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25章 冤家路窄
 
殷琉璃打车去了林月月的家。

林月月给她开门,看着她失落地样子诧异道:"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到我这里来了?"

"跟白云扬吵架了呗,无处可去。"殷琉璃一边走进来一边说。

林月月失笑道:"怎么可能,白云扬怎么可能跟你吵架,他那么喜欢你。"

殷琉璃挑了挑眉,看着她问:"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他那么喜欢我?"

林月月尴尬,连忙讪笑说:"这还用我肯定吗?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

殷琉璃眯着眼睛看她。

林月月被她看得更加心虚,挠挠头讪笑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看得我瘆得慌。"

殷琉璃哼笑,叹息一声缓缓说:"好了,你不用这么紧张。其实我知道,你一直很帮着他。包括我刚来找你的时候,你应该也是提前通知他我来了,后来又给我安排了那套房子,对吧!"

林月月脸色涨红,不过却举手发誓道:"我承认,我是很想让你们复合,也的确提前通知他你回来了。但是那套房子,我是真不知道他就是房主。只是……他跟我提议,说那套房子比较合适,所以我就让你住过去了。"

"所以,你是明知道被他利用,也甘心被他利用了。"

"这不是利用,这是帮你们。"林月月小声狡辩。

殷琉璃深吸口气,缓缓道:"月月。你知道吗?其实很多事情,我心里是很清楚的。呵,有时候,我真不喜欢我这么聪明。"

"你这是在自夸吗?"林月月喃喃道。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说:"我这是在自嘲。"

"自嘲自己很聪明?"

"这不是重点,"殷琉璃说:"重点是,我明知道他做的那些小动作,心里一清二楚,可是还要装作不知道,这样有点累啊!"

"所以,你们今天到底为什么吵架?"林月月问。

殷琉璃沉默片刻,将事情告诉她。

殷琉璃又叹息说:"我是真的担心他,当初离开他也是担心他受到伤害。现在也担心他不自量力,非要以卵击石,可是似乎……我的担心伤害他了。"

"怪不得,怪不得。"林月月摇着头道。

"什么怪不得。"

"怪不得这两年白云扬变化这么大,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原来,被你这么给侮辱了。"林月月万分同情地道。

"什么叫侮辱,我那是担心他,并且是为他好。"殷琉璃说。

林月月深吸口气道:"姐姐,在这个世上有一种伤害,就叫做我为你好。比如一个母亲,一天到晚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对自己的孩子说,我是为你好才说你,我是为你好才打你。可是事实上呢?外界的伤害还没有来,孩子先被自己最亲的人给伤害了。情侣之间也是如此,打着为你好的口号,实行着伤害的行为,自己却还委屈。"

"所以你的意思,这件事是我错了,是我伤害了他?"殷琉璃问。

林月月正要说话,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笑着对殷琉璃说:"是白云扬打来的,应该是询问你的事情。"

殷琉璃抿了抿唇。

林月月问:"要告诉他你在这里吗?"

"告诉吧!既然电话打到这里来,应该就猜到了。又不是小孩子,还要遮遮掩掩吗。"

"好,那我就说了。"林月月说完便接通电话。

果然,电话那边白云扬询问殷琉璃的事,林月月也就告诉他了。

"好。我知道,放心吧!"林月月连连点头,很快将电话挂断。

"这么快就打完了?"殷琉璃诧异问。

林月月说:"不然呢,他还有多少话跟我说呢。除了交代照顾好你,一切费用算他头上,还能有什么话跟我说。"

"你看,人家对你多好啊!这么有钱又深情的男人,电视剧里都不敢这么演。"林月月又感叹道。

"所以,真的是我错了吗?"殷琉璃喃喃道。

林月月说:"其实这件事,咱们可以用反向思维思考。如果换成是你,一个人这样为你,你会怎么想?虽然这样思考也并不一定能够感同身受,毕竟你们性别不同,但是谁让你性格一直这么强,所以姑且也可以当成半个男人。"

殷琉璃想了想,如果是白云扬为了她好而离开她,她一定会很生气吧!

