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殷琉璃白云扬 > 第171章 一见钟情
 
付随岚看林霜这么轻易就相信他的话,又觉得她十分可爱。

林霜的第一杯咖啡,冲的并不好喝,味道完全不在点上。

不过付随岚却喝的津津有味,一边喝一边幸福地想,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会爱屋及乌。哪怕她弄得食物十分难以下口,也能喝出幸福的滋味。

同时,他又在心里鄙夷自己。

他到了这个年纪,早已经历尽千帆,什么时候也像毛头小子一样,因为这点小事就欣喜若狂。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吗?"林霜冲完咖啡就没事做了,不禁举措地站在付随岚面前问。

付随岚心想,吩咐没有,但是我想跟你亲亲抱抱。就怕你不肯。

他忍住心中的小恶魔,看着林霜一本正经的说:"暂时没事,你可以看看公司资料。对了,你还没有办公室吧!王之也没有给你在这里安排办公桌,你就去沙发那边坐着吧!"

"哦,好的。"林霜点头。

但是走到沙发那里,又想起付随岚还没有给她公司资料,又讪讪地走过来道:"总裁,您还没有把公司资料给我。"

付随岚笑了笑,从自己书柜里找了几本关于付氏集团的介绍杂志,递给林霜说:"就看这几本吧!等一会我让王之给你置办办公用品。"

"好。"林霜接过去,坐在沙发上认认真真看起来。

她一边看,一边还记笔记,十分认真地模样。

付随岚一边工作,一边时不时地抬头看她几眼。

说实话,林霜在这里,他根本无法安心工作。

总是忍不住去看她,哪怕明知道不敢触碰,看一看也是好的。

他为自己心酸了一把,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林霜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太兴奋熬夜,其实今天是十分困顿的。看着资料不知不觉,居然打起了瞌睡。

身子一歪,差点倒下。

不过她及时回过神,连忙拍拍自己的脸。又继续看起来。

付随岚看到她这个样子,差点笑喷了。

心里面跟一只猫在抓似得,挠心挠肺。

他想,也许不让王之给林霜置办办公桌也挺好,说不定哪天林霜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啊。"林霜突然惊讶一声。

付随岚立刻放下笔,抬起头看着她问:"怎么了?"

林霜惊愕地抬头看他。

付随岚蹙了蹙眉,站起来朝林霜走去。

"怎么了?"

"没,没什么。"林霜苍白着脸立刻摇头。

她都这个样子了,脸都白了,鬼才信她没事。

付随岚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杂志,结果就看到她看得那一页,刚好介绍他和吴梦娇的订婚。

当时报道是说他们强强联手,才子才女。

是呀,像吴梦娇那种能做大学教授的富二代,自然只能用才女这个词来形容她。

佳人,有些太侮辱她了。

付随岚懊恼不已。恨不得给自己的手砍了,可真是会挑,居然挑了两年前的杂志。

"原来……原来你是……。"

"是,我和吴梦娇曾经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不过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你应该知道的,所以她离开云城,出国了。"付随岚大大方方地承认。

林霜低下头,半晌才小声说:"原来师兄……曾经是师爹啊!"

付随岚:"……"

什么见鬼的师爹,他有这么老吗?

"咳咳,林霜,我和吴梦娇早就解除婚约了,所以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我怎么会有心理负担,您想多了。"林霜连忙说。

付随岚:"……"

他果然自作多情了。

还好这时候王之进来,看到他们在一起先是露出惊讶地眼神,随后连忙恢复正常道:"总裁,事情已经办好了。"

"嗯,给林秘书安排办公用品吧!"付随岚说。

林秘书三个字在嘴里缠绕,让他的心又一颤,竟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

王之连忙点头,心想自己猜对了,果然猜到了他们老板的心坎里。

他连忙让人给林霜安排办公桌,就在付随岚办公室的旁边,而且是单独的办公室。

他还让人将中间那堵墙给拆了,然后安了透明玻璃,加上窗帘。

他们家老板如果想看心上人,是可以随时看到。

付随岚对于王之的工作安排十分满意,月底的时候特意让财务多给王之发了一笔奖金。

付随岚每天都看着林霜,他想,时间久了。再喜欢慢慢也会淡下来,什么时候他把她看淡了,他就放她离开。

可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出了一件事。

付随岚出车祸了。

说起这件事。付随岚气的牙痒痒。

之前被他骂的那个堂兄,将他的话放出去。

别的亲戚们还好,知道他脾气大惹不起,不能干事的自己就走了。

能干活的留下来,抛开以前的恶习,认认真真做事情。

可是偏偏出了一个奇葩。

这人是他一个表叔的儿子,也不知道当初父亲是怎么允许他进来的。

除了吃喝嫖赌,可谓是一无是处。

这种人付随岚自然是不能留的,哪来的滚哪儿凉快去吧!

