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46章 林霜失踪
 
殷琉璃皱了皱眉,敢来大明星的家里偷东西,看来这个小偷来头不小。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白云韶怎么样了。

殷琉璃赶紧给白云韶打电话,没想到手机在卧室里响了。

她连忙去卧室,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白云韶被绑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嘴上贴着一块胶布,发出呜咽地声音。

他估计都求救半天了,可惜房间隔音太好,殷琉璃没听到。

要不是打他电话,估计也不知道他被绑在这里。

"你怎么回事,谁做的?"殷琉璃给他把嘴上的胶布扯掉,解开绳子问。

白云韶被解开后,生气地将身上的绳子拿起来扔到地上,说:"跟我哥说,让我哥给我一队人,我要去把林霜抢回来。"

"林霜?林霜怎么了?"殷琉璃诧异问。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林月月打来的。

林月月急切地说:"林霜出事了,我现在不在江城,你一定要救救她。"

"我知道了,我在白云韶这里,你放心好了。我先问白云韶情况,他可能知道的比你多。"殷琉璃说。

林月月点头,又哽咽道:"我从来都不知道。她居然得罪了付家的人。"

"付家?"殷琉璃皱眉,挂断电话,看向白云韶问:"是付家人做的?"

白云韶脸色难看地点头,说:"林霜突然跑过来,说有人要抓她,希望我能帮她。我当然义不容辞,可是还没等带她走,那些人就闯进来了,把我绑起来,把林霜带走。林霜走之前跟我说,是付随岚让人抓她的,让我一定想办法救她。嫂子,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林霜。付家太过分了,之前害死了明珠,现在还把林霜抓走。"

殷琉璃说:"你先等等,我问你,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抓林霜吗?"

白云韶突然就哑巴了,看着殷琉璃说不出话。

殷琉璃说:"所以你不知道?"

白云韶脸色难看地道:"是不知道,我哪知道林霜哪里得罪他们,让他们专程过来抓人。"

"林月月也不知道,"殷琉璃说:"她刚才说,她都不知道林霜什么时候得罪了付家。所以说,你们两个作为她身边最亲密的两个人,居然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付家抓走。"

"我算是她身边最亲密的人吗?"白云韶微红着脸问。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说:"亲,能不能抓住重点,我说的什么是重点。"

白云韶尴尬,连忙挠了挠头。

殷琉璃说:"付家和我们白家的恩怨,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吧!"

白云韶立刻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当然知道,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倒不至于,但是从云珠的事情后,白付两家算是老死不相往来了。你哥终止了跟付家的所有合作,并且还下令,不许有任何合作的可能。你哥因为云珠,可谓是将付家恨到骨子里。付随岚也不是厚脸皮没下限的人,你哥这个态度。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付家的人跟白家再有纠葛。这样偷偷摸摸地派人来将林霜带走,而且还将你绑起来,怎么看都不该是付家该做的事。除非,林霜真的做了什么特别大的事情,让付随岚不得不这么做。"

"林霜怎么得罪他?"白云韶说。

殷琉璃耸肩:"我哪知道啊!"

不过很快,她又想起一件事,突然脑子里一闪,连忙问:"林霜穿公主裙漂不漂亮?"

白云韶一愣,无语地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就是问问,你知道吗?"

"没见过,不过……林霜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自然穿什么都好看。她那个身材比例,穿公主裙应该是很好看的。"白云韶一边说一边露出一脸的神往。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林霜的事情你真的想管吗?"殷琉璃问。

白云韶说:"当然,我当然要管了。别说她是我喜欢的人,就算只是个普通朋友,现在遇到这种事,难道我要置之不理吗?你别跟我说你不想管,不敢得罪付随岚。你忘了你跟林月月的交情了?她们可是亲姐妹,你难道不打算管吗?"