也许,因为生气理都不想理他了。

"或许,我会生气不理他。"殷琉璃说。

林月月道:"是呀,你会生气,理都不想理他。因为这只是假设,没有真实发生过。但是我想,白云扬曾经也这么想过吧!只是因为他太爱你,所以放不下,从而选择原谅你。可是再来一次啊!一个男人的尊严被狠狠地践踏在地上一次不算,又要来一次。你觉得他能不生气吗?两年前你觉得白云扬不如他,两年后依旧这样认为。那么姐姐,是不是在你眼中,白云扬这辈子都不可能比得上他了。"

"我没有把他们比较,只是就事论事。论实力,白云扬的确不如他。"殷琉璃说。

林月月摇头:"即便是你心里这样想,也不能说出来。这对他的伤害有多大啊,一般男人都受不了自己不如自己的情敌,更何况是白云扬这样的天之骄子。而且,你怎么就这么肯定现在的白云扬还不如他,对于现在的白云扬,你又了解多少呢。我觉得,你还不如什么都不管,随便他怎么样。反正你爱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身份地位。他赢了,和他共享胜利。他输了,大不了和他亡命天涯,抱着这样的心情,会不会就会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你说的轻松,他这样的家底,一旦输了会有多惨啊!"殷琉璃叹息说。

林月月耸肩道:"所以说,你还是不够信任他。一段感情,一旦失去信任,是会伤人心的。既然他敢战,就说明他就考虑了一切,难不成,你认为白云扬是那种没有头脑的男人吗?"

"我……。"殷琉璃竟被林月月说的哑口无言。

"如果我是你,就不管,就当这些事情不知道。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而战,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林月月说。

殷琉璃叹了口气,可惜她是殷琉璃,不是林月月。

明知道白云扬有危险,她不可能置之不理。

"如果你放不下,你也可以帮他呀!帮他对付那个男人。"林月月又提议道。

殷琉璃蹙眉说:"他现在暂时是不可能危及到我们,我又何必……。"

"你对他还有感情?"

"当然没有。"殷琉璃一口否认。

"那就是了,所以我不能理解你。"林月月说。

不过她很快又笑嘻嘻地问:"我还有点好奇,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这么厉害,真想认识认识。"

"你不会想认识的。"殷琉璃说。

林月月点头道:"也是,连你这样的人都避之不及,我这样的更不敢去惹。"

"不过我没想到,你现在变得这么睿智了。"殷琉璃突然又撑着下巴,一脸含笑地问。

林月月脸红地道:"谈不上睿智,就是生活经验。拍了那么多电视电影,从人物里就能学到一些。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怕被别人瞧不起,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所以,我才能感同身受白云扬的感受啊!"

"听说,你最近跟一个富二代打得火热,你们俩是真的吗?"殷琉璃问。

林月月摆摆手说:"谈不上真假,他是在追我。不过我还没答应呢。"

"对了,你今天晚上住这里还是回去?"林月月问。

殷琉璃想了想说:"还是住这里吧!我现在回去太丢份了。"

"切,你看你自己都要面子,人家白云扬不要面子的呀!"林月月嗤笑说。

殷琉璃微微红了脸,果然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谈恋爱,她还是没有经验啊!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在睡觉,门铃就响个不停。

林月月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凌乱地头发愤怒道:"到底是谁啊,一大早赶着投胎。"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殷琉璃说,说完一翻身继续睡。

林月月稍微将头发弄了弄,衣服也整理了一下。

她毕竟明星,还是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仪容。万一被人拍到不好的一面,那就麻烦了。

"白先生,怎么是你?这么早你过来干什么。"林月月一开门,没想到是白云扬,立刻惊讶道。

白云扬举了举自己手里的食盒说:"送早餐,不过我也没想到开门的是你,可以重启吗?"

