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47章 林霜的过去
 
付三太太一张脸长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连忙跟付随岚解释:"随岚,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瞎聊聊。"

"我知道,你这个脑子能聊出什么,被人家白太太当枪使唤,人家都不乐意。顶多拿你逗个趣,还看不出来吗?"

"我……。"

"快回去吧!二哥可是快回来了,知道你不在自己家里,在这边,又要对你发火。"

"好,我走了。"付三太太连忙离开。

殷琉璃笑着说:"你说你,平白无故地吓唬她做什么。这样可不好,欺负老实人。"

"是我欺负还是你欺负,没事拿她逗什么趣。"

"我很好奇,她这样的,怎么就嫁给你那位堂哥了?"殷琉璃笑着问。

付随岚叹息说:"生的好啊,娘家不错,总要有个优点,才能有个好归宿啊!"

"原来如此,可是林霜就不行了,家里穷。不然,她姐姐也不会被逼着进入娱乐圈,她自己吧也没什么本事,宅的要死要死,也不会说让人开心的话,你说你把她弄到你们付家,还不要被你们家的这些女人们欺负死。"

"有我在,谁敢欺负她。"付随岚说。

说完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被殷琉璃给带坑了,立刻脸色变得难看。

殷琉璃笑着说:"看来,你和林霜之间还真的有故事。"

"你倒是会炸人说真话。怎么猜出来的?"

"想到你之前嘲讽我穿公主裙不好看,可是自己船上面却还摆放着那么多漂亮的衣服。这不正常啊,肯定是送给女人的,听说,你也没有多好的姐姐妹妹,所以一定是送给除了自己家姐妹之外的人。而且都是同一个号码,那就是同一个人,林霜也的确漂亮,不然的话,白云韶也不会喜欢她,自然也就猜到了。"

"哼,你们白家的人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吗?白云韶他那种私生子,也就是个野种,也配喜欢林霜?"付随岚骂道。

殷琉璃哼笑说:"爱情从来不分贵贱尊卑,你辱骂白云韶是野种私生子,你却用最卑劣的手段将他绑起来,并且将林霜带走,你又高尚到哪里去。"

"所以,你这是来为你们家那个私生子打抱不平的?"付随岚问。

殷琉璃说:"我要是为他打抱不平,就直接让白云扬来了。毕竟,他姓白,是私生子也是白家的私生子。我来不是为了他,我是为林霜,我要带走林霜。"

"呵,凭什么。"付随岚的脸色更加难看。

殷琉璃说:"因为我跟林霜是朋友啊!朋友有困难,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跑了那么久藏了那么久,是因为找到靠山了。不过,她这个靠山找错了,如果我们两家结了亲,成了亲家,或许我会看在亲戚的面子上,卖你一个面子。但是你们把孩子带走,连看都不让我看,你觉得我会给你面子吗?"付随岚冷哼说。

"跑了那么久?所以,她是真的跑了,你就一直没找到她?"

"我那是忙,"付随岚脸色不好地说:"我要不是忙阿锦的事情,早就把她找出来了。"

"所以还是她跑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不喜欢你啊!付先生,你可真好意思,人家都不喜欢你,你居然还死皮赖脸地缠着人家。"

"殷琉璃,你不用对我用这种激将法,我根本不在乎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她走。"付随岚说。

殷琉璃道:"我知道,你这么聪明的人。自然不会被我的几句激将法给激到,放了她。不过看在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别怪我不提醒你。林霜这个女孩子,看着柔柔弱弱,十分好说话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则是外柔内刚,是个很刚强的人。你这样把她困在身边,多半是会逼得她做什么偏激的事情,你可要想好了,能不能承受这个打击。"

"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用不着你告诉我。"付随岚说。

不过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

他看了一眼,是看守林霜的人。

一接听,那边就急切地道:"付先生,不好了,林小姐自杀。"

"什么?自杀,现在情况怎么样?"付随岚立刻问。

"幸好发现的及时,已经送医院,不过情绪不稳定,您要不要过来?"

