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六十四章 搬家
 
  南乐安心情不佳,她坐在院子里,看着来来回回搬东西的人,一时间十分懊恼。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也不知道这群人为何搬个东西都需要一下午时间?

  她抬头望着天,叹了一口气。

  “南姑娘!”烈阳跑过来,气喘吁吁。

  南乐安看过去:“诶!我在呢,你怎么才来?”

  没有烈阳和煦宵,她自然不会先离开,怎么着都要耗到他们俩一起走。

  烈阳擦了擦头上的汗,笑着道:“有些事在忙,姑娘收拾完了吗?”

  南乐安指了指那些人,埋怨道:“他们搬了一下午了,这天头快要黑了,啥时候能搬完。”

  烈阳嘿嘿一笑,他挠了挠头:“姑娘别着急,很快了。”

  -

  南乐安搬进新宅的时候,天刚刚暗下来。

  她本来想往床上一扑,休息一番,一推门,就整个人蒙住了。

  她前些日子不是没来过,自然知道这里长什么样子。

  只是她一脸茫然的转过身,看着烈阳等人,一头雾水。

  只见烈阳他们嘿嘿笑着,也不说话。

  她又转过身去,走进屋内。

  屋内的装横重新改了一番,和她在王府住的样子差不多,却又更精致舒服。

  她摸着暖阁的座椅,是很新的东西,想必都是最近刚刚安置上的。

  她突然明白了。

  她扭头问道:“傅子玄在哪?”

  烈阳耸耸肩,没说话,只是带着一群人先溜走了。

  顺便,还把门关上了。

  她又走进寝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硕大硕大的床榻。

  她揉了揉眉心。

  这床榻,睡下三四个人,都不成问题吧。

  突然,她看到了一边站着的傅子玄,她愣住了。

  傅子玄笑着走过来:“怎么样,满意吗?”

  南乐安怔怔的点点头,她缓缓道:“满意.....只是,这床榻怎么这么大?”

  傅子玄挑眉:“因为要睡两个人啊。”

  南乐安眨了眨眼。

  “两个人?”

  南乐安瞬间瞪大了眼睛:“傅子玄!”

  傅子玄抱住她,轻轻一笑。

  随手他们俩同床共枕了很多次了,但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行为也太太太!!!

  她闭了闭眼,怪不得他要让她搬出府。

  他是想和她睡在一起!

  现在景平王回府了,多多少少两人共处一室不怎么方便。

  傅子玄轻声道:“怎么,你不喜欢吗。”

  南乐安咬牙切齿:“喜、欢。”

  南乐安仰头,看着傅子玄,一字一句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啊?”

  傅子玄一愣。

  南乐安一把推开傅子玄,微笑道:“搬家宴。”

  -

  东连香一早得知南乐安搬过来的消息,便着手准备了。

  好久没热闹一番,打算在新宅子里大家一起吃个饭。

  于是,等南乐安到的时候,便看到了人员已经到齐。

  裴安然、白元珍、东连香、封司以及温重霖。

  南乐安笑着坐了过去,道:“好久不见了!”

  东连香没好气道:“确实很久了,你也不过来看看我们!”

  “我这不来了,而且每天都在了呢!”南乐安道。

  下人上着菜,南乐安扫了一眼,压低声音问道:“江子胥怎么没来啊?”

  东连香也压低声音道:“不知道呢,听说是去和家里介绍的姑娘见面去了,我可是让温重霖去叫他了。”

  南乐安吃惊道:“真假,家里介绍的姑娘?”

  她转头拽了一下傅子玄的衣衫,傅子玄疑惑的看着她。

  “连香说子胥去见家里介绍的姑娘了,这是咋回事啊?”

  南乐安眨着眼睛,用认为最小的声音问道。

  傅子玄想了一下:“他....”

  “诶诶诶!“

  傅子玄声音太大,刚发出一个字,就被南乐安使劲拽了一下,傅子玄轻咳一声,头微微凑过来,压低声音。

  “江家老夫人身体不好,所以他爹想让他早点成婚,生个孩子。”

  南乐安震惊,她摆了摆手指头:“他才二十,你都没成婚,他用得着急吗?”

  傅子玄瞥了她一眼,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有现成的可以考虑,他便要顺着家里去。”

  南乐安没在和他说话,只是又转头对着东连香八卦了起来。

  “诶诶诶,他确实是去了,听说家里催婚,想让他早点成婚。”南乐安小声道。

  东连香一脸惊讶,可怜道:“太惨了,这么说,他这是注定要通过相亲来成婚了。”

  对面几个人已经观察他们很久了,见三个人一直在说悄悄话,菜也刚刚布好,温重霖开口了。

  “你们仨说什么悄悄话呢,不跟我们讲讲啊。”

  南乐安刚要说话,她抬起头来,摆上笑容,笑道:“没没,吃饭吃饭。”

  她偷偷瞧了一眼裴安然的神色,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她摸了摸耳垂,有点摸不准。

  对于裴安然对江子胥的感情,纯属猜测。

  虽然女人的直觉有那么一点准确,但是这种需要真凭实据的东西,还是难以直接下定论。

  南乐安吃了几口饭,想了一下,试探性开口道:“江子胥呢?重霖都来了,他不过来凑热闹?”

  果然,除了温重霖,裴安然的筷子也微微一顿。

  东连香看着南乐安一直瞧着裴安然,明白了这个女人要干嘛。

  她配合道:“就是啊,你看我们这正好,两两一组的,一会还要玩游戏呢,这安然不就落单了吗?”

  说着她认真的歪着头问道:“安然,你不是同江子胥一向关系不错,他是有什么事情吗?”

  傅子玄和封司默契的对视一眼,看着自家的两个女人双双配合,不由得摇了摇头。

  温重霖也要说话,就被南乐安一个瞪眼憋了回去,他委屈的戳着碗中的白米饭。

  裴安然抬头,笑道:“江公子说有事,就没来。”

  南乐安扫兴道:“这臭小子,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啊,他现在不过是个闲职,这傅子玄是个大忙人,都过来陪我们吃饭,他怎么就忙啊!”

  东连香点点头,连连赞同:“没错,封司也忙啊,他现在当下了个铺子,做着买卖,每天也忙啊,这不也回来陪我们吃饭,是吧小司司。”

  封司抿嘴,微笑点点头。

  裴安然笑着没说话,看着面前的米饭。

  正当气氛陷入了尴尬和安静的时候,温重霖看到了傅子玄的眼神,他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江子胥去见家里介绍的姑娘去了,你们也知道,父母之命,难以抗拒嘛!”

  南乐安夸张的目瞪口呆,她放下筷子,虚虚捂住了嘴巴:“天呢!见家里介绍的姑娘?!他这是急着定婚成婚吗?”

  裴安然这下不动了,她缓缓的把筷子放到碗上。

  傅子玄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他怎么头一次知道,这丫头还有这样的聪慧演戏本事。

  刚揉完,就见南乐安突然转身,抓着傅子玄的胳膊,问道:“子玄,是真的吗,江子胥怎么突然要急着成婚了呢!”

  傅子玄微笑了一下,认真道:“家里老夫人身体欠佳,想见自己的孙子成婚早日抱上大孙子,所以,江公子只能认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