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七十二章 春宅
 
  太阳从海平线升起,缓缓越过山脉,照亮大缕。

  鸟啼叽叽喳喳清晨响起,街道上做生意的人纷纷出现,搭摊的利索,备菜的油条不理。

  南乐安睡得昏昏沉沉,她梦到了昨夜有一只五彩缤纷的鸟儿,在她身边盘旋,仿佛荣华。

  直到她被身边悉悉嗦嗦的起身声吵醒,她恍惚的睁开眼,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傅子玄的脸。

  她咧开嘴笑了笑,声音低哑,伴随着一夜无话的嘶哑,小声道:“早。”

  傅子玄笑了笑,用胳膊撑着自己的脸,轻声道:“早。”

  南乐安躺平身子,伸了个足足的懒腰,顺势将左胳膊搭在了傅子玄的脖子上,她道:“什么时辰了?”

  “刚好辰时。”傅子玄遥遥看了外面一眼,道。

  南乐安翻了个身,把脸埋在傅子玄身前:“那我们是不是要起了。”

  “嗯。”傅子玄淡淡道,他揉了揉南乐安有些毛躁的头发,继续道:“去泡个澡,收拾一下,用了早膳我们差不多刚好出门。”

  南乐安点点头,被傅子玄支配着起了身,叫来了小绿,去泡澡。

  傅子玄推开窗户,透进来大把的阳光。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本以为今日阴天,还能配得上即将到来的汹涌,没想到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还真真是....佳日。

  -

  南乐安和东连香携手走在新宅里,后面跟着傅子玄和封司。

  后者在交谈着什么,南乐安和东连香在讨论给新宅取一个高大上的宅名。

  “我觉得不能太张扬,但是又不能太低调。”南乐安铮铮有词。

  东连香赞同:“主要是我们大门口外面就是个二级街道,咱们宅子新来了人住,大家都好奇的很,所以这个宅名,肯定得一鸣惊人!”

  “取姓氏的话肯定不行,虽然这宅子是傅子玄出的钱,我出的名,但是我们几个的姓氏都太明显了,这要是一查下来,铁定一窝端。”南乐安想了想,觉得姓氏这一趴就直接不用想了。

  宅名,通常是根据这家的主人的姓氏来取,比如南,就是南宅。

  可是他们几个的名字,都是在太太太不合适了。

  东连香歪着脑袋:“不如我们胡编乱造一个姓氏,就当是这个宅子的主人就好了?”

  南乐安点点头:“也不是不可,但要取一个平京没有这个姓氏的大人家,又不能选择一个在大缕地位比较高的姓氏,所以很难。”

  东连香泄气:“太难了,不然就不要考虑姓氏的问题了,随便取一个字,就行了。”

  封司和傅子玄此时也说完了正事,稍微加快了脚步,就听到了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二位。

  二人分别走到自家人的一侧,双排行就这么变成了单排四人行。

  南乐安偏头:“子玄,你说呢?”

  “嗯?”傅子玄只听到了后半段,被这么一问有一些没反应过来。

  “我们在讨论给这个宅子取一个名字,姓氏的话不太行,所以打算随便取一个字代替,你觉得呢?”南乐安认真的解释了一番。

  傅子玄笑了笑:“你喜欢就好,我可不出主意。”

  南乐安见他帮不上啥忙,就只能继续拉着东连香的胳膊道:“平京多数取一个字,那你觉得什么字比较看上去舒服又不那么低级?”

  东连香边想着,边叹气:“嗯....怎么说呢,选一个你喜欢的字呗,我是一让我想我就脑子空白了。”

  南乐安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

  她还真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字是好看的,又好听的。

  这一想着,几个人陷入了沉默,一路走到大门口,南乐安这才有了些头绪。

  “诶,你说,「春」怎么样?”南乐安拽了拽东连香的衣袖子。

  东连香思索状:“「春」?”

  “满园春色,春宅春宅,这个挺好的。”封司接话道。

  南乐安嘿嘿一笑,扭头看向傅子玄,双眼充满了需要肯定的神色。

  傅子玄微微点点头,他嗯了一声:“好听。”

  东连香双手一拍:“那就这么定了!春宅!不错不错,很好听!沈叔?沈叔?”

  沈管家正在宅门口,吩咐着事宜,听到东连香的呼唤,忙转身,笑道:“诶,小姐,怎么了?”

  “哎呀,不用叫我小姐,叫我连香就好了。我们今日要出门,可否托付沈叔一件事?”东连香先是摆摆手,又满脸笑意道。

  沈叔点点头:“自然,您尽管吩咐。”

  “我们给宅子取了个新名字,还希望沈叔去买快牌匾,重新挂上。”东连香笑着说明。

  沈叔缓缓点点头:“新名字是?”

  南乐安抢险道:“「春宅」,春天的春!”

  沈叔一笑,点点头:“我记下了,这就去差人去办。马车已经备好了,午膳的话,是不是不需要准备了?”

  南乐安点点头:“嗯嗯,我估计我们也回不来,劳烦了。”

  沈叔客气的笑了笑,跟着几人,看着他们上了马车,扬长而去,这才去吩咐他人去办事去了。

  -

  今日宫中,热闹非凡。

  先不说本来菲嫔附近就多人看守,有人通报,礼阅帝大早上宣了承欢王的儿子傅宣觐见,此刻正在无恶殿。

  南乐安和东连香跟着进了宫,在御花园出和傅子玄二人分开,直奔后宫深处。

  东连香今日乔装打扮了一番,有着封司这样的医术高手,改个面容简直是轻而易举。

  她低声道:“安安,你认得去凤鸾殿的路吗?”

  南乐安看都不看她,低声道:“去凤鸾殿作甚,我们去杂役院。”

  “杂役院?呢是干嘛的?”东连香疑惑。

  “是宫中犯了事的宫人,被罚去干活的地方。你还记得之前我给你讲过的,诬陷皇后的那个女使吗?”南乐安抬眸看了一眼四周,确定了一下路线。

  东连香点点头:“我记得,你不是说那个人是傅未明的人吗?”

  “那可未必。傅未明擅长收买人心,不过那个小染,被收买成功,无非就是家里贫穷需要钱财,这个我叫人去查了,那个小染,家里人都死了,并没有这样的担心。”南乐安道。

  “那就是她在皇后那里过的并不是很好!”东连香恍然大悟。

  “没错,我猜测是这样。小染宫外并无把柄,宫斗嘛,你懂的,贴身女使都是可怜人,为了自己主子,什么是干不出来。她如今被罚去杂役院,是傅未明开的路。皇后....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得在她知道之前,问出我们想知道的东西。”南乐安语气坚定,她扭头看了一眼分叉口,带着东连香拐进了静僻的小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