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49章 得罪顾家
 
殷琉璃挑眉,诧异地看着容蓝问:"你怎么知道林温婉?"

"你就说你认不认识她吧!"容蓝说。

殷琉璃道:"认识,白云扬的一个远方表妹,没什么血缘关系。之前在白公馆住了一段时间,她是他们家里人派来了,至于为什么你应该懂得。不过前阵子被我赶走了,后来下落不明,他们家里人还来白公馆找过,也被我打发走了,怎么,你知道她的下落?"

"她现在在京城顾家。"容蓝说。

殷琉璃嗤笑道:"这么厉害啊,没想到她还有这个本事,居然能跑到京城顾家去。不是说顾家门槛很高,别人一般进不了吗?她倒是有本事。"

"她有本事的可不止这一点,她现在做了顾承钰的情人。"

"顾承钰?他是什么人?"殷琉璃问。

容蓝脸色难看地说:"顾家是个大家族,盘根错节十分复杂。但是眼下,主要以顾家大房一家为主,顾XX这个人你听过吧!"

殷琉璃点头,这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经常新闻里看到的。

容蓝继续说:"这就是顾家实质上的掌权人,他的孙子叫顾承衍,不过三十五岁,便已经做到处级,是年轻一辈里面最有出息也是顾家的希望。这个顾承钰就是他的弟弟。顾家大房有四个子女,顾承衍父母却早早过世,顾承衍是在顾老爷子身边长大。顾承钰小时候被送到姑妈家抚养,不过难以管教,后来顾承衍就亲自接到身边教养,所以对这个弟弟很是宠爱。家里人也都知道顾承衍在乎顾承钰,所以也都宠着他。我靠的这个靠山,就是顾家的一个旁支,顾承钰突然跟他打招呼,让我跟你远一点,说顾承钰要对付你,对付白家。"

"他神经病啊!"殷琉璃说。

容蓝道:"我这个靠山倒是不错,跟我说了林温婉这一环节。应该是林温婉挑拨离间,所以顾承钰才要对付白家对付你。现在知道症结在哪里,这件事也就不难办了。"

"哼,我会怕他吗?"殷琉璃嗤之以鼻。

容蓝说:"你自然是不怕的,可是白云扬是做生意的人。所谓民不和官斗,和这样的人家对上,可没什么好处。你还是抽空提醒一下白云扬,让他小心些,不要被人抓到把柄。"

"我知道。"殷琉璃说。

说完咬了咬牙,冷着脸道:"看来当时我就是太仁慈了,所以才会放林温婉离开,还故意为她铺路。哼,没想到她不知感恩,还忘恩负义反咬一口。果然,人就不能太善良。"

"你呀,就是嘴上说狠话,心却比谁都柔软。"容蓝说。

殷琉璃一听,立刻反驳道:"哪有,我狠心起来可是很狠心的。"

"那你还犯这种错误,被人反咬一口。"

"这不是意外嘛,好了,别说了,想起我就后悔。"殷琉璃懊恼地说。

回到酒店,她连忙给白云扬打电话。把容蓝告诉她的事情告诉白云扬。

白云扬听了后,却声音不悦地问:"你跟容蓝在一起?"

殷琉璃说:"拜托,你搞清楚重点好不好。现在我是提醒你,让你小心顾家。"

"放心,我跟他们没有交集,也不会有交集,不会有事。但是我关注的重点就是,你的确跟容蓝在一起,你说过的,不会见他。"白云扬委屈说。

殷琉璃连忙道:"好好好,这件事是我错了。我就是跟他暂时合作一下,明天去见林霜。见完林霜后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回家好不好?"

"好,你说的,不许反悔。"白云扬立刻道。

殷琉璃哭笑不得,说:"你呀,就等着我这句话的对不对?"

