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50章 地下室
 
殷琉璃抓住她话语中的重点,挑眉问:"他是谁?"

女人深吸口气,又笑着说:"他是谁你不必知道,反正你永远都不可能见到他。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这一辈子,都要在这里度过了。"

说完,响起女人离开的脚步声。

殷琉璃深吸口气,闭了闭眼睛。

她忍不住闷声咳嗽起来,其实被抓也无所谓,关键是还感冒了就太无语。

柔弱的身体会影响她的判断力和行动力,就连想要逃跑都会困难。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弄不清楚对方的来头。

显然,这不是顾承钰所为,否则依照他那个高调的性格。如果真的是他抓了自己,肯定会把灯打开,趾高气扬地跟她炫耀。

但是那个女人连脸都不敢给她看,而且话里话外明显是之前就跟她有恩怨,也不是顾承钰的人。

所以她还真是想不通,这女人到底是谁。

以前得罪过的人?

可是她在这边的这段时间,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

即便是有,也不至于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将她给锁在阴暗的地下室困起来。

殷琉璃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幸好,这女人还没有完全泯灭人性。居然还让人给她送饭。

送饭的人一声不响地将饭菜端下来,放下就走。

殷琉璃连忙道:"喂,大哥,我生病了,下次能不能给我拿点感冒药。"

可是这人不理她就走了。

殷琉璃听到关门的声音,轻叹口气,拿起水喝了一杯,然后又将送来的饭全部吃下了。

她感冒,吃不出味道,可是还是强迫自己吃完。

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逃跑,病病歪歪的跟人吵架都不占优势,更别说逃跑了。

吃饱后休息了一会,果然感觉舒服多了,她站起来试着走动了一下。

这个地方还挺大,虽然脚上有脚链,不过长度很长,可以让她走很远。

她到处摸摸索索,突然手碰到一个开关,一按,灯居然亮了。

殷琉璃傻了眼,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原来这里有灯啊!并不是要将她困在黑暗中,只是来的那两个人都懒得给她开灯。

"真小气,还想省着点电费。"殷琉璃撇了撇嘴。

灯打开后,她仔细看了看这个地下室。

这地下室居然就是个小房间,她之前躺的地方是地下,没想到仅在几步之遥,居然就有一张床。

另一边,还有一个门,她走过去打开门,居然是卫生间。

床也有,卫生间也有,看这里的陈设摆放,应该有不少年了。

所以,这个地下室不是给她准备的。

应该是早就准备,或者是说在之前就曾关过人。

殷琉璃闻了闻自己身上,鱼腥气还很重。

她一开始看不见。还以为自己是被关在砸乱的储物间,储物咸鱼的地方呢。

现在看来,这地方还算干净整洁,有味道的是她身上。

想到醒来的时候,自己冷的很,身上还有鱼腥味。

所以,她有可能是被人弄昏了之后,被塞进了储藏鱼虾的冷柜给运过来。

殷琉璃叹了口气,往床边的柜子里翻了翻,翻出一套干净的衣服。

她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果然这里有个小小的淋雨。

她先是检查了一下这里,确定这里没有监控器,才脱了衣服洗了个澡。

洗好澡后,果然舒服了许多,感冒像是也好了似得。

殷琉璃洗好澡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床上比地上舒服多了,一觉睡了两三个小时,睡醒后又感觉身上轻松很多。

现在吃饱喝足又睡好,身上也没有奇怪的味道了,她不禁又开始思考,怎么样离开这里。

虽然这里有吃有喝有住,但是她可不想一直被关在这里。

尤其是想到白云扬突然失去她的消息,肯定要着急死,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

她原本想着,等下次那人再来给她送饭。她一定将那个人制服。

不管他身上有什么,总能找出一些线索,或许能离开这里。

但是没想到,那个送饭的居然一天只给她送了一顿,晚上就没有再过来。

殷琉璃气的要命,走到门口才发现,这个锁链是早就设计好的。

她可以在这个房间里自由活动,但是往门口走,却差了那么半米的距离。

殷琉璃叹了口气,只能又回去坐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既然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好好休息。

