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五十六章 热心市民南乐安
 
  南乐安被这声娇娇叫的一个激灵,她眨眨眼,细声细语道:“我们一起睡嘛。”

  傅子玄翻了个身,道:“好好,一起睡,我去换个衣服?”

  “那你要回来。”

  “我会回来。”

  “好。”

  -

  次日清晨,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傅子玄睁开了眼。

  他刚要翻身,就感受到他身上的重量和往日不同。

  他仰起头来看过去,便看到,南乐安,睡相十分洒脱。

  右腿压在他身上,右手抱着他的胳膊,头贴在他肩膀上。

  他无奈一笑。

  小心翼翼的起了身,转了下身子,看着睡的香甜的南乐安。

  昨夜他换好衣服回来的时候,南乐安已经困到不行,但是还是挣扎着等他回来,才肯睡觉。

  没得办法,傅子玄只好先上了床榻,准备等她睡着后再溜走。

  只是酒精作祟,他居然睡了过去。

  他撑着右胳膊,看着南乐安,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似乎每天醒来,第一眼便看见南乐安的生活,也很不错。

  南乐安似乎感觉到本来依靠的东西没有了,她哼唧着往里面挪了挪,手臂乱晃,好不容易摸到了傅子玄,便满足的靠过去,双腿一架,又遏制住了傅子玄。

  傅子玄无奈的看着南乐安,手指头轻轻划过南乐安的鼻梁,他轻轻一笑。

  南乐安突然睁开眼睛,她愣了一下,眨着眼睛看着傅子玄,又突然把脸埋在了傅子玄胸膛,嘟囔道:“你怎么起这么早,再睡一会。”

  傅子玄轻笑道:“太阳都晒屁股了。”

  南乐安仰头看着傅子玄,朦胧间有些恍惚,她用手戳了戳傅子玄新长出来的胡渣,感觉这一切不是很真实。

  她又突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衣服都在,看来没发生啥。

  仰起头来看到傅子玄深邃的神情,南乐安心虚一笑。

  “现在怕了?”傅子玄笑道。

  南乐安倔强道:“我没怕。”

  傅子玄无奈摇摇头,笑了笑,道:“起来吧?”

  南乐安依依不舍的松开他,一骨碌爬起来。

  傅子玄见她这幅模样,勾了勾嘴角:“昨夜是你拉着我要一起睡觉的。”

  “我知道!”

  她不过是喝的很多,到是还不至于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傅子玄也不再挑逗她了,坐起来,下了床榻。

  “头疼吗?”

  “不疼。”

  “让小绿进来收拾一下,吃早膳。”

  “好。”

  傅子玄走到门口,又折回来,笑道:“睡姿不错。”

  南乐安瞬间脸颊通红,她叫道:“闭嘴闭嘴!!!”

  -

  这十几日以来,日子过的平淡而又舒服。

  南乐安每日去都锦铺子呆一会,便回府和东连香唠嗑,吴诗茵也和她有了往来。

  和吴诗茵熟落起来,她发现这个女子也是非常靠谱的姑娘。

  于是,每日下午,景平王府里便热闹非凡。

  南乐安、东连香、白元珍以及吴诗茵便一起吃茶聊天,日子过的相当滋润。

  裴安然每几日也过来一次,她有些可惜无法留在大缕,马上就要回中古,对此表示惋惜。

  而傅子玄时不时进宫,去帮傅未明维持着宫里的事情。

  皇后老实了不少,皇贵妃也每天过的非常自在。

  日子过的飞快,马上就要到了别国人士回朝的日子了。

  南乐安没有去凑热闹,只是让烈阳去准备了礼物,给熟悉的人送了过去,离别这种东西,能少一次便少一次。

  东连香瞒着巫师留了下来,白元珍也偷偷藏在了王府里。

  南乐安表示景平王府成为了收藏离家出走的集合点。

  因为白元珍在的缘由,温重霖和江子胥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直到他们离开的第四日,一个“不速之客”拜访了景平王府。

  南乐安盯着面前的姑娘,看了一眼身侧的东连香,表示不可置信。

  “安然,你这样冒然留下来,让你父亲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白元珍咬了一口草莓,有模有样的劝说。

  没错,这位“不速之客”便是裴安然。

  南乐安也开口道:“嗯....安然,你身份特殊,是中古左相之女,先不说你要留下来做什么,若是让你父亲知道,这大缕和中古之间也会出现问题的。”

  裴安然微微一笑:“诸位不用担心,家里的事自然不会有问题,我留下来,也是想了很久的决定。”

  三人好奇。

  裴安然微微一低头:“我虽然是左相嫡女,但是我的母亲早亡,府中是侧室的天下,这次来大缕,也是打算游山玩水的,活在那样的家里,实在是对未来失去了希望。”

  南乐安微微一愣,叹了口气:“好,留下就留下来吧,怎么,要不然我出钱给你们买个宅子?这么多人在王府,若是让人看到了,难免不太好。”

  她看了一眼白元珍。

  景平王府虽然大,住这么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这几个人身份特殊,若是让有心之人发现呆在景平王府,那一定会给傅子玄带来麻烦的。

  她想了一下,随即道:“这样吧,我去买个宅子,你们呢,在平京住下就去那里住如何?”

  裴安然忙拒绝:“那怎么好意思,留在这里已经是很大的福分了。”

  南乐安无所谓的摇摇头,她道:“交给我好了,你们在平京就认识我这么个靠谱的人,等着吧,这几日你们现在王府住下,我去找傅子玄商量一下。”

  东连香瞥了她一眼,这臭女人,还不忘夸自己一下。

  说着,南乐安便一溜烟去找傅子玄了。

  据她所知,今日傅子玄呆在府里。

  她轻车熟路的直奔目的地,窜进书房,便看到傅子玄正在写着什么。

  傅子玄抬眸,浅浅笑道:“怎么了?”

  南乐安窜过去,急急道:“你知道吗,裴安然留在平京了,她说她要留下,我也没法子让她不要留在这里,然后白元珍也在你知道的吧,她俩身份都特殊,住在景平王府太奇怪了,若是让人发现,也会对你有影响的。所以我打算在附近找个宅子买下来,让他们住进去。”

  说完,她喘了气:“为什么在附近买呢,是因为白元珍需要和温重霖距离不要太远。裴安然吗,我觉得她留下来的原因八九不离江子胥,所以你觉得如何?”

  南乐安看着傅子玄,探究。

  傅子玄想了一下,随即点点头:“也好,这事你做主就好,缺银子就去找烈阳。”

  南乐安开心的转了个圈,凑上去就吧唧了傅子玄一口,转身就跑,边跑边说:“好的!我这就去!”

  傅子玄无奈的摇摇头,继续提笔。

  南乐安心肠好,真的是心肠好。

  这种事还需要她操心去办,遇到南乐安,怕是每个人的幸运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