"我没说不管,只是……算了,跟你说你会哭的。这件事付家的确做得很过分。你说的没错,就算不为了你和林月月,就单单是我和林霜的关系,我也不能不管这件事。居然敢跑到江城抓人,还把你打伤,这件事没完。"殷琉璃说。

白云韶立刻道:"对,没完。你现在要做什么,我跟你一起。"

"你不拍戏了,你一个明星跟我凑什么热闹,赶紧做你的事情去,万一被人抓住把柄,到时候黑死你。"殷琉璃训斥道。

白云韶说:"可是我要救林霜。"

殷琉璃深吸口气,无限同情地看着他说:"白云韶,出于好心我才提醒你。你和林霜……我觉得你还是放弃吧!别投入太多。"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之前不是还支持我,怎么现在又让我放弃?"白云韶嚷嚷道。

殷琉璃被他吵得脑壳疼。

揉了揉太阳穴道:"你非要让我说实话吗?好吧,那我就实话实说了,付随岚抓走林霜。多半是因为跟林霜有感情瓜葛,通俗一点讲,林霜之所以不能接受别人,多半是因为喜欢付随岚吧!付随岚应该也爱慕着她,之前跟我说过,他有一个喜欢的女孩,穿公主裙特别漂亮。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彼此喜欢,却还分开,还要以这种方式见面,但是感情的事情谁能说得好,这个样子,你还是放弃吧!你觉得你能争得过付随岚?"

"你怎么就知道我争不过他,"白云韶涨红着脸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他们之间有感情瓜葛,可是林霜躲着他,就说明不爱他,我就还有机会。"

"随便你怎么想吧!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听得进去就听得进去,听不进去我也没办法。"殷琉璃说完便走了。

白云韶等她一走,无力地坐在地上。

"妈的,痛死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鼻子一酸,又觉得莫名委屈。

其实早就不应该有这种感觉了,自从母亲死了后,他失了势,这两年看惯了别人的脸色,受尽了欺凌。要不是殷琉璃帮了他一把,现在他还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早就应该习惯被人不重视,不看中不是吗?

为什么还会觉得委屈。

不过也就自个委屈了一会,抹了抹眼睛站起来,赶紧去打电话联络。

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

虽然有可能会影响他的事业。但是他这一生也总该为一个人为一件事努力一下吧!

殷琉璃这边,离开白云韶的住处,就直接了白氏集团。

周易看到她吃了一惊,惊讶道:"夫人,您怎么来了?"

"你们总裁在吗?"殷琉璃问。

周易点头,在开会。

"那我去办公室里等他。"殷琉璃说。

周易马上带着她去办公室,虽然知道她知道地方,可是还是亲自带她过去。

并且,亲自给她泡了她爱喝的茶。

"您在这里稍等,总裁开完会很快回来。"

"嗯,你去忙吧!"殷琉璃说。

周易点头,连忙离开。

殷琉璃在办公室里坐了十几分钟,白云扬才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

他推门进来,一进来就笑着说:"听周易说你来了,怎么突然过来了?有什么事,还是想我了?"

殷琉璃正要回答他,他又笑着说:"如果你是说你想我了才过来,我会很高兴的。"

"那要让你失望了,是真的有事找你。"殷琉璃遗憾道。

白云扬又笑着说"没关系,有事找我也能看到你,所以还是我赚了。"

说着亲密地拉住她的手,目光深情地看着她。

殷琉璃心里暖暖的。

他们两个分分合合在一起,也有几年时间。按理说,早就过了新鲜劲。

可是每一次白云扬看她,眼睛里的深情是藏也藏不住。

用林月月的话说,他们站在一边都觉得肉麻,都觉得自己太多余了。白云扬能自动屏蔽所有人,眼睛里只有她,而且还能释放无限深情,让人不忍直视。

或许是年幼时被遗弃,后面的成长过程中又命运坎坷,殷琉璃其实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深爱一个人,她对白云扬是有感情,在生死面前,她会毫不犹豫,也会拼了命的为他做一些事。

可是,让她每天面对着白云扬,都还能如此深情不厌,她还真觉得很困难。

可是白云扬却能做到。

有时候,她还会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两个人的感情里,白云扬比她明显付出的更多。

"我来是想跟你说,我可能要去云城一趟。"殷琉璃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既然她不能像他一样满腔爱意,只能时不时地做一些小动作,以表达自己的情深。

白云扬很享受她的抚摸,本来眯着眼睛享受着。

不过,听完她说的话又皱起眉头,惊讶道:"为什么?"

