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十二章 各家名门女儿
 
  次日,天赐会正式开始了。

  往年的天赐会的时间都会在春末开始,秋初结束,而真正意义上的比试,也仅仅占了三成时间,三日一次的比试日,是以让年轻小辈更加乐于去准备。

  和昨日不同的是,今日大部分的青年小辈身穿便服,相比昨日,显得少年更加英姿飒爽,姑娘家飘若仙家,一时间天赐会上其乐融融。

  天赐会的规则,便是在第一次比试的时候,将自己想参加的项目写在制板上,递交给内侍总管,其进行统计排列,合理的安排比试的顺序,来维持天赐会的井然有序。

  比试的项目总共分成两大类,文和武。

  文指--乐、棋、书、画、舞;武则指--枪、箭、剑。

  当然,没有特别的要求,比如女子只可参加文,不允许参加武。只要你会,那你便可以选择,来进行比试。

  如何选出最终的胜者呢,便是在文里,五项皆为第一的人选,在武里,三项也同样第一的人选。文一胜者,武一胜者。这也就说明,若是才疏学浅只会单项,那便无缘最终的胜者之位了。

  这是江子胥一早上跟南乐安讲明白的规则,今日为了不引人耳目,南乐安还是和昨日一样,来到了傅子玄的席位,江子胥为此感到十分愉快,他见南乐安和傅子玄的相处模式,便明白两人怕是已经摊牌说清,于是就十分自然的拉近了两个人的关系,直接称名为先,直截了当。

  “乐安啊,你这几年都去哪了,你是不知道,我们找了你许久,一点消息都找不到。”江子胥手中捧着一掌心的瓜子,右手时不时拿起一颗磕着瓜子,在聊完天赐会的事情后,便开始掰扯。

  南乐安正喝了一口茶,放到茶托上,她笑道:“我在南阳。”

  江子胥吃惊:“南阳?”

  南乐安点点头,看着江子胥反应有些吃惊,她疑惑:“怎么了?”

  温重霖也看过来,他歪歪头:“是南边的禹州的二级南阳城吗?”

  南乐安又点点头。

  江子胥温重霖互看一眼,弄的南乐安更加疑惑了,她道:“有什么问题吗?”

  江子胥瞅了一眼南乐安身边的傅子玄,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那怪不得没能找到你的消息了。南阳算是禹州比较重要的大城,而且禹州是承欢王所属,承欢王就住在禹州的都城青槐都。”

  南乐安听的一头雾水:“我知道啊,禹州是承欢王的封地,我住在南阳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承欢王居所在青槐。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温重霖皱了皱眉,接过话来:“你可能不知道,十五年前青槐都陈家的那件事。陈家本是禹州大家,祖宗四代都是承欢王的衷心能臣,但是十五年前陈家一夜之间满门别灭,听说余孽逃到了南阳,不过再之后,有什么人出手帮了逃到南阳的那一批人。

  所以自此之后,承欢王便不管南阳的事了,南阳也在内脱离了承欢王的管辖之地,自处一城。不过好在南阳城内发展不错,又深得商户的喜爱,毕竟南阳盛产乡茶,所以这也是南阳没有降为三级的原因。这些年来南阳局势复杂,江湖士气很重,对于我们这些平京人士来说,自然会避着南阳,没想到你居然就在那里。”

  南阳城居然还有这么段故事,她怎么在那里呆了八年都没有感受出来这字里行间里面的复杂,她笑笑摇摇头:“南阳城是很温暖的一座城,她是我的第二个家。而且,我也没感觉出来南阳的复杂局势啊?”

  温重霖耸耸肩,他不明所以:“可能你就是所谓的“局内人”喽,自然感觉不出来,不过你回来就好,表哥这些年啊,可是为了你花了...”随即,他感受到了来自前方冰冷的视线,他嘿嘿一笑,打马虎眼:“没什么没什么,天赐会快开始了,我们还是看看他们吧哈哈。”

  江子胥一直未说话,只是借着温重霖讲述曾经的故事皱着眉头想了些什么,罢了又联系不到一起去,只能认定自己倒霉,竟然没有派人去南阳看看,就这么生生错过了啊!

