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聚源书屋 > 春庭安 > 第一百章 去前线
 
  南乐安突然憋不住了,她委屈道:“你不打算带上我。”

  听到南乐安的哭腔,傅子玄才意识到她哭了,忙转过她的头,轻柔的擦拭:“那是战场,娇娇不可以去冒这个险。”

  南乐安看着他,泪水越来越多:“可是你知不知道这也很危险的....你也知道那是战场,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你叫我.....”如何活得下去。

  傅子玄心中隐隐作痛,他保住南乐安,将头放在她的肩上,柔声道:“不哭了不哭了,我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好吗,不出一个月,我就会解决,我立刻回来,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南乐安哭的有些抽泣,她鼻音浓厚:“你不可以受伤,不可以受伤,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立刻嫁人,绝对不会等你的!”

  “好好好,我一定会回来的。”

  -

  傅子玄轻柔的摸了摸南乐安的发鬓,看着她已经熟睡,摸了摸她哭的有些肿胀的眼睛。

  娇娇。

  他叹气,翻身从床榻上起来,穿好衣服,回到床榻,轻柔的在南乐安额头落下一吻。

  等着我,等我回来娶你。

  傅子玄轻步离开主殿,门轻轻关上,南乐安的眼睛缓缓睁开。

  她翻了个身,贪婪的闻了闻傅子玄留下的气息,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傅子玄。

  若是你不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一定,一定.....

  -

  南乐安回了春宅,没有住在宫里。

  温重霖代傅子玄,傅未明辅佐。

  她每日听着二蓝带来的最新消息,摊在春宅没有出去过。

  傅子玄十月十日离开。

  今日十月十五日。

  十月十五,大吉陛下驾崩。

  十月十七,姜兰舟和姜夜蓉夺权。

  十月二十,姜夜蓉离开大吉,姜兰舟登基。

  十月二十一,姜兰舟下旨大吉军队立刻回大吉,不可参与这次的战乱。

  十月二十五,姜兰舟下旨出兵帮助大缕摆平战乱。

  十月三十,傅子玄夺回荆州二级城市。

  十一月十日,夺回金环都,南启壬等人被逼到边境。

  整整一个月,这场战争看上去要赢了。

  南乐安看着地图,沉思。

  有些不太对劲。

  她叫来东连香,问出了自己的疑惑:“连香,姜夜蓉带着自己的人大概有一万人,南启壬的人五万之多,大缕的军队七万,虽然是以多打少,但是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东连香啃着苹果,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大缕七万打六万,已经有很大的优势了,再加上过些日子,大吉的军队也会来帮助大缕,这场战一定会赢的。”

  南乐安揉了揉眉心,看来是她多虑了。

  这本就是一场必胜的战。

  由不得大缕输掉。

  十一月二十日,事情突然出现了变化。

  傅子玄带人驻守金环,打算一举拿下往东边打去,一网打尽。

  只是南乐安看着空旷的穿过荆州的那一条河道。

  穿插了荆州的第二城市。

  荆州的第二城市在金环西边,如是有人在这里.....

  南乐安站起来,正要奔出去,就看到了云自寒。

  “云自寒?”南乐安一懵,以为自己看懵了。

  云自寒表情凝重,他走近些,道:“这件事情有诈,我们忘了还有一个人。”

  “秦少则!”

  “秦少则!”

  二人一同喊出这个名字。

  南乐安跑回屋子里,用手指从中古划到荆州。

  这条河道!

  是可以从中古直接抵达,中古擅长水兵,她忘了这一点了!

  这是要围起来打啊!

  南乐安在原地踱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别急,现在传信傅子玄不一定会收得到,所以只能带着一队人立刻前往荆州,围堵秦少则的人!”云自寒冷静分析。

  南乐安点点头,她拿过披风,道:“我去一趟宫中,跟他们说一下....”

  “你要干嘛?“

  云自寒问。

  南乐安抬头,一字一字:“我要去前线。”

  “乐安!乐安!”

  东连香从外面跑进来,身后跟着白元珍。

  “怎么了?”南乐安问。

  东连香喘着气:“白渊来信,我爹,就是巫师大人,带了一批人离开了南疆!看方向,应该是朝着荆州去了!”

  南乐安看了一眼地图。

  南疆,大缕。

  穿过南阳,那就是左右,前后夹击!

  该死的。

  南乐安暗骂一声,直奔出去。

  云自寒紧随其后,叮嘱了东连香注意安全,便立刻跟着南乐安。

  白元珍下意识叫了一下,但是没有人停下来,她挠挠头:“还没和他们说呢,哥哥已经出兵援助大缕了.....”

  -

  南乐安跳下马,直奔宫内,她找到温重霖和傅未明,直接表明来意。

  “傅子玄被骗了,他现在很危险,我要去一趟前线,平京就麻烦你们了。”

  傅未明当即拒绝:“不行,前线太危险,你不能去!”

  南乐安认真道:“你们阻止不了我,我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守住平京,若是荆州再一次失守,你们应该知道很快就会打到青州。”

  温重霖看了一眼傅未明,站出来解围:“我们会的,我让我爹即刻带兵驻守青州边界,一定会守住的,你放心去,我让人跟着你吧。”

  南乐安摇摇头:“不用,人多容易引起关注,我一个人.....”

  “我和她一起去。”云自寒走进殿内,朝着二人礼貌点点头。

  “你?”南乐安一惊,她当即摇摇头:“这件事不能麻烦你,你们本来......”

  “不用拒绝我,天奴阁的人已经在青州边界等着了。”云自寒果断摇头。

  南乐安感激的看着他,也不多说什么感谢的话了,跟温重霖傅未明道了别,回春宅拿了些东西,换上一身劲装。

  南乐安和云自寒为首,卫景和二蓝跟随他们一起出了平京。

  陈若和陈戏留在了平京。

  以南,等等我们,我们很快就到!

  -

  十一月二十五。

  “陛下,前方来信,他们正在往边境撤离。”一名军官走了进来,对傅子玄道。

  傅子玄正在研究地图,他听到后皱眉,抬起头来:“撤离?”

  “是的,听说是打算在边境养精蓄锐,再打进来。”

  不对啊,傅子玄心想。

  这场战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个时候突然撤离,要打持久战,这不是他们的风格。

  傅子玄抬头看了一眼这位军官,道:“你去把江子胥叫来。”

  “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