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六十三章 爹?
 
  傅子玄坐下,疑惑道:“爹怎么在平京?”

  景平王喝了一口茶,挑了挑眉:“怎么,还不许你爹回来了?”

  傅子玄微微一笑:“自然不是,您回来告诉儿子一声啊,儿子去接您。”

  南乐安坐在一边,默不作声。

  她有些尴尬。

  属实不知道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景平王见面。

  她住在王府这些日子,景平王都不在,而她和傅子玄半夜游湖,半夜回来碰到这样的情况,属实尴尬。

  她有些后悔,刚才就应该直接回屋,为何要同傅子玄进来。

  她揉了揉耳垂。

  景平王看向她,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番,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云乐安小女官?”

  “啊?”南乐安下意识抬头,她怔然,随即反应过来,道:“回王爷,是的。”

  景平王眯了眯眼,道:“有点眼熟。”

  南乐安抓紧了腿上的罗裙。

  傅子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头一次看见南乐安如此窘迫的模样,他好笑的开口,对景平王道:“爹,这位是南乐安。”

  景平王一怔,道:“南乐安?不是云乐安吗?”

  南乐安也看过去,她抓了傅子玄一下。

  傅子玄笑道:“嗯,她姓南,来自南家。”

  景平王这下有点吃惊,他眨了眨眼,摸了摸胡子,道:“你是南家的嫡女?”

  南乐安尴尬一笑:“算是吧.....”

  傅子玄道:“爹还记得吗,八年前南家嫡女失踪的事情。”

  “当然记得,整个平京谁不知道?”

  “这个才是真的,南府的那位,是个假的。”傅子玄直截了当。

  花了好长时间,景平王才捋顺。

  “怪不得瞧着你眼熟,你小时候来府里玩过吧,我记得我见过你。”景平王舒了口气。

  南乐安笑道:“那想必是见过的。”

  南乐安笑着看向傅子玄,转头瞬间咬牙切齿。

  这下子,景平王都知道了。

  也不是说需要隐瞒他,只是目前为止,还是不知道最为安全。

  “她还是你未来儿媳妇。”傅子玄微笑道。

  景平王又一次抬眸,他道:“儿媳妇?”

  “傅子玄!”南乐安低声道。

  傅子玄看着南乐安,拉过她的手:“爹,这位是我想娶的人,南家那位,不过是个把戏,等把戏上演完,自然就一切水落石出了。”

  景平王看着二人,又看了看两个人交叉的双手。

  叹了口气。

  “罢了,你们自己开心就好。不过,我可警告你臭小子,对人小姑娘好点,还有,惹了南启壬,可别回来让我给你擦屁股!”景平王恶狠狠道。

  傅子玄微笑道:“自然。”

  打趣也打趣完了,旧事也听完了,现在需要来看看跪在地上的这群人了。

  傅子玄扫了一眼那五个人,煦宵便自觉的上来汇报。

  “禀告主子,这是从他们身上搜出来的东西。”煦宵把刚才搜到的东西,放到桌子上。

  三个人齐齐眯眼。

  这是宫中的物件!

  南乐安吃惊的看了一眼傅子玄,又随即摇摇头,她道:“这是宫中的物件。”

  傅子玄点点头,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景平王厉声道:“他们是白痴吗,怎么会把自己主子的东西放在身上?”

  南乐安点头:“确实有些无解,但是能确定的是,这不是宫里的人做的事。”

  “他是想让我们和陛下起冲突。”傅子玄冷声。

  没错,南乐安也是这么想。

  傅子玄看了一眼那五人一副绝对不会说,也绝对不会出卖主子,放开麻布就寻死的表情,冷声吩咐道:“烈阳,煦宵。拿两具尸首,一具扔到南府,一具扔到....六皇子府,派人盯着,是什么反应。”

  二人面面相觑,应下就去办了。

  南乐安心中一紧,她忙问:“跟未明有什么关系?”

  傅子玄道:“有件事没来得及和你说,今日我进宫,我这位表哥,让我同你讲,想见云自寒。”

  南乐安一愣。

  “我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过分担忧,告诉你,也不是希望你因此下定论。”傅子玄幽幽道。

  南乐安看着他。

  “一切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傅子玄道。

  南乐安平静下来,她点点头:“我知道了。但是他不至于来刺杀吧?”

  傅子玄点点头:“没错,但是我想通过这件事告诉他,有些人,开始有动静了,而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

  -

  南府。

  “什么?还没回来?”一女子道。

  “主子,要不要属下去看看。”

  女子摆摆手:“不必,想必是被发现了.....”

  “主子!”

  门口匆匆跑来了一个人,他气喘吁吁道:“主子!不好了!”

  女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冒冒失失的,有话就说!”

  “我们派去的人...都被杀了!他们把一具尸体扔到了南府大门口,属下已经让人拖回来了!”

  女子皱着眉,她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没想到他们会把尸体扔到门口。

  她站起来,道:“就一具吗?”

  那人一愣,点点头。

  女子踱步在屋内,皱眉思考。

  那就是没死光。

  她眯了眯眼。

  幸亏派出的是死侍,不然这一下子一审可就暴露了。

  她挥挥手,心烦意乱的坐下。

  “南乐安....可以,且等着吧!”

  -

  次日清晨,南乐安睁眼,便听到了清脆的鸟鸣声。

  她翻身坐起来,看到了外屋小绿在收拾东西。

  她揉了揉眼,问道:“小绿?在做什么?”

  小绿小跑过来,如实回答:“郡王殿下一大早来,说要搬家,让奴婢把小姐的东西收拾妥当。”

  “搬家?”

  南乐安一愣。

  之前不是不让她搬家,现在怎么还往外赶?

  她爬起来,衣服都没换,随便洗漱了一下,就跑出了屋。

  看样子,傅子玄还没出门。

  她推开屋门,果然,看到傅子玄正在写字。

  她气势汹汹:“为什么让我搬家?”

  傅子玄笔尖一顿,笑着道:“起来了?”

  南乐安大步走过去,把他手中的毛笔放下,站在他身前,背后靠在桌子上。

  “什么意思啊,被你爹知道了就不让我住在这里了?”

  傅子玄顺其自然的抱着她的软腰,笑道:“不是啊,你不是一直想住在新宅子里吗?况且,府里最近不安全,你还是搬过去为好。”

  南乐安把拉开他的手,动作有点大,露出了些春光。

  她瞪着眼,道:“哼!你就是找借口!”

  傅子玄低头便看到了一抹春光,他眼神一眯,这才看清南乐安身上穿的是睡觉时穿的寝衣,单薄柔滑。

  指尖便是柔软的丝滑质地。

  他突然把手穿进南乐安胳膊下,一用力,南乐安被抱上了桌子。

  南乐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傅子玄一用力,往身上一抱,她下意识双腿缠住了他的腰身,双臂抓住他的肩膀。

  傅子玄见她十分配合,便把她往上一推,手掌拖在了南乐安的屁股上。

  南乐安脸瞬间红了,她拍着傅子玄的背道:“你干嘛啊!放我下来。”

  傅子玄又颠了颠她,在她耳边道:“以后不许穿这么少出来。”

  说着,抱着她回了她的寝屋。

  傅子玄弯腰,把南乐安放在了床榻上,却没起身,身体半压了下来,南乐安头躺在床榻上,紧张的盯着眼前的傅子玄。

  只见傅子玄停了停,用手指尖碰了碰南乐安晃悠悠的睫毛。

  他轻轻一笑,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进宫了,留下烈阳煦宵保护你,搬家的时候注意安全,别累着了。”说完他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满意的起身离开。

  留下南乐安一个人愣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