这是祁琛告诉她的,越是在混乱的环境中,越是要保持冷静。

否则自乱阵脚,就全都乱了。

而此时在江城,白云扬得到殷琉璃的消息果然要急疯了。

他急急忙忙扔下江城的事情,带着周易和保镖过去。

可是殷琉璃失踪,失踪的悄无声息,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白云扬不甘心,让人调出所有监控,一个一个的看,看看到底哪辆车最有可能将殷琉璃带走。

最终,他把目标放在三辆车上。

一辆装货的大货车,装的是建材。一辆是面包车,还有一辆是装冷冻食品的货车。

"冷冻食品应该不会吧!夫人如果在车上,会被冻坏的。"周易说。

白云扬冷声道:"那些人是绑架她,你以为会心疼她会不会冻到?这些车反复看了几遍,只有这三辆车最可疑,因为别的车子都是停留的时间较长,而只要这三辆车,停了不到二十分钟,然后迅速离开,可见并不是真正想休息,而是跟着璃儿她们的车一起到的休息区。而且,这三辆车下车的人员,进入休息区都带着大的物件,出来的时候也抬着大的物件,比如说这个箱子,这个超级大的旅行袋,都有可能装人。你去调查,这三辆车的行踪。"

"好,我马上去查。"周易说。

这毕竟不是江城,想要查三辆车的行踪并不容易。

周易也是托了人,最终,查到这三辆车的消息,不过已经半天过去了。

白云扬一直坐在车里,目光沉沉地看着前方。

本来保镖因为弄丢殷琉璃,都要吓死了。还以为白云扬会把他们怎么样。

毕竟白云扬对殷琉璃的好,是个张眼睛的人都看到了。

他们把他最心爱的老婆给弄丢了,不弄死他们才怪。

可是没想到白云扬居然什么都没做,甚至连骂都没骂他们。

不过,看着白云扬面无表情的样子,他们心里却更加恐慌了。

周易带回那三辆车的消息。

大货车是京城一家公司的车,那家公司周易调查过,很普通的一家公司,没什么背景。

面包车是私人的,居然说一群年轻人跑出来玩,租赁的一辆面包车,也是京城。

运输冷冻食品的也是京城的车牌,不过却并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而且到了京城后,在一个并不属于他们的商店停下,再然后就没了消息。

这三辆车都是京城的车子,显然冷冻食品的货车嫌疑最大。

周易说:"我们现在去京城吗?"

"去,去顾家。"白云扬说。

周易诧异地看着他。

白云扬冷声道:"顾承钰放话要收拾璃儿,现在璃儿不见了,他就是最大的嫌疑。更何况,三辆车子都是开往京城,顾承钰在京城,这就是最大的线索。"

"可是只是猜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过去的话恐怕名不正言不顺。"周易说。

白云扬冷哼道:"我老婆都没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都会去尝试。"

"好吧,我马上安排车子。对了,族里您的堂兄在京城,我要不要联系他。"周易问。

白云扬点头:"我从两年前开始培养族里的人在各界发展,就是为了以后有用得着的一天。自然要联系,不过只是希望他能帮上忙,其他的不必他做。"

周易点头,他马上给白家的那位堂兄打电话。

那位堂兄一听是白云扬要过来,而且让他帮忙,自然是连忙答应。

他们白家能有今天,他能有今天,多亏了白云扬运筹帷幄。

更何况顾家虽然厉害,可是那个顾承钰这样绑架他们白家的人,也实在是太不将他们白家放在眼里。

所以他一边给白云扬收拾住处,一边联系顾家。

他估计,白云扬一来,多半会直接去顾家。

果然,等白云扬过去后,他都准备好了饭菜招待。可是白云扬没胃口,问他现在能不能去顾家,他就马上点头,带着白云扬过去了。

这位堂兄名叫白云峰,已经四十多岁,去年才有机会从地方上调到京城。

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能力还是很足,而且是真正的没有背景,一路打拼上来。

后来白云扬找到他,给他铺路,这两年的路才好走些。

顾家是名门望族,对于这样有能力的人向来是赏识的。

毕竟站队的时候,谁都希望自己这一队多一些有实力的人,而不是华而不实的怂蛋。

顾家对这位白云峰也是十分赏识,听说白云峰来拜会,倒是愿意给开门。

不过,白云峰想见顾家老爷子。那还是很不容易。就连见顾家大房的那位都见不到的。

他能见的,就是顾家三房,跟他刚好是同级关系。

"你怎么突然就过来了。"顾军贤问。

白云峰指着白云扬,对顾军贤介绍说:"这位是白氏集团的总裁,我的堂弟白云扬。"