林月月抽了抽嘴角,尴尬道:"重启的意思是,我现在回去,你重新按门铃,让殷小姐过来开门吗?"

"就是这个意思。"白云扬点头。

林月月讪讪地笑了笑说:"你们有钱人可真会玩。"

说完关上门跑上楼,再次钻进被窝里。

"叮咚叮咚。"

门铃又一次响了。

殷琉璃翻了个身无语道:"刚才不是开过门了,谁啊!"

林月月说:"你去开门就知道了。"

"为什么我去开门,刚才不是开过了吗?"

"所以才让你去。"林月月说。

殷琉璃揉了揉头发,难不成是来找茬的,所以林月月害怕?

她趿拉着拖鞋下楼,将门打开。如果真是找茬的,那么今天免不了一顿暴揍了。

结果……。

开门的一瞬间,她知道林月月为什么让她开门了。

"你这么一大早过来干什么?"殷琉璃喃喃问。

白云扬举了举手里的食盒笑着说:"过来送早餐。"

"进来吧!"殷琉璃让他进来。

白云扬提着食盒走进来,将食盒放在餐桌上。

"不好意思,我来的有点早。我怕来晚了你已经吃过早饭了,这是恒温的,如果现在不饿,可以一会吃。"白云扬说。

殷琉璃双臂环抱,靠在沙发上问:"你这是来道歉吗?"

"是。"白云扬点头承认。

他这么直白,殷琉璃倒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白云扬走过来,捧着她的脸道:"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对,不该跟你争吵,不该丢下你一个人。所以我一早过来道歉,可以接受吗?"

殷琉璃被他捧着脸,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连忙将他推开。

白云扬微微蹙眉,难过地问:"不能原谅我吗?"

"不是,我还没洗脸,我先去洗漱再说。"

说完,殷琉璃便跑上楼。

岂止没洗脸,她都怀疑刚才她眼睛里还有眼屎。

白云扬还那么捧着她的脸跟她说话,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发现。

很快,林月月从楼上下来,尴尬地看着白云扬道:"我现在可以出场了吗?"

白云扬点头:"带了你的一份。"

"谢谢,她在洗漱,还跟我借了衣服和化妆品,应该是要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女为悦己者容嘛。"林月月连忙汇报道。

"昨天晚上你们……。"

"我苦口婆心地劝她,并且指责她的不足,体谅你的难处。"林月月连忙如实汇报。

白云扬赞赏地点点头。

"这件事我会记得,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白云扬许诺给她好处。

林月月笑了笑,将食盒打开,拿走一份说:"那我去楼上吃,不打扰你们了。"

白云扬点头。

林月月上去后一会,殷琉璃就下来了。

果然化了妆,还换了衣服。

林月月比她矮了一点。身材上面倒是还可以,不过林月月的衣服,穿在殷琉璃身上还是有些紧。

最重要的是胸部不太合适,这样越发显得殷琉璃性感,让人垂涎欲滴。

白云扬就红了一下脸,连忙转过身将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说:"赶紧来吃饭吧!"

"一起吃,吃完去公司。"殷琉璃说。

白云扬点头。

他没有再问殷琉璃是不是原谅了他,有些话无需问出口,两人都心知肚明。

吃完饭后,两人收拾了一下食盒跟林月月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不过白云扬开着车子带着殷琉璃走到半路,拐进了一家商场。

殷琉璃诧异问:"干嘛去?"

白云扬轻咳一声,不自然地道:"带你买衣服。"

"啊,为什么?"殷琉璃诧异问。

白云扬朝她胸口上瞄了一眼说:"不合适。"

殷琉璃低下头看了一眼。勾着唇调戏他:"怎么,你还害羞吗?"

