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三十章 假设
 
  东连香兴高采烈的抱着一堆东西回来了,她凑到南乐安身边,挤眉弄眼:“姐妹,你知不知道我和封司今天出去约会了!”

  南乐安白了她一眼:“我知道。”

  封司最近不和他们一起进宫了,他表示他该查的都查到了,若是有什么新鲜的情况,再找他,于是他便专心的陪着东连香在平京吃喝玩乐。

  南乐安叹了口气,脸贴着桌面颓废的很。

  东连香吧唧着嘴里的吃食,关心道:“怎么了,我听说你们最近在查案,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南乐安点点头,认命道:“是啊.....太难了,根本毫无头绪,就算有头绪,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

  东连香想了想,道:“封司和我说了你的想法,我觉得很有道理啊,只不过是缺少证据而已嘛。我和你讲,这种事不要那么在意证据和真实的前后顺序,你们先代入为主,去通过你的思想去顺藤摸瓜,说不定就真的如你所想的了。”

  南乐安猛的坐起来,若有所思,仿佛脑子被点通了一般,她点点头:“是啊,我们先代入为主,管他真实不真实,大不了错了再重新调查就是了!”

  东连香连连点头,树了个大拇指:“加油!若是需要我就来找我哦~”

  南乐安冷哼一声:“你还是你的甜蜜约会吧!”

  东连香嘻嘻道:“我这不是也为了不打扰你和傅子玄嘛~”

  南乐安让了让身子:“我和他有什么可不打扰的,你别想多啊。”

  东连香蹙眉,古怪的看着南乐安:“不会吧,你到现在都没察觉到?”

  “察觉什么?”

  东连香无语的摇摇头:“果然,古代人脑子都不太好使。”

  说着,便把带来的东西一归,抱着一蹦一跳的就转身要走。

  南乐安喊道:“你倒是说完再走啊!”

  东连香头也不回,拜拜右手:“自己领悟吧!”

  -

  南乐安找到了泖舒,表明了自己来的原因。

  “所以,你想调查上官安之?”泖舒有些惊讶。

  南乐安点点头:“就是一些日常生活,比如她每天会去哪里,干些什么。”

  泖舒自然觉得这件事很容易,她欣然接受:“没问题,那我告诉少阁主一声,让他派人去干,你要几日的?”

  南乐安摸了摸下巴:“嗯.....十日吧,天赐会也要去看,我也要知道她在天赐会上见了什么人。”

  泖舒应下。

  -

  “傅子玄,我突然想起来,那日我从南府离开去了云宅,我是怎么回来的?”南乐安夹起一块青菜,塞进嘴里。

  傅子玄抬眼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喝醉了,我把你接回来的。”

  “噢,怪不得。我今天去找泖舒去了,只不过没见到云自寒。”

  这么多日没有见到他了,还有些怪想他的。

  傅子玄哦了一声,没说话。

  南乐安含着筷子,问道:“我这几日一直在想,他那天给我讲的那个故事,有些悲惨,但是他讲的太认真了,我现在怀疑那个小男孩就是他。”

  傅子玄抬眼:“什么故事。”

  “就是一个过去的故事,小男孩家破人亡的悲惨故事。”南乐安回忆了一下。

  傅子玄微微皱了一下眉,将一块鸡蛋夹到南乐安碗里。

  “这么说起来,还真是有点是他的感觉,之后他好像还说....找到仇人了?还是怎样的....哎记不太清了,等着有机会问问他吧。”南乐安放弃了回忆,继续吃起碗里的饭菜。

  傅子玄手上动作一停。

  看来是查到了什么,他抬眼看了一眼南乐安,装作随意的问了一句:“若是小男孩是云自寒,他报仇的对象是天子,你会怎样?”

  “啊?”

  南乐安一愣,她苦思了一阵子,痛苦的摇摇头:“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先不说我会怎样,他也不一定就是云自寒的故事啊。”

  傅子玄微微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我说如果。”

  南乐安见他一致要问,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毕竟那是天子,大缕的皇帝。家仇不共戴天,但是如果杀了礼阅帝才能报了仇,那他可能会背上谋逆和弑君的名声一辈子。作为他的朋友,我无法阻止他,但是我又不会和他站在一处,所以我不知道。”

  傅子玄点了点头:“礼阅帝现在的子嗣没有办法继承王位,菲嫔的孩子也没什么太大的指望,若是南启壬没有谋权篡位的心思,那这个皇位可能会空。”

  南乐安摇摇头:“如果前面的假设成立,若是云自寒真的杀了礼阅帝,那他可能会选择这个王位。”

  “为何?”

  南乐安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月牙弯,良久,道:“他是个理智的人,是个头脑清晰的人,知道自己要什么。家仇是要报的,但是,他无法直视没有了帝王,一团乱的大缕王朝,所以就算他无心朝野,无心王位,他也会在没有任何合适的人选的前提下,当皇帝。”

  傅子玄道:“那大缕就改名换姓了。”

  南乐安点头:“嗯,所以这件事只能是假设。”

  她内心有些复杂,说了这么多,她开始直面这个问题。

  她又叹了叹气:“在大缕,在平京,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皇位之选,和我又有什么关系?皇权之争,这辈子也不会和我有什么牵扯。所以,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小男孩,报仇的对象也真的是天子,那我无非支持他,一同背上这个罪名。毕竟.....我也只是一个老百姓,忧国忧民还轮不着我来担心。”

  傅子玄沉默许久。

  南乐安说的有道理。

  她现在连世家之女都算不上,跟老百姓有什么区别?

  她又有什么身份和职责去阻止云自寒的家仇之恨?

  只不过那个仇人身份和别人差距太大罢了。

  她的父亲都企图通敌卖国。

  她八岁就流落在外,对朝野毫无兴趣。

  除了只想查清楚当年的真相,她又能管得了什么?

  “傅子玄,我无心朝政,但是我喜欢大缕。”

  “即使我厌恶这个暗波逐流的平京都,但是这是唯一给过我爱的地方,可是.....那又如何?”

  南乐安站起来,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的夜色。

  “我现在没有任何的牵挂了。你问我会怎样看待....如果云自寒要弑君,可能是现在假设的原因,我的心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但是他和你一样,是我的朋友。若是我背负着保家卫国的职责,那我绝对会阻止他。”

  “你懂我的意思吗,即使我想阻止他,我也无能为力,不如站在他身后,助他一臂之力。”

  “亲人被杀的仇恨,我懂,所以我理解。”

  傅子玄无言,看着南乐安的背影,突然觉得少女的背影,有些孤独,有些脆弱。

  南乐安苦笑一声:“我们都是背负太多的人了,若是不能随心所欲过好自己的生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在,所以你不会过的太难。”傅子玄声音低沉,声带微微发颤。

  南乐安敛了敛表情,她转身,看向盯着她的傅子玄,展颜笑道:“所以啊,我们要好好地珍惜每一天。”

  她走过去,坐下,盯着傅子玄的眼睛,良久,眉眼弯弯。

  “傅子玄,谢谢你。能和你重逢,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傅子玄微微愣住,他看着眼前的少女,前一刻还在愁苦未来,后一刻却又能笑着和她说些阳光的话。

  少女的眼睛里有星河,像是流淌的璀璨星群,闪烁着这个世上最美的光芒。

  仿佛即使艰难度日,也要向阳而生;即使面对着黑暗,也要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即使内心知晓黑暗之处的无奈,却又能面带微笑,善良的对待每一个人。

  她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他想,这大概就是他喜欢她的原因。

  傅子玄勾勾嘴角,声音柔和,眉眼微颤。

  “我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