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54章 鉴定结果
 
殷琉璃挑着眉眼神倨傲地看着顾伟明。

顾承衍介绍道:"这是父亲。"

"你们的父亲。"殷琉璃说:"毕竟你们家失踪的孩子经过亲子鉴定,不是你们家的人。而且,现在也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我就是失踪孩子的其中之一。"

"不用证据,你的脸就可以证明这一切。"顾伟明说。

顾承衍解释道:"你长得很像凝姨。"

"原来如此,怪不得看了我的照片,就知道我可能是那两个孩子中的一个。"殷琉璃嗤笑道。

"可是这么多年,你们顾家也没有去找过,我想这个原因顾先生能够有一个解释。"殷琉璃又看着顾军贤冷笑问。

顾伟明说:"我一直不知道你们母女的下落,也是才刚刚知道你母亲已经过世。不管怎么样,她跟我夫妻一场,我都不会对你置之不理。听说另一个孩子也死了,以后,我们顾家会照顾你。"

"那倒不用,我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丈夫和家庭。即便是没有,我也不需要顾家的照顾。只是我想弄清楚一件事,你否认我母亲和别人有染,生下我们,作为当事人之一,我想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如果我母亲真的做了对不起顾家的事,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踏进京城一步。如果你们当年冤枉了我母亲。呵,那这件事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什么不会善罢甘休,你还能拿我们顾家怎么样?"顾军贤生气道。

顾伟明冲顾军贤摆摆手,顾伟明是长辈,顾军贤自然立刻闭嘴。

可是顾承钰却不高兴了,说:"三哥,你就这么认定我母亲当年是真的出轨?你们太过分了,要是我姐说的没错,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承钰倒是叫的顺嘴,很快就称呼殷琉璃为姐姐。

殷琉璃挑眉,听得心理怪别扭。

不过,她也没有当场反驳。

顾承衍说:"我已经让人采集她的血液和我和承钰对比,是不是顾家的孩子,很快就会有结果。"

殷琉璃说:"这的确是最快的办法,不过在结果出来之前,我还想知道关于我母亲所有的来龙去脉。"

"我知道,我知道,姐,我告诉你。"顾承钰连忙举手道。

殷琉璃无语地看着他。

这还是那个扬言要收拾自己,不可一世地贵三代吗?

怎么感觉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想听顾先生告诉我。"殷琉璃看向顾伟明说。

顾伟明脸色难看,沉沉地道:"这件事我不想再谈,每一次回忆对我而言都是痛苦。雪芝对你所做的一切,我替她向你道歉。该给你的补偿,我都会给你的。"

"原来,刚才那声对不起,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那个女人。囚禁我的女人。"殷琉璃立刻反应过来。

顾承衍也气的脸色发青,冷声道:"父亲,你知道她对殷琉璃做了什么吗?你一句简简单单的对不起,你认为就可以过去?"

"不然呢,"顾伟明不耐烦地呵斥:"她无论如何,都是你们的长辈,你还想让她怎么样?她对这个孩子的确做了过分的事情。可是那都是因为曾经她的母亲,也对她做过这样过分的事。她不过是意难平,想要报复回来而已。"

"所以你的意思是,之前把我关在地下室的那个女人,曾经也被人这样关在过地下室?"殷琉璃冷哼问。

顾伟明脸色难看地说:"是,这是我们欠她的。"

"这或许是你欠她的,但不是我。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偏执了,我和你之间的确没有什么可谈。一厢情愿的谈话,永远没有接过,当局者迷这句话送给你一点都没错。你叫顾承衍是吧!我们可以谈一谈。"

殷琉璃说完,转身上楼。

顾军贤生气道:"她这是把这里当她自己家了吧!"

顾承钰回道:"怎么,不可以吗?我家就是我姐姐家。"

"你姓顾,她不是。"顾军贤说。

顾承衍冷冷道:"现在结果还没出来,一切定论都为时过早。三哥,你被蒙蔽我不怪你,但是如果证实她就是我们顾家的人,希望三哥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否则我会生气。"

说完,顾承衍也上楼去。

顾承钰连忙追上去。

楼下就剩下顾军贤和顾伟明两人。

顾军贤问:"大伯,当年鉴定的结果是真的吧!"

