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四十章 南疆白家
 
  “巫术?”白渊皱了皱眉,一旁坐着白顺和白元珍。

  南乐安来的时候,他们正在用午膳。

  南乐安有些歉意:“嗯,所以我急急的过来找你,抱歉,叨扰你们了。”

  白渊摆摆手,他道:“无碍,连香是南疆的人,和我们也算是情同手足。”

  白元珍饶有兴趣的看着南乐安,她双眼微微闪着亮光,嘴角微微扬起。

  南乐安道:“连香自从那日回到了王府就没有醒来,医师说她今日应该会醒的,但是迟迟没有动静,你也知道,医师对巫术一窍不通,所以劳烦白太子随我去看看连香。”

  白渊脸上严肃,他点点头,跟着南乐安一同去了王府,白顺则也屁颠屁颠的跟着了。

  白渊将手指点在东连香太阳穴处,闭眼凝神,眉头越来越紧。

  末了,他微微松了一口气,转过来对南乐安说:“不严重,我一会帮她调理一下,不出意外今晚就能醒过来。”

  南乐安感激的点点头,陪着白渊帮东连香将体内的巫术清除,一个时辰后,白渊满头大汗。

  南乐安悄悄走了出去,让小绿去备了些吃的,又拿了块清爽的毛巾,回了屋。

  白渊已然结束了,他还在做最后的检查,白顺在一边打下手。

  白渊转过身来的时候,南乐安正好抬手,手上拿着那块毛巾。

  白渊友善的笑了笑,谢过,接过来毛巾,将额角上的汗珠擦拭干净。

  “无大碍了,连香醒来后,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多喝一些补气的药膳,很快就会恢复的。”白渊细细的又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南乐安点头记下。

  徐风微起,烈阳高照。

  白渊喝了一口茶,坐在暖阁处,听着南乐安问他。

  “郡王殿下不去天赐会,我就没怎么有机会再去了,现在天赐会到什么局势了?”

  还没等白渊说话,白顺就抢着回答了。

  “再举行一日天赐会就结束了,现在各国之间都是个平手,很难决出胜负。女子组大吉的上官安之,姜夜蓉公主是得分最高的目前,男子组吗,则是我大哥还有大吉的姜太子得分最高了!”

  “噢?”南乐安疑惑了一下。

  白渊和气的笑了笑,解释道:“大吉这一次靠着姜夜蓉长公主,上官郡主好一个风光,中古的公主脾气都非常的温婉,对这种比试也只是参与而已,大缕的比试者,也都很优秀。”

  南乐安一愣,随即笑了。

  白渊这是怕自己的弟弟口无遮拦,会担心让南乐安心里不舒服。

  “没关系的,我不太计较这些。”

  白渊点点头,他想了一下,又道:“上次还没感谢南姑娘....在下是应该称你为南姑娘,还是云姑娘?”白渊笑了笑,看着南乐安。

  南乐安摸了摸耳垂,嘿嘿一笑:“叫我乐安就行,也希望白太子殿下,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自然,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的。”白渊体谅的点点头,又道:“上次多亏了你,连香才能逃离苦海,不过....有一件事我还是想问一问,你和巫师大人,有什么恩怨吗?”

  白渊是南疆的太子,对大缕的事情只能说知道的不算多。

  就比如,他那日想了想,只以为是有人错抓了东连香,却不知道其中暗藏的玄机。

  南乐安顿了顿,道:“这....”

  白渊明白她在想什么,只是道:“姑娘但说无妨,我是南疆的太子,有一些事我多少知道一些。”

  南乐安了然,她十分直截了当:“连香不是被错抓,连香有一个朋友,名叫封司,是个医师。最近封司帮了郡王一些事情,或许,这就是封司被抓走的原因,而连香和封司在一块,所以就被一起抓走了。”

  白顺好奇道:“封司?我好像听说过,是南疆医药世家,只不过家道中落,倒是隐没了。”

  白渊点点头,又看向南乐安,南乐安继续道:“那日不是我第一次见巫师,之前....也有过一面之缘,我们的恩怨,可以说是从那一次开始的。”

  白渊皱眉。

  “有一次我和连香出门,不小心发生了一些事,我出了城,被人追杀,在最后的一刻,一个神秘人出现了,对我下了绝命禁术,要不是姜太子及时赶到,此刻我也没有机会和你们说话。”

  白渊一愣,他随即想起来了:“我知道那次!我和姜太子一起去的,只不过是他找到你的,连香为何没和我说过。”

  “绝命禁术?”白顺一愣,他看向自家哥哥:“哥,绝命禁术是什么?”

  白渊解释道:“是南疆的禁书,普通人是接触不到的,只有资历深厚,并且位高权重者才有机会接触到的巫术。”

  他扭过头来:“所以,你们上一次就怀疑是巫师了?”

  南乐安犹豫了一下:“我无从而知,是之后连香透露,可能会是巫师。”

  白渊沉默了,他自然知道这个怀疑有理有据,他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

  “今日和你们坦白,也不是说要得到一个结果,毕竟巫师大人,在南疆的地位非同寻常。”南乐安老实巴交的解释道。

  她平日听东连香讲南疆的事,自然知道这几位来自南疆的皇子品行如何,这也是她放心找他们来的原因。

  白渊看着她,缓缓道:“我知道,你是连香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情我会去查的,若是你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来找我。”

  南乐安笑了笑,点头应下。

  -

  夜黑风高,徐风阵阵。

  看着透进来的月光,封司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他在这个屋子里待得第四天。

  他坐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那日,他和东连香被抓走,他是没有受伤的。

  他被人关进来,被一个女人过来说了几句话,他便再也没见到过任何人。

  封司皱了皱眉,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放着的饭菜,又叹了口气。

  活该他是个学医的,手上又没有任何的武器,在这种情况下,自救都没得办法。

  饭菜里放着一些让人恶心的东西,他动动鼻子,都闻的出来。

  倒是头一次如此想念东连香。

  “嘎吱——”

  一声细微的开门声响起,地上渗出来月光。

  封司抬眸,又看到了那个女人。

  那女子穿的仙气飘飘,扫了一眼他在哪里,便走过来。

  中途低头看了一眼没动的饭菜,轻笑。

  “怎么,这饭菜配不上封医师的身份?”

  封司冷冷的撇过去头。

  属实不太想和这个浑身散发着迷香味道的女子讲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那女子轻声道。

  手指尖轻轻抬着封司的下颌,封司偏头看向她。

  女子笑着,勾起嘴角:“我可是大吉上官安之,你不晓得?”

  封司噢了一声,淡淡道:“不好意思,没听说过。”

  上官安之嘴角的笑容微微一僵,垂眸,道:“不过是看在你医术绝佳,人吗,长得也真是英俊风流,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我前天和你说的话吗?”

  封司冷冷的看着她,突然笑了:“不打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