"我马上过去。"付随岚说。

殷琉璃站起来道:"林霜自杀?在医院吗?我也一起去。"

付随岚气的大骂:"你过去做什么,你就是个乌鸦嘴,被你一说真的自杀了。"

"付随岚,你他妈的神经病啊!林霜自杀又不是我挑唆,我只是预言,只不过是被我猜中了而已。你还说你了解她,你了解她什么?你除了给她关起来你还了解她什么?你要是了解她,她就不会跑了。让我跟她见一面,否则,你想想付随锦的下场吧!一旦死了,再多的恩怨情仇,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殷琉璃说。

付随岚咬着牙瞪她。

这个女人,他真是后悔当初在海里救了她。就应该让她死在海里面,这样什么事就没有了。

阿锦的骨灰也不会被周挺偷走,他也不会被她质疑不了解林霜。

可是,她说的又是这么有道理。

付随岚痛恨殷琉璃,偏偏又无法反驳她,最终,也只能带她一起过去。

林霜是割腕自杀,不过伤口不深就被发现了,只是流了一些血。

脸色有些苍白,其他的没有大问题。

她在病房里躺着,医生本来说可以回家的,可是照顾她的人害怕她再做偏激的事情。所以,就强制性要求她留在医院里,等付随岚过来。

付随岚进来后,看到她坐在病床上,想走过去询问她的情况。但是,被她冷冷地眼眸盯着,又止住脚步。

"你想死吗?可以啊,以前我还不知道你姐姐居然是个大明星呢,现在知道了,你要是死了,我就让人收拾她。一个明星而已,我可以让她臭名昭著,谁让她有你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妹妹。"付随岚生气说。

林霜气的脸色发青,咬着唇愤怒地瞪着他,眼泪忍不住往下落。

殷琉璃在一旁看了,忍不住头痛。

她现在知道为什么林霜要跑了,付随岚这个人看着挺聪明,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这么愚蠢。

"林霜。"殷琉璃开口。

林霜一看到她瞪大眼睛,又惊又喜问:"琉璃姐姐,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殷琉璃说。

说着走过来,走到林霜身边。

林霜突然伸手抱住她,趴在她身上呜咽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有我在,没事的。"殷琉璃拍拍她的背。

付随岚在一旁看得又是羡慕,又是生气。

他可是比殷琉璃更先进来,他更着急她好不好,她为什么不抱着自己哭。

殷琉璃感受到付随岚的怒火,转头看他,得意地冲他挑挑眉。

付随岚更加生气了。

"付先生,要不您出去等会,我跟林霜说会话。"殷琉璃说。

付随岚恶声恶气道:"我为什么要出去等,这家医院都是我的,要出去也是你们出去。"

"好啊,我们出去。"殷琉璃说。

说完就拉着林霜的手下床,让她跟她一起出去。

林霜简直开心死了,迫不及待要跟殷琉璃离开。

付随岚:"……"

"谁说让你们出去了,给我待在这里。"付随岚又恶狠狠地道。

说完,生气地走了。

殷琉璃忍不住勾唇。

付随岚一走,她便松开林霜说:"你是傻吗?有什么想不开的,居然还玩自杀了。"

"我……我是太绝望了。"林霜低下头。

殷琉璃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说:"绝望什么?因为付随岚把你抓过来?"

林霜低着头不说话。

殷琉璃说:"我就好奇了,你跟他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之前聚餐的时候,我也没少提付家,你居然都能不动声色,之前还真是小瞧你了,你可比我想象的能沉得住气。"

"琉璃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你。这件事情,连我姐姐都不知道。"林霜小声道。

殷琉璃说:"我知道,她也不知道你的事,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被她求两句就过来吗?你要是故意瞒着我。接近我就是为了利用我,我才不会管你呢。"

"谢谢你相信我。"

"其实我相不相信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是在白云韶家被抓?你知道付随岚要来找你,你却找了白云韶,怎么,想跟他在一起?"

"没有,我只是……我当时没有可以求救的人。"林霜低下头道。

殷琉璃叹息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因为他是白云韶,是白家的人。而且他喜欢你,所以,你才想让他护着你,以为付随岚会看在白家的面子上,不会拿你怎么样。可是傻丫头,你知道女人最愚蠢的行为是什么吗?就是想逃离一个男人的时候,利用另一个男人逃离。从一个男人身边逃到另一个男人身边,这不是解决问题,是激化矛盾。白云韶因为你的举动,现在跟打了鸡血似得要来救你。虽然我泼了他冷水,可是他未必肯听。如果你不能给他未来的话,你这样是害了他。"

林霜脸色苍白,震惊又内疚。

"对不起,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我该怎么做,才能打消他的念头,才能让他脱离这件事。"

殷琉璃道:"下次见到他,跟他说清楚就行。他的事情还是很好解决的,问题是你跟付随岚的事,你喜欢他吧!"