殷琉璃叹息,将林霜的事情说出来,还说了白云韶被绑起来的事。

"白云韶那小子未必听我的,估计自己也会有所行动的。所以,我得过去一趟。一来是可以保护他,二来,林月月跟我感情不错,上一次我去看病,林霜也帮了不少忙。那姑娘人挺好的,现在遇到了麻烦,我不能置之不理。"

白云扬生气说:"我陪你一起去吧!付随岚真是太过分了,真当我们白家好欺负吗?欺负了一个云珠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欺负到白云韶头上。这件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理。"

殷琉璃连忙道:"这件事情你就当做不知道。千万不要掺和进来。"

"为什么?"

"当然是不想激化矛盾了。"殷琉璃说。

"我自己去的话,那就是个人恩怨,跟企业之间没关系。可是如果你去,就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了。必定伤筋动骨,为了这些事情家族之间纷争实在是没必要。而且,即便是到那一步,也不是现在,怎么样也等到我收拾不了局面,你再出面吧!"

"可是你能应付吗?"白云扬担忧地问。

殷琉璃笑道:"你不信我啊,哪件事情我没做好。"

白云扬将她抱在怀里说:"是呀,我的璃儿最厉害了。"

殷琉璃拍拍他的肩,过了一会突然又推开他说:"对了。你还要给我一些人手。万一要是动用武力,我也要好有帮手。"

"这是自然,我安排一些人跟你一起过去。"白云扬说。

殷琉璃点头。

第二天,她就让白云扬把人给她叫过来,自己亲自检验一番。

然后挑了十个人跟她一起过去。

白云扬还以为她会缓缓,没想到下午就走了。

还是吴管家给他打电话,说大少奶奶已经走了,给他留了话很快回来。

白云扬放下手机叹息一声。

周易在一旁正好汇报工作,听到他打电话就把工作汇报终止了。

看他打完电话后,一脸的忧郁,不由得问:"出了什么事吗?"

"没事,是……璃儿走了。"白云扬说。

人是周易帮忙先挑选一轮。才送到殷琉璃那里。

所以,自然知道殷琉璃去了哪里。

"夫人是去办事情了,总裁您不放心吗?如果不放心,我再安排一些人暗中跟着。"周易说。

白云扬摇了摇头说:"不是不放心,璃儿办事不会有差错,我对她还是很放心的。只是……。"

说完自己苦笑一声,过了一会才讪讪说:"我总觉得,她什么事情都能放的很开,拿得起放得下。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她在乎的事,和在乎的人。"

"怎么可能,"周易连忙道:"总裁您不就是夫人最在乎的人吗?"

"是吗?"白云扬说:"从一开始,喜欢她的人是我,追着她不放的人是我,死缠烂打的人也是我吧!如果不是我一直死缠烂打,追着她不放,你觉得她真的会在乎我,留在我身边吗?"

周易笑着道:"总裁您说笑了,像总裁这么好的人,夫人定然也是喜欢您的。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爱慕您,多少女人羡慕夫人呢。"

"是嘛,可是我……算了,希望璃儿早点办好事情,毕竟小布丁也很想她。"白云扬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周易心里觉得好笑,他从没有觉得自己家老板居然还这么没有自信,会认为自己的爱人不够在乎他。

而且,明明就是他想夫人了,却还说小布丁想,可真是闷骚啊!

不过怎么有种这样的老板莫名可爱的既视感。

但是,他可不敢把这种感觉表露出来。

他们家老板呀,也只有在他们家夫人面前,才会这么患得患失。

在别人面前,可是杀伐果断的很。

这一边,殷琉璃到了云城。

她先让人安排酒店住下,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就出发去了付家拜会。

她递上自己的名帖,付家的管家看了看,说要先进去禀报。

过了一会,才允许她进入,不过保镖要留在外面。

保镖自然不肯,他们可是被白云扬亲自叮嘱过,一定要保护好殷琉璃的。

如果有什么闪失,他们可是没办法交代。

不过殷琉璃说:"没事,你们就在车上等吧!付家是正经人家,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还能拿我怎么样吗?"