顾军贤挑眉,白云扬他是知道的,倒不是白云扬有多出名。而是这个白云扬是白家的当家人,白家这两年发展很不错,尤其是白云峰调任京城,眼下可是炙手可热。

所以,对白云峰身后的人,他们多少也有些了解。

白云扬虽然年轻。可是身为白氏集团的当家人,很算年轻有为。

而且成熟稳重,不骄不躁,没有年轻人的纨绔之气。

顾家,对他们这一家族的人也是很看好。

毕竟当家人行为端正,整个家族的风气就不会太差的。

只是,白云扬突然来到他们顾家,他还是很意外。

"不知道白先生过来有何贵干?"顾军贤客气地问。

白云峰看了白云扬一眼,白云扬淡淡地说:"顾XX,冒昧打扰情非得已。贱内昨日失踪,众多证据证明,这件事和贵府少爷顾承钰有关。所以我只能过来,希望能带走贱内。"

顾军贤挑眉,好一会才皮笑肉不笑地说:"白先生,说话可是要讲凭证。这些话可不能乱说,我们顾家,也不是可以让人随便嚼舌根的人家。"

白云扬说:"自然,既然我过来,自然就是有证据的。"

说完,白云扬拿出顾承钰在各个场合放话要收拾殷琉璃的证据,也是顾承钰太高调。这样的事情,人家都是闷声闷气月黑风高才去做。

他倒好,各种放话,岂止是不把白家放在眼里,简直就是欺负人。

白云峰听了也是气愤不已,对顾军贤说:"军贤,这件事情,顾家还是要给我们白家一个说法。否则传扬出去,对顾家的名声的确有损。"

顾军贤被说的脸色涨红。

就算他们家再厉害,可是也不能做出明目张胆欺男霸女的事。

更何况,白家也不是好欺负的主。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我保证,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二位不如先回去,让我调查这件事情,如果有令夫人的下落,我一定……。"

白云扬打断他道:"我太太失踪,我心急如焚,还望顾XX能抓紧时间调查。我就不回去了,叨扰贵府喝杯茶,等着就是。"

顾军贤:"……"

脸色涨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毕竟人家是丢了老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是他们家做的,人家作为苦主不肯走,他也没办法。

毕竟冲着白云峰,他也不能将人赶出去。

"那好,两位慢坐,我去找承钰问问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

说完,顾军贤就走了。

白云峰有些担忧地对白云扬道:"听说顾家很是护短,尤其是这个顾承钰,被他们家宠着,不知道能不能放人。"

白云扬喝了一点茶,放下茶杯说:"你先走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白云峰连忙道:"这怎么行,我留在这里陪你。我好歹也是X处级了,说话还是有点分量,有我在,他们也不能怎么样。"

"你能升到这一步不容易,白家以后还要靠你。所以你还是走,不要在这里浪费资源。你放心,我无官无职,也是不怕他们怎么样的。"白云扬说。

"可是……。"

"听我的,离开吧!"白云扬又一次说。

白云峰看他坚持,只好离开。

白云峰走后,白云扬就一个人在顾家等。

顾军贤虽说去问顾承钰,可是顾承钰不在家,他打电话过去顾承钰也没接。他又不能直接带人去把顾承钰抓回来,所以这件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听佣人禀报说白云峰走了,顾军贤还庆幸了一下。

