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34章 付随锦不简单
 
白太太说让付随锦过来一趟,还真的有办法让他过来了。

白云珠知道后按耐不住地想要去见他,被白太太骂了一顿。

"这又不是封建社会,难道结婚前我还不能跟他见面吗?"白云珠生气道。

白太太骂道:"我不管这是什么社会,你们俩的事情没定下来,还是尽量不要见面。我这都是为你好,先让你嫂子去见他,今天这件事定下来,以后你们想怎么见面就怎么见面。女孩子还是要知道自重些,以后才会被婆家看得起。"

白云珠撇了撇嘴,对母亲的这套说辞很不以为然。

不过她一向是个听话的,所以白太太执意不肯让她去,她闹了一下也就不闹了。

殷琉璃受白太太重托去见付随锦,付随锦看到她愣了一下,随后略有些羞涩地笑着打招呼。

殷琉璃笑了笑,也变得礼貌起来。

没办法,对着付随岚那样的人,殷琉璃自然是很放得开的。

可是付随锦不行。

看到他就像看到一个水晶玻璃人,只想好好地呵护,哪舍得露出半分蛮横霸道伤了这样一个人。

"付少,今天我过来是跟你商议你和云珠的婚事的。本来这件事,我应该去找你哥哥谈。不过毕竟是你和云珠的事情。我还是想先听你的意见,再去找你哥哥商议。"

"白太太请说。"付随锦说。

殷琉璃笑了笑说:"云珠的父亲身体不大好,之前说订婚的事,我想能不能改一下。跳过订婚的环节,直接结婚?我知道你们还没怎么相处,不过……我听说你们是一见钟情,这就没什么问题了。你们虽然还年轻,但是遇到对的人就要及时把握,这一生一见钟情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

付随锦红了脸,点头说:"白太太说的对,这件事我没有什么意见。"

殷琉璃高兴起来,她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顺利。

"既然你同意就好,那就这样说定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找你哥哥商量。"

付随锦点头。

殷琉璃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白太太,白太太也是高兴不已。

白云珠高兴地道:"那我现在可以跟他见面了吗?"

白太太点头,都已经谈婚论嫁了,自然不能再阻止他们见面。

白云珠立刻去找付随锦了,殷琉璃不知道他们去干了什么。不过小年轻在一起谈恋爱,无非是逛街看电影。

殷琉璃赶紧回家,白云扬没回来,她就先给付随岚打了电话,说了提前办婚礼的事。

付随岚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担心太仓促,婚礼不够隆重怠慢了白云珠。

殷琉璃说:"没事,我们这边跟着一起操办。有什么需要的我们做的尽管开口,虽然时间仓促了些,但是两家一起合力,也不会办出低档次的婚礼。"

"你说的有道理,那这件事我就让人开始操办了。"付随岚说。

"好。"殷琉璃道。

挂了电话,殷琉璃也连忙将吴管家叫过来。

吴管家是白家的老人了,见多识广,自然是比她懂得多。

于是向吴管家询问嫁女儿所需要准备的事宜,两人一聊就聊了大半天。直到白云扬回来。

"你回来了。"殷琉璃高兴地扑过去抱住白云扬。

白云扬接住她,扶着她的腰问:"今天都做什么了?"

"今天做的事可多了,今天办成了一件大事情。"殷琉璃笑着道。

"什么大事?"

"云珠的婚事啊!我已经跟付随岚、付随锦商量好了,把付随锦和云珠的婚事提前。你爸是不是快不行了,我知道你不在乎他能不能参加云珠的婚礼。不过白太太在乎,而且我觉得她的担心也不是不无道理。她毕竟是云珠的母亲,为云珠考虑的多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早晚要结婚,那不如就早一点,我看云珠也挺高兴的,现在还跟付随锦在一起。"

"付随锦来了?"白云扬蹙眉。

殷琉璃点头:"是啊,今天过来了,我跟他谈过了。现在云珠和他在一起,两个人在约会。"

"我马上把云珠叫回来。"白云扬冷着脸说。

说完松开殷琉璃,拿出手机打给白云珠。

不过可惜,白云珠那边无人接听。

白云扬气的蹙眉,又拿出手机打给周易,让周易派人去找白云珠,务必将她带回来。

殷琉璃不解道:"干嘛,不就是约会嘛,怎么还不许了。你这也太霸道了,她是你妹妹又不是你女儿,即便是你女儿。人家要约会你还拦着?又不是未成年,她已经成年了好不好。"

"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先找来云珠再说。"白云扬道。

殷琉璃蹙眉,说:"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你倒是跟我说呀!"