说着朝管家看了看。

管家脸都绿了,立刻正色说:"我们付家是正经人家。你来拜会,让你进去。你这样担心,就不要进去了。"

殷琉璃笑着道:"不过平白说一句而已,这么动怒做什么。你这个气量啊,可不如我们白家的管家。"

说完,殷琉璃便进去了。

管家被她气的要死,想阻止她,但是老爷都发话了。

可是就让她这么进去,又觉得生气。

尤其是殷琉璃进去后,还对他们付家评头论足,各种点评。

十句里面有三句说好话,其余七句都是各种批判。

气的老管家脸色涨红,大喘着气,都要晕过去。

好不容易来到大厅,殷琉璃坐下后,管家硬是不让人给她倒茶。

殷琉璃坐了一会也没等到一杯茶水,于是自己起身,很快找到倒茶的地方自己倒了。

"哟,这白家的人可真是没规矩,在别人家都这样乱动。"付三太太被管家叫过来招待殷琉璃,一看殷琉璃已经在喝茶,便出言讽刺。

殷琉璃笑着说:"那没办法,我也是为了付家好。我拼着没规矩的恶名,也不能让人家知道付家这么抠门。客人来了,连杯茶都不舍的给吧!"

"你说什么,我们付家怎么抠门了。"付三太太气道。

殷琉璃说:"我这都来了半天了,坐了半天了,也没见有人过来给我倒杯茶,这不是抠门是什么。难不成,是付家人太少,连个下人都请不起,所以才迟迟没有人来给我倒茶吗?如果真是这样,说一声啊!我倒是可以送一个过来给你们用。"

"哼,用不着,我们付家才不会用你们白家的人。"付三太太道。

殷琉璃说:"这说了半天了。还不知道你是谁呢,怎么,付家的佣人吗?这么义愤填膺的,怕我送人过来,抢了你饭碗啊!"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付家的佣人,我可是付家的三太太。"三太太尖叫道。

殷琉璃耸肩:"抱歉,恕我眼拙,没看出来。不过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是付随岚的三太太?"

付三太太顿时涨红了脸:"怎么可能,我是他堂哥的妻子。"

"我就说嘛,看着也不像啊,付随岚应该没这么眼瞎。"

付三太太翻了个白眼,都要气晕过去了。

这时候付二太太过来,笑着说:"这位就是白太太吧!早就听闻白太太伶牙俐齿,今日一见果然不一般。老三啊,你呀就赶紧回去休息吧!别丢付家的脸了。荷香,去倒一杯好茶,另外准备上好的点心过来,让白太太尝一尝,我们付家也是招待得起客人的。"

叫荷香的下人连忙下去,很快端了新的茶,还端了许多看上去就很美味可口的点心。

殷琉璃也没客气,喝了茶吃了一块点心。评价道:"是比刚才的味道好多了,付家可真是不一样啊,果然是大家族。平日里招待的客人肯定很多吧!这客人分三六九等,茶点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就刚才我喝的茶就不怎么样,是给关系不亲近的客人喝的吧!"

付二太太:"……"

这都能被她找到话怼她,还真是不一般啊!

不过显然付二太太比付三太太的涵养要好的多,即便是被殷琉璃怼了,她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等殷琉璃吃完茶后,便笑着问:"不知道白太太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因为阿锦的那个孩子吗?"

