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31章 假装情侣
 
殷琉璃被关在祁家,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人跟着,生怕她偷偷逃跑了。

这让殷琉璃很愤怒,没事就拿人发火砸东西。

一屋子里的好东西不知道被殷琉璃砸了多少。

祁琛听了也只是淡淡地说:"砸就砸吧!再添置些进去就是了。小东西,真以为我怕了她,我又不是砸不起。"

管家听了无语,但也只能让人再继续添置进去。

而且添置进去的还都是好东西,差一点的殷琉璃都看不上。

但是添置进去了,她没两天又砸了个遍。

虽说祁家家大业大,可是这些好东西都被砸坏了,管家也是心疼啊!

抽空跟祁琛身边的阿大抱怨。

阿大也是一脸无奈道:"没办法,老大不肯放人,谁说也没用啊!琉璃那丫头也是软硬不吃的,他们俩杠上,你就多辛苦些。"

管家心想,辛苦倒是没什么,主要是心疼。

慕云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管家一脸愁容。

忍不住笑着调侃道:"是谁惹我们的管家大人生气了,还没见你这个样子过。"

"云夫人。"管家立刻跟她打招呼。

慕云挥挥手说:"别弄这些虚礼了,祁琛呢?"

管家立刻道:"老爷在书房里,您要去吗?我先给您禀报。"

慕云点头。

管家禀报完得到允许,就请慕云过去。

路上的时候两人又聊了一会。突然听到瓷器砸在地上碎的声音。

慕云跳了跳眉,连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管家叹息说:"还能怎么回事,殷小姐砸的呗。"

"哪个殷小姐?"慕云问。

管家哼笑说:"除了殷琉璃殷小姐,哪个殷小姐还敢在这里砸东西。也只有她,老爷不跟她一般见识,任由她怎么样,这要是换成别人,早丢海里喂鱼了。"

"看来,是砸了不少东西呀!"慕云笑着说。

管家又叹息一声。

正好到了书房门口,慕云也就不再问了,敲了敲门进去。

祁琛正在办公,看到她进来也只是抬头瞥了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你怎么有空来了,是不是来看我有没有被你两个儿子搞死?"

慕云笑着道:"这可不能怪我,你自己也说过,成王败寇各凭本事。他们要是能弄死你,也是你自己技不如人,怎么能说我生的儿子不好呢。"

"怎么敢说你生的儿子不好,你生的儿子都是顶好的。不好怎么可能一个抢了我的女人,一个抢了我的爱将。"

"瞧,这满口的怨气,还说不是埋怨我。"慕云娇嗔说。

她明明年纪已经到了,可是却因为保养得好,加上天生丽质。即便是做出这种小女儿的娇羞状也能别有风韵,风韵犹存这句话用在她身上,是再适合不过。

若是旁人,早就被她的模样迷得神魂颠倒。

不过祁琛看了也只是眼神平静,又低下头继续做事。

慕云看他这个态度,叹息一声说:"我知道,这次的事情让你很生气。但是你自己也说过,祁枫想要成器,就必须踩在你的尸体上站起来。他这样也算是争气吧!你再给他几年的时间锻炼,想必他一定能成大器的。"

"是呀。再给他几年时间,等我死了他就可以接替我的位置了。"祁琛说。

慕云道:"可是你留殷琉璃在身边,是要绝了祁枫的成长啊!"

"所以你的意思呢?"祁琛深沉了眼眸问。

慕云笑着说:"她回来也就是回来帮帮你,现在大局已定,你也该放她走了。"

"放了她,让她跟你另一儿子双宿双飞?是白云扬让你来做说客的?"祁琛问。

慕云说:"怎么会,我跟他又没什么交情,犯得着为他做说客。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一个小丫头,心又不在你身上,你又何必拽着不妨。你祁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一定要惹人耻笑。"

"哼,谁敢笑我。"祁琛冷哼说。

慕云道:"的确,是没人敢明目张胆地笑你,但是背地里说你把人扣着,却还得不到的人大有人在。我都是为你好,祁枫因为这件事也是很不开心呢。一大早跟我对你一番嘲笑,你也不想他因为这件事嘲笑你吧!"