白云扬看着她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殷琉璃都要急死了,一跺脚道:"白云扬,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有事情不会再瞒着我了。你要是再不跟我说,我可真要生气了。"

"我们上楼说吧!"白云扬道。

殷琉璃甩开他伸过来的手,哼了一声上楼。

白云扬追上去,进了房间后把门关上,看着殷琉璃怒瞪着他,叹息一声解释说:"之前你说派人调查付随锦,我之前已经查过了,所以也没有当回事。可是后来看你谨慎,我也谨慎了一下,又派了人去查,这一次倒是查出一些端倪。"

"查出什么端倪?"殷琉璃连忙问。

白云扬脸色不好地说:"付随锦之前留过学,听说,他在国外的时候跟一个男人关系暧昧。只是不知道这些话是真是假,但是无风不起浪,突然在这个时候查出这些事情,我心里自然是不舒服。"

殷琉璃抽了抽嘴角,好一会才讪讪说:"你是因为我说他太女气,所以才让人查他这方面的事吧!"

白云扬脸色更不好,但还是点头。

"白云韶最近跟男人走的也很近,我自然是不管他的。不过……云珠的事情,我就不能不管了。"

"但是只是听闻,还没有真凭实据吧!"殷琉璃又说。

白云扬点头。

殷琉璃松了口气,随后又道:"那也说不定不是真的,其实像付随锦这样的男孩子,长得好看,家世又好,被人羡慕嫉妒恨都是常有的事。有人羡慕嫉妒他,所以编排一些他的流言蜚语也很正常。或许,都是假的而已,我们没有真凭实据就坐实他这件事,也实在是太过草率。"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想跟你说。你这个性子,还不要打到付家去。"

"我哪有这么冲动。"殷琉璃抽了抽嘴角说。

说完又有些讪讪地。

如果不是白云扬跟她说这些,她一听到这个消息,还真的想打去付家。

付随岚这家伙不是明摆着骗婚嘛,还骗到他们头上了。

"这件事还没有确凿证据,我们连质问付家的权利都没有。但是在此之前。我不想让云珠和付随锦相处太多,如果感情更深厚,以后真的有问题想分开他们就更难。"白云扬说。

殷琉璃点头,白云扬考虑的很有道理。

所以白云珠被周易派出去的人找回来,还一脸不高兴。

这一次殷琉璃站在白云扬身边,说:"你哥也是为你好,你们毕竟还没有结婚,如果太晚回来会惹人闲话。"

"有什么好惹人闲话的,人家都还没见过双方家长都可以同居,我们这都到了谈婚论嫁了。看场电影也惹人闲话?你们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白云珠不满地道。

白云扬蹙眉,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殷琉璃挥挥手,让他先离开。

等白云扬走了后,殷琉璃才坐下来道:"你也觉得这个理由牵强啊!其实我也觉得牵强。可是既然你知道这个理由牵强,就应该知道,我们还有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白云珠蹙眉问。

殷琉璃深吸口气说:"这件事按照你哥的意思,是不想跟你说的,怕伤害你。不过我觉得,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有知情权。如果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住,以后还能做什么事。做象牙塔里的小公主自然是好,可是公主也要食人间烟火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嫂子,你怎么说的我那么紧张啊!"白云珠说。

殷琉璃招招手让她坐下,将她拉到身边说:"你先别紧张,其实现在也只是听到一些传闻而已。你和付随锦一见钟情,这样的感情多好啊!我问他了,他自己也承认和你一见钟情。"

白云珠笑着点头,脸上飞起两朵娇羞地红晕。

殷琉璃又说:"不过凡事太过顺利,总会有些蹊跷。我和你哥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又派人去查了他,谁知倒是真查出了点什么。"

"查出什么了?"

