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七十六章 对峙
 
  云自寒说话不慢不快,从容镇定,礼阅帝惊叹于他第一次来到这君王之下的德行,也多了一分对这个故事的信任。

  礼阅帝扫了一眼云自寒着装。

  白衣宽袖,淡蓝色的云纹点缀,似流云如水,清雅精致。

  看样子,这衣服料子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打眼一看,还是流光炫彩,低调奢华。

  云自寒抬头看了一眼南乐安,后者询问的眼神,他微微点点头,没说什么,又朝向礼阅帝,微微一笑,开口道:“陛下,乐安同我,乃八年知己,她经历过的,我都看在眼里。我认为她回平京查找当年的真相,是人之长情,况且,乐安当年的事情,在下认为颇为蹊跷,也望陛下能看在乐安八年无家可归的情况下,助乐安一臂之力,特许她查找真相。”

  南乐安心中一紧。

  她抬眸看向云自寒,他头一次面见君王,居然还有这种魄力,去“威胁”礼阅帝特许她去调查。

  礼阅帝微微挑眉,没有动怒,只是好奇:“查找真相?”

  “没错。不知陛下有没有听乐安说八年前的事情,她莫名被人追杀,逃出平京的路上遇到了我,但是等她伤势全好,偷偷写信托人送给....南相守,却得来的是一波更严峻的刺杀。”云自寒语气一顿,微微提高嗓音:“想必作为一个父亲,能做出如此地步,也妄为人父了吧。”

  南启壬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今儿个是真真没想到,会在礼阅帝面前让这件旧事重提,他真是应该亲自确认,不然也不会有今日的破事!

  礼阅帝看向南启壬,见他脸色不太好,道:“爱卿....这为云公子,说的可属实?你可有在收到南丫头给你的家书后派人杀人灭口?”

  南启壬脑门上缓缓地冒出来一丝汗,他低着头,想了一番,这才道:“臣,不知。”

  他在赌。

  在赌这几个年轻人的得意忘形。

  给了你们机会来说明真相,可是我不承认呢?

  这件事情就不存在。

  老子好歹是大缕一届南相守,其实你们几个小儿可污蔑的了得?

  他正想看看这几个人什么反应,便看到她们一个比一个淡定。

  南启壬诧异,这几个年轻人还真是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

  南乐安头也没抬,内心表示毫无波澜。

  云自寒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他说的是不是人话。

  傅子玄一心看着南乐安,面无神色。

  “噢?爱卿的意思是,这些个小辈在诬陷你?”礼阅帝恍然大悟。

  南启壬淡淡道:“几个人的一面之缘,怎可相信。况且这个姑娘身份可疑,郡王殿下可是要为她担保,若是此人有.....”

  “自然担保。”傅子玄淡淡的插了句嘴。

  南启壬一顿,他微怒:“可笑!陛下,可不能让这来历不明的乡野丫头胡编乱造的故事扰了平京的太平啊,我女儿可是在府里呆的好好地,岂会有这种无趣的故事!”

  礼阅帝摸了摸胡子。

  他今日纯碎心情好。

  再加上他见过南乐安几面,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再加上他对这个侄子一向十分信任,傅子玄和南启壬相比下来,他更愿意相信傅子玄。

  只是没有证据的事,确实不能当机立断。

  “这样吧,南乐安。”礼阅帝抬头:“给你们三日时间,拿出证据,来证明你就是那个失踪的南家嫡女,而南府的那位,是个假的。”

  南启壬一急:“陛下!”

  南乐安已然拱手:“谢陛下。”

  礼阅帝微微一笑,看向南启壬:“爱卿,既然是假的事情,何必这么急。这几个孩子年轻力盛,就让他们去折腾,大不了到时候朕还你一个清白如何?”说着,抱过襁褓:“还有啊,南爱卿可一定要配合,毕竟你也得证明自己是个好父亲。”

  南启壬青筋突起,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在一旁看戏许久的傅宣突然站起来了,他大步走到堂中,对着礼阅帝道:“皇叔,儿臣有一请求。”

  礼阅帝用手指轻轻帮小皇子整理了一下,抬头问道:“何事?”

  “儿臣刚刚来这平京,人生地不熟,也并无亲朋好友。刚才听闻了南姑娘的遭遇,不如儿臣也加入你们,一起帮助南姑娘查询真相。”傅宣微微一笑。

  “噢?对了,介绍一下,这是朕哥哥的儿子,傅宣。这你要问问他们,朕可做不了主。”礼阅帝笑了笑,挥了挥手,站了起来:“你们年轻人就在一起玩吧,朕要走了。别忘了,三日,给朕一个证据,若是属实,朕一定给你换一个清白。”

  -

  南乐安、东连香、云自寒、傅子玄以及傅宣,五个人在宫里的亭下围成了一个圈。

  大家沉默许久,东连香轻咳一声,打破了寂静。

  “咳,怎么说,这证据要怎么查。”东连香用手掌扇了扇风。

  南乐安抱着双臂,抬头问道:“傅公子,你为何要同我们一起?”

  傅宣微微一笑:“太过无聊。”

  “那你们为何要同意呢?”南乐安微微转头,看向傅子玄。

  “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傅子玄看了一眼傅宣,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罢了罢了,这个事我们从何查起,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南乐安迟疑道。

  她说的并不道理。

  她本来打算,等卫景回来了,私下去找一些当年还存活的人,问问口风,再下手。

  只是这突然进度提前了,虽然猝不及防,但是君王的话不能不听,给三天就是给三天,不然就是欺君之罪。

  南乐安扶额,闭了眼睛。

  “这个你放心,回去让卫景来找我,这件事我来解决。”傅子玄笑道。

  南乐安一愣,抬头看向他:“你有计划?”

  傅子玄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笑了。

  “我若没有计划,岂会今日盲目行事?”

  也是,傅子玄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南乐安笑道:“那感情好,那个傅公子,你也看到了,这件事可能不需要你的参与,面的惹火上身,您还是隔岸观火吧。”

  傅宣礼貌点点头:“你们能解决,自然是好。日后我们肯定会来往,早日交个朋友,也是好的。”

  南乐安和东连香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

  “我们先走了,您有事可以去王府传话。”傅子玄站起来,他淡淡道。

  不知为何,这个人总给他一股子熟悉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