  只有傅子玄沉着脸色,他一直没说话,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外面传来沸沸扬扬的声音,几个人同时抬头看向外面。

  天赐会开始了。

  ----------------------------

  负责天赐会主持的,是大缕内臣孟太守,他身着朝服,站在天赐台中心,看上去用心打扮了一番,帽子下乌黑的头发打了油,光鲜亮丽,他笑的十分覆满,清了清嗓子,事宜鼓官,鼓官配合的打了三下鼓,众人安静下来。

  孟太守先像北面礼阅帝等人行了大缕朝礼,继而转身面向南面,丹田洪亮:“我乃大缕太守孟钡,今天——天赐会正式开始!首先,诸位的比试顺序已经张贴在台下西北处,接下来念到的人,是为今日比试者,请做好准备!大缕——

  吴家长女吴诗茵、景平王府傅云薇、南家嫡女南娇娇。大吉——

  长公主姜夜蓉、郡主上官安之。中古——

  三公主南宫玉、六公主南宫瑶、左相之女裴安然。南疆——

  巫师之女东连香!为画、书甲组!一炷香后,画先,开始!”孟太守手持卷册,朗声读出今日的比试,为画和书为一体的甲组,看念出的人名,都是挑了众国比较高的人,江子胥咂舌:“神仙打架啊。”

  南乐安偏头问傅子玄:“傅云薇...是你妹妹?”

  她记得他是有个妹妹的,只不过从未见过,只听说出生后便被送到了娘家抚育长大的。

  傅子玄点点头。

  温重霖诧异:“云薇这丫头居然会掺和这种场合?”

  江子胥继续咂舌:“景平王爷一心想让云薇在文艺上出人头地,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果然,天赐台下便看到傅云薇满脸阴沉,她杵在那,一动不动。

  南乐安笑了笑,无奈摇摇头,她看了一圈这一组的人,都是各国名声在外的才女,吴家她不了解,吴太卿现在混的风生水起,他这个庶出的长女虽然为他长了不少脸,但终归是个庶出,能首出进行比试,想必画功、书法并不差。

  而傅云薇,虽然不愿意参与这样的热闹非凡的场合,但是疏于没有防住自家亲爹,但据她所知,傅云薇是完完全全遗传了亲爹是爱才属性。大吉两个姑娘,长公主姜夜蓉一直以来都是端庄大方,笑的都十分有分寸,上官安之嘛,自然就不多探讨了。

  中古的两个,长相秀气,大抵中古的美女大多清秀柔美。而南疆,竟然是巫师的女儿出场,小公主并没有上场,她不由疑惑,问道:“我听说南疆的白元珍是唯一的公主,竟然没有上来比试?”

  江子胥啪一下,打开折扇,有的没的扇着:“白元珍,这小丫头古灵精怪的很,你看她像是会干这些文邹邹的姑娘吗?”

  南乐安了然:“也难怪,南疆皇室子嗣稀少,巫师近些年风头十足,想必东连香也想靠这次机会来露露面,不过她...”话就在嘴边了,南乐安突然觉得屋子里的三个人齐刷刷的看着她,她眼珠子一转,一笑:“我是说....”

  “乐安,你怎会对南疆都颇为了解?”

  温重霖疑惑。

  这下子,嘴没个把门的,她忙打圆场:“南阳离南疆也算近...不少两国的商人来来往往的,我可不就知道的多了点吗!”江子胥狐疑:“是吗?可是我听你语气,你和东连香认识啊?”

  “啊?不认识啊!怎么会认识呢?”南乐安乐呵呵的笑着,她又看向外面,手指头来回扭搓,她扬扬头:“快..快开始了,我还没见过云薇画画呢!”

  江子胥和温重霖也没在疑惑,又和南乐安开始探讨起来各国的千金,时不时笑的合不拢嘴,又怕邻座听到,压低些声音,而傅子玄,悠悠的喝着茶,若有所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