说完在他下巴上摸了一把。

白云扬脸色微红地说:"我当然不害羞,只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而已。"

"小气。"殷琉璃笑骂道。

不过,也没有拒绝他给她买衣服的建议。

两人去了商场,像白云扬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闪光点。

所以,很快就吸引了一大票的女孩子们围观。

"先给你买副墨镜吧!"殷琉璃黑着脸拉他走进眼镜店里,随便拿了一副墨镜给他戴上。

不过殷琉璃很快悲哀地发现,有些人戴墨镜是为了遮丑,一些人戴墨镜是为了提升气质。

让人越发期待,摘掉墨镜的那一刻,惹得人尖叫的场面。

显然,白云扬就是第二种。

偷偷尾随围观的女孩子们越来越多。连大妈都加入了行列里。

殷琉璃叹息说:"还是赶紧买套衣服走人吧!像你这种人,还真不适合逛街。"

"所以我很少逛街,要不下次,我戴口罩出来吧!"白云扬说。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殷琉璃点头。

又转身进了一家化妆品店,拿了副口罩给白云扬戴上。

果然,口罩一戴,围观的人就少多了,渐渐地全都散去。

不过殷琉璃也没有在商场里逛很久,她对衣服的要求并不高,能穿,穿着舒服就行。

所以很快买了一身衣服换上,两人就准备离开商场。

没想到冤家路窄,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偏巧不巧遇上了付凯。

付凯自然是没有认出白云扬,戴着墨镜还戴着口罩,他又不是透视眼,怎么能看得出这就是白云扬。

所以,他只认出殷琉璃。

"我们又见面了。"付凯拦住殷琉璃的去路笑着说。

殷琉璃挑眉道:"是呀,所以就说冤家路窄嘛。"

"也有可能是有缘自会相见。"

"我跟你有缘?"殷琉璃自己都忍不住嗤笑起来。

付凯说:"上次当着白云扬的面,我也没好留住你,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殷琉璃耸肩道:"你想知道我名字干什么,咱们俩以后又不会有交集。"

"怎么没有交集,你可是还没把视频给我呢。"付凯说。

殷琉璃恍然大悟道:"是呀,视频还没给你。可是怎么办,不想给你呢。"

"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你想说话不算数?"付凯生气问。

殷琉璃笑着道:"是呀,我就想说话不算数,你生气啊!"

"别以为你表哥是白云扬身边的红人,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付凯怒骂。

殷琉璃耸肩:"我可没有仗着我是白云扬身边红人的表妹才敢这么嚣张,我就是这么嚣张。怎么,生气啊,想打我?"

"我?"付凯气的举起手。

白云扬站出来,冷冷地道:"你还想动手打人吗?"

"你他妈的又是谁,把自己包的跟木乃伊一样,见不得人啊!"付凯破口大骂。

殷琉璃拦住白云扬,对他说:"你靠后,别插手。"

"可是……。"

"我又不是柳薇洛,受了欺负还要别人出头。让你别插手就别插手,我自然有办法整治他。"殷琉璃冷哼道。

白云扬轻叹口气。只好站到一边。

殷琉璃双臂环抱,看着付凯说:"付凯,你别跟条疯狗一样乱咬人好不好。怎么,吃了亏心里气不忿,打算跟我在这里找茬啊!我可告诉你,别惹我,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哟,口气不小,我就惹你怎么样。"付凯伸出手就朝殷琉璃打过来。

殷琉璃低身躲过去,随后冷哼说:"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扯着嗓子喊:"耍流氓啊,抓流氓。"

她这么一喊,瞬间吸引了一大票人涌过来,将这里团团围住。

付凯没想到殷琉璃会使出这么低劣的手段。不禁冷哼说:"你就打算怎么对付我?也太小儿科了。"

"大哥,这家伙对我耍流氓,大哥帮我出出气。"殷琉璃跑到一个高壮的男人身边,悄悄地往他口袋里塞了一把钱。

那人立刻会意,活动了一下胳膊朝付凯走去说:"小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耍流氓,不要脸了。"