白云扬笑着说:"是呀,就等着你这句话,等的心都疼了。"

殷琉璃被他的情话撩的脸红,娇嗔说:"甜言蜜语,就你嘴甜。"

"你不尝尝怎么知道我的嘴是甜的?我可抹了蜜就等着你回来尝呢。"白云扬低哑着声音说。

殷琉璃顿时涨红了脸。

真是没想到,白云扬居然连这种话都会说了。

可能白云扬自己也觉得尴尬,说完后过了一会轻咳一声,说:"好了。不跟你聊了,小布丁似乎哭了,我去看看她。我等你回来,说好的,明天会回来的。"

"放心吧!"殷琉璃说:"明天我一定回去。"

第二天,殷琉璃和容蓝一起又去付家。

殷琉璃跟容蓝说了她看过林霜后要回江城的事。

容蓝沉思片刻后,说:"也好,你早点回去安全一些。听说,顾承钰就是个被娇宠坏的小少爷,他想对付你,指不定用什么方法的。"

殷琉璃嗤笑说:"放心吧,我还不至于怕他这一个毛头孩子。等一会见到林霜,你给我和林霜一些单独说话的时间,我有事情跟她说。还有,既然是白云韶求到你,那你也去跟白云韶说说,让他放下这个念头吧!我看林霜和付随岚两个人,恐怕是很难分开的。白云韶继续痴恋着林霜,也只会自伤而已。"

"我会劝他的,不过他能不能听得进去,我就不能保证了。"容蓝说。

殷琉璃道:"那是自然,这种事情,旁人也只是建议。具体如何,谁还能左右他的想法。"

两人说着,已经走到了付家门口。

付家的老管家看到殷琉璃,再次沉下脸没有好脸色。

殷琉璃却还冲他笑了笑,气的老管家脸色更加难看了。

容蓝都忍不住说:"你没看到他不欢迎你,你还冲他笑。"

殷琉璃说:"就是因为他不欢迎我,我才要冲他笑。不然我露出一副胆怯地样子,他还以为我怕他,心里面定然是开心的。哪怕是露出一副冷艳高贵的样子,也不过是跟他打个平手,他也不认为我有多么高明。只有我笑了,他才会生气,不是吗?"

容蓝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想到刚才老管家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他竟无力反驳。

"今天说好了,让我们见林霜的,付先生不会食言吧!"

两人见到付随岚,付随岚让人给他们上了茶,却迟迟不说让他们见林霜的事。

殷琉璃忍不住,先开口问。

付随岚说:"放心,会让你们见到她的。不过有一件事我先事先说清楚,免得出了问题,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付总请讲。"容蓝连忙道。

"你们见她可以,但是不要妄想带她走,否则……。"

"这可是付家,我们也没有那么大本事带她离开。"容蓝笑着说。

付随岚的脸色这才好一些。然后让下人带他们过去。

他将林霜关在付家,而且是在付家最深的位置,想要救她,的确是不容易。

其实不用付随岚提醒,殷琉璃和容蓝也明白这个道理。

两人过去后,看到林霜住在独栋的三层小楼的第三层。小楼周围有人把守着,小楼的出入口也有人。

两人便知道,除非是付随岚肯放人,否则林霜想要逃出来几乎不可能。

"琉璃姐姐?"林霜看到殷琉璃进来,雪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殷琉璃笑着拉住她的手道:"你怎么样,还好吗?"

林霜鼻子一酸,眼眸再次红了起来。

殷琉璃叹息,对容蓝说:"容蓝,你先出去吧!我跟林霜说几句话。"

容蓝点头,先离开了。

林霜看到容蓝离开,终于控制不住地眼泪流出来。

殷琉璃抱了抱她说:"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救你出去,我食言了。"

"我知道,我理解,琉璃姐姐,谢谢你还能来看我。"林霜哽咽说。

殷琉璃道:"你姐姐很担心你,她现在抽不开身,可能过两天就过来了。"

"不要让她来,千万不要让她来。"林霜连忙道。

殷琉璃蹙眉。

林霜说:"我在这里没事,一切都好,千万不要让她过来。如果她过来了,说不定……说不定付随岚会拿她威胁我,到时候,我连跟他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琉璃姐姐,你应该明白的。"