最好是真的,不然到时候他非被两个堂弟埋怨死。万一那丫头真的是他们顾家的孩子。他这以后还怎么面对。

顾伟明伤怀地道:"当年的事情对我打击太大,一切事宜都是父亲和阿姨善后。那个结果,我也是从他们那里拿到。"

"所以大伯的事情,当年的鉴定结果,不是大伯亲自跟进?"顾军贤惊讶问。

顾伟明点头。

顾军贤一瞬间懵逼了。

诧异地看着顾伟明。

这还是他之前崇拜的大伯,之前被爷爷器重的长子吗?

关于自己亲生孩子的事情都不知情,还要靠别人告知,简直刷新他的三观和认知。

这一刻,顾军贤心里不禁考虑,他是不是要准备一点见面礼,给自己这个新回家的堂妹。

看堂妹那个样子,不是好惹的。

事先讨好一下,拉进一下关系,似乎也不错啊!

"军贤,承衍和承钰他们……。"

"大伯,我还有事先走了,您保重。"

说完,顾军贤连忙离开这里。

再跟大伯谈下去,他会崩溃。

楼上,白云扬坐在殷琉璃身边,一直拉着她的手。

顾承钰看白云扬很是不顺眼,看到他拉着殷琉璃的手,想到殷琉璃就是自己的姐姐。

便不满地道:"你一直抓着我姐的手干什么,占便宜啊!"

白云扬:"……"

"她是我老婆。"

"那又怎么样,那是以前,现在她是我姐。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好,让人给抓走了,我不认可你做我姐夫。"顾承钰嚣张地说。

白云扬嗤笑:"你还想换了我?"

"有什么不可以。"

"如果你们俩要这么无聊,可以去隔壁房间,我想听我母亲的事。"殷琉璃说。

她一开口,白云扬便闭了嘴,只是冷冷地剜了顾承钰一眼。

顾承钰气的咬牙,但也不想当着殷琉璃的面输给白云扬,所以也安静地闭上嘴。

顾承衍缓缓开口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当时我年纪很小,确切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母亲是在我出生的时候就难产死了,我母亲和父亲是政治联姻,并没有什么感情。在我母亲之前,父亲有一个认识的女人,这个人就是凝姨。但是因为应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家,爷爷是看不上的。所以便让父亲和凝姨分手,和我的母亲在一起。我的母亲是没有福气的人,好不容易有了我却难产而死。临死前她去见过凝姨,像是早就知道自己会难逃这一劫。所以将我托付给凝姨照顾。所以,从我出生就是凝姨在照顾我,一直多年,到了我五六岁的时候,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凝姨才终于怀孕。然后生了双胞胎女儿,也就是你和另一个孩子。"

"听你这么说,我母亲和你父亲,应该感情很好。可是为什么,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殷琉璃问。

顾承衍说:"那时候他们真的很好,宝宝贝贝刚出生的时候,因为是孪生姐妹,顾家还办过一场盛大的满月宴。整个京城都知道,顾家有这么一对双胞胎孙女。那时候父亲还没有从商,事业上意气风发,生活上美满幸福,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可是后来有一天,也就是在你们两岁那一年,突然出现了变故,父亲身边多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应雪芝。"

"应雪芝?就是将我关起来的那个女人?"殷琉璃挑眉。

顾承衍点头,又缓缓说:"你知道你母亲的全名吗?"

殷琉璃摇头。

顾承衍说:"她叫应雪凝,是应家的独生女。"

殷琉璃蹙眉:"应雪凝,应雪芝?她们的名字很像,她们是什么关系?"

