集齐了四大菜系吧!这么多肉,你不怕腻吗?"

"你做得出来我就能吃的完,腻什么。"殷琉璃挑眉说。

"好吧,我努力尝试。"白云扬说。

他连忙安排吴管家去准备食材,食材倒是好准备,可是白云扬没有下过厨房。让他做出这么经典的菜系代表菜,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

白云扬给吴管家使了个眼色,吴管家会意,连忙去找可以做这些菜的大厨过来。

殷琉璃拍了拍手说:"好了,你慢慢做,我先上楼休息。等你做好了叫我,还有,不许让人帮忙,如果我知道了,这次的惩罚就不算。"

说完,殷琉璃便勾着唇上楼了。

吴管家很快找了两个大厨过来,这两个大厨会四大菜系,刚好集合这些名菜。

"大少爷。要不让他们做了半成品,您再做成成品吧!"吴管家提议道。

白云扬摇头:"不行,璃儿知道了会生气。"

吴管家抽了抽嘴角,心想,您又不会做。难不成怕她生气就要自己尝试?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至于这么宠着嘛。他伺候了两代家主,以前老爷子也是很疼爱老太太的,可是也没见这么宠。

只是他到底是个下人,也不好说什么。

"你们两个留下来,什么忙都不要帮,看着我做指导就行。"白云扬想了想说。

两个大厨面面相窥,最后两人讪笑着提议:"先生。您不如下载个美厨APP,可能更方便些。"

"还有这种东西?"白云扬诧异道。

大厨点头:"当然有,这样您就是真的完全独立完成,没有任何人帮忙了。"

"好,马上帮我下载一个。"白云扬连忙道。

厨师点头,让吴管家给他找了个平板电脑,然后下载了一个APP。

又将白云扬需要做的那几道菜全都找出来,先是跟白云扬讲解了一遍,然后才有让他先把食材分门别类,省的一会弄混。

讲完之后,白云扬就让他们走了。

一个人在厨房里关着门"叮铃咚呛"了半天,听得在外等候的吴管家心惊胆战。

不过心里也不免期待,说不定他们家大少爷是天赋异禀,做什么事都是马到成功。就像上一次殷琉璃做饭,他也没想到会那么厉害,说不定他们家大少爷也可以。

终于,殷琉璃从楼上下来,敲了敲厨房门说:"可以了吗?四个小时了,是不是可以先品尝一两个菜。"

"再等等,马上好。"白云扬说。

说完"砰"地一声巨响。

外面的人都吓了一跳。

吴管家更是跳起来,想要冲进去说:"不会是锅炸了吧!大少爷有没有受伤?"

"慌什么,他做饭又不是埋炸弹,怎么可能把锅炸了。顶多就是锅掉地上了而已。"殷琉璃拦住吴管家说。

不过她不禁蹙眉,做个饭还能把锅掉地上,真的没事吗?

连忙打开厨房,一进去不禁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你真把厨房给炸了。"殷琉璃捂着眼睛猛咳嗽。

白云扬带着口罩呢,倒是还好些。

他连忙拉着殷琉璃冲出来,摘掉口罩露出半张白净地脸说:"没炸,就是油烟太重了。"

"你没开油烟机?"殷琉璃嘴角抽搐问。

白云扬一脸茫然地说:"还有这个东西?"

殷琉璃:"……"

看着白云扬花掉的脸简直哭笑不得。

赶紧伸手给他擦了擦,幸好眉毛还在。

如果把眉毛给烧没了,那才要命呢。

"对不起,我没有做好,可能……不能吃。"白云扬任由殷琉璃给他擦脸,可怜兮兮地道。

殷琉璃勾了勾唇笑着道:"好了好了,都说是惩罚了,又没想让你真的做出来。那么难的菜,我也是学了一段时间才会做,如果你这个新手照着食谱就能做出来。那岂不是显得我太蠢了。现在已经看到惩罚的结果,所以吃不吃到都无所谓,你赶紧上楼洗个澡换件衣服,我们出去吃吧!我估计吴管家让人收拾厨房,就要收拾大半天,我才没有时间等呢。"

"好,你想去哪里,我先定位置。"白云扬激动道。

殷琉璃笑了笑,随口说了个名字,让白云扬定了位置,就让他上楼洗澡了。

这时,皮特的电话打过来。

殷琉璃拿着手机到外面接听。

皮特说:"已经查到了,这个白云湛是赛纶集团的黑客。因为还是学生,所以是公司隐形人员。现在人在M国,具体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我知道了。"殷琉璃喃喃道。

皮特又道:"姐,你查他做什么,因为他是赛纶集团的人?"

殷琉璃深吸口气,缓缓说:"皮特,赛纶集团是谁的公司你应该很清楚。我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已经将手伸向那边。"

"要阻止吗?"皮特问。

殷琉璃摇头说:"我现在还没有想清楚,这件事情先按兵不动,我再想想。"

"也许,你当年走后,他也是努力过,想要挽回你。而唯一的办法,只有打败祁琛。"皮特试探地说。

殷琉璃喃喃道:"也许吧!"

所以。这才是她明知道白云扬有事瞒着她,背后做动作,却无法拆穿他的原因。

他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是为了她。

这样的话,她又怎么忍心质问他,伤了他的心。

只是白云扬太天真了,祁琛有多强大,她比谁都清楚。

暂时用祁枫困住祁琛,也不过是权宜之计。

就凭他,怎么可能动的了祁琛。

万一打草惊蛇惹怒了祁琛,到时候祁琛恐怕又会对他疯狂报复吧!