"可是你姐姐担心你,如果不能亲自来看你,她怎么能安心。"殷琉璃说。

林霜低下头,好一会才苦笑一声道:"时间久了,付随岚或许对我没有兴趣了,就会放了我吧!其实我现在已经想通了,不过是熬时间而已。他只不过是觉得我是难以得到的,所以才念念不忘。可是真的等我臣服与他,他自然也就失去了新鲜感,不会再对我有兴趣。琉璃姐姐,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一个月的时间,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说完,林霜抬起头,眼眸里有着决绝。

殷琉璃眉头紧皱,看着这样的林霜有些心疼,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她帮不了她,所有安慰的话都是那么无力。

但是什么都不说,又觉得心疼她。

"林霜,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应该知道,在这个世上,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明白吗?"殷琉璃又抱了抱她。

林霜点头:"放心吧,琉璃姐姐,我是不会再寻死了。你说的没错,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你能这样想就好。"殷琉璃说。

说完往外看了看。

林霜说:"外面没人,不过另一个房间里有人。而且我们这里还有监控,说的话虽然听不到,可是每一个动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怕我再自杀,所以让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哪怕是去洗澡,都有女佣在一旁的。"

殷琉璃生气道:"他这根本就是变态。"

林霜苦笑说:"比这过分的事情又不是没有,我已经习惯了。琉璃姐姐,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吗?"

殷琉璃点头。

又和她抱了抱,手很快将一个东西塞到她衣服的口袋里,在她耳边说:"这是微型联络器,可以发消息。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对外发消息,我会知道的。"

林霜惊讶。

殷琉璃又说:"给你手机肯定是不行的,一定会被他发现。这个东西比较小,外形我让人包装成小饰品。小心一点他不会发现的。"

"琉璃姐姐,谢谢你。"林霜感动道。

殷琉璃说:"那天离开之后,我就去弄了这个东西。也幸好容蓝过来,我才有机会见你一面。不过我今天就要回去了,你自己小心,有事情联系我。"

林霜点头。

殷琉璃松开她。

没一会,付随岚居然急冲冲地冲进来了。

容蓝应该就在外面等候,看到他这么着急的冲进来,也跟着走进来。

殷琉璃诧异地看着付随岚问:"付先生,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让我们单独谈吗?"

付随岚生气说:"我是让你们单独谈,没让你们拥抱在一起。虽然……都是女人。可是搂搂抱抱的,不觉得丢脸吗?"

殷琉璃嗤笑,无语道:"付随岚,你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我们抱一下怎么了,你居然反应这么大。"

"我当然反应大,她是我的女人。"付随岚冷冷说。

殷琉璃翻了个白眼:"这种油腻霸道总裁的话就不要说了,知不知道听的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很恶心的。"

"殷琉璃,你不用跟我在这里胡搅蛮缠。现在探望时间结束,你可以走了。"付随岚说。

"走就走。"殷琉璃翻了个白眼。

容蓝道:"啊,这就走了?"

"不然呢,人家都赶了,你还想留在这里吃饭?"

"你们的话都说完了吗?"容蓝道。

殷琉璃冷哼道:"想说完就说完了,不想说完,这一辈子都说不完。算了,我们还是先走吧!不然的话,某人看到我们多跟林霜说一句话都要吃醋,还不要给他酸死了。"

容蓝扑哧一声笑起来,看了看付随岚,连忙跟着殷琉璃离开。

付随岚气的脸都黑了。

等殷琉璃和容蓝离开后,他看向林霜问:"她都跟你说了什么,还让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拥抱,至于这么亲密吗?跟我都没见的这么好。"

"你怎么能跟她相提并论,而且你这些话说的,真的能酸死人,你都不觉得丢脸吗?"林霜翻了个白眼道。

付随岚气道:"我有什么好丢脸的,我说的都是事实。反倒是你们两个,即便都是女人总是抱在一起,恐怕也不太好吧!你不要以为只有我会这样,白云扬看到依旧会吃醋,因为在乎你才会吃醋,不然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啊!"

