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九十七章 云自寒告别
 
  又三日过去了,在封司的确认下,保住心脉的礼阅帝,大抵是能撑到他将解药研制出来。

  也好在之前他了解了毒药,若不然,二十日他大概都研制不出解药。

  而南乐安则每日去一趟皇城狱中,确认一下南启壬是否还有机会逃得出去。

  南启壬每每见到她,都是一副半死了的模样,他笔直的靠着墙,双腿盘起,闭眼不理人。

  南乐安也懒得和他说话,只是留了陈戏在监狱附近蹲人,她预料的没错的话,他们不会放弃南启壬这颗棋子,往简单来说,南启壬不会放弃自己。

  而姜兰舟本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平京,并且登上大殿,向众人请罪,最后发誓,定将姜夜蓉按照大吉法律整治,还请大缕同意姜兰舟将姜夜蓉带回大吉。

  姜兰舟说的信誓旦旦,礼阅帝没醒,唯一坐镇的便是傅未明。

  傅未明见过姜兰舟,他本人也懒得再让姜夜蓉这颗炸弹呆在平京,索性挥挥手同意,姜兰舟感激,当夜部队离开平京。

  在他走之后,南乐安收到了姜兰舟的手写信。

  先是表达了感谢,后是祝愿他们一切顺利,若是有什么帮助,尽管让人捎信去大吉,他随时支援。

  南乐安笑笑,将信纸烧了。

  他们还会再见面的,大吉的土地,南乐安是一定会去探索的,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这一生最后的愿望。

  而到了封司口中说的第十日,清晨,他很是迅速的将解药炼制出来,一瓶小小的药液,连续几天不睡觉,封司的精神已经到达了极至,傅子玄帮他把药液送到礼阅帝那边,亲眼看着礼阅帝喝下,封司简单搭了脉,点点头,十分疲惫:“我去补一觉,陛下若是醒了立刻过来叫我。”

  傅子玄应下,让人带他去了偏殿休息,他遣散了下人,安静的坐在礼阅帝旁边的椅子上,想事情想得出神。

  半个月前,他便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他和南乐安的大婚。

  如果计划顺利,过几日,在南乐安的同意下,他们俩就可以成婚了。

  只是突如其来的中毒,让他不得不停止了计划。

  礼阅帝年岁已高,中了这样的剧毒能活下来已是万幸,即使醒过来,也不可能再处理朝政,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最最重要的继承者的问题了。

  傅子玄揉了揉太阳穴。

  他看了一眼昏睡的礼阅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他这一生,本打算做个闲散王爷,逍遥自在,从未痴心妄想皇权。只是如今这份重任有大半的机会,会落在他的头上,他不得不开始做一些思考。

  他虽然有一个闲散的爹,但是从小学习的东西,却不比皇宫中任何一位子嗣少,政策、论谋、大义,他学富五车,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选择。

  可到头来,还是别人选择了自己。

  哎,他突然明白了当乐安想到他会当上君王的时候苍白的脸色,这个位子太难太难,毫无心理准备的突如其来,不仅让南乐安有些怕,他自己都有些拿捏不住。

  傅未明心里只有报仇,杀了曹皇后是他毕生的执念,倒是不会担心他做什么,他的身体情况也不允许他接手皇位。

  十三皇子愚笨,摊不上大任。

  刚出生的小太子...年纪太小,就连想垂帘听政都无法做得到。

  所以,唯一的选择,大概就是他了。

  想了很久,傅子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该来的会来,不该来的也来了,他能做的,就是为这片江山守住,以及,守住自己最爱的人们。

  想起南乐安闪烁犹豫的眼神,他又一下子心中一紧。

  乐安心性随性,像她这样的女子,怎会甘心被关在铁笼,不让她飞翔?

  -

  云自寒含笑看着棋局,慢慢悠悠的将南乐安的棋子堵住。

  南乐安瞪大了眼睛:“云自寒,你也不知道让让我!”

  云自寒摇摇头:“不让棋,是对棋友的尊重。”

  南乐安仔细研究了一番,发现怎么下,最后都会是云自寒赢,索性撇嘴,一摊:“不下了不下了,总归是你赢。”

  云自寒笑笑,将棋盘上的棋子细心的归类,放回小盒子中。

  “今天怎么突然有空来了,我还以为你都不会来春宅找我玩呢!”南乐安对小绿招招手,小绿将桌面上收拾干净,摆了些茶具吃食上来。

  云自寒睫毛微颤,他笑笑:“我今天前来,是提前来告别的。”

  南乐安心中一紧。

  见她不说话,云自寒继续道:“南阳那边催我们回去,你也知道,宫里的事也不需要我再动手了,恩怨也算没有了,我也想通了,这一辈子为报仇而活,属实是有些憋屈。”

  南乐安眨了眨眼:“什么时候回去?”

  她有想过云自寒会在某一天回到南阳,却没想到这一天如此之快。

  “明日。”

  南乐安一惊:“明日?你明日离开你今天来和我说??”

  云自寒直到她不舒服,只得柔声道:“今天才定下来的,这不就来找你叙叙旧了。”

  这样一听,南乐安还算舒服点,她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最是舍不得分离。

  云自寒和她一起生活了八年之久。

  久到她以为这辈子就会这么过去,他们俩脾气相投,爱好相投,云自寒照顾她,她为云自寒摆平难处。

  更像是亲人的存在了。

  她这些日子虽然没有和他天天在一块,却只知道他在平京,她总归心底有一处是平静的。

  只是他突然要离开,她或许也好长时间离不开平京,她们二人,难道这辈子就分道扬镳了?

  云自寒见她苦思,笑了笑:“我会经常来平京玩的,你也可以来南阳,如果你需要我,我无条件立刻前来帮忙。”

  “我也知道最近局势紧张,但是我耽搁的太久,南阳不太好交代,若是过些日子有问题,我可以随时过来帮你们。”

  南乐安抬眸,叹气。

  “那倒不用如此麻烦,只是你突然要走,我有点....不舍得。”

  看着南乐安亮晶晶的双眼,云自寒心中微痛,他依旧是笑着,像是这八年来如此的笑着:“这辈子,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我不会食言。”

  南乐安斩钉截铁:“我也不会食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