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七王爷的小暗卫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火神鸟
 
  “你你你你你,你别过来啊——”沈黛都要哭了。

  “这么害怕?”七王爷的手在被子下面握拳,尽最大可能让自己保持清醒。

  沈黛缩成一团,说不出话来,我我我我我我,我当初是怎么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了孩子,跨物种产子什么的,啊——简直快要晕过去了。

  然后手上一凉。

  “这……你干嘛?”沈黛看着又回到自己手里的匕首。

  “划开本王的背脊。”邙天祈说话已经很困难了,但是依旧咬牙坚持着。

  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汗珠还没来得及滑下,然后“崩!”的一下,额头上也长出一个鳞片。

  沈黛:原来是这样冒出来的,好好玩的样子哦。

  “快一点。”七王爷捏着她的手腕。

  “那我是要划开多长的口子?”

  “两掌。”

  沈黛:!!

  那岂不是要把你整个背部划开??

  有点下不去手怎么办……

  “夫人心疼本王?”七王爷笑了一下,露出两个尖尖的牙齿。

  “有没有办法吗?”她手上的力气也不足以划开他的整个背部。

  “有,过来。”

  沈黛犹犹豫豫的,过来干嘛。、

  然后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压在了身下。

  “你干嘛!!”沈黛吓得魂都要飞出去。

  难不成是要嗯嗯她才行。

  “你不能这样,你走开,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额!”

  当七王爷的牙齿嵌入她的血管的时候,沈黛傻了。

  啊,不是要强行交he啊。

  正要庆幸的时候,然后就感觉到了脖子处的血管在加速流动。

  沈黛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脑子里充满了【干尸】【吸血鬼】【吸干人类血液滋养魔兽】【人干】等等画面。

  “啊啊啊,你放开我,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要回去,老子不要变成人干,唔唔u呜呜呜u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草!!”

  “呜呜呜呜,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

  反正,就是很吵。

  滋儿哇滋儿哇滋儿哇这样子。

  院子里的观沧海急的不得了。

  叫的这么惨,仿佛王爷是在强迫六爷啊,这这这……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就算是出于江湖道义,观少主也觉得自己必须进去解救六爷!

  “别去,这两人的关系明显不一般……”杨草儿话还没说完,观沧海已经提着劈柴斧冲了进去。

  杨草儿叹气,这个榆木脑袋。

  正要进去劝,然后。

  “砰!!……”自家相公已经飞了出来,还撞坏了院子里的水缸。

  杨草儿吓了一跳赶紧去扶自家相公,“你没事吧,里面怎么样了?”

  “我……我好像眼花了,看到里面金光闪闪的,然后随后胸口就中了一掌气流。”观沧海揉揉胸口,刚才好像的确是眼花了。

  “我要不再去看看?”

  杨草儿赶紧拉着自家相公回去,求你了你别去,“你都说了六姑娘的武功盖世,七王爷作为六姑娘的相好的,明显功夫只能好不能坏,你去了也是被丢出来。”

  万一下一次掌风不长眼伤了你怎么办,快回去睡觉吧!!

  观沧海揉了揉胸口。

  然后没听到六爷的房间里有惨叫了。

  嗯,娘子说得对,还是回去睡吧。

  房间里,沈黛睁着圆鼓鼓的眼睛看着野男人,“就……完了?”

  “不然呢?”七王爷已经恢复了人形,正慵懒的撑着头看她。

  今夜是化形的日子,他刚才见她似乎很害怕,所以原本是不打算咬她,打算忍着受伤半个月的痛苦直接开背脊放黑血,总好过让她受到惊吓。

  可谁知,夫人好乖,失忆了也知道心疼他。

  乖乖巧巧的,就很想咬一口,于是就咬了。

  “就没了?”沈黛觉得自己有点搞不清楚这个世界的逻辑,难道不是吸血大法或者人干打发?

  “嗯。”七王爷点头,小六六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时间这么短?”沈黛还是觉得不可置信。

  七王爷:?

  短是什么意思。

  男人怎么能说短。

  “你是想让本王把你吸干?”七王爷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

  沈黛:“!”