殷琉璃不是猜测,而是用肯定的语气。

林霜蹙起眉头,紧抿着嘴唇。

殷琉璃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既然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好好在一起,非要闹矛盾呢?"

"琉璃姐姐,你和白先生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你们彼此相知相爱,没有猜忌,没有意气用事,是很多人羡慕的。可是,并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如此纯粹,爱之深责之切,越是因为喜欢,想要的就越多,抓的越紧,漏的也越快。"林霜喃喃道。

殷琉璃说:"我和白云扬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幸福美满,我们也是有矛盾的。不过,遇到事情就要想办法解决事情,遇到矛盾就要想办法解决矛盾。因为喜欢,才想要在一起,自然其他的事情也都不重要了。算了,我跟你说这个也没用,你就说吧!你和付随岚是怎么回事,矛盾不可调节吗?如果不可调节,我们就做不可调节的打算。如果可以调节,就给彼此一个机会了。"

林霜抿了抿唇道:"我和付随岚的认识是一个意外,当时我还在读书,在一个夜总会里打工。"

林霜说完看了看殷琉璃,发现殷琉璃居然没有惊讶,不禁道:"你怎么都不禁惊讶,我在那种地方打工。"

殷琉璃笑着道:"我惊讶什么,那种地方怎么了,我以前也在那种地方工作啊!赚钱比较快,凭本事赚钱而已啊!"

林霜苦笑说:"所以我就说,跟琉璃姐姐聊天,是一件很放松的事情。如果让我姐姐知道这些,她非气的打死我不可。"

殷琉璃心想,她也没比你好到哪里去,她还做白承勋的情妇呢。

"这件事你不要告诉我姐姐,"林霜又说:"她一直觉得,我是我们家的希望,她早早的辍学在外打工,就是想让我好好读书,为家里争气。我知道她辛苦,又怎么可能不懂事,只是一味的跟她要钱呢,她没有学历,想要赚钱更难了。有一次我想报一个雅思,但是学费比较贵,所以就通过同学找到这份工作,只是当服务生而已。可是那种地方你也知道的。只是当一个单纯的服务生,也会很容易被人骚扰。我那是一个月最后一天,本来想着,等做完这一天,我就不做了,拿了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支撑一段时间。可是没想到,就是那天出事了。一个男人应该是策划了很久,故意绊倒我,让我砸了一瓶红酒,然后让我赔偿。我自然是赔不起的,他就让我陪他一晚,这件事就算了。我当时都吓哭了,我男朋友也在那里打工,就跟那些人争吵起来……。"

"等等,你男朋友,你有男朋友?"殷琉璃问。

林霜垂着头"嗯"了一声。

殷琉璃道:"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你当时很喜欢你男朋友对吗?"

林霜点头:"他跟我是高中同学,我们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一起考上这边的大学,彼此帮助扶持,他最大的梦想是出国,所以我才决定考雅思。"

"工作也是他帮你找的吧!"殷琉璃问。

林霜摇头:"不是,他怎么可能愿意我到这种地方工作。他说他会帮我付学习的费用,不过被我拒绝了。后来他知道后,也跟我争吵过,想让我放弃,但是我不肯。没办法,他是为了保护我,才辞掉了他原来的工作,跟我到了夜总会。没想到才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他就跟人打起来了。"

"然后呢?"

"他把人打伤了,那人让他赔钱。不然就报警抓他。他为了保护我,自己主动报了警,警察来了后抓走了他。"

"你是怎么救他出来的?"

"我去求那个人,那个人依旧要求让我陪他,他是个……油腻的中年男人,长得很丑,说话还有口臭。其实当时我万念俱灰,想着只要能救他出来,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所以就答应了。可是没想到,这件事却被他老婆知道,他老婆大闹了一场,这件事就不了了之。而他不知道跟他老婆怎么说的,他老婆以为是我勾引他,就更加下狠心去收拾阿恒。我去看他,发现他被人打得很惨,那个人的老婆娘家有点势力,就连我们老师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我一个同学说她认识人,是云城很有能力的一个人,如果他肯出面帮我的话,一定会救出他的。"

"那个人就是付随岚?"