"你他妈的又是谁,轮得到你多管闲事。"付凯叫嚣道。

那人冷哼一声,一拳就打过去。

一边打还一边喊:"路见不平人人有责,给我打。"

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没事还想找点事,更何况有人凑热闹。所以立刻一拥而上,将付凯团团围住开始暴揍。

殷琉璃勾了勾唇,退出去拉起白云扬就走,说:"赶紧离开,一会有人报警可就走不了了。"

"你知道会报警还敢这样做,就不怕警察找你?"白云扬无语道。

殷琉璃扭过头看他说:"如果警察来找我,你一定有办法帮我解决吧!"

白云扬:"……"

好吧,他当然有办法,不然眼睁睁地看着她被警察带走啊!

"而且我也没有撒谎啊!耍流氓不止是肢体上的,还有语言上的。监控可以拍得到肢体,还能监听说话吗?再说,刚才他站的位置,刚好挡住了摄像头,他对我有没有动手动脚,只有我有发言权。"殷琉璃又笑着道。

白云扬哭笑不得:"你呀。可真是……。"

"怎么样?"

"调皮。"

"谢谢夸奖。"殷琉璃得意地一挑眉,拉着白云扬离开。

两人回到公司,果然没多久,殷琉璃就接到电话。

她人都没出面,直接让白云扬找了律师出面。

付凯都要气疯了,平白无故被人打了一顿,最后居然还说只是误会,罚款了事。

当然,这个罚款是殷琉璃出的,那几个人到出来了还是一脸懵。

最后一致认定,自己没有打错人。付凯肯定是平时耍流氓耍出知名度了,所以才会有不露面的好心人给他们交罚款。

"那女人到底叫什么,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付凯出了院,在医院门口对手下人叫嚷。

可是他连个姓名都没有,就让人去查,哪里查的出来。

手下人跟付凯说没办法查,又被付凯骂了一顿。

正骂着,陈少过来了,笑着看着他问:"这不是付总嘛,在这里骂谁呢?"

付凯狠狠地皱眉,他最讨厌别人叫他付总。

付总副总,听着总是那么别扭。

不过看清楚是谁,他也不好发脾气,冷哼一声说:"我当是谁,原来是陈少。什么风也把陈少吹来了?"

陈少笑着说:"我来探望柳小姐,当然不会跟付总一样,这是又被人给打了吧!啧啧啧,这脸,都没好过,这次是谁下手这么重,比我手都黑。"

付凯脸色难看,恨恨道:"你们江城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凡事跟白家沾关系的,都不是什么好人。等我抓到那个女人,我一定撕了她。"

"女人?什么女人?"陈少灵机一动问。

付凯脸色难看地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长得挺漂亮,可是手段却十分阴毒,就是个贱人。"

"是不是这个样子?"陈少拿出手机。亮出手机里殷琉璃的照片。

付凯瞪大眼睛,扯动了嘴角上的伤,立刻呲了一下牙说:"对,就是这个女人,你认识她?她是你的人?"

"她可不是我的人,不过你想收拾她?"陈少问。

付凯说:"你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谁,我收拾不死她。"

陈少笑着说:"好,我告诉你,她叫殷琉璃,是白云扬的前妻。"

"前妻?"付凯惊讶:"她不是白云扬身边那个助理的表妹吗?"

