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四十二章 南府半日游-加更
 
  江子胥率先抬头,他落了一子,道:“你怎么才来,大家等你半天了!”

  傅子玄拿过茶碗,一饮而尽,道:“啰嗦,去不去。”

  温重霖忙站起来:“去去去,走走走!”

  江子胥不满道:“我都快赢了温重霖!”

  傅子玄转过身来,朝回廊看去,南乐安也在往这边看,两个人视线霎那间对上。

  耳边是江子胥和温重霖的争吵,在说什么听不清,但是他却看的清南乐安眼里的彷徨。

  他叹了口气。

  傅子玄走过去,低了低头,对着南乐安道:“走了,收拾一下,去南府。”

  南乐安只是点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脑子里全是东连香刚才的话。

  最后还是东连香把她拉回屋,换了身衣服,让小绿重新梳了发,这才出了门。

  白顺和白元珍不方便去,便先行离开了。

  剩下的便是江子胥、温重霖、傅子玄、南乐安以及傅云薇。

  东连香借口需要静养,不参加这样的聚会,果断的回了屋睡觉,而傅云薇也是因为无聊,想去凑个热闹。

  于是,分了两辆马车,五个人以及烈阳面面相觑的站在王府门口,不知道怎么就僵持住了。

  江子胥率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那个,云薇,来,我们先上马车。”他对着云薇挥了挥手,傅云薇很配合的走过来,跟着江子胥和温重霖上了第一辆马车。

  南乐安见这样,便也想跟上去,没想到末尾的傅云薇回头看了她一眼,她道:“乐安姐,你要不和我哥一起?这马车不大,会有点挤的。”

  话说的很委婉,也很不容拒绝。

  南乐安只得灰溜溜的转身上了第二辆马车,傅子玄跟在身后,两辆马车这才往南府走去。

  一路上,前头的马车欢声笑语,后面的马车静谧的让烈阳以为没有人。

  他刚才和主子一起回来的,也听了一点东连香对南乐安说的话,要不是主子让他去备马车,他也能听个完整版的墙角。

  而南乐安并没有意识到刚才被人偷听了墙角,她现在满门心思都在东连香的话上。

  道理她不懂吗?

  她懂啊!

  只是她还是想的太理智了。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做人真难。

  -

  南府。

  南娇娇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身粉色荷花千叶裙,头上梳着精美的发鬓,冠子也华丽不凡,看上去雍华富贵。

  她满心欢喜的坐在正厅等着,时不时让人帮她看一下面上有没有花妆。

  快到了人来的时间,南启壬也来了,他看了一眼南娇娇的盛装,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是我南家女儿应该有的模样。”

  南娇娇羞涩的低了低头。

  而当他们二人看到来的人的时候,面上的笑容齐齐一僵。

  南启壬和南娇娇属实没想到,傅子玄会带这么多人来。

  南启壬率先反应过来,他笑着道:“傅郡王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我南府玩啊,真是南某的福分!”

  傅子玄点点头,他道:“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可以,赵管家,带路吧!”

  让傅子玄来做客的原因,纯属因为南娇娇主动提出,说是在南边找到了一支非常好的剧团,请来了南府表演,便想着让傅子玄过来看剧。

  南娇娇跟在傅子玄身边,面色娇容:“傅公子,这个剧团很厉害,我特意请来了南府,在东苑那边搭建了一个戏台子,傅公子一定会喜欢的。”

  傅子玄本不想回答,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勾起嘴角,放柔了声音,不知不觉提高了嗓音:“好,我会喜欢的。”

  .......

  江子胥温重霖二人目瞪口呆,傅云薇抬眸无奈的笑了笑,南乐安狐疑的觉得自己的听力出现了问题。

  傅子玄又觉得不够,他道:“是什么剧?”

  南娇娇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是他们团新排的剧,叫春庭安。”

  傅子玄一愣。

  南乐安蹙眉,她突然看向前方,她大概知道这个剧团了。

  春庭安一向是冷门的故事,整个大缕剧团排出来的,只有来自南阳的那个剧团了吧。

  南娇娇试探道:“怎么了,傅公子听说过这个剧吗?”