"谢谢,我还不想让你管呢。"林霜说完转身就坐到阳台上去。

一般这种情况下,林霜转身就走,既说明不想再跟他说话了。

以往付随岚也会识趣地离开,或者闭嘴。

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受殷琉璃的刺激,他看到林霜这个样子莫名的怒火中烧。

冲过去一把将林霜的肩膀转过来面向他,说:"你不要总是每次都这样对我,难道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林霜说。

付随岚道:"你现在对我说话是越来越不客气了,林霜,你是跟殷琉璃学的吗?这么伶牙俐齿。我告诉你,你少跟那个女人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个女人这样的性格,早晚会吃大亏,你以为她怼天怼地,别人都能忍气吞声?她早晚会因此吃亏。"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霜推开他皱眉问。

付随岚眼神闪烁:"没什么意思,就是说说而已。"

"不对,你平白无故不会说这种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一次,换成林霜逼问他了。

付随岚躲着她说:"我说了没什么,你为什么总要问,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行,你不能走。"林霜冲过去拦住付随岚。

付随岚又好气又好笑:"之前你看到我恨不得我赶紧消失,我一来你就巴不得我赶紧走。怎么,现在还不许我走了?想我了吗?"

付随岚说着往前一步,伸出手去摸她的脸。

林霜皱着眉头将他的手拍开,说:"我跟你说正经的,你也正经点好不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如果你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吧!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样,如果她出事,我真的不会原谅你。"

林霜的语气都带上了乞求。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卑微地跟付随岚乞求,付随岚不禁心软下来。

好一会,他才叹息一声,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这一次,林霜没有躲。

不知道是因为有求于他,还是他的动作太温柔。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顾家有人要对付他。顾承钰都放出话了,他那个人一向嚣张。本事不大,可是脾气却很大,他要想收拾谁。从不拐弯抹角,直接就会放出话去。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我跟顾家最近走的比较近,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付随岚说。

"我要把这件事告诉琉璃姐姐,你把你的手机借给我好不好,求你了。"林霜哀求。

付随岚蹙眉,板着脸说:"顾家我也惹不起,你不要多管闲事。被顾承钰知道就麻烦了,听话一点。"

"你还说你有多厉害,就这么没用吗?连说句话都不敢,你就这么怕顾家?"林霜愤怒道。

果然。被喜欢的人瞧不起,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大忌。

付随岚一听,脸就沉下来,说:"我没有怕他,只是不想惹那种人而已。顾承钰就是被宠坏的纨绔,跟这样的人没必要争执。"

"我只是打个电话而已,如果你连这都不肯满足我,付随岚,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看得起你。"林霜放下狠话。

果然,她这么一说,付随岚蹙起眉头,沉默好一会终于妥协了。

他将手机扔给林霜就生气走了。

林霜连忙拨通殷琉璃的号码。

殷琉璃正在酒店里收拾东西,突然接到付随岚的电话还惊了一下。

谁知一接听便听到林霜说:"琉璃姐姐,你要小心,顾家的顾承钰要对付你。"

殷琉璃笑道:"这件事连你都知道了,看来真的是传遍了,他还真是有意思。收拾一个人,就要放出话,弄得人尽皆知。如果我现在死了,那他岂不是最有嫌疑?"

"琉璃姐姐,这件事原来你知道了,那你打算怎么办?"林霜一听她知道这件事,先松了口气。

既然知道了还能这么淡定,应该是有对应的对策。

殷琉璃说:"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了,你是怎么拿到付随岚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你把打晕了?"