白云扬换好衣服下楼,看到殷琉璃站在外面发呆。

走过来从身后抱住她道:"怎么了?想什么呢。"

殷琉璃猛地转过身,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她很想跟他说。收手吧!不要再做那些小动作,你不是祁琛的对手。

可是这些话就堵在喉咙里,怎么样努力都无法说出来。

殷琉璃叹息一声,最终轻叹道:"没事,就在想一会吃什么。"

白云扬笑着说:"虽然我不能做好吃的给你吃,不过买单还是没问题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好啊,那一会我就不客气了。"殷琉璃说。

白云扬笑着点头。

两人去了餐厅,果然殷琉璃点了一大桌子。

她还点了一只帝王蟹。

吃帝王蟹的时候,她突然灵机一动,指着帝王蟹对白云扬说:"你看这只螃蟹大不大?"

"当然大,这是店里最大的一只了。"白云扬说。

"你说它为什么叫帝王蟹?"殷琉璃问。

白云扬摇头说:"这个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它体积庞大吧!毕竟在生物界里,体积庞大是占优势的。一般情况下,不容易被敌人消灭。"

"是呀,比如说这只小虾,想要跟这只帝王蟹斗就没有胜算。"殷琉璃夹了一只白虾放到帝王蟹旁边。

白云扬点头,下手给殷琉璃剥蟹说:"我们还是不要讨论了,好好吃饭。"

"如果你是这只虾,有一个不得已的原因,你会跟这只帝王蟹决斗吗?"殷琉璃却不肯放弃这个话题,继续询问。

白云扬深深地看她一眼。

殷琉璃知道,他听懂自己是什么意思了。

有些话无需说的太清楚,聪明人一点即透。

"会,"白云扬说。

殷琉璃蹙眉:"明知道斗不过也要斗?"

白云扬笑着说:"如果有非斗不可得原因便不会放弃,即便明知道斗不过也会斗。不过生死较量,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能未卜先知。比如说,因为跟这只虾纠缠,帝王蟹或许没有将这只虾当回事,却被人类捕食,最终应该也算是这只虾胜了吧!"

殷琉璃:"……"

他说的竟然有点道理,让她无法反驳。

不过,她很快将这只白虾吃掉,说:"可是虾就是虾,还是好好地生活在自己的领域里比较安全。强行介入别人的领域,即便是不被帝王蟹吃掉,也有可能被捕食者抓获,最终的下场也只会落得如此。"

"这只虾会,但是我不会。"白云扬坚定地说。

殷琉璃看着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反驳的话。

现在的白云扬,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

就连眼神都比以前坚定,坚定的让她无法反驳。

"是因为……当初我离开时跟你说的话,所以,伤了你的自尊心吗?"殷琉璃喃喃地问。

当初她说那些话狠心离开,是真的不想让他找她,从而继续连累他。

却没有想过,那些话带给他的伤害。

"璃儿,我是男人。"白云扬喃喃说。

殷琉璃道:"我知道,可是……。"

"你不知道,"白云扬苦笑:"身为一个男人却不能保护喜欢的人留在身边,这种感觉……你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璃儿我想要的不多。只想让你能够信任我。以前是我无能,在你眼中,我就像个笑话一样吧!一个需要你保护的笑话。"

"我没有。"殷琉璃急切地否认。

"可是有危险的时候,你却离开了,因为对我的不信任,你离开了我。"白云扬说。

殷琉璃垂下眼眸,解释说:"我不是不信任你离开你,只是我怕……我怕伤害你。因为我对你有感情,所以更怕伤害你。"

"那你为什么不能信任我,我不止可以保护你,也可以保护好自己。"白云扬说。

殷琉璃蹙眉,心想,这不是我信不信任的问题。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祁琛的能力她是知道的,究竟有多庞大。

当初不动声色,就收买了她身边那么多人。

逼得他不得不在她和身家之间做出选择,如果再任其发展下去,他们俩迟早都会成为祁琛手里的蚂蚁,随意揉捏。

等到那个时候,别说爱情,连命都要丧失。

"璃儿,这一次,信我一次可好?"白云扬握住她的手喃喃问。

眼眸里尽是乞求。

殷琉璃舔了舔嘴唇,艰涩地说:"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你比以前更强大,也更有能力。可是白云扬……螳螂将臂膀练得再强壮。也无法抵挡车子地碾压。你根本就不知道,祁琛到底有多强大。"

"但是你还是回来了。"白云扬说。

殷琉璃道:"那是因为我想到了制衡的办法,如果没有这个办法,我也不能回来找你。"

"那就相信我,我也会有办法永远解决这个问题。"白云扬说。

"永远解决?白云扬,你想做什么?"殷琉璃猛地站起来问。

白云扬蹙了蹙眉,脸色微白地说:"你怕我杀了他?"

"我怕他杀了你,你杀不了他的。"殷琉璃肯定道。

白云扬闭了闭眼睛,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可是最终,他也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再做任何解释,站起来买了单离开。

殷琉璃看着他,想要叫住他,却说不出口。

她知道最后一句话对他的伤害。

但是她说的是实话,虽然这实话里的意思是映射他不如祁琛。

"我这是……被甩了吗?"殷琉璃出门,看到白云扬的车已经不在了,不禁苦笑着喃喃自语。

正好,林月月打电话给她,一开口便高兴道:"我回江城了,总算忙完了。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聚聚。"

"现在就有空,你在哪里,我去投奔你。"殷琉璃叹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