"是,当时我听到这个名字惊呆了。我虽然只是个穷学生,不关注上流社会的事情。可是付家在云城的名望,还是多少知道的,更何况是付随岚。当时我是拒绝的,说我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帮我。可是我同学说,不去试试怎么就知道不行,也许有用呢。还说付随岚是个好心的人,很有爱心的慈善家,说不定就会帮我。"

"看来,你这个同学是拿了人家的好处,所以才这样蛊惑你吧!这个局,该不会是付随岚设的吧!"殷琉璃又笑道。

林霜说:"当时我很傻,很单纯,根本就看不透这些。琉璃姐姐真是厉害,一看就看出这是个局了。"

殷琉璃讪笑,因为这种局她也是设过的,所以才会这么熟悉。

"我听她的话,去找付随岚试了试。刚开始两次根本见不到他,后来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听到他去一家酒店吃饭。于是我在酒店门口等着,等他一下车,便扑过去拦住他。本来他的保镖让他把我赶走,我就不断地喊他希望他能帮我,他就让人把我放开,然后给了我十分钟的时间。跟他谈。那十分钟……是我人生最紧张的十分钟,我尽量缩短整个故事,让他帮我。他看着我,一直没有说话,等我说完才开口说了一句话,问我,如果他帮我,我打算怎么回报他。"

"他提出和那个人一样的要求?"

"当然不是,"林霜苦笑说:"这是他设的局,设的这么周密,好像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是我死皮赖脸求他帮忙,是我先主动找上门的,所以,他又怎么可能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那样的话,我会立刻离开,即便是和阿恒一起死。也不会求他的。他当初提出来的条件是,让我毕业后去他的公司工作,和他公司签订十年合同。当时我听到他这个要求,毫不犹豫答应了。先不说付氏集团是多么大的企业,我们同学有多少想要进入付氏都没有机会。即便是一家小公司,只要能救阿恒,我也是愿意的。十年的合同而已,这并不算什么。"

"付随岚还真是……打的一手迂回的好牌,不过他为了你,也算是费尽心机了。"殷琉璃说。

林霜道:"是呀,他很聪明,很知道抓住我的弱点。他把阿恒救出来,然后让我暑假去他公司先去实习,我想,早晚我都要去他公司工作。早一点过去了解情况也好,而且暑假我本来就没有事情,也是要去打工的,去付氏集团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机会。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阿恒,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为了救他,跟付氏集团签了十年合同。即便付氏集团是很好的公司,可是对他来说,我都是要花费十年时间救他。所以我只是说,通过同学关系找了这个实习的工作,阿恒也很高兴,还很羡慕我有这样的机会。阿恒也很积极去找工作,没多久,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不过要去外市。"

"是付随岚使得手段吧!故意把你男朋友……应该叫前男友,支走了。不过,他就没有问过你,他是怎么被放出来的吗?"殷琉璃问。

林霜说:"他问了,我跟他说。我借了一笔钱,所以才把他弄出来。他就很想赶紧赚钱还债,所以,即便是那个地方很远,他还是去了。他走了后,我去付氏集团上班,我以为,我就是做个文职的工作,跑跑腿打打杂,毕竟我还没有毕业,也没有工作经验,什么都不懂。但是没想到,我去报道后才知道,居然安排我做总裁的秘书。"

"付随岚可真是不要脸啊!"殷琉璃摇着头评价。

林霜红了脸道:"是呀,当时我知道这件事,也是惊呆了。我去找他。他说他了解过我的情况,知道我成绩好,是可造之材。所以才想亲自带在身边教导,还反问我不愿意在他身边学习吗?我哪里敢质疑他,连忙就答应了。再之后,他就让我跑腿,签文件,还带着我去应酬。饭桌上有人开我玩笑,他还会护着我,说实话,他对我……真的是很好,好的让我……。"

"你心动了。"殷琉璃说。

林霜抿着唇道:"突然有一个如此优秀的人对你,没有人会不心动。不过,我还是有起码的道德观,虽然他对我很好,我还记得自己有男朋友。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给阿恒打电话发信息,就是想时刻提醒自己,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人,我不能对不起阿恒。可是阿恒一开始还接我的电话信息,渐渐的,他就很少再接了,每一次通话也很匆忙,他说他很忙。我心里产生了疑惑,于是,跟付随岚请假想去找阿恒,付随岚同意了。我赶到阿恒所在的公司,看到他的确在加班,但是下了班后,却和一个漂亮的女同事一起离开了。他们上了车,然后回到同一个小区,他们居然同居了。"