祁琛脸色难看,好一会才一拍桌子站起来。

慕云说:"你要是真放不下手呢,就把人强要了。这女人啊,心都是跟着身体走的。你要了她,让她成为你的人。也许到时候你赶她走她也不走了,何必这样一直僵持着。"

"她和一般的女人可不一样。"祁琛脸色森冷地说。

慕云哼笑:"能有什么不一样,你呀,枉费你说你有过那么多女人,是最了解女人的。我看,你还是不够了解女人。女人都是一样的,和一个人纠缠久了,心就不自觉地在一个人身上,我是女人,这件事我可最有发言权。"

"就像你吗?"祁琛看着她问。

慕云笑着说:"是呀,就像我。原来的时候把你当小孩,后来把你当男人,即便是远远地望着你,望的久了,也就不知不觉将你当成唯一了。"

"你这么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祁琛说。

慕云走向他,走到他身边轻轻地靠在他身上道:"你不信吗?我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

"你放心,我是不会追究祁枫的事情,冲着他的身份也不会。所以,不用说这些违心的话。"祁琛说。

慕云一听松了口气,从祁琛身上起来,弹了弹自己的衣服说:"早说啊!还让我演了这么一出戏。你不追究就好,我还真怕你伤害他。"

祁琛冷哼一声,不耐烦地说:"没事就走了,看到你就腻歪。对了,你那个儿子长得还是很像你的。真是看到你就想起他更腻歪。"

慕云羡慕道:"你居然还见过他,真是羡慕你呀!我都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上一次也只是打了电话,祁枫倒是见过,他也是这么说。那孩子对我心里有气,也不愿意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面。"

"你要是想见,我把人给你绑来,或者将你打包送过去。"祁琛说。

慕云笑道:"这就不必了,看来你不止不追究祁枫的事,也不追究他的事了。是答应过殷琉璃的吗?果然是我的儿子啊,有点魅力,让你都得不到的女人,却愿意为他说话。"

祁琛脸色更难看了,慕云这是在揭他的伤疤呀!

"赶紧滚吧!"祁琛生气道。

慕云又风情万种地笑了一下,才离开这里。

不过,她没有马上滚出祁家,而是去了殷琉璃住的地方。

殷琉璃房间外面自然有人把守着,不过这些人也都认识慕云,叫了声云夫人就让开路了。

慕云进去。殷琉璃正拿着一套水晶茶杯扔着玩呢。

慕云看着满地的碎玻璃,惊讶道:"你这是在干什么,这么好的东西都砸碎了,可真是败家。"

殷琉璃听到声音,连忙抬起头,没想到会是她。

"你怎么来了?"殷琉璃问。

慕云说:"我过来找祁琛,怕他因为上次的事情怪祁枫,所以来探探风声。还好,他也不打算追究祁枫的责任,这样我就放心了。"

殷琉璃脸色尴尬,一想到慕云跟白云扬的关系,再想到慕云跟祁琛的关系,她就别扭的不得了。

好一会才嘟囔说:"他当然不会追究祁枫的责任了,毕竟是他的……弟弟。"

慕云勾了一下唇,笑着说:"你不用这样说,我知道,你心里面其实是瞧不起我,嘲笑我的。不过怎么办呢,你还是喜欢上了我的儿子。从某一方面来讲,我也算是你的婆婆了。"

殷琉璃嘴角抽了抽,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慕云说:"你翻白眼也没用,不管怎么翻,也改变不了白云扬是我生的事实。"

"有一件事我很好奇,很想问问你。"殷琉璃说。

慕云道:"没有爱过,并且,也真的对他没有多少母子之情。"

殷琉璃:"……"

果然,她就说嘛,像慕云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喜欢白承勋那种人。

只是可怜了白云扬,从一开始或许就是个错误。

"你问过我了,我也有一件事想要问你。"慕云说。

殷琉璃耸肩:"问吧!"

"祁琛呵白云扬之间,你选择谁?"慕云问。

殷琉璃笑道:"我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一个?如果我两个都不选呢?"