"听说他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和一个……男人关系颇好。"殷琉璃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

白云珠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道:"和一个男人关系颇好有问题吗?谁还没有几个好朋友。随锦性格好脾气好,有关系颇好的朋友不是很正常?就连我哥,以前和安然关系也很好。虽然后来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些龌龊,不过都是因为大了,包括我们也有几个闺蜜啊!"

"傻丫头,你是没听懂我什么意思吧!"殷琉璃一脸无语道。

随后又惨不忍睹地想,该不会这丫头连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那些事也不知道吧!

这可就有些麻烦了,难道她还要给她科普?

"我是没听太懂,嫂子,你到底什么意思?"白云珠一脸不解地问。

殷琉璃深吸口气,只好试着跟她解释。

"云珠,你读过不少书,也看过不少电视剧。应该知道,在这个世上有些感情,并不局限于种族性别。比如说,男人也可以喜欢男人,女人也可以喜欢女人,这个喜欢就和男人喜欢女人是一个道理,你明白吗?"

白云珠:"……"

"你们的意思是,随锦他是同性……。"

白云珠激动地站起来大嚷。

不过她还没有嚷嚷完,就被殷琉璃拉住打断了。

"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听到一些传闻。但是你要知道,这关乎你的幸福。我们不得不谨慎。"

"不可能,"白云珠一口否认:"他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我和他一见钟情,他眼神里的感情是骗不了我的。我们两个人今天一起吃饭,看电影,他还牵了我的手,他还说想到要早点跟我结婚就感觉很幸福。这样的他,怎么可能是同性恋。如果是的话,他怎么可能跟我说这些话。"

"他真的跟你这么说?"殷琉璃问。

白云珠涨红了脸道:"当然,我还骗你做什么。本来这些话都应该作为我的私藏,藏在心里的。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误会他。我也只能说出来,你不许笑我。"

"傻丫头,我怎么会笑你。只是……没想到他看着那么羞涩,还是个奔放的。"殷琉璃若有所思道。

白云珠说:"他是因为喜欢我才跟我说这些,我不觉得这是什么羞涩和奔放。总之,他是绝对不可能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你让我哥不要胡思乱想。我的感情我自己还不清楚吗?我喜欢什么人我心里一清二楚,就让他不要乱想了好不好。"

说完,白云珠生气走了。

殷琉璃挠了挠头,觉得这件事有些棘手啊!

其实白云扬跟她说这些的时候,她倒是真没觉得付随锦是那种人。

可是刚才白云珠跟她说了付随锦对她说的话。她就觉得不正常了。

按照她对付随锦仅有的两面认知,付随锦不该是这么奔放的人。

除非,是早有预谋。

殷琉璃有些头痛,出去后碰到白云扬。

白云扬急着说:"谈的怎么样?我看云珠生气走了,我喊她都不理我。"

殷琉璃耸肩道:"她是生气了,怪我们胡思乱想。"

"你跟她说了?"白云扬惊讶道。

殷琉璃说:"当然要说了,你还打算瞒着她?你瞒着她阻拦她跟付随锦见面,她会更生气好不好。"

"可是现在也生气了。"白云扬说。

他用责怪地眼神看着她,似乎埋怨她不该这么直白地告诉白云珠。

殷琉璃看出他心中所想,不免出言道:"我知道,你是不想伤害她,想要好好保护她。可是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即便是小孩子,也有权利知道这个世间的凶恶。慢慢长大总比一下子被迫长大的好,你能护得了她一时,能护得了一世吗?别说她只是你妹妹,就算是你女儿你也没有这个能力。"

"也许你是对的,可是……算了,既然如此就先这样吧!我让人继续调查付随锦,希望那些只是别人的恶意诬陷。"白云扬说。

说完转身上楼。

殷琉璃深吸口气,轻叹一声。

她不觉得她这件事做错了,可是貌似白云扬和白云珠都不太高兴。

果然如同祁琛所说,她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吗?

"月月,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殷琉璃打电话给林月月。

林月月听完她的话,沉默片刻说:"从我们的成长经历看,你没有做错。不过从他们的成长经历,尤其是白云珠的成长经历,或许,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大吗?"殷琉璃蹙眉。

林月月道:"对我们而言当然不大,不过就是个男人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问题早发现早解决,这是好事情。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可是对她就未必了,她可是白云珠,被她母亲好好地呵护着长大,白云扬这个哥哥又对她那么好,人家是真正生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你现在突然告诉她,这个世界不止纯白,还有别的颜色,算是个不小的打击吧!"