"那这个男人可真是过分。"殷琉璃说。

"是呀。我当时看到这一幕,也是伤心的不得了。于是我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给阿恒发了信息,说分手。我回到云城,站在大桥上哭泣,付随岚来了,他将我抱在怀里,安慰我。那一刻,我觉得世界都抛弃我了,只有他,只有在他身边,我才能感到安慰。自然而然,我接受了他。可是没想到,很快阿恒就回来了,追问我短信的事。我把去找他看到他和别的女孩一起回家的事情告诉他,可是他却说我误会了。那个女孩是他的同事。加班很晚,她只是要求他送她回家而已。他是男人,自然不好拒绝,只是送一送她而已。可是等去了后才知道,原来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不过,我不相信他的解释,执意要分手,并且告诉阿恒,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把付随岚叫来,阿恒失望了,黯然离开。"

"这样这件事不就结束了,他没有纠缠你,这样看来还是个不错的人。"

"是我没有相信他,"林霜哽咽说:"我们认识那么久,我应该相信他的,可是,我却没有相信他。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就以为是事实。"

"难道他和那个女同事真的没有……。"

"开学后,阿恒没能来上学,我有些担心,就跟同学打听。才知道,原来他转学了,离开了云城。我以为他是因为那个女同事,所以去了她的城市生活,也没有想太多。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本来就是分分合合。我和阿恒一开始在一起,也并不是因为有多么相爱,只不过是在外互相取暖慰藉,我们曾经还说过,如果遇到更好的人,就和平分手。我以为,我们都彼此遇到了更好的人,就这样和平分手了。那段时间,我的确和付随岚过了一段很开心的日子。他每天都会来接我放学,他对我好的不得了,虽然他身份那么高,比我也年长,可是他真的很迁就我、体贴我,他还跟我一起路边吃烧烤,跟我一起做手工。我以为,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男人。"

"听你这样说,他的确很不错。"殷琉璃评价道。

"是呀,如果不是阿恒的那个女同事突然来找我,我和他或许还会永远这么开心下去。"

"那个女人来找你了?"

"是,她突然找到我,然后告诉我了我一件事。阿恒他……死了。"

"你们都已经分手,他死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很悲伤,我安慰她,可是她却告诉我。她和阿恒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那天阿恒也的确只是送她回家。而她之所以那么要求,是因为受了别人的指使,有人拿他们家的公司做要挟,让她那么做,让她勾引阿恒。当时我问她是谁,其实心里面已经有了猜测了。果然,她告诉我,是付随岚。可是阿恒不喜欢她,无论她怎么样勾引,阿恒都不喜欢她。阿恒来找我后,知道我有了新的男朋友,他很失望回去,但是也不肯接受她,还每天喝酒买醉。就是为了想忘记我。直到有一天,他出了车祸不幸去世了。"

"这个女人是真心喜欢阿恒,阿恒死后,她一直暗中调查阿恒的死因。然后发现,这件事居然跟付随岚有关,可是付随岚知道她在调查这件事,就让她家里人把她关起来。她是好不容易逃出来,才找到我告诉我这个真相。当时她跟我说完,我都懵了。很快,付随岚找过来,还有她的家人,她的家人说她有精神疾病,将她给带走了。"

"那一刻,我看着付随岚觉得很陌生很陌生,不止陌生,还很可怕。他跟我解释。说阿恒的死跟他无关。可是我不相信,后来我去调查,终于知道,原来从我跟他认识,就是他设的一个局,包括阿恒被外市招聘出去,都是他所作所为。他跟我说,他只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这么做。他给了阿恒很好的未来,让他跟那个富家女在一起,对他来说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琉璃姐姐,你说他说这些话可不可笑。他害死了别人,却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以爱为名,就以为能得到全世界的谅解?"

"阿恒是他们家里的独生子,他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一辈子辛辛苦苦,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阿恒的身上。他那么努力。那么有才华,可是还未在这个世界一展抱负,就因为一个有钱人所谓的喜欢,而丧失生命。琉璃姐姐,我真的没办法原谅他。即便是我爱他,可是看到他,我就会想到阿恒,我就夜不能寐。阿恒死了,我们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得到幸福呢。"

殷琉璃哑然。

好半天才轻叹口气说:"我能明白你的感受,曾经,我也和你有过同样的遭遇。踩着别人的尸体,的确不配拥有幸福,我会帮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