没想到这人做事不行,心倒是够狠,居然为了报复付随岚,开着车就撞上来。

还好付随岚的司机反应迅速,及时躲避。

可是车速太快了,即便是躲开那人的车,也没办法躲开前面的墙。

当时车上除了付随岚,还有林霜。

林霜也是倒霉,本来不该有她什么事,偏偏这天付随岚为了多看她一会,加班加的很晚。硬是将她留到九点钟,然后以太晚了她回去不安全,硬是送她回学校。

撞车的那一刻,付随岚没有想太多。

唯一想的就是他不能死,万贯家财不说,他还有弟弟要照顾呢。

可是还没等他想到该怎么保命时,突然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他的头。紧接着,他就听到车子撞到墙上的巨响。

一滴滴液体从上方滴下来,滴在他的头上,将头发打湿。

"林霜,林霜?"

付随岚反应过来,整个人都僵硬了。

后排只有他和林霜两个人,除了林霜抱住他,还能有谁。

林霜居然……居然在这么危机的时刻抱住他,居然救他。

救护车很快来了,付随岚保持着被林霜抱着的姿势,甚至动也不敢动。

林霜因为起身抱住他,所以前排的一根管子插进来林霜的肩膀上。

付随岚不敢动,生怕一动扯到林霜的伤口,她等不到救护车就会失血而死。

救护车来了,小心翼翼将林霜挪出来。

付随岚这才终于可以动一下,可以从车里出来。

司机已经昏过去了。

付随岚看着肩膀上一大片血的林霜。心疼的都要碎了。

"一定要救她,无论如何都要救她。"付随岚颤着声音道。

他和林霜被抬进救护车,很快送去医院。

林霜被送到抢救室里抢救,付随岚被包扎好伤口换了衣服,便坐在走廊里等着。

虽然他没有受太重的伤,不过身上细碎的伤口也不少。而且精神受到很大创伤,医生要求他休息。

但是他不肯,他一定要在抢救室外等着林霜。等林霜出来。

林霜出事的事情,他阻止王之告诉李军。

他不知道林霜为什么在那么紧要的关头,奋不顾身地救他。

但是他知道,经过这件事,他真的不能对林霜放手了。

抢救了十个小时,抢救室的门才终于打开。

医生看着付随岚松了口气,告诉他林霜没事。

付随岚也松了口气,喃喃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说完这两句话,他就昏过去了。

等再次醒来,茫然地看着天花板,有一瞬间的失忆。

但是很快,他又反应过来,立刻惊坐起来道:"林霜呢?"

一屋子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叔叔婶婶、伯父伯母,包括堂兄堂嫂、堂姐堂妹们全都涌过来,七嘴八舌地问他的情况。

"闭嘴,王之,先让他们回去。"付随岚不耐烦地说。

众人立刻闭上嘴巴,讪讪地被王之赶出去。

他们知道付随岚心情很不好,心里早就将那个亲戚给千刀万剐。

真是活腻歪了,居然敢对付随岚下手。

他真的有事,他们付家还不要吃土去。

"林霜呢?"付随岚问。

王之连忙说:"老板您放心,林小姐没事了。"

"怎么会没事,那根管子插进她的肩膀,她……一身的血,刚才我做梦还梦到她死了。王之,她会死吗?她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会救我呢。"付随岚说着,居然红了眼眸。

王之惊讶地看着他,他还从没有见过他们家老板这个样子。

就连他父母去世的时候,他们家老板都只是阴沉着脸,将年幼的弟弟抱在怀里说:"以后有我。"

这么软弱可怜的老板。竟莫名地看得人心疼啊!

王之连忙道:"老板,您别太难过,我没有骗您。林小姐的确没事,虽然看着吓人,但是没有伤到要害,只是清理伤口比较麻烦。所以手术时间太过长,现在已经没事了,用不了多久林小姐就能醒过来。"

"我去看她。"付随岚还是不肯相信王之的话。一定要亲眼看到林霜才相信。

"老板,您现在身体虚弱,还是多休息。"王之扶住他。

付随岚说:"我没事,看到她我才能安心。"

他甩开王之,往林霜的病房去。

不过林霜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要醒来后才能确定真的没事。

付随岚就隔着玻璃看着她,看到她脸色苍白,白的像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一点血色。

心又开始慢慢地收紧,疼的一塌糊涂。

这样的林霜,真的算不上好看。

可是在他眼中,却是最好看的样子,没有人能比。

"老板。"王之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问:"林小姐这个样子,恐怕瞒不了太长时间,要不要通知她的家人?"