殷琉璃蹙眉。

林月月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说的也没错。虽然残忍,可是快捷啊!我想白云珠和白云扬会理解的。不会怪你。"

"我倒不是怕他们怪我,算了,不说这件事了。你现在怎么样,为什么好久没有回江城了?"殷琉璃又问。

林月月苦恼地说:"没回呢,我还在山里拍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等我回去了,一定找你吃饭。"

"好,你先忙吧!"殷琉璃道。

林月月又说:"先等一下再挂,还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你还记得容蓝吗?"林月月道。

殷琉璃笑着说:"当然记得,我又没有那么健忘,怎么可能这么快忘了。"

"我听说……他最近生病了,在医院,就在江城,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他?我现在在山里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呢,想去看他暂时也抽不开身。"林月月讪讪地道。

殷琉璃说:"没问题,我可以帮你去看他。不过你跟我说实话,你对他还有感情?"

林月月苦笑说:"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反正我们俩又不可能在一起,最主要的是,他不喜欢我呀!哈哈哈。"

说完林月月大笑起来,不过笑声里却透着悲凉。

殷琉璃叹了口气,挂断电话后突然有些莫名地伤感。

不知道是因为她的事情。还是因为林月月的事。

"咚咚咚,可以进来吗?"

白云扬敲门。

殷琉璃点头,拉着脸说:"又来批评我吗?我知道我不该那么激进,对不起。可是也不用一直批评我吧!你要是再说的话,我就生气了。"

白云扬:"……"

无奈地笑了笑,走过来从背后抱住她:"我没有想要批评你,相反,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对不起,我是太不成熟,你说的是对的。云珠只是我妹妹,我不该管的那么宽。而且她已经成年。不是小孩子,我也不应该什么事都瞒着她,还将她当成孩子看待。"

"你真是这么想的,真的觉得我是对的?"殷琉璃诧异地扭过头看向白云扬。

白云扬亲了亲她的嘴唇道:"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你不是一向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吗?怎么突然还怀疑起自己。"

殷琉璃懊恼地说:"这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之前祁琛说过我。我这样的人,就是和过那种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不适合在你们这样的豪门里。所以刚才我就在疑惑,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他才错了呢,"白云扬马上说:"你做的很好,在什么地方都适合。"

殷琉璃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重重地亲了一下说:"只要你觉得我适合,那我就适合。"

两人笑着对视,情难自禁地又亲到一起。

白云珠的事情白云扬继续让人调查,在结果出来之前,他严禁白云珠再跟付随锦见面。

白云珠自然不同意,跟他大吵了一架。

但是白云扬下了狠心,直接让人看着她,不许她和付随锦见面。还放下狠话,如果她不听话的话,就取消她和付随锦的婚约。

白太太知道了白云扬的担忧,虽然心疼白云珠。但还是劝白云珠听哥哥的话。

这件事情白云扬不让殷琉璃插手了,他和白云珠毕竟是亲兄妹。即便是现在吵一架,以后自然也会和好。

但是白云珠如何和殷琉璃吵架,那之后的关系就很难修复了。

殷琉璃没想到白云扬会想的这么远,诧异地看着他,随后又十分感动。

不过既然已经说不让她管,她也就不再管这件事,想到林月月的嘱咐,抽了个时间去医院看容蓝。

只是容蓝的病房门口有人守着。

殷琉璃还是让人通报了一声才进去。

殷琉璃将果篮放到墙根上说:"进来看你一趟还真不容易,门口的人可真凶。"

"抱歉,他们以为你是我的私生饭。又要借机进来。"容蓝道歉说。

殷琉璃道:"你还有私生饭追踪你啊!"

容蓝抽了抽嘴角道:"我只是隐退,还没有糊。"

殷琉璃尴尬,坐下来说:"我是被林月月央求来看你的,是她心里记挂着你。"

容蓝苦笑说:"如果不是她央求,你是不是就不来看我?"