殷琉璃挑了挑眉,这些人还以为她是来谈小布丁的事。

殷琉璃看了一眼在一旁不肯离开,愤愤不平地付三太太。眼睛转了转,又笑着说:"二太太也知道那孩子呀!那孩子现在很可爱,都会跟人交流了,实在是可爱的紧。哪天有空,二太太可以去看看。"

果然,付三太太听到这话就忍不住了,立刻说:"二太太还有自己的孩子,可没时间照看小宝贝。如果你要送来,我就帮你照看,我自己没孩子,肯定会全心全意地对她。"

殷琉璃明白了,看来,这两个女人跑到自己这里来,是想要小布丁的抚养权呢。

这个付三太太,刚开始对自己趾高气扬,恐怕是想跟自己炫耀她在付家的地位。

自己真的要把小布丁送过来,肯定要找一个付家家庭地位强一点的人抚养,这样才能更好照顾小布丁。

殷琉璃哼笑,还真是脑子进坑了。她自己疼爱都来不及,哪里舍得将小布丁送给别人。

"三太太说什么玩笑话,那孩子是我们白家的人,跟你们付家有什么关系,我们自己当心肝宝贝一样,哪里舍得送到你们这里抚养。三太太,这种玩笑可真是一点都不好笑呢。"殷琉璃哼笑说。

付三太太还没弄清楚殷琉璃的意思,立刻叫嚷道:"我怎么开玩笑了,那孩子本来就是付家的种,送回付家抚养又有什么错。"

付二太太已经明白殷琉璃的意思了,不禁失望地站起来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陪了,白太太请自便。"

说完,便离开这里。

"你怎么走了?"付三太太急道。

殷琉璃笑着说:"人家是觉得无利可图,所以才走了,你一直没生育,是因为你老公不让你生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付三太太生气问。

殷琉璃撇嘴,心想,多半是了。

不然照她这个智商,生出来的孩子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付家可不需要这样的弱智充人数。

"你要不要把那个孩子还给付家啊!"付三太太又问。

殷琉璃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不还,我为什么要还,那是我们家的小宝贝儿。"

"胡说,明明就是我们付家的种,是阿锦的孩子。"付三太太说。

殷琉璃冷哼道:"不过是借个种而已,是付随锦的又怎么样。可是却是我们家云珠生的,自然是归我们白家。这家事情你就不要再叽歪了,你想都不要想。"

"白费那么多口舌,哦。我明白了,怪不得老二走了,原来她早就看出来了。"付三太太气的跺脚道。

殷琉璃松了口气,她总算是明白了。

不过付三太太明白后,却没有走,依旧坐在这里。

殷琉璃无语说:"孩子是不会还回来的,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这是付家,我是付家的女主人,自然要留在这里。难不成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让人家嗤笑我们付家没规矩吗?"付三太太振振有词道。

殷琉璃发了个白眼,她还真是会给自己加戏。

"随便你吧!"

"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来这里。总不会只是来玩的吧!"付三太太又忍不住问。

殷琉璃被她烦得要死,深吸口气说:"你知道付随岚的心上人是谁吗?"

反正被她烦也没办法,闲着也是闲着,说不定她大嘴巴还能打听出来些什么。

付三太太皱眉:"随岚?他有什么心上人。这家伙就是……。"

"就是什么?"

"工作狂,付家被他一手把持着,他自己忙的要死。哪里有时间喜欢什么女孩子,不过身边的红颜知己倒是不少,但是我们这种家庭,自然是希望他找个门当户对,可以当得起付家主母的女人。这些年家里的长辈们没少为他操心,他自己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不过人家是家主,想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我们也管不着啊!"

"你这话里话外,可是酸得很。怎么,你也想让你老公当家主?也是,你老公是他堂哥,他能当得,你老公怎么就当不得。"

"还真当不得,"付三太太叹息道:"这付家的规矩啊,向来都是长房长孙,别人想都不要想的。我老公可没有那么好的命,投胎做成长房长孙。即便是付随岚一辈子不结婚,他过继一个孩子,那也能当得,别人再有本事,也当不得。"

"这个规矩可不好,万一这长房长孙不成器,难道也要将诺大的付家交给他?你们就没想过,改变点什么?"

"你这样挑拨离间可就没意思了,即便是挑拨成功,你觉得她能成什么气候?"付随岚走进来,朗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