顾承衍说:"不止名字很像,连长得都一模一样,她们也是一对孪生姐妹。"

殷琉璃:"……"

不止殷琉璃惊讶,白云扬也惊讶不已。

"怎么会这样?"白云扬道。

顾承衍说:"当我第一次见到应雪芝,我也很惊讶,还错将她认成凝姨。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她不是凝姨。她身上没有凝姨的那种温和的感觉,但是父亲却很喜欢她,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直到有一次偷听父亲和凝姨吵架,才知道原来当初和父亲初恋的人是应雪芝。而凝姨却鸠占鹊巢,占据了顾太太这个位置。父亲很生气,打了凝姨一巴掌,骂她是骗子。凝姨哭的很伤心,抱着我痛哭。我当时很恨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凝姨。本来父亲是要跟凝姨离婚,但是这时候却发现,凝姨又怀孕了。爷爷当时不同意,父亲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因此还耽误了自己的仕途,从而被迫从上面下来,改行从商。父亲和应雪芝在外同居,没过多久应雪芝怀孕,有一次被我和凝姨遇到,她故意说难听的话挑衅我和凝姨。我当时气不过上前推她,导致她流产,凝姨让我不要承认这件事,自己承担下来。那一次父亲又动手打了凝姨,凝姨也差点流产,好不容易生下承钰,却因为动了胎气而早产。"

顾承钰听到这里气的咬牙。说:"所以就是那个女人,害得我早产,到现在身体都不好。"

"没看出来。"白云扬在一旁幽幽地说。

顾承钰气的瞪他。

"然后呢?"殷琉璃问。

"后来应雪芝再一次怀孕,有一次她约凝姨见面。那一次应雪芝又流产了,这一次流产让她从此之后再也不能生育。父亲勃然大怒,执意要和凝姨离婚。可是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凝姨无论如何都不肯。这时候就爆发出凝姨在外有人的事情,那个男人找到顾家,说凝姨生的双胞胎是他的女儿,他要带走凝姨和孩子。爷爷听到这件事勃然大怒,父亲回来后也很生气。迅速和凝姨离婚。凝姨带着你们两个离开,而应雪芝也终于嫁进顾家。不过爷爷不准她住进顾家老宅,于是让父亲将她安置在外面,但是自从凝姨离开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变得奇怪起来,不像之前那么好,反倒因此淡了下来。这些年父亲在外也有自己的住处,两人很少在一起。我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千辛万苦害死了别人在一起,却像是关系又终止了。"

"因为蠢啊,所以才会如此。"殷琉璃冷哼着评价道。

顾承钰马上附和说:"我也觉得父亲蠢。怎么会被那种女人给欺骗。"

"事情就是这些了。"顾承衍说。

殷琉璃看着他问:"这些年,你一直坚信我母亲没有背叛顾家,我是顾家的孩子?"

顾承衍点头:"凝姨自我小时候就照顾我,其实我早就想叫她一声母亲,可是她不许。说这样的话,就太对不起我的生母了。所以,一直让我叫她凝姨。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值得我相信,我知道那就是她。她临走时找过我,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承钰,让我好好努力争气,将父亲失去的挣回来。还有,她跟我说,让我不要恨父亲,更不要记恨应雪芝,让我跟他们好好相处。以前我不懂,后来我才知道,她都是为了我好。那时候我还小,自保尚且不足,如果真的和父亲和那个女人争执,吃亏的只会是我。"

"我对她没什么记忆,唯一的记忆就是在那场车祸里,她抱着我和郑云歌。一身的血,血从她的脸上滴到我的脸上,我先醒过来。郑云歌只知道哭,哭的声音很大,我也很害怕,也很想哭。不过我抱住了郑云歌,再然后我们就被送去孤儿院。我们被带走的时候,她也被抬走了,蒙着一块白布,因为脸上有血污,我甚至都看不清楚她的模样。"殷琉璃喃喃道。

"你应该是贝贝。"顾承衍说。

殷琉璃笑着道:"你怎么知道,我和郑云歌都不知道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我们俩被送到孤儿院。孤儿院的院长问我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我们俩只会摇头,根本不清楚。然后孤儿院的院长问我们叫什么,我依稀记得,但是又想不起来,然后院长给我们取名小左小右。我是小右,郑云歌是小左。我想,那场车祸对我们的创伤也很大,让我们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之前生活的一切。"