可是听佣人又说白云扬还在,顾军贤就郁闷了。

不过郁闷了一会他就摆摆手,让佣人下去,不用管白云扬。

他想,像白云扬这样的家族掌权者,傲气和自尊肯定都很强。只要这样一直晾着他,他自己受不了自然就会离开。

至于他妻子的事,只能等顾承钰回来问他。

他这个堂弟他也是知道的,被家里人宠坏了,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住。不过他也没有胆子把人真的弄死,顶多关起来折腾几天,到时候自然就把人放出来了。

可是没想到,到了晚上九点多,白云扬居然还不肯走。

晚饭也没人给他送。后面连茶水都没有了。他也没有叫人续,也不说饿,就这样一直在大厅里坐着。

顾家的大厅不止这一个,旁人也都知道来了个找麻烦的人。

因为是顾承钰的事,谁也不想沾惹,所以谁也没有过去。

顾军贤熬不住想要先睡了,佣人又过来询问:"家里的客人怎么办?"

"老爷子们都不在这边,怕什么。就让他在那里等着,他愿意等就等吧!"顾军贤不耐烦地道。

他也有些生气,这个白云扬实在是拎不清。

他现在都有些怀疑,之前对他的那些传闻到底是真是假。

他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像一个家族的掌权人。

"是。不过五少回来了。"佣人说。

顾军贤一愣,蹙眉道:"他怎么这么个点回来了?"

"不知道。"佣人说。

顾军贤不禁有些郁闷,顾承衍是很少回来的,他自己在外有房子。这是顾家的老宅,现在连老爷子们都不住在这里,其他人也都只会在指定时间回来。

顾承衍最忙,怎么会在今天突然回来呢。

"他知道七少的事吗?"顾军贤问。

佣人说:"哪敢告诉五少,五少一回来就上楼休息了。"

顾军贤松了口气:"那就好,这件事不要跟五少说。五少那么忙,这点小事就不要烦他了。"

佣人点头。

不过过了一会顾军贤刚睡下,佣人又突然过来禀报说:"五少去客厅了。"

顾军贤:"……"

"不是不让你们跟他说,谁告诉他的?"顾军贤怒问。

佣人一脸委屈道:"蕊小姐听说五少回来了,去了五少房间一趟,结果五少就去客厅了。"

顾军贤气的捶床,小蕊和承钰向来不和。

她在家里肯定是知道了这件事,找着机会告状呢。

"我去看看。"顾军贤连忙穿好衣服下床。

而顾承衍那边,已经去了客厅见到白云扬了。

白云扬如老僧入定一般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顾承钰进来,他才站起来缓缓道:"顾家总算有人了。"

他这话明显语气不好,顾承衍不禁蹙眉,冷着脸说:"你就是来找承钰的人?"

"是,不知你是……。"

"我是顾承衍。"

"原来是顾承钰的哥哥。"

"所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顾承衍说。

白云扬又将顾承钰的事情说了一遍,顾承衍冷哼道:"你就凭这点证据。就来污蔑顾家人,你胆子可真大。"

白云扬说:"如果我再找不到我老婆,我胆子会更大。顾家虽然手眼遮天,可是我拼了一条命,应该还是能讨回一点公道。"

顾承衍挑眉:"为了一个女人,可以这么豁得出去?"

"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个人值得奋不顾身,或许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白云扬说。

顾承衍哼笑,缓缓道:"我比你年长几岁,见过的经历过的比你多得多。不过你到如今这个年纪,依旧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倒也不容易。好吧。看在你对你太太一片深情的份上,这个忙我也愿意帮,我给承钰打个电话问问他这件事。如果是他做的,我让他把你太太送回来,给你赔礼道歉。如果不是他做的,那么这件事我也不会善罢甘休,我们顾家的人,可没这么好被冤枉。"

"好,我等着你的电话,不过令弟说没有做,就真的没有做吗?"白云扬说。

顾承衍笑着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承钰还是不敢跟我撒谎这一点,我还是可以保证的。"

"希望如此。"

顾承衍拿出手机打给顾承钰,果然是因为他打过去的,顾承钰很快接通。

"哥,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顾承钰问。

"承钰,白云扬的妻子殷琉璃是不是在你手上?"顾承衍问。

顾承钰惊讶道:"怎么,她失踪了吗?这可不关我的事,虽然我说收拾她,可是还没来得及呢,这不是最近事情多,一忙就把这事给耽误了。"

"真的不是你?"