"那我这样问吧!你愿意留在祁琛身边吗?"慕云问。

殷琉璃说:"如果我愿意,你就不会看到这满地的碎玻璃了。"

"好,我帮你离开。"慕云说。

殷琉璃挑眉看着她。

慕云笑道:"我知道,你对祁琛已经没有感情了。你对白云扬有没有感情,我也不想问,不过我希望是有感情的。那孩子给我打过电话,虽然我对他没有多少母子之情,但是到底是我生下来的。用那样悲伤地语气问我你的事情,我听了也不免心疼。不过我知道,你这样的人,他未必哄得住。你们之间的感情,我也不想参与。但是我想给他一个机会放你走,你走了之后是回到他身边,还是去别的地方就随便你了。"

"你放我走,就不怕祁琛找你麻烦?"殷琉璃说。

慕云笑道:"我能在祁琛和他父亲之间周旋那么多年,并且还抚养祁枫长大,你觉得,我会怕吗?"

殷琉璃想了想也是,祁琛的父亲之前那么多女人,也只有这位云夫人现在还留在祁家。

不容易啊!

没有点本事,怎么能伺候的了这父子俩。

"可是祁琛派人守着我跟着我,你打算怎么放我离开?"殷琉璃又问。

慕云笑着说:"这个我自有办法,也就这两三天事情吧!你等着就是。其实我就是想要你一句话,是不是真的想走。想走我就可以帮你,如果你不想走。我再大的本事也弄不走你呀!"

"当然想走,你安排好了。"殷琉璃说。

慕云点头,离开这里。

殷琉璃望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睛,突然又笑了一下,也不砸东西了,安安静静地到床上躺着。

两天后,祁琛突然接到慕云的电话,说祁枫病了。

祁琛原本还不想管,那个没良心的小崽子只知道背后给自己捅刀子,病了就病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他又不放心。找给祁枫看病的医生打听了一下,没想到还真的病的挺严重。

祁琛就急了。

年纪轻轻地身体就这么差,这怎么得了。于是他赶紧带着人过去,又怕是祁枫的计谋,所以多带了一些,祁家一下子就空了一大半。

殷琉璃和慕云的人里应外合,很快逃了出去。

慕云的人将她带到海边,殷琉璃看着一艘游艇道:"这就是给我的游艇吗?"

那人点头,说:"夫人说,让你赶紧离开这里。"

殷琉璃笑了笑道:"多谢夫人了,不过……如果我开这艘游艇离开。这艘游艇会不会半路散架。我一不小心就掉在海里面淹死。"

那人脸色一变,尴尬地看着她道:"怎么会,夫人是一番好意。"

殷琉璃笑了笑,笑意冉冉地看着他。

那人被她看得脸色越来越差,终于憋不住手伸到后面,准备掏出什么。

不过殷琉璃比他手更快,一脚踢过去将他的那条手臂给踢断了。

那人痛的叫了一声,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果然是要人命的玩意。

殷琉璃叹了口气,说:"她这又是何必非要我的命啊!"

那人痛的倒在地上呻吟。

不过很快,又有人跑过来。

殷琉璃看了一下,居然有五六个呢,看来慕云是有备而来。她不上游艇,就让人在岸边做了她,一定要让她死才安心。

"夫人让我转告你一些话,她对那孩子虽然没有多少感情。可是到底是她生的,你这样的人满身污浊,怎么能配得上呢。"为首的男人替慕云向殷琉璃传话。

殷琉璃笑了笑说:"她说的没错,可是怎么办,就因为我满身污浊,所以才想要玉洁高清,这要让夫人失望了。"

"你今天是休想逃了。"那人说着,掏出一把枪。

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她,拿出自己的武器。

前面几把枪对着她,后面就是大海,她这个样子的确是很难逃命啊!

"我还是上游艇吧!"殷琉璃叹息说。

说完跳上游艇,开着游艇走了。

这些人松了口气,其实拿出武器也只是逼她上游艇而已。

毕竟她是殷琉璃,是祁琛的人。

这可是在祁琛的地盘上,他们还没有胆子直接枪杀她。就算是云夫人,也是不敢的。

所以她能自己主动上游艇,也算是省了一笔麻烦。

殷琉璃的游艇开到半道果然失灵了,她叹息一声。拆掉上面的一个轮胎往水里一丢。整个人跳上去,浮在上面等待救援。

希望有人经过吧!