"我又不知道你生病。"殷琉璃说。

容蓝道:"也是,我生病这件事没几个人清楚。不过我也没有告诉月月,难为她知道还让你过来。"

"她在山里拍戏呢,要是能过来肯定自己亲自过来了,也就不用让我来。可见她是真的挂念你,自己不能来,就让我过来。"

容蓝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像一排小扇子,投下一片阴影。

殷琉璃不禁在心里感叹,果然是明星啊!长得可真精致,睫毛精。

突然,她又想到白云扬的睫毛也很长,只是不像容蓝这样精心修剪过。如果也精心修剪的话,应该会被容蓝的更好看吧!

所以,他也是睫毛精。

殷琉璃想到这些,忍不住自己笑起来。

容蓝看着她诧异问:"笑什么?"

殷琉璃连忙摇头说:"没什么,你的病情怎么样?要不要紧。"

"不要紧,都是些小毛病了。早些年拍戏太拼命,留下了一些旧伤,只是旧伤复发而已。"容蓝说。

殷琉璃点头。

他们两个毕竟闹过不愉快,现在再见面,殷琉璃还觉得有些尴尬。

没有了话题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殷琉璃为了不那么尴尬,又说:"你要吃水果吗?我给你削一个。"

"给我剥个橘子吧!"容蓝倒是也没有客气。

殷琉璃点头,拿了一个橘子给他剥起来,剥好了一瓣一瓣地放进盘子里。

容蓝拿了一个吃,吃完后又问她最近的情况。

殷琉璃说:"挺好,没什么事。"

"听说,你们白家要跟付家联姻了是吗?"容蓝突然道。

殷琉璃诧异地看着他,笑着说:"没想到这件事你也知道了,看来消息传得挺快的。"

容蓝笑着说:"两大世家联姻,消息自然传得快。不过……。"

"不过什么?"殷琉璃问。

容蓝尴尬了一下讪讪道:"这件事本不该我说,既然你们白家已经同意,想必已经调查清楚。如果他改了倒是好的,毕竟那样的长相模样和脾气,也是十分难得的。"

殷琉璃听出话外之音,不禁挑了挑眉问:"你认识付随锦?"

容蓝点头,又解释说:"也只是见过一面,算不得认识。不过他那样的人,见过一面的人是忘不了的。你也知道,娱乐圈里漂亮的男孩女孩多得是。可是像他那样精致又气质高雅的却很少。即便是比起白先生,也不承让。"

殷琉璃点头,认同容蓝的话。

她是没有把白云扬跟付随锦相提并论过,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

"所以你知道他的事情了?"

"之前我在国外的时候,参加过一个聚会。在那里见过他,当时男男女女很多,可是他一出场,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我是远远地看过一眼,只一眼就记住了,因为长得实在是太好了。"

"他跟谁一起参加?"殷琉璃问。

容蓝说了一个名字。殷琉璃脸色难看。

这个人她是知道的,可是连祁琛都不愿意惹的一个人。

怎么会是他?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殷琉璃说。

容蓝看着她欲言又止。

殷琉璃笑着道:"放心,你跟我说的这些话,我是不会跟任何人说的。我知道轻重,那个人你惹不起。"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担心……算了,没什么事。"容蓝自嘲地笑了笑,他又有什么资格担心殷琉璃。

殷琉璃耸肩,正准备离开时病房的门又开了,进来一个小姑娘。

十几岁的样子。青春洋溢,一进来看了殷琉璃一眼,就直接扑到容蓝身上。

容蓝被她压得痛呼一声,随后责怪道:"没大没小,没看到房间里有客人?跟人打招呼。"

"阿姨好。"女孩朝殷琉璃摆了摆手。

殷琉璃轻笑着点头回应,这个应该就是容蓝养的小女孩吧!

"你先走吧,今天谢谢你来看我。"容蓝又对殷琉璃说。

殷琉璃说:"没事,应该的,我先走了。"

"我送送阿姨。"女孩笑着说。

殷琉璃诧异地挑了挑眉,但也没有拒绝。

谁知女孩将她送出门,确保他们说话容蓝听不见后,就收起脸上的笑容。

冷冰冰地对殷琉璃说:"你别打容蓝的主意,他最在乎的人是我,我不会让任何人进我们家门。"

殷琉璃:"……"

她这是……被一个小丫头给威胁了吗?

真是活见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