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66章 幸福
 
窗外的阳光透过厚重地窗帘映射进来,在房间里的地板上分散出细细碎碎地光晕。

殷琉璃睁开眼睛,虽然拉着窗帘,可是她知道外面是个好天气。

"妈妈,妈妈,弟弟们在哭。"

小布丁推门进来,跑到殷琉璃身边道。

跟着她的女佣连忙追进来,抱歉地对殷琉璃说:"对不起,夫人,打扰您休息了,我马上带小姐出去。"

"小姐,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夫人休息,先生知道了要生气的。"

"可是我想妈妈了,妈妈一整天都在睡觉。"小布丁嘟着嘴巴道。

殷琉璃笑着对佣人说:"好了,你出去吧!就让小姐在我这里。"

"可是……。"

"怎么,我说话你都不听吗?"殷琉璃板下脸。

女佣怕了,连忙点头离开。

小布丁靠到殷琉璃身边,摸着殷琉璃的脸问:"妈妈。你好些了吗?"

虽然才两岁,一开始小布丁的语言功能也不好,可是最近却突飞猛进,可以说很多话。

最重要的是,她居然十分贴心。

两岁的孩子,比一个大人都贴心,居然还知道问妈妈好不好。

虽然她不知道妈妈到底怎么了。

只知道妈妈的肚子变小了,再见到妈妈,妈妈的肚子是平的。而且,还多出来两个小小的小弟弟。

不过,她知道妈妈一定很辛苦,不然为什么搬回来后,就经常在睡觉呢。

殷琉璃握着她的小手,亲了亲说:"妈妈没事,我的小布丁真乖。"

"弟弟们在哭呢。"小布丁说。

殷琉璃道:"没关系,有保姆在照顾他们。"

小布丁点头。

低下头迟疑了片刻,又嘟着小嘴巴说:"妈妈,我想睡觉,跟妈妈一起睡。"

"好啊,小布丁自己爬上来。"

小布丁开心的不得了,连忙脱掉自己的鞋子,两手两脚同时用力,往上爬。

没想到,她还真的爬上来了。

高兴地翻了个身,滚到殷琉璃身边,开心地搂住殷琉璃。

"睡吧,妈妈陪你。"殷琉璃拍着她的小屁股道。

小布丁点头。往殷琉璃怀里一钻,居然很快睡着了。

白云扬过来,发现小布丁睡在这里,连忙道:"看她的佣人呢?怎么让她跑你这里来了。"

殷琉璃说:"是我让她过来的,都过了半个月了,我已经没事了。她都多久没有跟我一起睡,她这个年龄,可是很依赖母亲的时候。"

"可是你的伤口……。"

"我早就可以下床走路了,是你太小心。"殷琉璃说。

虽然她是剖腹产,但是一般七天后也可以下床活动。她七天后从那里搬回来,本可以自己照顾孩子。可是白云扬却心疼她,硬是让佣人将两个孩子抱到了隔壁的婴儿房里照顾,除了喂奶的时间一律不准过来打扰殷琉璃,小布丁也被禁足,就是为了让殷琉璃好好休息。

刚开始殷琉璃还挺高兴。

说实话,突然多出两个小东西,她还是挺恐慌的。

那么小,因为是双胞胎。比小布丁出生的时候还要小。

她刚开始抱的时候,总有一种害怕将他们弄伤的担忧。

但是没两天,她就适应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产的缘故,怀孕时候的那些多愁善感、那些担忧全都不见了。此刻,她又恢复成了那个心理强大、适应能力强的殷琉璃。

"我心疼你,才会担心啊!"白云扬摸了摸她的脸道。

殷琉璃说:"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也心疼我的孩子们呀!这可是我的孩子们,你可不能苛待他们。"

白云扬笑着说:"我爱他们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苛待。"

这时,小布丁翻了个身,小腿压在殷琉璃身上。

白云扬道:"看吧,这就是我不让小布丁跟你睡的原因,她的小脚丫可重了,会压到你的伤口。"

说着站起来,将小布丁抱出去。

殷琉璃也下床,去看她那对双胞胎儿子。

两个小家伙已经睡着了,两张小床摆在一起,两人穿的一模一样,不过长得可不一样。医生说,他们是异卵双胞胎,不过这样也好,也方便辨认。

否则的话,殷琉璃都不知道该怎么分辨他们。

"夫人。"

负责照顾两个小宝贝的女佣跟殷琉璃打招呼。

殷琉璃问了两个孩子的情况,又过去靠近看看他们。

老大或许是闻到了母亲身上的味道,居然睁开了眼睛。

一看到殷琉璃,他就露出手舞足蹈地样子。

人都常说,刚刚出生的孩子,是没有视觉不会认人的。

可是这个小家伙,却是十分灵敏,似乎总能一眼认出自己的母亲。

一双黑溜溜地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殷琉璃,仿佛能看到她的模样。

殷琉璃轻笑,将小家伙抱起来。

"你怎么醒了,不多睡会吗?"殷琉璃抱着他温柔地问。

小家伙扯了扯嘴角,不过像是觉得自己笑的不好看,又连忙收起来。然后停顿了一会,才又重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认为更好看的笑容,开心地看着殷琉璃。