  “那不行。”邙天祈将她肩头的黑发拿起来卷成卷,然后又捋直。然后又卷成卷,“本王只能等着夫人来吸干。”

  沈黛:……

  我怀疑你在开车。

  但是我没有证据。

  七王爷看着她傻呆呆的样子就想笑,“想不想看个更神奇的东西?”

  沈黛一脸好奇,“比你的尾巴还神奇?”

  七王爷:“……”这句话听着不是太像好话。

  下床去拿了铜镜进来,“看着自己的脖子。”

  沈黛:嘶……

  被咬的伤口还在。

  “你是要我欣赏你的杰作?”沈黛懵逼,“所以你到底是人类还是魔兽?”

  魔兽??

  为啥七王爷还挺喜欢这个称呼。

  小六六果然比那些没见识的愚民有文化多了,魔兽比怪物好听一万倍。

  “看着你的伤口,别眨眼。”七王爷强调了一次。

  然后下一秒沈黛就在镜子里看到男人将头埋在她脖颈间,性感的薄唇缓缓的靠近她的皮肤。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直到浅浅淡淡的湿热印在皮肤上,像是冬日里早上饮入喉中的第一口温水。

  沈黛连脚趾都蜷了起来。

  舔舐过后,王爷有些恋恋不舍的吻了一下。

  一抬头就看到她脸色红的像个小灯笼,不,是小灯萌!

  但是直男就是直男,还惦记着“神奇的东西”,所以居然放弃了调情,然后捏捏她的手心,“再看看脖子。”

  沈黛睁开眼睛,虚着一只去看看自己是不是被亲的满脖子都是血。

  咦??居然没有伤口了???

  这是个什么神奇的世界???

  伸手摸一摸,真的没有伤口了,而且现在一点也不疼了。

  “这是魔兽的魔法??”对不起,这是我们失忆小沈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了。

  没有错,我们现代人的思想就是这么贫瘠!!

  七王爷低头闷笑,可爱,想亲。

  别人都说那是怪物,她说是魔兽,别人可能会说那是怪物的不祥黑巫术,但是她说那是魔法。

  “快说呀!”沈黛眼里闪着光,她是进入了一个什么有意思的世界。

  “夫人看看手上的手串?”

  沈黛抬起手腕,然后就看到一串暗红色的鳞片,“这……怎么和你刚才身上的一模一样?”

  “所以,夫人懂了吗?”

  沈黛猛烈的拍大腿,懂了!怎么能不懂呢!!

  “你是我养的魔兽,然后我作为主人喜欢上了自己的魔兽,然后就和魔兽一起怀了宝宝?”啊,好一段人兽生死恋!

  七王爷:“……”你作为主人?

  怎么失个忆身份还调换了。

  当初你可是要叫本王主子的!你个小暗卫!

  “是这样吗?”沈黛都不困了,坐起来抱着被子,一脸兴奋,等待他的回答仿佛在等彩票开奖。

  七王爷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建设,然后严肃又深情,“夫人别胡说,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魔兽,为夫是人类。”

  “哦。”沈黛木着脸。

  七王爷:??怎么感觉她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沈小六还有这种爱好?

  七王爷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自家的小暗卫。

  “为夫是中毒了,需要夫人的血才能好。”

  “为什么需要我的血?”别人的不行吗?

  “说来话长,当初为夫为了救夫人,硬是被人在五毒池里泡了七七四十九天,还被塞了丹药……”接下来又是500字的小作文,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楚楚动人。

  搞得沈黛都帮他盖了一下被子,野男人真是好惨。

  “但是现在能和夫人在一起,为夫就算是再被泡七七四十九天,也是心甘情愿的……”

  沈黛又给他盖了一下被子。

  于是我们王爷心花怒放心神荡漾的在被子里甩起了尾巴。

  怎么说,就突然拥有了讲故事这个爱好。

  小沈为了不继续听他和原主的凄美爱情故事,于是打算手伸到被子里玩玩具。

  一把就把尾巴扯了出来,对着烛光看了看。

  “哇,颜色真的好好看啊~”暗红色里还泛着淡淡的金。

  邙天祈勾起嘴角,沈六还是他的沈六,就算是重新认识一次,她还是会与众不同的夸奖他的鳞甲好看。

  “嘶……”疼的有点突然。

  沈黛捏着手里刚刚拔下来的鳞片,作无辜状,“疼……疼啊?”