"表妹?什么表妹,谁告诉你她是周易的表妹?"陈少好笑地问。

付凯将那天殷琉璃找他,周易亲口说的话说出来。

陈少听了后立刻明白道:"付总这么聪明的人还不明白吗?你这是被人耍了。你想,当时白云扬找你做什么。不就是为柳薇洛讨回一个公道。如果当时承认殷琉璃是他前妻,不是很丢脸嘛,所以才不肯承认。而且,他对这个殷琉璃厌烦至极。当初这个女人一声不响地离开,让白云扬恨她入骨。现在又回来,可是白云扬身边已经有了柳薇洛,又怎么肯吃回头草,这个女人就一直在他身边骚扰他,让他烦不胜烦。如果你这时候能替白云扬收拾了她,我想,白云扬一定感激你。"

"原来这个女人还有这样一层身份,不过既然白云扬不喜欢她,为什么不自己动手收拾她?"付凯虽然有点蠢,但是也不完全傻,不禁好奇问。

陈少哼笑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白云扬的性格你或许并不了解。他这个人啊!清贵的贵公子,让他做出亲自收拾殷琉璃的行为,他也做不出来呀!"

"明白明白,我明白,我们家那位也是这样的。"付凯深有体会地说。

他说的他们家那位,是他们付家的当家人,那也是个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贵公子。

"你们付家一直想和白家合作,付总,这可是个巴结白云扬的好机会。"陈少又提醒付凯道。

"可是我没有这女人的资料,想要教训她有点困难。而且我觉得这个女人很精明狡诈,不一定容易啊!"付凯说。

陈少立刻道:"只要付总愿意,我可以提供信息和资料。而且,也会出手帮付总的。"

"为什么?之前你可是还打了我一顿,怎么现在又突然要和我好?"付凯疑惑地问。

陈少心里咒骂,谁要跟你好,我又不喜欢男人。

"付总是忘了,我是谁的亲戚?上一次,又为什么和付总打了一架。"陈少笑着道。

付凯恍然大悟,陈少可是柳薇洛的亲戚啊!

"呵呵,差点忘了,我明白了。那就请陈少多多帮忙,我们一起教训那个女人。"付凯咬牙切齿说。

陈少笑着点头。

新仇旧恨,再加上柳薇洛的要求,他总算有可以教训殷琉璃的机会,而又不会惹怒白云扬了。

殷琉璃忙完手中的工作,看到白云珠急匆匆地出门。

殷琉璃本想问她干嘛去,突然又想到她毕竟是总经理,她这样冒失地问不好。

等到快下班的时间,手机突然收到短信,是白云珠发来的。

琉璃姐,我在金醉,过来救我。

短信上只有短短几个字,不过却看得殷琉璃一惊,冷汗都要出来了。

金醉是什么地方?

那不就是夜魅的后世,夜魅自从被陈少拿了去,就改名金醉重新开业。

直到现在,还在陈少手里。

白云珠在金醉遇到了麻烦。谁能给她麻烦?除了陈少还能有谁。

殷琉璃急的赶紧站起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给白云扬打电话。

偏巧,今天白云扬还不在公司,有一个客户过来,他和人见面去了。

殷琉璃打不通白云扬的电话,又想打给周易。

不过又想,即便是他们现在过来,也于事无补。论路程,她应该更快到达那里才对。

"算了,我自己去。"殷琉璃挂断电话离开公司,亲自开车前往金醉。

"陈少呢?陈少在不在?"殷琉璃到了金醉后就往里冲,一进去就大声嚷嚷。

这时候经理带着几个保安过来,围住她说:"这位小姐你找谁?"

"我找陈少。陈少在吗?"殷琉璃问。

"老板不在,有事你留下个电话,我们转告老板。"经理说。

殷琉璃冷哼一声,拿起吧台上的酒就往低声一扔,碎了一地。

众人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拉扯她:"小姐,你这是找茬吗?"

"是找茬,如果再不让陈少出来,我就把这里全砸了。"殷琉璃灵活地躲开保安的手,又拿着酒瓶砸了好几个。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殷琉璃一脚踢开一个保安,朝包间走去。

被困在这里,应该就是被困在包间里,她一个个搜总可以了。

"你是殷琉璃殷小姐吧!"突然过来一个男人拦住殷琉璃的去路。

殷琉璃怒视他。

男人说:"我们陈少说了。想要见到你想见到的人,去城西郊外,他在那里等你。不过,你要坐我的车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