"她家人不在这边,不要通知了。来了也没用,帮不上什么。"付随岚说。

"那她男朋友……。"

付随岚沉下眼眸。

不通知她的家人还说得过去,毕竟山高水远,想知道这个消息也不容易。

可是李军却不好隐瞒。

都在云城,即便是他压着报社不把他出事的消息放出去,让人抹去林霜的痕迹。

可是时间久了,林霜一直不回学校,李军难道就不会找吗?

到时候。是瞒不住的。

可是他真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军,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亲自过来照顾她。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照顾,他一定会发疯。

可是人家是名正言顺,他又有什么资格阻拦。

"老板,我听说李军最近在找工作。"王之又小声说。

"所以呢?"付随岚深沉着眼眸问。

王之说:"如果他能去别的省找工作,离开云城,这件事就算他知道,恐怕也没办法过来吧!"

"你的意思是,将他支走?"付随岚说。

王之点头。

付随岚担忧地道:"可是他未必愿意离开。"

王之笑道:"您恐怕不太了解他们这类人,如果有好的发展机遇,别说去别省,就算出国也是愿意的。这件事我去办,一星期之内保证他离开。只是林小姐这边……如果这样做的话,万一有一天她知道了。恐怕……。"

"那就不要让她知道,以后我看着她,她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事。"付随岚说。

王之点头,他明白了。

果然,一星期后,李军还不知道林霜受伤的消息就走了。

有一家公司去学校里招聘,对他十分满意。直接给了他十分高额的薪资,但是有一点。他必须马上过去。

李军收到林霜的短信,说她去姐姐那边住几天。李军知道林霜有个姐姐在江城,所以也没有怀疑。

只是打林霜电话没人接,他等不到林霜,又怕耽误工作。只能先离开,给林霜发了短信。

李军一走,付随岚就松了口气。

林霜已经醒过来,安排到病房了。

付随岚跟二十四孝老公似得,除了换药洗澡,其他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连林霜喝口水,他都要亲自伺候她。

林霜一开始还不适应,不愿意劳驾他。

付随岚就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你救了我的命,我就算为你做牛做马都愿意,别说给你做这些事。如果你不同意,我真的会很难过的。"

说着,还露出极其伤心难过地表情。

林霜那么单纯的人,自然是看不得他这样。

连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怕太麻烦您了。"

"你这是什么话,你可是救了我的命。在你眼中我的命或许不值一提,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很金贵的。我这么金贵的性命都是你救得,我为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应该。"

林霜被他的话给逗笑了。

一开始她身上疼,总是昏昏沉沉,还想不了那么多。

但是过了几天,等好了一些后,她就反应过来,忍不住问李军的事情。

按说她受了这么重的伤,李军不应该不过来看她的。

她一问,付随岚就摆出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还叹了口气。

"怎么了?"林霜问。

付随岚说:"这件事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怕你知道了伤心。"

"难道李军也出事了?"林霜连忙问。

付随岚看她惊恐地表情,连忙安抚她说:"你别担心。李军没事。他不但没事,还遇到了好事。"

"啊,什么意思?"

"本来我是想把你受伤的事情告诉他,没敢打电话,怕吓到他。于是就让王之去找他,没想到他已经不在学校了。"

"不在学校?为什么?"林霜问。

付随岚轻咳一声说:"这件事我先向你道歉,你刚出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生死,我怕你家里人和李军知道这件事。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本想着等你好一些,再告诉他们。于是就拿你的手机给李军发短信,说你去你姐姐那边住几天。昨天你的病情稳定了,才让王之去找他,没想到他已经去A省了。听说一家不错的公司到你们学校招聘,对他很满意,他就过去了。你要给他打电话吗?如果你要给他打电话,我帮你拿手机。不过他要是知道你受伤。估计会回来照顾你。到时候,恐怕那份工作就不行了。"

果然,付随岚这么一说,林霜立刻摇头。

"不,先不要告诉他我受伤的事,不能耽误他的工作。既然他愿意怕这么远,想必是很不错的工作吧!"

"对了,你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这两天他一直打电话,不过我没敢接。你现在跟他通个话,告诉他你没事,不然我怕他因为着急你,会赶回来的。"付随岚又很体贴地说。

林霜点头,对付随岚更加感激。

付随岚给她拿过手机,就先出去了,让他们自己打电话。

不过,他在门口站着,没有走远。

门也没有关紧,像个贼一样在门外,听林霜和李军打电话。

林霜身体还是很虚弱,李军应该是听出来了,林霜就撒谎是自己感冒了。然后让他不用担心,问了他工作的事情,聊了一会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林霜又喘了一会才平复下来。

付随岚在门外停顿片刻,推门进去,笑着问:"打了吗?"

林霜点头:"的确是不错的工作,工资也很高。他还说,等他在那边稳定了,让我也过去呢。"

付随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