殷琉璃简直都要被他萌化了,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他。

这时候,另一个居然也醒了。

不过他和哥哥可不一样,他一醒来,就扯着嗓子开始大哭,哭的喉咙都能看得见。

这两个小家伙不止是长得不一样,就连性格也完全不一样。

一个爱笑,一个爱哭。

一个笑起来没完没了,一个哭起来能把房顶冲破的架势。

白云扬将小布丁放回她房间的床上,一出门就听到这边的哭声。

他连忙过来,就看到殷琉璃抱着一个,又准备去抱第二个。

白云扬立刻上前,将爱哭的小儿子抱起来说:"你怎么能抱两个,小心伤口。"

"没事的,两个小孩子而已,才十斤重,我抱得动。"

"那也不行,这个我来抱吧!宝贝儿,你哭什么呢,每天都喜欢哭,你是对我们这个家有什么不满吗?"白云扬看着哭泣不止的小儿子,十分无语地温柔问。

殷琉璃笑起来。

小儿子在白云扬的怀里,渐渐止住哭声,不过依旧很委屈地样子,憋着小嘴巴仇大苦深。

两人抱着儿子去阳光房里晒太阳,医生说,小孩子要多晒晒太阳才好。

坐在摇椅上,两人一人抱着一个靠在一起。

小儿子也终于不哭了,开始吃着自己的手,吃的吧唧吧唧地闭上眼睛。

大儿子也将眼睛闭上,又开始睡觉。

殷琉璃望着他们两个感叹道:"看着他们,我有时候真的无法想象,他们居然是我生的。我居然,能生出两个这么大的孩子来。"

"璃儿,你很棒。"白云扬夸赞道。

殷琉璃笑着说:"也很厉害,能一下子有两个儿子。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少不了你的功劳。"

白云扬害羞地笑起来,两人都禁不住脸红了。

过了一会,殷琉璃又突然说:"你还记得我怀孕的时候,你问我是不是有烦心的事吗?"

白云扬点头:"当然记得,那时候你每天都心事重重,我却不知道你在为什么而烦忧。心里很担心,但是却又没办法,那个时候对我来说。真的很痛苦。我明明可以感觉到你的难过,却没办法替你分忧。"

"对不起,那时候让你担心了。"殷琉璃道歉。

白云扬一手抱着儿子,另一只手伸出来握住殷琉璃的手说:"我只是心疼你。"

殷琉璃苦笑道:"其实那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经历了那么多,生死都看破了,又何必在意那些。珍惜当下,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我还那么幸福,有爱我的丈夫,有了小布丁,也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可是我却没办法控制我自己,不去想那些事。那些事情……就像是铁丝一样,缠上来就去不掉。越是想去掉,缠的就越深。"

"那现在呢?"白云扬问。

其实他能感觉到,自从生完孩子后,殷琉璃的这个情况就好多了。

不过他还是想听她亲口说。

殷琉璃道:"当然已经没事了。生完孩子就没事了。我想,多半是因为怀孕,雌性激素不稳定造成的。放心吧!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并且,有件事情我觉得也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之前烦心,是因为应家那个传闻。你还记得我单独跟应雪芝谈过吗?她告诉了我一个传闻,应家有个诅咒,生的双胞胎,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当时我并不以为然,做恶魔就做恶魔,我也从未想过要做一个好人。可是当自己怀孕,而且知道是双生子的时候,我就很担心,担心生下来的孩子,会有一个不好,会……。"

"你是说他吗?天天哭的这个?"白云扬抱着小儿子笑着问。

殷琉璃板起脸说:"哪里有说自己儿子是小恶魔的,再说,他这么小,哭不是很正常吗?"

"所以,你在担心什么?"白云扬问。

殷琉璃愕然。

白云扬说:"其实这个传闻,顾承衍过来的时候就跟我说了。但是这段时间,我从来就没有问过你,我等你告诉我的那一天。现在你终于肯告诉我了,那么,我告诉你我的答案。"

"那……你是怎么想的?"殷琉璃紧张问。

白云扬耸肩说:"能怎么想,那么荒缪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相信。"

殷琉璃:"……"

"所以,你不相信对吗?"

"难道你相信?"

"不信。只是……。"

"他们是我们的孩子,以后怎样取决于我们,我虽然没有把握,我一定会将他们教育的多么优秀。但是,我白云扬的儿子,我也不会让他们成为使人厌恶的恶魔,这一点自信我还是有的。"白云扬郑重说。

殷琉璃勾唇,空出一只手和他的手紧握着道:"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其实。我也觉得是。我殷琉璃的儿子,总不至于太差吧!"