  “夫人喜欢就好,为夫疼死也愿意。”

  沈黛:……

  不是这种韩剧模式到底什么时候能停一停,我有点营养不良了都。

  “这尾巴有什么功能啊?”沈黛好奇的捏在手里甩来甩去。

  作为刚到这个世界的人,接受能力那是一等一的棒,毕竟不用推翻原有的理论。

  她男人长尾巴这事儿……行吧,长就长了吧。

  “功能?”七王爷挑眉。

  “啊,就是这个尾巴有什么用?”

  “夫人可要试试?”

  沈黛:??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然后下一秒,沈黛腰上一紧,整个人就被缠起来,手不能动,腿也不能动。

  “野……唔……”

  第二个字都还没说出口,就被吻住了。

  沈黛瞪大了眼睛,不是……我还没准备好。

  怎么就亲上了。

  呆愣愣的忘记了呼吸。

  邙天祈见她的脸憋得通红,于是只好松开人,然后用尾巴尖尖勾了一下她的下巴,“就是这么用的。”

  沈黛大口大口的呼吸,这位兄台,你的尾巴用法果真好有情趣,还省了买绳子的钱。

  这一晚,我们失忆小沈就拿着尾巴当玩具抱着睡了。

  第二天天不亮,七王爷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下床。

  正好观少主已经在院子后面劈柴了。

  见到七王爷出来就行了个江湖礼,“王爷早。”

  七王爷点头,然后在石桌旁坐下,“观少主说说,你为何在这里?”观澜山庄的位置可不在西南,更加不会在一个偏僻的村子里。

  “这个说来话长,要不然等六爷醒了之后,我们大家坐下来说一说?我正好也能把柴劈了。”晚一些的时候正好能烧点水给草儿和六爷沐浴。

  七王爷抬手,一道掌风扫过手里就多出了几片树叶。

  抬手一掷,“咚!咚咚!”

  观沧海还没来得及劈开的几个大圆柱整整齐齐的被树叶切成了六份。

  观少主:!!!!

  他知道七王爷武功不弱,但是没想到已经高到了这种地步。

  赶紧抽出毛巾擦擦汗,飞快的解释,“当初和江湖大派来西南讨伐巫族的时候,我爹和废太子有交易,我当时被蒙在鼓里……”

  后来遇上了六爷幸亏六爷提醒,所以观沧海回去劝说他爹不要参与朝廷斗争。

  又因为六爷和七王爷交好,所以观澜山庄有意和废太子保持距离。

  后来西南巫族的大长老被抓,废太子野心暴露,于是废太子怀疑证据和观澜山庄有关,所以下令剿灭观澜山庄。

  当时的东宫已经式微,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宫要对于一个江湖门派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后来我爹受了重伤不治身亡,观澜山庄的人也走的走散的散,就剩下几个家庭和内院弟子愿意跟着我,于是我就做主把观澜山庄改成了观澜钱庄。”

  借着观澜山庄剩余的财力和人脉,现在做起了钱庄的生意,观沧海本人也和小师妹杨草儿结为夫妇,一同住在这个淳朴的村子里。

  七王爷点头,这道理也说得通。

  “那你们是如何救了沈六的?”这一点是他最关心的。

  依照沈六现在的状态来看,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来能保持成这样,绝对是奇迹。

  “那一日我和娘子去山上找一味草,那天也正好是这野火村的火日,这村子里有个传说,是关于一种鸟的……”

  刚来这里的时候,观沧海还不相信那种传说。

  知道在山崖下看到那一幕。

  “其实不是我们救了六爷,救了六爷的是火神鸟。”

  “火神鸟?”

  火神鸟,又名民鸟.

  其鸟多民鸟,其状如翠而赤喙,可以驭火。

  “听当地的老人说,每一年的火日都会有火神鸟来这里帮着这一片山的山民抵御山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