不打晕可抢不来,他们俩的实力悬殊太大了。

林霜道:"没有,我求他给我用的。他缠不过我,所以就答应了。"

殷琉璃松了口气:"原来这样,我还真怕你一时失手给他打晕,或者将他给杀了。"

"怎么会。"

"好了,先这样吧!我马上收拾好行李就走了,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回到江城,会有白云扬护着我。"殷琉璃说。

林霜"嗯"了一声。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小心。

殷琉璃挂了电话失笑一声,将行李收拾好后,便通知保镖启程。

因为他们出发太晚,所以开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吃中饭的时间。

殷琉璃自己也饿了,想着保镖和司机也都饿了,也不差这一会的时间。

于是,就让他们在前面的休息站停下,先休息一下吃点中饭。

殷琉璃吃了一些东西,又去了一趟卫生间。

不过这一趟去的时间有点长。

保镖们在外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她出来,不禁着急了。

这次跟出来的都是男保镖,所以也没有人好进去查看。

又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其中一个保镖等不下去了,说:"不行,必须有人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站起来,走到女洗手间门口,然后拉住一个女人。

给那个女人塞了一把钱说:"你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一个女人,二十五岁左右。长得很漂亮,气质冷艳。"

"哟,我不就是这样的女人吗?"那女人妩媚地眨眨眼睛。

保镖怒喝道:"少废话,赶紧进去。"

女人被他吓了一跳,只好将钱快速收起来,进去卫生间。

过了几分钟她出来,保镖立刻问:"怎么样?"

"没人。"女人耸了耸肩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不可能。"保镖说。

说完不顾这是女卫生间,就冲了进去。

女人大惊道:"这是女卫生间啊!"

可是保镖不理她,冲进去后把每个隔间都仔细检查一遍。果然,没有人。

保镖惊呆了。

好一会,那女人喊他他才反应过来。

"这是女卫生间啊,你一会会被当流氓抓起来的。"女人说。

保镖回过神,连忙跑出来,红着眼圈对其他人道:"夫人不见了,里面没人。"

他说完,其他人也都露出吃惊的表情,很快崩溃了。

他们赶紧给白云扬打电话,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另一边。

一辆冷冻食品的火车从休息区开上高速,一路开到京城。

殷琉璃就在这辆车上,被装在和一堆冷冻食品的东西在一起。

她已经昏迷,即便是那么低的气温,都没能让她醒来。

等她醒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

殷琉璃睁开眼睛,头痛,身上也痛,就连眼皮都是沉重的。

她洗了洗鼻子,应该是感冒了,怪不得那么难受。

不过等她一醒来,便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她的身上被拷上了铁链子。

果然,一动腿,脚腕出就发出"哗啦"的声音。

殷琉璃哼笑,没想到她又一次着道。

果然是安逸生活过久了,就失去了起码的警觉性。

不过在卫生间里被弄晕,她至今还觉得匪夷所思。

思索片刻,最终得出结论。

不是她警觉性变得太差,能力丧失,而是对方太强了。

是的,将她弄晕的那个人能力太强了。

殷琉璃不禁叹息,看来顾承钰还挺有能耐,能请得动那么厉害的人。

不过也是。顾家被他们说的那么厉害,请一个能人也不足为奇。

"这是醒了吗?"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殷琉璃睁开眼睛看过去。

这地方挺黑,应该是个地下室。

除了黑,还有一股十分难闻的腥味,像是储藏过冰冻的鱼。

"这里没有灯吗?能不能把灯打开。"殷琉璃开口。

果然是感冒了,嗓子有些沙哑,一开口还有些痛。

女人冷哼道:"你要求倒是不少,打开灯做什么。像你这种应该生活在阴暗潮湿里的老鼠,就应该适应黑暗。"

"就是想看看,把我抓住的人是谁,我总要知道你的长相啊!"殷琉璃说。

"那要让你失望了,像你这种杂种。不配看到我的长相。"

殷琉璃挑眉,疑惑道:"你真的是顾承钰的人?"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觉得奇怪,如果是顾承钰让人抓了我,应该是狠狠地打我一顿。或者是用别的方法折磨我,林温婉更应该趾高气扬地在我面前炫耀,让我跟她低头认错赔不是。可是显然你不是林温婉,虽然我看不清楚你的样子,但是听声音也能听得出来。而且,她应该没有这么恨我吧!至少不会说这样的辱骂的话,所以我很奇怪,你到底是谁?"

"呵,你还真是聪明,如果他看到你这样,应该会很喜欢吧!"女人冷哼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