不然,她还真有可能会死在上面。

祁琛回家后知道她跑的事情是如何发火的殷琉璃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派人找她。

不然的话,应该会找到这边来。

殷琉璃在海上漂了两天两夜,幸好出来的时候早有准备,身上备了一点干粮。不然不被鲨鱼吃掉,也要饿死在上面。

"喂,喂,麻烦帮帮我。"

终于,殷琉璃看到一条船。连忙摇晃着趴在轮胎上开始喊救命。

这艘船是一艘私船,虽然不大可是看着华丽,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有没有良心。

一开始这船并未停下来,也是,在海上遇到她这样的人。一般情况下人家是不会营救的,谁知道有没有问题。

不过这船走过去后,很快又放下一艘小船下来,有个人也跟着一起下来了。

殷琉璃心中又不禁升起希望。

"上来吧!"那人说。

殷琉璃点头,连忙跳到他的小船上。

小船赶上大船,两人被拉了上去。

"多谢多谢,"殷琉璃连忙道谢。

那人笑着说:"你也不用道谢,是我们家老板说认识你,才让我们把你救上来的。你要是真要道谢,就跟我们家老板道谢吧!"

"你们家老板认识我?"殷琉璃诧异。

她看了看这些人,有中国人也有美国人,但是没有具体的标志。

所以,一时也分不出来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难不成,是以前的对家?

殷琉璃心里不免升起警惕心,跟着这人下船舱去见他们家老板。

下去的时候,殷琉璃就全身戒备了,如果真的有危险。恐怕她的下场,又是要跳下海。这一次可是连轮胎都没有了。

"殷小姐?"男人坐在位置上看着她微微一笑。

殷琉璃蹙眉,这家伙她好像不认识。

"我姓付。"男人缓缓开口。

殷琉璃精光一闪,说:"想起来了,你是付家的当家人?"

上一次在宴会上,他跟白云扬见过面,还聊过天。当时她闯进去,匆匆地见了一面,没想到他居然还认识自己。

付随岚笑着说:"殷小姐真是好记性。"

殷琉璃笑道:"比起付先生差了点,付先生刚才没想救我吧!是不是远远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认出我了,所以才让人下去救我的?当时不过是匆匆一面。付先生就记住了我的样子,要论好记性,我可真是比不上付先生。"

"上次虽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不过殷小姐的照片我是看过很多次的。毕竟我跟白总合作,还是要知己知彼,我这人啊!不光是要打听行事作风,私生活也感一点兴趣。更何况,我们付家可有人折在殷小姐手里,我总要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你想替付凯报仇吗?"殷琉璃问。

付随岚摇了摇头说:"不值得,那样的人殷小姐替我收拾了,我感激还来不及。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这样的大家庭,不成器的子嗣也是比比皆是。可是有时候呢,冲着里子面子,不太好自己收拾,所以别人替着收拾了,只有感激的份。"

"怪不得你会派付凯那种人来江城,你就是指着白云扬替你收拾吧!你可真会利用人。"殷琉璃嘲讽道。

付随岚笑着说:"殷小姐夸奖了,那殷小姐猜一猜,我救殷小姐上来又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跟白云扬谈条件呗!不过你可能想错了。我现在对他未必重要。我可是又将他丢下一次,丢了一次他就恨死我了,丢了两次,他恐怕这辈子都不高兴见到我。"殷琉璃说。

付随岚蹙着眉想了想说:"殷小姐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他真的不想再见到殷小姐,我把殷小姐从哪里救上来的,再丢到哪里去就是了。如果想见的话,那这笔买卖我是稳赚不赔的。只不过多费几天的粮食,我还是费的起。"

殷琉璃:"……"

她怎么觉得这家伙这么可恶,颇有些祁琛的感觉。

看来,这个付随岚不是个简单人物。白云扬跟他打交道未必有他心眼多。

别给这家伙给骗了。

殷琉璃忧心忡忡,面上也不自觉地带上了忧郁之色。

付随岚挑了挑眉诧异问:"殷小姐愁什么?"

