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二十三章 偷偷摸摸干坏事去了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南乐安坐在院子里和客人们唠嗑。

  客人们嘛,是傅子玄找来陪南乐安解闷的两位兄弟,江子胥和温重霖。

  南乐安笑的可开心了,她们坐在阴凉处,喝着凉茶,东连香也在,一时间园子里热闹非凡。

  “乐安,我和温重霖当时出平京去了,这才回来,一听说你受伤了,我俩马不停蹄的过来看望你了!”江子胥一本正经道。

  南乐安笑笑:“来就来嘛,带什么东西嘛!”

  两个人来的时候,大盒小盒带了一堆,南乐安和东连香翻来翻去,全是补品和好吃的,江子胥嘿嘿笑着。

  温重霖道:“我和江子胥可担心了,怎么我听说是秦少则的手脚?”

  东连香没好气道:“那个臭男人,一肚子坏水。”

  江子胥扇了扇手中折扇:“此次我和温重霖去苏秦城,也查到了很多事情。”

  “嗯?”南乐安帮他添了茶。

  “你记得我们之前说的那个,青槐都陈家灭门的事情吗?”江子胥道。

  南乐安点点头:“我记得。”

  “诶,陈家掏出来的人,在苏秦城建立了一股子势力,听说查清楚了当年的事情,准备报仇呢!”江子胥眉飞色舞。

  “报仇?陈家的事不是承欢王的问题吗,他们在苏秦城报什么仇?”东连香好奇。

  温重霖补充道:“陈家当年的事很复杂,查来查去这个锅,大概是要背到当今圣上身上了。”

  “啊?”东连香一惊。

  南乐安蹙眉:“看来平京要乱起来了。”

  江子胥摆摆手:“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主使,但是最近他们肯定不会动手的!”

  “为何?”南乐安不解。

  江子胥凑过来,压低声音:“因为我听说,他们不仅要报仇,还想把大缕的江山给毁了。”

  南乐安皱眉,她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些东西,又消失不见,她摇摇头,道:“他们势单力薄,怎么说都不会掀起什么大波浪的。”

  “那不一定。”

  众人纷纷转头,看到了刚回来的傅子玄,南乐安一愣:“这么早就回来了?”

  傅子玄笑笑,他坐下,夺过江子胥手中的茶碗,一饮而尽,这才道:“这件事情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

  南乐安凑过来:“你快讲一讲!”

  傅子玄撇了她一眼:“不想说。”

  “???”

  正当南乐安不罢休的要进行第二波追问的时候,傅子玄看到了她面前的茶碗,摸了一下,他道:“凉的。”

  “啊?”

  傅子玄叹了口气,将她面前的凉茶换成了热水,南乐安头大,她望天叫道:“我真的已经好了.....”

  ------------------------

  “她从未出过王府?”

  平京都一处隐秘的府邸,秦少则面色十分难看,他站在窗前,听着下属的汇报。

  “主子,我们的人一直在盯着,只是从未看到过那人出来过。”

  秦少则冷哼一声,手掌微微用力,捏碎了一盏上好的黑玉茶碗。

  “果然是傅郡王的人。”

  他思考了一番,随即对着面前的下属道:“你去找南启壬,就告诉他,他若是想拉拢傅郡王,就赶紧试探清楚。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把云乐安交出来。”

  “是!”

  ------------------------------

  景平王府。

  烈阳上前在傅子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后者点点头。

  南乐安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傅子玄扫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

  江子胥,从小一同长大的兄弟。

  温重霖,表亲兄弟。

  东连香,是南乐安的朋友。

  随即,他道:“南启壬约我见面。”

  南乐安蹙眉:“是不是要谈成婚的事情了。”

  几个人纷纷看了一眼南乐安,都面色复杂。

  傅子玄点点头,南乐安掰了掰手指头:“或许是南启壬以为我是你的人,所以他现在急于让你和他上同一条船,早点成婚确实是拖住你的好办法。”

  “嗯。”傅子玄又点了一下头。

  南乐安靠上椅背:“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吃你的喜酒了?”

  傅子玄:“???”