"那是当然,我们会看着他们,好好地爱护他们,又怎么会是恶魔。"白云扬说。

正说着,小儿子又突然憋着嘴开始哭起来。

白云扬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殷琉璃的手,抱着儿子哄。

不过这小家伙连眼睛都没睁开,就是闭着眼睛哭,哭了一会又抽泣着再次睡着。

白云扬哭笑不得,点了点他的小鼻子说:"真是个小戏精。"

"对了,顾承衍要结婚了,我得准备一份礼物。"殷琉璃又道。

白云扬说:"这个我知道,已经让人准备下了。到时候你……。"

"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再说了,顾家也未必愿意看到我的。"殷琉璃说。

白云扬点头。

两人抱孩子抱得手酸了,主要是白云扬心疼殷琉璃累着,所以很快就让殷琉璃抱着孩子。和他一起将两个小家伙放回小床上。

一个星期后,顾承钰来了。

之前因为一些事情,被顾家给送去国外三个月读书,现在放假好不容易回来。

听说殷琉璃生孩子的事情,所以一回国没有回家,就直接来了江城。

"这就是我的小外甥吗?太可爱了。"顾承钰伸手戳了戳老二的小脸。

果然,老二哇哇大哭起来,哭的喉咙都能看得见。

顾承钰吓了一跳,连忙紧张地对殷琉璃说:"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碰他一下,他就会哭啊!"

殷琉璃说:"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没事,他就爱哭。"

"啊,为什么?"顾承钰问。

殷琉璃耸肩道:"我哪知道,可能是对这个家不满吧!对了,他的小名叫小哭包。"

顾承钰抽了抽嘴角,心想这小名起的也太随意了,真的不怕小家伙长大后会生气?

"那这个叫什么?"顾承钰指着另一个问。

殷琉璃笑着说:"这个叫笑笑,因为他很喜欢笑。"

顾承钰无语了,心想这都起的什么名啊!

"小舅舅,你来了呀,小布丁可喜欢你了。"小布丁听说顾承钰来了,跑过来一把抱住顾承钰的小腿,奶声奶气地道。

顾承钰将她抱起来,心想,这还有一个小布丁呢。

他们起名可真是随意。什么名都起。

不过还好都是小名,大名还是按照白家的族制,老老实实地写在出生证明上。

"大哥要结婚了,正好你过来,帮我把给他的结婚礼物带过去吧!"殷琉璃说。

顾承钰一边抱着小布丁,一边说:"你为什么不亲自过去?因为还在坐月子吗?等哥结婚的时候,你已经出月子了,可以过去的。"

"我还是不去了,"殷琉璃说。

"为什么?"顾承钰蹙眉。

殷琉璃苦笑道:"他是顾家未来的希望。你们家老爷子必定希望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为顾家传宗接代,把顾家发扬光大。如果我过去的话,你们家老爷子心里未必舒服。结婚是大喜的日子,我又何必过去给他添堵。"

"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们的家人,是我姐,是他妹妹。你过去,他只会高兴,怎么会是添堵。爷爷其实……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苛,他虽然没有提过,不过我在他面前提过你几次,他都没有说什么。也许,他早就接受你了呢。"顾承钰说。

殷琉璃道:"你是知道的,我并不在乎他接不接受我。让你把礼物带过去你就带,别那么多废话。"

"好吧,好吧。"顾承钰只好答应。

他其实还挺怕殷琉璃的,主要是殷琉璃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样子。

"还是我们家小布丁可爱。"顾承钰抱着小布丁笑着说。

小布丁也很开心,跟顾承钰抵着脑袋哈哈大笑。

两年后。

两岁的小哭包还是很爱哭,走路摔跤了哭,跑的慢了也哭,跑的快了也会停下来哭一会。

笑笑还是很喜欢笑,看到小哭包摔跤了笑,看到小哭包跑的慢了笑,看到小哭包跑的快了也笑。尤其是看到小哭包哭了,更是会笑的开心。

看着两个人一个哭,一个笑,白云扬和殷琉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这两个孩子虽然性格截然相反,但是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很善良。

小哭包摔跤了,笑笑会笑,但是也会过去将他拉起来。

笑笑喜欢吃的饼干,小哭包总是会留下一大半递给笑笑。

两个人更是喜欢黏着姐姐,四岁的小布丁已经很懂事了。她会奶声奶气地教育两个弟弟,两个弟弟从不会反驳姐姐的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搂着姐姐,把姐姐脸上糊上一层口水。

"你们两个小坏蛋,怎么又拆掉了。"

小布丁把积木刚刚搭好,去喝口果汁的空,就被小哭包和笑笑推到。

两个小家伙一副做了坏事被逮住地模样,老老实实站在那里接受姐姐的训斥。

小布丁一本正经地背着手,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严肃地教育:"你们两个记住了,不可以随便弄乱别人的东西。要玩别人的玩具。一定要经过别人的同意,不然别人是会生气的。这是老师教给我的,我现在教给你们,以后等你们上学了就会早早知道,老师就会表扬你们。"

"是,姐姐。"

"知道了。"

两个人异口异声。

"那现在该怎么办?"小布丁问。

"改正。"

两人这次倒是异口同声,说完后一屁股坐下,将推到的积木一个个搭起来。

不过他们还太小,小布丁搭的积木有些复杂。他们根本就搭不好。

小布丁在一旁看了一会,叹息一声,也凑过去跟他们一起搭。

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画面十分的和谐温馨。

殷琉璃和白云扬过来,从门口看到这一幕,不禁相视而笑。

两人十指相扣,内心既平静又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