殷琉璃叹息说:"没愁什么,只是觉得如果我对白云扬没用了,你就会把我丢下去。想想我都觉得伤心,所以伤感而已。"

说着,居然还掉起了眼泪。

付随岚吓了一跳,蹙眉说:"殷小姐不至于吧!怎么说着说着还哭上了。"

"怎么不至于,怎么说我对白云扬也是真有感情的。不管是上一次还是这一次,我都是为了他好。可惜男人啊!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的一片真心,他也不知。"

"如果殷小姐想让他知道,或许他就会知道了。"付随岚说。

殷琉璃说:"可是我见不到他怎么说,付先生不是说还要将我丢下去嘛。"

付随岚:"……"

"噗嗤"一声笑起来,摇摇头说:"都说殷小姐聪明机敏,之前我还不信,现在是相信了。我刚才是在诓殷小姐呢,殷小姐不用担心,不会把你丢下去。不过是费一些粮食,我想,这些白总还是愿意补偿给我的。"

"那就多谢付先生了,对了,有没有女孩子的衣服,男人的也行。再给我准备一些吃的喝的,我先去洗个澡,漂了两天没洗澡,也没正经吃一顿饭了,急需补充能量。"殷琉璃突然眉开眼笑起来地提条件。

付随岚点头,马上吩咐人去办。

殷琉璃洗了个澡,换上付随岚让人给她的衣服。

不过这衣服她穿着真别扭,居然都是卡哇伊的公主裙。

只是在人家船上,也不好挑三拣四,她也就只好穿上了。

付随岚的人又给她准备了吃的,她吃完后又睡了一觉。

等再次醒来,船上的人说付随岚请她去见他。

殷琉璃过去,付随岚正在下棋。

不过是一个人在下,远远看着,颇有些世外高人的意思。

殷琉璃也就靠在门框上看了一会,心里面给付随岚定下人设。

这是个惯会扮猪吃老虎的主,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过来了。"付随岚抬头看了她一眼说。

不过很快又皱着眉头道:"你穿着衣服太难看了,再去换一套吧!谁给你找的,一点眼光都没有。"

殷琉璃:"……"

"怎么难看了,开什么玩笑,我身材又不差,什么风格的都能镇得住好吧!"殷琉璃愤愤不平地说。

付随岚说:"不是身材的原因,是气质。你就不符合这种小公主的风格。穿上不伦不类,赶紧去换了,我看着别扭,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殷琉璃冲他怒瞪了一下,生气转身就走。

船上的人又给她找了一身运动服,不过虽然简单,但是殷琉璃倒也觉得很符合她的人设。

再回去,付随岚看到她就表现出顺眼多了的表情,说:"这样看着就舒服了,你会下棋吗?会的话跟我下一盘吧!"

"付先生,这都什么年代了。干嘛把自己弄得跟一世外高人似得。你要是真想下棋,跟机器人啊!网络上随便下。"殷琉璃讽刺他道。

付随岚笑着说:"下棋不是目的,目的是别的。"

殷琉璃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坐下来跟他下了一盘。

殷琉璃也是特意学过的,还是祁琛亲自教她。所以实力自然不可小觑,一盘下来,把付随岚杀得片甲不留。

她一开始还以为付随岚坐在这里装模作样地下棋,真是什么实力派。因为孤独求败,所以才一个人下棋。

实际下了才知道,这就是个纸老虎嘛,根本不堪一击。

"你这棋艺也真是……让人发愁啊!"殷琉璃摇头评价道。

没想到付随岚不但棋艺差。棋品还差,生气地将棋盘一推说:"不下了,果然她没有骗我。"

"谁呀,让付先生发这么大火。"殷琉璃好笑地问。

付随岚颇有些世外高人地姿态叹息一声说:"适合穿你刚才那身衣服的人。"

殷琉璃挑眉,看来是个女人。

付随岚突然又看着殷琉璃道:"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合作,不知你意下如何?"

"合作什么?"殷琉璃问。

付随岚笑了笑说:"假装情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