  江子胥噗嗤一声笑出来,傅子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忙装作无事和温重霖说话去了。

  东连香也不动声色的继续吃瓜,她边啃着瓜子,边笑的十分猥琐,她突然插嘴道:“所以傅郡王你真的要娶那个冒牌货??”

  傅子玄淡淡道:“我自有我的计划。”

  东连香嘿嘿一笑,轻轻撞了撞南乐安的胳膊:“喂,安安,你要不要帮帮你的好兄弟,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

  南乐安扭头道:“啥意思?”

  东连香挑挑眉:“傅大郡王对那个冒牌货肯定没有什么心思,若是只是为了让南启壬以为他和傅郡王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去成个婚,岂不是很亏?毕竟是终身大事嘛!”

  南乐安若有所思,她摸了摸下巴,半晌道:“是有道理啊。”

  傅子玄眼底闪了闪光,他不动声色的嘴角微微一勾。

  南乐安看向傅子玄:“要不你别娶了,或者.....或者日后我帮你杀了南娇娇,你若是看上哪家姑娘,我帮你去说亲,如何?”

  傅子玄看着她,微微一笑:“好。”

  南乐安打了个寒颤,她总觉得傅子玄笑的不怀好意,又察觉不到什么,她点点头,喝了口热水。

  ----------------------------

  这日黄昏,天边云彩五彩缤纷,太阳缓缓落下了天际线,夜色降临。

  南乐安偷偷摸摸的在屋子里踱步,时不时把门拉开一道缝,看一眼外面的情况。

  直到戌时末刻,另一抹偷偷摸摸的身影从东园往这边跑,南乐安听到动静,拉开门,看到了一身夜行衣的东连香。

  东连香忙窜进屋子里,把门合上,她神色激动,压低声音,把手中抱着的一团衣服塞进南乐安的怀里:“快穿上!我问过封司了,他今夜和傅子玄进宫,晚上不一定会回得来!”

  南乐安忙点头,她接过夜行衣,匆匆穿上,边穿边说:“那太好了,终于等来这一天了!”

  南乐安早就计划要去南府走一走,受伤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受伤之后被傅子玄看的紧,好不容易她伤势大好,又趁着傅子玄晚上回不来,同东连香约了一起夜探南府。

  东连香帮她捋了捋头发,道:“你对南府应该熟的吧?”

  南乐安点点头:“嗯哼。”

  东连香道:“所以还和我们昨天说的一样,从南府东墙进去,直接去南娇....也就是你原来的园子,先找你要找的东西,然后去试试南娇娇的水,对吧?”

  南乐安打了个响指:“没错!”

  “走吧!快去快回!”

  两个人顺利出了府,没有被傅子玄的人发现,毕竟也在府上住了有小一个月,这些东西还是能摸到门路的。

  两个人蒙面前行,翻过屋檐,南乐安明显有些微喘,东连香放慢速度,担心道:“要不然我们回去吧,下次再去?”

  南乐安摆摆手,又拉着东连香继续往南府赶去。

  夜黑风高,小心火烛,圆月挂天,微风飘飘。

  而此时南府西苑,南娇娇坐在梳妆桌前,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她满意的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金钗,有模有样的装扮起来。

  一旁的贴身侍女小绿默默站着,她时不时抬眼看一眼南娇娇,欲言又止。

  南娇娇感受到了,她手上动作微微一停,神色有些不悦,道:“有什么话就说,别搞得像我不让你说话一样。”

  小绿低着头,她道:“奴婢没有。”

  南娇娇把手中金钗一扔,她站起来,走到小绿身边,定睛看着她,忽然笑了。

  “啪——”

  南娇娇一巴掌呼了上去,小绿一个踉跄,啊了一声,双手捂住了左脸,她也不敢吭声,只是委屈的站直,低垂着头。

  “真晦气,要不是爹不让我换掉你,你以为我想每天看着你这张丧门脸?”

  南娇娇挑眉,语气尖锐,她又坐会梳妆桌前,道:“过来给我卸妆吧。”

  小绿抿抿唇,她眼角湿润,唯唯诺诺的走过去。

  “是,小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