"你们离开的时候才三岁多。太小了,又遭遇车祸,忘记也很正常。不过你应该是贝贝,宝宝虽然先出生,不过却十分胆小怯懦,小时候也很爱哭,总是被贝贝欺负。贝贝比较活泼好动,也很聪明,我记得小时候我教给她们两个背古诗,贝贝一遍就能记住,宝宝却总是记不住,然后被贝贝欺负。"顾承衍说。

白云扬又握住殷琉璃的手道:"原来你小名叫贝贝。"

"我现在叫殷琉璃。"殷琉璃不高兴地甩开他的手说。

"你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顾承衍问。

能徒手解决三个人,她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殷琉璃耸肩道:"也没什么,都是些小事情,不说我的事了。郑云歌……也就是宝宝已经死了,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顾承衍点头,想起他的人调查出来的结果,不禁狠狠地蹙起眉。

殷琉璃说:"她的死,我之前就知道是个阴谋。但是,我以为是郑家的阴谋,后来剥茧抽丝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为此。我付出了很多努力,才让伤害她得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切不止我之前查到的那些阴谋,在地下室的时候,那个女人跟我说,其实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操作。"

"你是说应雪芝?"顾承衍惊讶地站起来。

殷琉璃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应雪芝,我没有看清楚她的脸。之前我以为,她是怕我认出她,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想必她跟我长得很像吧!不过如果能再次见到她,听到她的声音。我会认出她的。和我母亲的恩怨我会调查清楚,但是她伤害郑云歌的事,我不会善罢甘休。我答应过郑云歌,无论是谁,伤害过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顾承衍说:"看来,我们需要跟她见一面,有太多事情需要弄清楚。"

"我马上把那个女人抓过来。"顾承钰站起来义愤填膺地道。

顾承衍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你没听父亲说,让我们原谅他。我一开始以为他将那个女人带走,是想要质问那个女人,现在才知道,他将那个女人保护起来了,现在找她有点困难。我先去派人查,查到了再说吧!"

"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喜欢偏袒那种女人。"顾承钰气恼地道。

顾承衍说:"你不是也一样,会看上姓林的那种女人,还差点害了自己的姐姐。"

顾承钰尴尬,不过很快嚷嚷道:"我就是喜欢她怎么了,还有哥,你到底把人弄去了哪里。"

"怎么,你还想着她?"顾承衍生气问。

顾承钰急着道:"这不是新鲜劲还没过去嘛。你先把人给我再说。"

"不给,你别跟我闹,我这里正烦着,不要惹我生气。"顾承衍冷着脸道。

白云扬说:"你们要不要出去吵,璃儿需要休息。"

顾承衍点头,对殷琉璃说:"我找到应雪芝会联系你,你就好好在这里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你就是我妹妹,没有人可以赶你走。"

"我知道,谢谢。"殷琉璃道谢。

顾承衍带着顾承钰出去。

白云扬将殷琉璃抱住,说:"你要是不喜欢住在这里。我们可以离开。"

"他一番好意,我们怎么好拒绝,就在这里吧!放心,我没事。"殷琉璃笑着回抱他。

白云扬眉头紧蹙。

他想过殷琉璃的身世定然不是很好,否则,也不会在出了车祸后,不管是母亲家族这边,还是父亲家族这边,都无人问津。任由她们姐妹俩,流落在江城的孤儿院。

但是却从未想过,会这么复杂。

并且,令人愤慨。

一想到殷琉璃当年才两三岁的年纪,就被质疑身世,和母亲离开自己的家。从一个小公主,沦落到孤儿院,白云扬就义愤难平。

他心疼殷琉璃,心疼当年的她。

可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无可奈何,所以便更加心疼。

殷琉璃知道他想什么,和他一起躺在床上,两个人靠在一起。

殷琉璃抚摸着他的胸口,喃喃说:"那时候我年纪小,即便是有心智,应该也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会伤心吧!但是现在也都已经忘记了。所以,你不用难过,更不用为我伤心。想来,如果不是当初的遭遇,或许我们两个也不会认识。所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你说的没错,当初种种因,现在种种果。可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总要给你和你母亲一个交代的。"白云扬说。

"那是自然,即便是当年真的是我母亲的错,我不是顾家的孩子。可是郑云歌何其无辜,却被如此算计,即便是我被她关起来这件事,就不能善罢甘休。"殷琉璃说。

白云扬抱紧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睡吧!"