"哥,你不相信我吗?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别人不信我也就算了,怎么连你都不信我。"顾承钰不高兴地嚷嚷起来。

顾承衍看了一眼白云扬,淡淡地说:"不是我不信你,是人家老公已经找上门了,我们顾家不能仗势欺人,总要给人家一个说法。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我的弟弟,还不至于敢做不敢认。"

"当然,我既然说要收拾她,就放出去话明目张胆地收拾她。躲躲藏藏偷偷摸摸算什么回事,我顾承钰还做不出那种事。如果我做了,就一定会认,但是我没做的事,我也是不会背着个黑锅的。"顾承钰嚷嚷道。

顾承衍说:"好,我知道,我相信不是你做的。"

说完,顾承衍挂断电话。

他开的免提,挂完电话后看向白云扬说:"你都听到了吧!我弟弟说他没做。如果是他做的,他不会敢做不敢认,现在他否认,这件事就不是他做的,你太太的失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还是想一想,你太太到底得罪过多少人,说不定是别人做的。当然,也有可能是……跟别人离开了你,故意找了个这么借口。让你以为她是失踪了。"

"不可能,"白云扬斩钉截铁地说。

顾承衍冷哼说:"不要太相信女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事。"

当年他以为那个女人不会离开,可是终究还是走了,直到如今都没有找回来。

"别人或许会,但是她不会。"白云扬坚定地说。

顾承衍露出不耐烦地表情,若是以往有人敢跟他这样较劲,而且还是针对他最疼爱的弟弟,他早就发火收拾对方。

可是看着白云扬坚定地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他心神一动,竟有些不忍心。

或许。是为了不够坚定的自己。

"好,既然你坚定你妻子在京城。那我愿意帮你一个忙,如果真的在京城的话,我就能把人找出来,你给我一张你妻子的照片,我让人去找。"顾承衍说。

他还是第一次愿意帮一个不相干的人。

说完这些话,他自己都忍不住想笑,什么时候他顾承衍也会这样好心了。

白云扬蹙了蹙眉,拿出手机翻出一张殷琉璃的照片,说:"也许令弟说的是真的,这件事跟他无关。但是说不定有人知道他有这个想法,所以先对璃儿下手。想要讨好他也说不定。"

"或许是吧!如果是这样,你妻子就更好找回来……。"

顾承衍看到殷琉璃的照片,原本说的话还未说完,就惊得蹙起眉头。

"有问题?"白云扬问。

顾承衍沉默片刻,缓缓问:"这张照片你PS过?"

"没有,"白云扬黑着脸说。

"那你确定,这是你妻子?"顾承衍又问。

白云扬生气说:"难道我会把不相干的女人的照片放在手机里吗?我还没有那么无聊。"

这些照片还是三年前拍的,殷琉璃失踪的那两年,他就是靠着这张照片度过了煎熬的日日夜夜。

顾承衍深吸口气,冷声说:"把你妻子的所有资料都给我,包括照片,所有的照片。"

"一张不可以吗?为什么要所有的照片?"白云扬问。

给他看一张已经很心痛,怎么可能还愿意给他全部。

"如果你还想找到他,你就把全部资料给我。不止是因为我一时好心愿意帮你找,如果……是真的,哪怕是翻遍整个京城,我都会找到她的。"顾承衍说。

"为什么?"白云扬问。

顾承衍的这番话太奇怪了,让他不得不疑心。

顾承衍说:"原因你现在不必知道,总之,如果是长得这么一张脸,我一定会找出她。"

白云扬蹙眉,虽然他不肯告诉自己原因,但是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知道他是认真的。

于是,调出殷琉璃的所有资料给他,包括他所有殷琉璃的照片。

看着照片,顾承衍再次眉头紧蹙。

这时候顾军贤从外面进来了,一进来便对白云扬不客气地道:"我说白先生,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大晚上待在别人家里不肯走,你也未免太丢你们白家的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