  傅子玄摇摇头:“没有。”

  南娇娇松了一口气,她又笑着道:“就在前面了,很近了。”

  -

  众人落座,剧目开始。

  某国的公主,在一次出宫游玩中认识了那个音律极佳的男子。

  二人一见钟情。

  他们一起作诗,一起弹琴,一起讨论天下国事,度过了最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只是好景不长,公主的父亲,也就是王朝的皇帝,他突然下旨赐婚,给自己的女儿指定一个大家看上去都门当户对的一个驸马。

  公主伤心欲绝,却什么都不能做。

  男子只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琴师,无权无势,怎么可能娶得了王朝的公主。

  二人最终是离散了,爱而不得,却一辈子都忘不了对方。

  南乐安低着头,扒拉着衣服上的角角。

  两排座位,第一排四个座位,第二排三个座位。

  南启壬和南娇娇分别落座第一排左边两个,傅子玄坐在了南娇娇右边。

  在南乐安正要朝着后面座位坐下的时候,江子胥温重霖以及傅云薇眼疾手快的坐下了。

  南乐安只好坐在了傅子玄的右边。

  傅子玄余光感受到南乐安的状态,他抿着唇,看着台上的剧目。

  突然心不在焉起来。

  他这样会不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本就逃避着他,可别再一走了之。

  他揉了揉眉心,有些头大。

  南娇娇柔声问道:“傅公子不舒服吗?”

  剧目刚刚结束,南娇娇便看到傅子玄揉了揉眉心,她有些慌张,怕自己精心准备的节目不得傅子玄的喜欢。

  傅子玄摇摇头:“没有。”

  南娇娇浅浅一笑:“剧目结束了,我们去旁边湖边赏花吧。”

  傅子玄一愣,嗯了一声,跟着南娇娇站了起来。

  后面众人纷纷起来,南娇娇突然停了一下,转过身来对着众人,微微羞涩的一笑:“我想和傅公子单独去赏花,劳烦各位成全小女子的私心。”

  几个人都是一愣,南乐安很识相的退后一步,站到了傅云薇身边。

  傅云薇抬眼看了一眼南乐安,她看向南娇娇:“自然是好,那我们几人?”

  南娇娇挥挥手,一个婢女走了过来:“这是小翠,她会带你们去一处庭院稍作休息,再过一会就可以用晚膳了。”

  傅云薇微微点头。

  “走吧,傅公子。”

  -

  南乐安心绪不宁,心不在焉。

  她们被带到了另一处小湖,这也是以前她常来的地方。

  她趴在湖边亭子里的把手上,看着湖面上的涟漪。

  江子胥对着傅云薇指了指南乐安,嘴形道:她不太开心。

  傅云薇点点头,便是赞同,她又耸耸肩,摇了摇头。

  温重霖一脸茫然的看着请个人的无声交流,拍了拍江子胥的肩膀,表示疑问。

  江子胥不理他,走到南乐安旁边坐下问道:“乐安,你在看什么呢?”

  南乐安回过神来,扯了扯嘴角,笑道:“看湖面。”

  “湖面?”温重霖也凑过来,坐下。

  “嗯,我小时候也很喜欢来这里,这里面鱼很多,所以湖面上会一直有涟漪。”南乐安把下巴搁在围栏上。

  江子胥道:“乐安,你跟傅子玄怎么了?吵架了?”

  “啊?没有。”南乐安一愣。

  温重霖撇撇嘴:“还说没有,你俩一路上一句话没说吧,刚才又那么尴尬。”

  南乐安解释道:“真没有。”

  “那你们怎么都不说话的?”江子胥质疑。

  南乐安顿了顿,道:“这不在南府吗,我是个女官,说话不方便的。”

  傅云薇看不下去了,插嘴道:“你们俩不要问了,好好看景色!”

  真的是,没有眼力见的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