殷琉璃闭上眼睛。

楼下,顾承衍、顾承钰和顾伟明坐在红木的沙发上,三个人都是沉默着等对方先开口。

不过顾承衍和顾伟明显然段位更高些。

顾承钰很快憋不住,嚯的一下站起来了,对顾伟明问:"爸,应雪芝到底在哪里,你把她藏在哪里了?"

"叫阿姨。"顾伟明呵斥道。

顾承钰哼笑:"叫个鬼阿姨。她算我哪门子阿姨。害的我妈离开家,害死了我一个姐姐,还囚禁我另一个姐姐,我看到她都忍不住想啥了她。"

"所以我才不能将她的下落告诉你。"顾伟明说。

"可是您应该知道,我早晚会找到她。"顾承衍说。

顾伟明道:"等你找到的时候再说吧!"

"你就这么护着她?"顾承钰又忍不住暴怒。

顾伟明沉声说:"我这辈子有愧于她,这是我欠她的,无论如何,我都要护着她才行。"

"是你欠她的,不是我们。"顾承衍说。

说完手机突然响了。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沉了沉眼眸接听。

"好,我知道了。"顾承衍说。

"哥。谁的电话?"顾承钰问。

顾承衍看向顾伟明说:"你说你欠那个女人,可是我觉得,你更欠凝姨和宝宝贝贝。鉴定结果出来了,殷琉璃和承钰有血缘关系,和我也有血缘关系。你知道这样的结果,是什么意思吧!"

顾伟明表情一怔,立刻摇头道:"不可能,当年,是她亲口承认。"

顾承衍闭了闭眼睛,哼笑一声道:"亲口承认又如何,当初你对凝姨怎么样你心里最清楚。凝姨被你伤透了心。对你失望透顶。哪怕承认自己出轨也要离开你,这不是不可能。"

"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姐。"顾承钰立刻站起来说。

"既然父亲不能给我们一个说法,明天还是安排一下,去爷爷那里吧!毕竟,当初他也是当事人之一。"顾承衍说。

顾伟明站起来,不过已经没有刚才的理直气壮。

他恳求道:"就不能……这样算了吗?人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你们还想如何?活着的人……就好好活着吧!对那个孩子,我们好好补偿她就是,我把我的公司给她,我……。"

"她不会要的,"顾承衍说:"听说她把当初伤害宝宝的人一个个都收拾了,一个都没有放过。她这样的性格,怎么会允许就这样算了。说起来这一点,她可真像我们顾家人。"

顾承衍说着笑起来,过了一会又缓缓道:"想必爷爷见到她,应该会喜欢吧!"

"承衍。"顾伟明怒喝。

顾承衍冷下眼眸起身离开。

顾承钰看了看离去的顾承衍,又看了看顾伟明。

好一会才一跺脚对顾伟明道:"爸,这次不是我不帮你,是你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那可是我姐,你的亲生女儿。你已经死了一个女儿了,这一个女儿还差点被那个女人害死,到现在你还护着她,我可真是……对你失望极了。"

说完,顾承钰也走了。

他们父子三人的争吵声太大,外面的人都听见了。

很快殷琉璃是顾家孩子的事情就在顾家传开。

顾军贤听到这个消息,气的连连拍自己的脑门。

想到他之前对殷琉璃说的那些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堂妹了。

而顾伟明在两个儿子走了之后,就去楼上殷琉璃的房间门口。

不过他没有敲门,而是一直在门口站着。

直到白云扬打开门出来,才看到他。

不禁蹙眉,冷着脸问:"有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